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天台(番外)


六月份是毕业季。王源托腮从窗外看着高三的学长学姐们在高考结束后撒得漫天飞舞的卷子习题,像扑棱着翅膀的白鸽,又颓然的坠落。外面沸反盈天,教室里却是一片死寂。除了头顶吊扇吱啦吱啦的响声。


毕业生一般走,王俊凯和王源这届准高三就要搬去独立于其他教学楼的“状元楼”里接受封闭式学习了。

王源抱着堆成小山的一摞课本歪歪扭扭的向新教学楼运送,时不时喊一句“借过一下”提醒逆行的人潮,下楼梯的时候遇到王俊凯。

“你都搞好了?”王源抬起膝盖,把书压在上面减轻一点肩膀的压力。

“我妈让我带了行李箱,再搬一次就OK了。”王俊凯指了指身后的天蓝色行李箱。

“啊,我怎么没有想到,你也不提醒我。”王源懊悔的摇摇头。

“本来想跟你说的,后来想我先送完了再借你也一样,带两个箱子多麻烦。”王俊凯向前扶了一下王源差点歪倒的书山,想了想说,”那要不然我先跟你送过去吧。“

“不用了,又不是女孩子,你先搞定你的再说吧。”王源摇了摇头,肩膀耸了耸表示再见。继续下楼梯了。

“那个......”王俊凯还想再说什么,结果话到嘴边看着王源消瘦的背影又吞了回去,挠了挠后脑勺,转身离开。


待到了新教学楼,王源有些傻眼,这才想起状元楼和之前的教学楼教室安排不一样,这样一来,自己所在的二十班和王俊凯的十八班隔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教室两堵墙的距离了,而是根本就不在一个楼层。

“这样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唉。”王源脸埋在书后。

“一起吃饭、放学还不够啊,王源你就那么喜欢我?哈哈,不过你下楼的时候说不定我们会在楼梯上遇到呢。”王俊凯笑着拍拍王源的头,左手拉着行李箱跟在王源身后。

“......”王源没有接话,听到喜欢两个字的时候心里胀胀的,像有人在心里吹泡泡糖,模模糊糊的影子,王源知道那是王俊凯。他自顾自的走在前头,王俊凯看不到他的表情,以为他着急,又上前揽过几本书夹在腋下帮他减轻负担。


高三生有特别的优待,教室不再是吱嘎做响的吊扇而是带着细微轰鸣的空调。王源靠着耍赖加脸皮换到了靠窗的位置。身后的女生们也不在压低声音说着八卦,气压伴随着空调制出来的冷气一路降低,所有人都在努力学习。王源悄悄把窗打开一个缝,一股热气立马钻了进来,吹到耳朵里,耳尖便也被热气染红了。

从书立里抽出一本习题,也埋头动笔沙沙写起来。


下晚自习的时候在楼梯拐角的平台上遇到等自己的王俊凯,正低着头看手机,屏幕的一点光亮映在那人脸上照出高挺的鼻梁。

王源三步并作两步跳到那人身边,伸出食指在王俊凯手心挠了挠,待对方转头的瞬间回应出一个标准的“王源式”微笑,眼睛眯起来,嘴角高高扬着,露出四颗洁白整齐的牙齿。王俊凯收了手机,拍拍王源的头,反手牵着他的一根指头,带他走出教学楼。


六月中旬的夜晚已是密不透风的蒸笼,骑在自行车上恨不得天天都是逆风。王俊凯一手撒把隔空去拉王源的手,被他抬腿踢了一脚车轮,“去死啦。”王源的笑声在夜空中回荡,自己的车子也歪歪扭扭。

路过711的时候王俊凯招呼王源停车,进去买了一杯冰淇淋。

“喏。”王源打开盖子,小勺挖了一大块伸到王俊凯嘴边前,下巴翘了翘示意他张口。

王俊凯一低头填到嘴里,想到了王源第一次喂自己章鱼烧时候的情景,也是这样的晚风温柔的夜晚,王源扑闪着大眼睛,带着些又不好意思又别扭的期许。丝绒般的冰淇淋滑到胃里,王俊凯睁开眼睛便看到王源嫣红的嘴边沾上的奶渍,身体忠诚于直觉,一倾身吻了上去。

王源被突如其来的吻吓了一跳,只一瞬的怔楞便也安然接受,睁大眼睛看着王俊凯轻阖的睫毛,想努力把细节全都用眼睛录下来刻成盘藏在心里。

两人的身体被中间立着的自行车阻挡,王俊凯向前探着身子,一手撑着车座一手托着王源侧脸,指尖在他耳垂上来回摩挲。便利店门前的灯箱发着暗黄的荧光打在两个人的侧脸,身体一半隐于黑暗一半泛着暗黄,像部穿越到21世纪的老电影。

两人都没有接吻经验,只是嘴唇彼此覆盖在上面轻轻的摩擦,王源憋着气想显得自己镇定冷静,却没想憋太厉害一口气破功,一不小心牙齿磕在王俊凯嘴唇上。王俊凯倒吸一口气发出“嘶”的声音,在黑暗里显得尤其突兀,于是两人噗嗤一声都笑出声来,王源笑着踮起脚上前亲了一口王俊凯的侧脸,没再继续。

虎头蛇尾的初吻,带着冰淇淋甜腻的气息,缱绻在唇舌上,久久不能散去。



喜欢和爱这样的字眼两人都没有正式的说过,像小时候费尽力气小心翼翼收藏起来的糖纸,洗干净展平压在字典里放在书架最底层。越是视若珍宝的宝贝越是不能随口挂在嘴边的。王源这样想着,把头埋在夏凉被里看微信最近联系人里王俊凯刚发来的晚安,下半段的被子被搅成麻花。



高二最后一次的月考如期而来,连续两天不间断的刷题王源头疼的厉害,考完最后一门人便不见了踪影。

王俊凯给王源发微信不回,有点担心便上楼去了王源所在的十八班,门口的女生一脸“我懂得”的表情笑着回头喊王源,却被告知王源考完试跑出去就没回来。王俊凯手里握着两罐旺仔像极了等待三年二班的王小明扑到自己怀里的妈妈。

待王俊凯找到王源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头埋在手臂里肩膀一耸一耸默默抽泣一下子小了十岁的王源。

通往天台的台阶上铺了厚厚的一层灰尘,王源校服裤子的腿角也被沾上灰蒙蒙的一片,空气里的粉尘混合着阳光悬浮在这密闭的空间里。

王源从手臂的缝隙里看到那双熟悉的球鞋摆在自己面前,校服裤子被挽了两圈露出一截小腿,精干修长。紧接着一只手便抚上了自己的头,带着那个人特有的温柔。

王俊凯微微弯着腰,双腿微屈,一手扶着膝盖,一手覆在王源头顶,轻轻揉着他的头发,“源源,源源。”

听到王俊凯喊自己的名字,王源哭得更厉害了,越是想克制住自己,身体抖动得越厉害。一只手从额头下抽出来,抬高覆在王俊凯抚在自己头顶的手,紧紧抓住带入怀里。

半晌,王源发出嗡嗡的声音,说,“物理最后一道多选题选ABD吗?”

“我忘记了。”王俊凯蹲下,仰头看着王源。

“我,我,我好像做错了。”王源终于把脸从膝盖上移开,眼睛还有点红,泪痕也还挂在脸上,声音抽噎。

“那我陪你一起错就好了。”王俊凯伸出另一只手给他擦掉脸上的泪珠。

“什么嘛,你,你,你好好做你的,你要,你要好好考。”王源一句话说不完整,仍是断断续续。

“王源我喜欢你。”冷静又温柔的声音在自己头顶响起。王俊凯站直了身体,白衬衫的一角不小心塞到了校服裤子里,阳光照在他头发上泛着栗色的光,头顶翘起的毛发像根超导体,五官模糊在背光里,却仍能辨认出那白得发亮的小虎牙。是笑着的温柔。

王源哭得更厉害了。



最后怎么收场的王源也记不清楚了。所有有关自己丢脸的记忆全都被刨了个深到地心的坑埋在了里面。只记得大热天里王俊凯把自己的头揽到怀里,手抚着后背一下一下的给自己顺着气。那些小时候珍藏的糖纸终于可以分享给另一个人看了。




高二暑假前的最后一天理科十八班和二十班举行了一场篮球友谊赛。两个班的女生比男生还积极的往篮球场跑,就为了一睹可能是高中生涯里王俊凯和王源唯一一次的正面交锋。

“唉?王源没有来唉。”

“王俊凯也没有来。”

“搞什么啊?!那帮男生说明明他俩打主力的。”

“有奸情有奸情!”

“说了八辈子的有奸情了你捉住了吗?”

“我男朋友......”

“行了行了别你男朋友了,你男朋友这次不会又看到他俩接吻了吧。”

“不不不,不是接吻,是拥抱,王源哭得厉害,王俊凯抱着他安慰呢。”

“哇?我怎么就不相信呢。”

“他说他在通向天台的楼道上看到的,就月考结束后,王俊凯来咱班找王源的那次。”

“王源哭什么啊?”

“考得不好?”

“结果公布出来是年纪前十OK?”

“王俊凯好像是第九,王源排在他后面。”

“有奸情有奸情!”

“你是不是只会重复这一句话啊。”

“算了算了,男孩子的世界我们搞不懂咯。”

“散了散了,没有王俊凯王源打对抗我们看个屁噢。”

篮球场上的男生看着忽的散去的女生,头顶飞过一群乌鸦。



“没想到这边视野更开阔,足球场篮球场全都尽收眼底。”王俊凯趴在栏杆上,看向远处。

“更没想到的是高三这边的天台逃过一劫没有被查封唉。”王源抿了一口可乐。

“那群女生原本好像是去看我们两个打对抗的,这会儿都散了,男生他们要郁闷死了吧哈哈。”

“散了好,散了好,我可不想被她们盯着。最近又打了鸡血似的探照灯般往我这里照。”

“都说了喝可乐对嗓子不好。”王俊凯转过身来把王源手中的可乐抽走,“剩下浇花。”

“喂,你倒在狗尾巴草上干嘛。”

“浇草,浇草。”




end.




评论 ( 24 )
热度 ( 565 )
  1. 守护期盼ubadbad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