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原地踏步跑

wy第一人称 大概是上篇的另一个视角【望天


王俊凯和我说他最近精神头十足,老树开新花像八点钟的太阳,六点钟准时睁开眼可以一路小跑去广场打套拳。

我把他搭在我肚子上的腿甩下去,白了他一眼,背过身去不理他。他倒是精神满满,我却每天爬不下床还要被他影响睡眠。

半晌他又把身子靠过来,手环过我的腰去亲我的颈后,我被他弄得痒痒的睡不下去,只好又转过身子和他......疯打......


算是和他正式在一起了吧。“在一起”三个字的前面加了个【正式】的定语,突然就有了底气。

要说在一起的话,我们倒是一直在一起的,从十三四岁的少年到如今二十三四岁的青年,我们一直被绑定在一起,无论是外界的媒体还是自己所在的经纪公司,甚至是我们两个自己,都把对方当成独立于自己的另一个人格,虽然精神状况难以控制,但始终是身体里的一部分。


去丹麦之前我和他冷战,原因挺无聊的,就是他想跟着我一起来,嘴上和经纪人说着自己想要休年假正好搭我的顺风车,心里还不是想着跟着我管着我视奸我。我跟他说我自己一个人可以搞定,你相信我不会出什么幺蛾子的。他撇撇嘴说王源你不听话了。我火气上来,质问他还要怎样听话,王俊凯你以为你是我的谁。话一出口我便知道我错了,但也没有道歉的打算,看着他冷下去的脸和嘴角勾起的那抹嘲讽,我无力的摊了摊手。王俊凯你到底是我的谁你给个准信好不好。我怕他越来越把我当个玩具或者是宠物,而丢失喜欢对方需要尊重平等的前提。不过到最后任姐也没同意,就他现在当红的样子,休年假?我看要排到下辈子了。

当然我还是有另外的小心思的。那就是试探他。王俊凯后来跟我说过烦死我像只猫一样撩一下他就跑,但要不是他总是喜欢搞暧昧模模糊糊的和我纠缠不清我又怎么会去撩他。说白了我们两个都没有安全感。

年轻的时候,哦,不对,是年少的时候,我们算是走一夜爆红的路子,男自的短剧出来后,之前的那些训练短片和综艺才开始进入更多人的视线里,他和我的表情动作被一帧一帧截出来分析,什么时候偷笑什么时候撇嘴,甚至偷偷拽了对方的袖子这样的小动作也被无限放大。王俊凯表面上装作无所谓哥就是这么耿直我和王源就是好兄弟我们亲密无间不怕风言风语的样子,但我知道,当我看向他,他不经意的把脸撇开的时候,王俊凯已经受到影响了。即使他不承认。

他即不承认他对我暧昧不清的感情,也不承认他害怕网络言论的威力。一句话,那就是他不承认他从别人断断续续的描述里才知道他喜欢我的真心。


等红绿灯的时候我没想到会见到王俊凯。他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盯着这边,黑色大衣不要温度的敞开,衬衫的衣摆悄悄露了一角出来。风冲他身后吹来,把他的头发拨乱。我低头拨弄着手机给小马哥发短信说猜猜我半路下车在十字路口遇到谁了?他回我肯定是小凯。我盯着对话页面笑出声,我喜欢听别人口中说出的王源之于王俊凯是怎样的存在,只因为王俊凯这个死变态从来不说。他只会说我最小最萌最甜最会耍赖皮,可我想听的只是一句“王源我喜欢你。”

哼既然他不说那我也不说。我喜欢一个人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我知道他忙,只是不知道他会这么忙,忙到我回来的第一天就没有时间来看看我,甚至晚上的接风宴都来迟!

白天在公司的时候瞥到过他一眼,那时候我正被公司新招的练习生围个团团转,他们腆着小脸问“师兄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啊?”“走红秘诀到底是什么呢?”“你和王俊凯师兄的感情一直很好可是遇到资源纠纷怎么办?王俊凯师兄要交女朋友的话师兄你会不会很尴尬啊?您去丹麦那么长时间给师兄带礼物了吗?丹麦好多美女可真羡慕师兄你啊。”“......”像个小型新闻发布会,这都是娱记派来的卧底吧?!还有,提最后这串问题的小朋友我记住你的脸了,以后走夜路小心点,小心我......小心我给你自行车放气!

 

晚上接风宴也就那样呗,客客套套轮番说上几句场面话,然后就是没玩没了的敬酒。这时候我倒是想念起王俊凯在身边皱着眉帮我挡酒的样子。

王俊凯不会喝酒,我倒是挺能喝,可能随我爸吧。可惜平日里他不让我喝,我的胃不好,早些年吃饭不规律把胃给搞坏了,王俊凯为这事儿自责了好久。不怪他。一想到那时的王俊凯在我病床前踱来踱去皱着眉的样子,我的心脏又柔软了几分。我好喜欢看他皱眉,带着男人特有的认真与专注,尤其是这些认真与专注都是给我的时候。

听到他质问任姐怎么不劝我的时候我在旁边掩着嘴偷笑,可怜了任姐。

在停车场给我系安全带的时候我没忍住亲了他。并不是第一次和他接吻,小时候亲过他好多次,趁他睡觉的时候,做游戏时故意的耍赖,周围朋友起哄时故作无所谓的亲吻。就算是这样,我们还是到现在都没有戳破关系,可笑吧。年少时候有好多次外出住酒店,我和王俊凯分配到一个房间大床房,早晨我感觉嘴巴痒痒的被弄醒,一睁眼便看到王俊凯的脸伏在我面前亲我,我睁大了眼睛呆在原地,他没想到我竟然醒来,一下把手覆上我的眼睛,故作镇定的说“王源,这是你在做梦。”说完便一翻身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打起了呼噜。装也装不像,他睡觉从来不打呼噜的。


他是因为没翻到我的钥匙才带我回他家的。

把我扔到浴缸里的时候我还幻想了一下他会不会帮我脱衣服,结果给我脱了外套就没再管我,小样儿,还挺能忍。

泡在水里的时候我能听到他在外面噼里乓啷捣鼓什么的声音,准是给我做醒酒汤。果真我没有猜错,当他倚在房间门口噼里啪啦的说出“醒酒汤在餐厅桌子上等会你去把它喝了,客房都给你准备好了,喝完就去睡觉,头发吹一吹别把我家枕头给弄湿了。好了,我要休息了。”我心里更烦了。王俊凯你装什么柳下惠。既然你在这里扮纯情那大尾巴狼的角色只好由我来演了。

香喷喷白嫩嫩,鬼鬼祟祟又大大方方的我,有计划有目的的钻进了王俊凯的被窝。


我的有目的有计划是上他的。不是被上OK?!都怪王俊凯。

我们两个都是第一次,他在这方面倒是有些天赋,无师自通。伏在我身上缓缓律动,额头上的汗滴落在我的枕边,让我想起了他练舞时认真专注的样子。我疼得厉害,便去叫他的名字,每叫一声他便更加动情,眯着眼轻轻的说“嗯”。他说起“嗯”来可真性感啊,带着一点上翘的尾音,和着喘息,眼睛里满是深情。

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我顺手从王俊凯储物柜的糖罐里拿了一颗橘子糖,盖子上蒙了薄薄的一层灰,不爱吃糖还买,浪费。此刻他来吻我的嘴,舌头伸进来发现我含在嘴里的糖,眉毛皱了皱,问我在搞什么鬼,“怕你低血糖晕倒啊。”我笑着回答。他舌头一卷把糖勾到他嘴里,咯吱咯吱咬碎咽下去,“太甜了。”他说。

他的粉丝经常搞什么调查“最喜欢王俊凯脸上的哪个器官”类似于这种,在我发现不能投全票的时候便开始瞧不上这种无聊的游戏。他哪里我都最喜欢。

我把手环到他脖子上去抚摸他的痣,小小的一粒凸起,像个开关,有一种摁一下时光就会倒流或者时间静止的功能。


王俊凯有点抖S倾向。嗯......这个就不细说了嘻嘻。


早晨醒来的时候王俊凯窝在我的怀里,像只大猫一样把四肢都缠在我的身上,压得我喘不过气。看了看床头上的闹钟才五点半。不得不感叹一句年轻真好。

从他的衣柜里翻了套衣服套上,给助理小张打电话让他到王俊凯家楼下接我回家。

在后视镜里看到小张对我欲言又止的表情,我笑了笑,“怎么了?可以给你三个提问的机会。”

“源哥,那什么,你和王俊凯......?”

“这可不算问题,浪费一次机会了哦。”我清了清喉咙。

“啊,上个不算不算,源哥你这是耍赖吧?”小张着了急。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我......那......源哥你和凯哥现在是什么关系啊?”小张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问。

“就是你想的那样。”我闭上眼睛不再看他。

小张也没再说话,下车时我让他不用等我,我一个人去公司就可以。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我们两个还是在一起了。水到渠成,或者说是太多契机的累积。

后半夜的王俊凯一直趴在我耳边絮絮叨叨说些小时候的事。壁灯昏黄的光打在他的脑后勾勒出一道金边,他面对着我眉毛轻蹙,声音低沉暗哑。太多的事我都记不清,可他一点一滴像刻在了脑子里。

他抓过我手指放到口里轻咬,说,源源啊,什么时候你再弹钢琴给我听呐。

他说,小时候喜欢一个人觉得藏着掖着才叫喜欢,可是每次都被网络上的姐姐阿姨看穿的感觉好失败,于是较劲一般不想给他们看。

他说,管着我才有安全感,如果可以的话,他恨不得拿根绳绑着我的腰,我走到哪里他跟到哪里。

他说,他怕我不听话跟别人学坏,每天都要打电话给小张问我今天表现怎么样。

他说,终于有一天明白他再怎么装,骗得了所有人却骗不了自己。

他说,他从小立的flag说自己喜欢诚信的人,可到头来自己却不敢直面自己的感情这怎么行。

他说,王源你以后不要再跑了好不好,他腰不好,追起我来很累的。

他说,......




可是王俊凯啊,这么多年你没有发现吗,我做着逃跑的动作,却是一直在原地等你啊。


 


end.




评论 ( 33 )
热度 ( 373 )
  1. 君晓_ubadbad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