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蝴蝶效应


王源拎着书包被分配到王俊凯旁边隔一条过道的座位时,王俊凯正在睡觉。

九点钟的阳光正好,洒在王俊凯的侧脸上,像蒙上一层金黄的薄纱。


班主任站在讲台上指了指王源所在的位置,“这是新转来的同学,王源,以后和大家一起学习生活了,好好相处不要欺负新同学啊。”说完便继续拿起手中的粉笔讲还没有讲完的习题。粉笔尘在阳光的照射下在空中洋洋洒洒,王源从座位上站起来鞠了个躬又安静坐下。


王俊凯的后桌踢了踢他的凳子把他弄醒,“班长,班长!”小声叫着。

“嗯?”王俊凯被叫醒还有些迷糊,昨晚看球看到太晚早自习根本不够睡。往后一靠,懒洋洋歪着头做出倾听的姿势。

“王俊凯,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讲台上的班主任黑着脸提问。

椅子在地板上划出“吱——”的刺耳声音,王俊凯听到自己的名字瞬间清醒,忽的站起来却不知道在讲哪道题,只好冲班主任装无辜的眨着眼睛,做出我也不知道我在搞啥子的表情。底下的同学发出低声的哄笑,王源便也抬眼去看右手边的人,高瘦挺拔,就算是在尴尬的场合,也带着不可一世的自信与魅力,把眼收回来,看了看表,距离下课还有二十分钟。

在得到“下课到我办公室来一趟”的指示后王俊凯送了口气,往后撞了下后桌的课桌笑着小声说了句“叫得不及时放学请我吃饭啊”。转回头的时候发现左手边一直空着的座位被坐上了人,那人左手支着下巴右手在纸上写写画画,半面侧脸隐在阳光下,手上拿着的钢笔经阳光反射发出的光照进王俊凯的眼睛,一时间的愣神闪了眼。


融入新集体对王源不是难事,他对交朋友这种活动虽然没有多大兴趣但也不排斥。凭着人畜无害况且能称得上帅气的一张脸和礼貌谦和的笑容,半天下来就能在走廊上和同学微笑着打招呼。

王俊凯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同时被交代去帮王源去教务处拿一套课本,回来的路上皱着眉抱着一摞书小声诅咒班主任的汽车没油。走廊上有同学拿他打趣,刚准备追过去踢一脚却碍于怀里的累赘又悻悻地放慢脚步专注于脚下的路。


面前突然多出来的一摞书让王源一愣,抬眼一看是王俊凯,立马明白是怎么回事,回了一个礼貌的微笑,“麻烦了。”

“嗯,是挺麻烦的,要请吃饭吗?”王俊凯咧着虎牙。

是男孩子之间独特的交友方式,大方直爽又带着点耍赖皮的幽默感。

王源笑了笑说,“好啊。”

也只是口头上的礼貌的回复罢了。

“刚上数学课没课本很难听懂吧。”王俊凯探了探身子看王源压在胳膊下面的笔记本,上面写满了公式和演算的笔记。

“还好,”王源发现王俊凯还没走,“不睡觉的话还是挺容易的。”

啧。王俊凯听出里面对自己的调侃,但看到王源真诚的弯弯笑眼又说不出什么,只好撂下一句“有什么困难找我哦,我是这班班长,王俊凯。”

“王源。”忽略掉前面的话,做了直接的介绍,切西瓜般的干脆。


王俊凯......怎么说呢,应该是很好的履行了班长的职责吧。热情大方爽朗利落。

王源被邀请到篮球场打球的时候刚好解完手头的数学题,下午的课外活动时间教室里的人几乎都走光,夕阳透过乳白色的窗帘照进来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听到声音,抬头看着站在自己桌子旁边正转着球看自己的王俊凯,揉了揉手腕说,“好。”

篮球场很热闹,王源站在人群中看王俊凯带着自己班男生和隔壁班打对抗,虎虎生威的样子冲在最前方。周围不少女生尖叫着大喊王俊凯的名字,王源听了也只是笑笑,眼睛却落在那穿着白T和灰色运动裤的男孩身上摘不下来。之后便是一直跟着王俊凯去看打篮球了,但也只是看,并不上场。


在对于王俊凯主动把自己拉入他的交友圈这件事,王源也不知道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写卷子的时候有偶尔的走神,想着这些问题,字迹就不小心串了行。一方面,作为新同学确实带来不少便利,借着“班长的新朋友”的名号,总是能受到几分不同于其他人的优待;另一方面,在这个朋友圈中自己只和王俊凯熟一点,那也是借着座位相邻和班长对新同学照顾的关系,而对于在一群人成群结队的穿梭在校园里这种事,王源看着王俊凯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再看看其他男生们跟在后面的浩浩荡荡的身影,确实觉得有些别扭。只是等到考卷发下来看到老师在旁边的批语“注意卷面整洁”时,又觉得这些问题毫无意义了。


而当每次下晚自习一边匆匆忙忙收拾着作业本一边冲王俊凯嘟囔着“王俊凯你怎么收拾那么快,等下我嘛”的时候,王源昨日的那些别扭早已抛在脑后烟消云散。春末已转到夏初。

王俊凯屁股倚在自己课桌上,脚迈过过道搭在王源的桌撑,双手环在胸前眯着眼看王源手忙脚乱的样子,看他清秀白嫩的脸埋在书包里,头顶的毛发翘在空中像发了芽。

后桌站在教室门口往里催快点快点,王源头都没抬,回了一句“这就来啦。”

终于收拾完,站起身来往门口走,突然感觉到自己头顶被覆了一双手,猛地一转头,王俊凯手还悬在空中,见王源转身,又重新覆上去大力揉搓了几下,“头毛都翘起来好半天了。”王源耳朵红了半圈,便也伸手去摸自己头顶,却不小心触到王俊凯还未来得及收回的微凉的手指,“哎呀你跟我说,我自己搞定就好了。”

王俊凯依旧笑眯眯的,没有说话,拽了下他的手臂示意他跟上。


晚自习结束时分的小吃街热闹非常,昏黄的灯光氤氲着关东煮蒸出的热气,炸臭豆腐和煎饼果子的摊前排了长长的队伍。王源跟着王俊凯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校门口对面,站在撸串的摊前选着要加点的宵夜。

“哎,你要这个吗?”王俊凯拿着两串青椒转头问王源。

“哎?好恶心,”王源撇撇嘴,“不要不要。”

“哈,原来你不喜欢吃这个,”王俊凯笑了笑,把青椒丢到一边,小声嘟囔了一句“我知道了。”


四五个大男孩们围成一圈坐在小桌上,初夏的夜微凉,王俊凯晃着小腿时不时撞一下王源,隔着布料传来微热的体温。王源吃着烤串不动声色地把凳子往旁边挪了挪,王俊凯没事人一样,起来给大家添饮料,坐下来的时候勾着嘴角把凳子挪向王源那边。王源一口雪碧呛到气管里。暧昧的气氛在两人周围的空气中暗涌,王源手指来回摩挲着凳子旁的凸起,吃到口里的宵夜没滋没味。35%的喜欢。


下午课外活动时间的篮球场王源照去,站在内围帮王俊凯他们照看衣服背包和水,俨然一位班级篮球队经理人的样子。

这天他们所在的二班和隔壁班打比赛,对方小动作不少一直下绊子给作为主力的王俊凯和平时和混在他一起的后桌。故意的冲撞让后桌直接扭了脚,现场一片哗然。王源拉了两个男同学冲进去吩咐他们把后桌送医务室,人群拥挤中他看到王俊凯冷着眼嘴角挂着一抹嘲讽,是平时没见过的样子。

“王源你做替补。”王俊凯目光炬炬,做着信誓旦旦的陈述句。

和着旁边的队友发出咦的质疑声,王源冲王俊凯点了点头,衬衫袖子卷到手肘,蓄势待发。


说实话这是两个人第一次一起打球。却拥有着让人咋舌的默契。场外做拉拉队的女生冷气一口口的往里抽,紧接着是更大声的欢呼。

王源的灵活配合王俊凯的爆发力,双剑合璧,打得对方节节败退。

胜利的时候大家欣喜若狂,王俊凯嘴巴咧到脑后转着圈和队友们击掌,临到王源的时候突然犯了神经,一把捞过王源的肩膀双手捧着脑袋在额头上亲了一口,啵声响亮。队友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里并没觉出什么,打趣道王源是王俊凯的福星,称赞王俊凯慧眼识珠。王俊凯咧着嘴不客气的应着“是啊、是啊......”,王源却愣在原地,额头的温热还没有消散,风一吹,打了个哆嗦。只觉得周围人都隐去,只剩下笑着的王俊凯和呆愣在旁边的自己置身于一片黑暗,篮球从怀里跳出,在地上弹跳着渐行渐远,扑通扑通敲打着地板消失在视线内,同时扑通扑通,声音却越来越大的是自己的心跳,像待捕的小兔子做最后的挣扎。

王源红着脸推了王俊凯一把,嘟囔了一句“干嘛呢”。王俊凯便又去揉他的头。


温柔攻势的王俊凯,就算在追人这方面,也拥有着天生势在必得的信心,带着十成十的把握,悄无声息的攻略着王源。


王源接到王俊凯电话的时候正在吃饭,妈妈把电话递过来说是你班班长的时候王源又呛了一口汤。

“怎么会打家里的电话啊?”王源躲到阳台上小声质问。

“打你手机没人接啊。”王俊凯在那头回答。

“正在吃饭,手机在房间里没听到,”王源顿了顿,“你怎么会知道我家里电话?”

“哈,我是班长啊。”那头的王俊凯洋洋得意。


“我是王俊凯”“我是班长”“我是篮球队队长”“王源你做替补”“从今以后他和我们混啦”“你旁边去,王源你来坐我这边”“原来你不吃青椒啊,我记住了”“......”像是记在笔记本的句子,用的时候便完整的摘出来安到对话里,即使是带着不可抗拒的强势,也仍然让人觉得熨帖。


王源手指勾缠绕着阳台上的绿萝,“还没问你打电话有什么事呢。”

“有两张电影票,明天出来吧。”又是熟悉的陈述句。

“还有别人吗?”王源问。

“吴硕他们一起,”那边静了一下,过了一会儿王俊凯的声音又传过来,“那你答应了?”

“那好吧。”王源松了口气,挂了电话,手掌摊开是一段刚刚被揪下来的绿萝的藤蔓,绿色的汁水染上手心。


星期天的电影院人山人海,买票的队伍排了好长一条。王源环顾四周一圈没找到王俊凯,刚要掏出手机打电话,突然被人从后面捂住了眼睛。

指尖覆在眼皮上带着些许温热,王源眼珠轱辘了几圈,手攀上去把眼睛上的那双手扒下来,嘴角带着笑意,“王俊凯你好幼稚。”

站在身后的王俊凯嗤嗤的低笑,鼻息喷洒在王源的后颈,手从眼睛上滑下来直接搭到肩膀上,从前方环住他脖子,勒着他往旁边走,“去买吃的,走!”

“他们呢?”王源扭头问。

“那边排队呢,不管他们。”

王源被勒得不舒服,抬手想把王俊凯环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扯下来,却没成想手刚伸过去就被王俊凯反握住,用力捏了一下。王源胳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用了点力,从他手中挣脱。

又来了又来了,若有似无的肌肤触碰,暧昧十足的肢体语言,都让王源想扯着头发尖叫,表面却装作秋水一般纹丝不动,湖底水流的暗涌都藏得严严实实。


进场的时候电影已经开始二十分钟,票买的是烂俗的恐怖片,座位在最里面。王俊凯猫着腰走在前面对打扰到的人小声说着不好意思。王源抱着大桶爆米花紧身其后,荧幕画面闪烁,配合诡异的音乐,不得不小心翼翼拉着王俊凯的衬衫衣角。

王俊凯电影看得不专心,一直凑在王源耳边吐槽画面和剧情,王源听得烦,塞了一把爆米花到王俊凯嘴巴里,“你不会是害怕吧。”

王俊凯少见的吃瘪,嘴里干嚼着爆米花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身体往后一靠倚在后背上。王源身边黏腻的气温终于下降了几分,捂着嘴偷笑缩在墙角的王俊凯。


王俊凯是害怕恐怖片的,本来只想是看电影,把钱给吴硕让他帮忙随便买两张,没想到竟买到自己最害怕的。

闭上了眼睛耳朵还是能够听到音效,便伸手去够两人中间的爆米花桶,试图通过吃来分散注意力。手刚伸进去便碰到王源还没来得及缩回的手,便又来了兴趣,有心去逗他。

黑暗中手指去勾王源的小拇指,拽着手腕把王源手中的爆米花往自己嘴里送。嘴唇触碰到王源指尖,更是大胆的伸出舌尖装作不小心的样子舔舐了一口王源的虎口。舔都舔完了,却突然后悔自己会不会吓到王源,借着荧幕的光去看王源。

王源感受到虎口有湿热的触觉,待反应到那是王俊凯的舌头时怔楞了一秒,便又恢复平常,扭头对上王俊凯的盈盈目光,嘴唇轻轻动了动。我也喜欢你。

王俊凯一时激动万分,头凑过去想要吻他,却被王源反应更迅速地伸手挡回,身体往后退了几分,带着疑问抬眼去看他,这次则换成了王源凑过来的脸,柔软的嘴巴落在脸颊的时候王俊凯还没反应过来,待听到王源在眼前挥了挥手小声说“喂”,右手终于交缠上王源的手,十指紧握。


“我们交往吧,王源。”


南美州的蝴蝶煽一下翅膀,通过种种因素,就可能引起亚洲地区的一阵台风。

王源脑子里闪过地理课本里讲过的零零星星的知识片段。那只蝴蝶扑闪翅膀带动的气流,终于越洋过海,在自己心里煽动起一场台风。他站在风暴眼内,对上那双鎏光的眸子,笑着点了点头。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369 )
  1. 君晓_ubadbad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