ubadbad

到此一游

天台

“他们两个是朋友吗?”

“应该是认识的关系吧,毕竟一个年级的男孩子,互相肯定都有打招呼啊。”

“有人看到过他们两个单独出去吃过饭唉,但是在学校里看起来明明没那么熟。”

“想看他俩打篮球,我赌王俊凯会赢。”

“我倒是觉得王源爆发力肯定比王俊凯强唉。”

“斗牛斗牛!可惜到现在也没看过两人正面交锋啊。”

“我相信只要活得久,什么都能看得到。”

“那我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他们两个牵手?”

“哈哈哈,这又是什么鬼啊。”

“思想不纯洁!”

“喂喂,真人,真人。”

“哇,一前一后完全没有交流唉。”

“王源拿可乐的手好帅啊。”

“这你也能看出来,隔那么远。”

“喂喂,你们快看!王俊凯手上戴那小珠子是不是跟前几天我们看到的王源手上的那个一样?”

“......”

“......”

“有奸情!!!”异口同声的声音。



大课间时候教室外的走廊是最喧嚣的时刻,躲在教学楼里偷逃课间操的女生们聚成一堆倚在窗台上分享八卦,三四月份的阳光正好,从窗户里洒进来照在女生们的肩头,带着特有的温柔。最近探讨了好几个课间操时间的话题围绕在高二十八班和二十班的两名男生身上,王俊凯和王源。

女生们体内特有的八卦因子蠢蠢欲动,看到好看的男生忍不住就想更仔细的了解,更何况现在有两个好看到可以排入校草排行榜的男生在自己班附近。从原来的单独讨论两个个体神奇的转变到想窥探出这两个看似没什么联系的人有什么鲜为人知的关系。还是离不开看脸和八卦四个字。



“清明后一个周我们班要春游。”王俊凯倚在天台的栏杆上,懒懒的看着不远处的足球场。

“春游啊,都高二了。我们班倒是没说。”王源喝了口可乐,易拉罐捏在手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你和你们班头商量一下呗,我们一个班也怪没意思的。”王俊凯转过头来看着王源手上的易拉罐,”别总喝可乐。“

“我也想出去玩,以后更没机会了,等我回去找老邓问问。”王源抬起手,眯着眼向不远处的垃圾桶瞄准,“咚。”易拉罐精准投入垃圾桶的声音。“对了,老邓说今晚晚自习可能要开会儿班会,要不然你先走?”王源拍拍手转头看向王俊凯。

“没关系,我正好也要去对面的文具店买东西,我在门口等你。”

“那成。”王源转过身子,趴在栏杆上,下巴搁在小臂,看教学楼下已有些颓败的玉兰。

午后的阳光暖洋洋洒在身上,铺天盖地的暖黄色像被笼罩在柠檬茶里,天台上只有两个少年,时不时聊两句,大部分时间都盘腿坐在地上,分享同一只耳机,手上有时候摆着漫画,有时候是待整理的笔记,饮料矿泉水零食饭团和五颜六色的笔搅合在一起铺开一地。



隔着一个班级十米距离的两个班级的少年,在半年前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午后相遇。

刚升高中不久,王俊凯就发现了这个荒芜的天台,像自己的一个后花园,而没过几天自己又来天台的时候发现那扇小铁门有被人打开的痕迹,急冲冲上去想上前探个究竟,一张温和无公害的脸突然映入眼帘,想要发火的怒气平白无故的被压下去,挠了挠后脑勺,半天说了一句,“你是谁?”

王源也是午休时间无聊得很,在楼梯里来回晃荡的时候走到最高层,带着试一试的心态去推天台的门,没想到还真被推开,刚在上面打量了一圈,便被天台之前的“主人”发现。

“这地儿是你的?”王源问。

“也不算是我的,”王俊凯怀里抱着矿泉水和餐盒,还夹着两本笔记,自顾自的走到天台阴凉处,把东西放好,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都做好了转过身看着王源,“只是我是第一个发现的人罢了。”

“那现在我也发现了。”王源挑挑眉,“是我自己一个人发现的。”

“先来后到。”

“学会分享啊。”

没有过多的思考,一拍即合,也许只是仗着那人明艳动人的脸,王俊凯便答应王源一起分享这仿佛独立于整个学校的天台。

九月末十月初的天空万里无云,烈日肆无忌惮。王俊凯和王源盘腿坐地,屁股下铺着英语报,倚靠在墙上,分享了一听冰镇可乐。

两个人在各自的班级里也有交好的朋友,但对于这个天台却默契十足的没有对身边人分享,偶尔有人好奇问起中午不午睡跑到哪里去,也只是笑着打哈哈把话题岔开。是秘密,两个人的秘密。



“春游求了老邓好久,嘴皮子都磨破了才答应和你班一起。”王源说着,身体往前凑,叼走王俊凯餐盒里的一块糖醋排骨。

“答应了就好,晚上请你吃冰。”王俊凯眯着眼笑道。

“四月吃什么冰呀,想想就冷。”王源打了个哆嗦。

“今天经过通告栏的时候看到好像说学校最近在检修,被发现天台门可以打开的话这个会被查封吧。”王俊凯对面盯着低头啃骨头的王源,看他吃那么急,又从自己餐盒里夹了两块到王源面前。“慢点吃。”

“查封啊,”王源拿纸巾擦了擦嘴巴,看着远处,有点失神,“查封我们去哪里哟。”

“又不是无家可归。”王俊凯笑笑。

“可是这天台原本是属于你我的啊。”

“你我......”王俊凯琢磨着这两个字,心里跳跳的,有种莫名的归属感。

“别想了,还不一定呢,学校办事效率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王俊凯摸了一把王源的头,“快吃。”



老邓在讲台上宣布下周和十八班一起春游的时候班里立马炸开了锅,男生们嗷嗷叫做一团,女生也都转回头一起讨论要穿什么衣服带什么零食。王源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手支着下巴看向窗外,早就知道的消息也没有多少惊喜。

“是和十八班唉,王俊凯他们班呢。”身后女生讨论的声音传入王源耳中。

“想和他坐一辆大巴~~”撒娇的声音。

“想太多,肯定一班一辆车啦。”

“本来就是想想啊,话说王俊凯还没女朋友吧。”听到这里时王源不自觉竖起了耳朵。

“没看到过,就那几个平时一起玩的朋友,看他上学放学也都独来独往的。”

“是不好相处的人呢。”

“所以交往这种事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

聒噪。王源在心里念。心里却隐隐期待起和王俊凯班级的春游来,自己要是和王俊凯表现出一点亲密的行为,这群女生想必都会大吃一惊吧。



春游的车辆安排果真是两辆车,一班一辆。等都坐好了才发现王源班多了几个人,恰好十八班有空位,几个女生听到可以去十八班立马拉着手冲了出去。王源坐在最后一排靠窗位置,把头伸出窗外看向后面的那辆车,女生的背影从眼底飘过,是之前讨论王俊凯的那几个啊,还真是热情。啧啧。身子缩回来关上窗,掏出耳机塞到耳朵里,准备睡一觉直接到目的地。

“能换一下座位吗?”突然头顶上方传来熟悉的声音,王源摘下耳机,抬眼便对上王俊凯的侧脸。正在跟自己身边的人商量换座位。

“很麻烦唉。”王源身边的同学看着王俊凯真诚的眼神,不耐烦的收拾好书包换到前面的座位。

“你怎么来了?”王源带着疑惑。

“你们班几个女生突然到我们车上来,空位子不够,她们几个又不想分开坐,我想你还在这边,就来了。”王俊凯把书包摘下来抱在胸前低头翻着里面的东西说道。

“哈哈,她们可是去看你的。”王源有些幸灾乐祸。

“看我?”王俊凯头从书包里抬起来,翻到耳机和pod,问。

“嗯嗯,可是你的小粉丝呢。”王源手肘戳了戳王俊凯。

“无聊。”王俊凯撇撇嘴。



车行驶到一半,转了个弯,阳光立马从原本出于阴凉的王源这边照进来,恰好这边窗户的帘子坏了,王源被阳光照得眼皮疼,之前一直靠在窗户上小憩被晒醒,在座位上扭来扭去想躲开阳光。

王俊凯察觉到王源不舒服,像只被烧了尾巴的兔子。“趴我腿上吧。”他提出建议。

“大腿?”王源吓了一跳,瞬间也清醒了三分。

“这样就不会晒了。”王俊凯摊摊手,“反正都是男生,有什么好难为情的。”把书包放平摆在腿上,拍了拍做出邀请的动作。

“哦。”王源环顾了一眼车上其他昏昏欲睡的同学,还是带着点别扭趴在王俊凯的书包上。感受到王俊凯放在自己背上的手臂,突然觉得这大巴的弯转的正好。



到达目的地是时候是被王俊凯叫醒的,揉着眼睛起身,环顾四周的时候发现车厢已经没几个人了。

“你很能睡唉。”王俊凯打趣道,“口水。”手指指了指嘴角。

“哪有。”王源用手擦了擦嘴角,白了眼王俊凯,起身下车。

下了车,王俊凯跟王源到了个招呼便回到自己班级,王源摆了摆手想说些什么却突然卡壳,待王俊凯走远才想起想问他中午吃饭要不要一起,看着他融入班级里笑着和平时一起玩的男生们打着招呼便又悻悻地转身,回归到自己的班级里。

春游选在近郊的公园,老邓吩咐了一声,女生们便结伴去草地里准备着野餐要用的东西,王源跟在自己班男生身后晃荡,像只小尾巴,眼睛四处提溜。走到湖边的时候发现王俊凯他们班的野餐地点选在这里。翘起脚寻找他的身影,终于在女生堆看到那个高高瘦瘦的人,被众星拱月般环绕。明明是受人欢迎的温柔的样子,哪里有不好相处。想着这些,王源越发觉得自己没趣,跟自班男生打了个招呼便往回走,男生们起哄着开他玩笑是要回去陪女生们借机在女生堆里打男神旗号。王源笑着朝他们踢了一脚,没有反驳,转身离开。另一边的王俊凯听到这边的笑闹声,朝这边看了眼,只看到王源往回走的背影。



待女生都准备好,男生们也都回来了。王源嫌吵,从书包里掏出早上母亲给准备的餐盒躲到人少的地方吃起来,手机的电量因为在车上的时候只顾着睡觉这会儿还是满格,刚解锁便蹦出条短信,发件人是王俊凯。刚看完短短的两行字,突然面前被阴影遮住,抬头往上看,便是王俊凯的脸了。

“怎么不和他们一起?”王俊凯看向王源班级的那群人。

“太吵了,头疼。”王源低头把便当里的菠菜夹出来放到手边的纸巾上,“那你呢?”

“刚刚在去湖边的时候看到了你了,便来打个招呼。”王俊凯坐到王源身边。

“吃了吗?要不要一——”王源话还没说完,便被前方围成一团的女生的呼声打断,像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趴大腿欸!”

“这样的照片你也能拍到,厉害!”

“就刚刚在大巴上啊,你们都睡成猪,我一回头拿书包的时候看到了,那画面太美必须拍下来。”

“来,姐姐奖你一个肉丸。”

“真的好配啊。”

“想起看的小说来了,小攻小受什么的啧啧。”

“你都在看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喂,我发现两个当事人就在后面唉!”


王源被突然集体射过来的目光钉在原地,筷子举在嘴边放下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尴尬到极点。

“喂,王源你和王俊凯很熟啊。”那边胆子大一些的女生喊了一句。

“他们在说你和我。”王俊凯拍了一下王源的头,把他从静止中点醒。

“不管他们。”王源抬头看了眼对面的女生又低下头,夹了一口米饭塞到口里,嘴巴干干的什么味道都没有。

王俊凯抿着嘴低声笑,胸腔里发出嗡嗡的声音,矿泉水拧开盖子递给王源,“别噎着。”

王源接过水,仰头喝的时候狠狠瞪了对面看过来的女生一眼。可惜对面根本看不清。



回程路上王俊凯跟着自己班级的大巴,王源依旧坐在来时的座位,旁边是一个男生,一路上打着呼噜往王源肩头靠,王源也便不厌其烦的一次次推开男生靠过来的头。手机传来微信提示音,点开看不出意外的是王俊凯。

依旧是平常的话题,漫画,习题,球星,演唱会,细细碎碎的。王源握着有些烫的手机,看着车窗外的夕阳,眼睛里的光明明灭灭。



和王俊凯的关系没有太大变化,仍像平时一样在天台接头汇合,有点像抗战时期交换信报的联络员。

郊游时大巴上趴大腿的照片被传到了班群,陆陆续续的自己和王俊凯坐在一起吃饭的照片也被不同人传到了群相册。群里的同学笑着打趣好配好配,王源只是面无表情把这些没营养的对话划上去,顺手把几张照片都存在了手机上。

晚自习结束自己班又比王俊凯班晚了几分钟,待自己收拾好书包冲到自行车棚的时候,人已经寥寥无几了。王俊凯的车子没在。王源面无表情推着车子走向校门口,突然被人叫住。

“王源!”是王俊凯。

“我以为你走了呢。”王源揉了揉被路灯的光晃得模糊的眼睛,转头看向那个人立在自行车旁的身影。

“给你,”王俊凯推着自行车走过来,把手上的章鱼烧递给王源,“没等到你我怎么会走,饿了吧,趁热吃。”

王源听到“没等到你我怎么会走”愣了一下,后面的话直接顺着耳朵边擦过去,讷讷的接过章鱼烧,点点头用叉子叉了一个,刚准备往口里塞,到嘴边的时候突然鬼使神差的把手移开,伸到王俊凯嘴边,抬了下下巴,“喏。”

王俊凯垂眼看着送到嘴边的章鱼烧,愣了一下瞬间又反应过来,笑着张开嘴咬住一口吞了下去。虽然平时身边的男生做出比这更亲密的动作都有,但王源主动给自己喂食确实第一次,有点......王俊凯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好像那一瞬间能感受到血液是怎么在血管里循环的,潺潺的温流汇入心脏。

在第三个转弯处的红绿灯那里两人分别,王俊凯立在自行车旁看着离开的王源被风吹得鼓鼓的衣摆,春风悄悄顺着衣缝钻进王源的后腰露出白皙的一小段。红灯倒计时十秒,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绿灯一亮,王俊凯一蹬腿,向着相反的方向远离。



郊游后课间时间女生的话题更加的专注起两个人,一点蛛丝马迹也要抠出来鞭尸般的探讨,王源去办公室取作业的时候偶尔会听到自己的名字从她们口中冒出来,间或夹带着王俊凯的名字,更多的时候“那两个人”。像是一个个体。他在心里想着,嘴角是抑制不住的笑意,埋头匆匆从她们身旁走过。

但在走廊偶尔遇到王俊凯的时候两个人又像是平常的朋友了,不,甚至比平常的朋友更要生疏一点,点点头微微笑,擦肩而过。礼貌而疏离。

女生们则又搞不懂这两个人了。



“听说其他几个教学楼的天台已经被封了,三号楼那里昨天还在天台抓了一对小情侣。”王俊凯翻着地上的物理笔记,用红笔做着标记,声音沉沉。

“光天化日做什么呢。”王源嘿嘿笑着,掰了块巧克力塞到口里。

“这几天应该就要查到这里了。”王俊凯停下笔看着王源。

“樱花都开了啊。”王源突然伸手抚上王俊凯的头发,从发间取下一片花瓣,“看,是樱花。”

王俊凯接过那片粉嫩的花瓣,托在手心,用力出了一口气,呼得一下又消失不见了。

王源并没有接王俊凯关于天台的话题,好像在故意避开,王俊凯能察觉得到,于是自己也就闭口不谈。



翌日午休时候再来到天台的时候,王俊凯看着铁门上新换的那把锁,没想到来得那么快。想打个电话给王源问问他知道了没,结果一掏口袋发现没带手机,急匆匆的往教室跑。

快跑到教室的时候发现门口站着那个熟悉的身影,高瘦挺拔像棵小白杨,刘海软哒哒搭在额前,向上前来的女生微笑着摆手。

“王源。”王俊凯加快脚步来到王源面前,“天台锁了。”

“我知道。”王源低垂着眼睛看着脚尖,睫毛投下一小片阴影在下眼睑。“吃饭了吗?”嘴巴一张一合。

“你呢,没吃的话一起去食堂吧。”王俊凯看着王源的发旋,小小的一个绽在头顶。

“嗯。以后就去食堂吧。”王源点点头,再抬头的时候唇角带着点点笑容,露出四颗洁白整齐的牙齿。



女生们又有新话题了,王源躲在摞成小山的书堆后面,竖着耳朵听后桌的女生谈论王俊凯拒绝了自己班女生的告白,说着说着话题又绕到了王源身上。

“最近都看他们两个一起吃饭,在食堂。”

“一起吃个饭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吧,男孩子这又没什么。”

“春游那次两个人趴腿照都有呢。”

“以前他们两个是怎么解决午饭的?”

“欸?你发现了哔点。”

“晚自习也一直是两个人一起走吧。”

“没发现这个啊,两个班下晚自习的时间都不一样,要一起走的话王俊凯等好长时间的。”

“不是啊,他真的会等,我男朋友看到过他们两个一起回家。”

“唉?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

“这个......话题走向不应该是这样啊......”

“说,身高体重三围几班几岁家境如何相貌打几分?”

“......”

话题又不知道转向何方。

王源趴在桌子上,从桌洞里掏出手机,点开微信,发送了一条语音给王俊凯。



“说谢谢干嘛。”等红绿灯的时候王俊凯一脚支着地问身旁的王源。

“没什么,想说就说了。”王源撩撩刘海。

“任性。”

“没钱。”

自行车叮铃铃,是又到了分别的路口了。



共同拥有过的天台,请你吃冰,晚自习后的章鱼烧,同一个耳机分享的歌曲,趴大腿时那人搭在自己后背的小臂,自己随口说了一句他的手链好看不久后的生日便收到当做礼物的同款手链。回想着这些点滴,细细碎碎像万花筒在王源面前变换出成千上万的景色。王源躺在床上抬起手腕,透过手链上那颗圆圆的红色透明珠子环顾房间举手,放下,举手,放下,自娱自乐,不亦乐乎。

第二天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王俊凯发现王源眼睛红红的,问怎么了他也不说,支支吾吾的像在自我拉扯着些什么。听到他肯定的说了几遍没事没事真的没事后才放心的让他离开。

下晚自习前王俊凯收到来自王源的微信,一张图片,加载了好久还没显示出来,本都想关了,但在图片在下一秒便心有灵犀的蹦了出来,只看一眼,王俊凯的心便跳到了嗓子眼。



被放学后从教室里涌出来的人潮推着向前走,王俊凯把书包护在胸前避免与人过近的接触,走廊上的灯光并不明朗,人潮一挤更是显得昏暗,推搡中感觉到有人拉住自己的手腕,转头一看便对上那双熟悉明亮的眼睛,掩饰不住带着狡黠的笑意。王俊凯停下脚步,但仍阻挡不住身边人的推挤,手腕一反转,从王源手里挣脱开,五指插入王源的指缝,变成交握的姿势,拉着他向拐角被人群隔开的角落。

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在我的手心里。


“我以为你不会再去那个天台了。”

“想看看能不能走运门又坏了便去碰碰运气。”

“字那么小你也能看到?”

“我视力5.0呐,”王源抿抿嘴,接着说“因为不甘心,所以想试一试门是不是真的被锁上,低头去戳,便看到了。”

“就那么肯定是我写的?”

“也是带着赌一赌的心态的。”

“那赌输了呢?”

“我当时想的是,只要有万分之一赢的可能,就不算输。”

锁的背面刻着两个名字,王俊凯和王源,紧紧靠在一起。被王源拍到手机里通过微信传给王俊凯。神奇的物归原主的感觉。



“王俊凯跟王源今天是不是穿的情侣装啊。”

“只有颜色一样那叫情侣装吗,滤镜不要太厚OK?”

“男朋友说上周看到他俩在公园一起打篮球了,共喝一瓶矿泉水什么的啧啧。”

“你男朋友怎么比我们还八卦啊。”

“去死啦,是我拜托他注意的而已啦。”

“不过王源最近真的是春风满面的。”

“春天到啦小野猫都叫了。”

“我的春天什么时候到呢???!!!”


王源抱着作业本去办公室的时候又“不小心”听到了有关自己的话题,只不过这时候头是抬起来的,昂首挺胸,下巴微翘,嘴角眼里满是笑意。




end.





评论(22)
热度(921)

© ubadba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