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面条


王俊凯喜欢吃面。

泼上辣子和肉末的重庆小面和只撒上一层翠绿葱花的清汤挂面,这两样是他的最爱。

圆溜溜的一长条,用筷子夹起缠几个卷,填到嘴里,吃到最后一小截跐溜一口吸进去。嘴角有没来得及擦去的油光,拍着慢慢鼓起来的肚子,满足得不得了。


虽然王俊凯在吃的方面并没有太多的要求,但独钟爱于这种软糯带汁的食物,咬起来不费劲,汤水又足够的饱腹暖胃,他不像王源一样在吃的方面有独特的研究,他只相信自己喜欢的就是最好最适合自己的。



王俊凯和王源第一次单独吃饭,就是吃的面。

他把王源拉进平时钟爱的面馆里的时候,王源盯着餐馆里接近40°C的温度表皱了皱眉。重庆的夏天日头毒辣高温湿热,再来吃热腾腾的的面岂不是热上加热,但看着这位刚熟悉起来不久的师兄投来的真诚热切的目光,又只好点点头答应说好。

王俊凯点的是重庆小面,王源点的是排骨面。

两碗面同时上来,王源隔着腾腾的热气去看王俊凯面前的小面,“师兄,吃辣对嗓子好吗?”

王俊凯一时语塞,他虽然爱吃小面,但也知道吃辣对嗓子不好,会影响唱歌,他盯着对面王源的小刺头,撒了个无关痛痒的小谎,说,“这家面馆今天只做小面和排骨面,我不喜欢吃排骨,所以就点这个啦。”

对面王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半晌,又开心的说,“我最喜欢吃排骨啦,师兄,以后你有不愿意吃的排骨都给我好啦。”浑圆的眼睛骨溜溜的打转,像只摇着尾巴的小狗,让人看着喜欢。

我不喜欢吃排骨又怎么会点排骨呢。王俊凯腹议道,但什么也没说,只是笑着揉了揉王源的头,说,“好。”

八块钱一碗的面,就着三块钱一瓶的雪碧,是整个夏天最为真切的回忆。



不知道是长大伴随着成名还是成名伴随着长大,走南闯北已变成日常得不能再日常的东西。山珍海味吃个遍,王俊凯还是最喜欢吃面。

有时候通告跑得太晚,肚子又饿,便会在回到酒店时自己煮面。

咕噜着的滚烫的沸水把硬脆的面条浸软,再卧一个六成熟的荷包蛋,十分钟便能搞定。

葱花的香气飘洒在空中,就算是专心致志打游戏的王源也能被牵着鼻子跑来分一筷子。

“我吃一口嘛。”王源撒娇道。

“你明明刚吃完一个面包。”王俊凯用筷子挑起面条,热气氤氲在空中模糊了两个人的脸,“不要来抢我的面。”

“小气鬼。”王源嘟着嘴,揣着手机起身离开。

王俊凯低头嗤嗤的笑,筷子没离手,又挑起一撮,刚准备往嘴里送,王源的头突然从背后探出,一口把那面条吃掉,刚吃到嘴里便乌拉乌拉的叫起来,“王俊凯!我靠靠靠!这也太烫了吧!”仰头张着嘴,跳脚大喊,“我咽不下去!”

“你敢吐出来我就杀了你。”王俊凯沉着嗓子说。

王源用手往嘴巴里扇着风,好不容易把面条咽下去,泪眼汪汪的盯着王俊凯,“谋杀亲......“最后一个字没说出口,生硬的卡在喉咙里硌得生疼。

王俊凯没注意到王源没说下去的话,低头看着筷子头刚被王源嘴巴含过的痕迹,叹了口气,一下把荷包蛋给戳破。鲜黄的蛋汁流出来带着一点点腥气,“要吃荷包蛋吗?”王俊凯转头对杵在一边的王源说。

“嗯。”王源垂着头,从王俊凯手中接过筷子,夹着一半荷包蛋往嘴里送。一时间的寂静。


如果说王俊凯把王源比作面条的话,那王俊凯就是王源心里的那块排骨。星星点点的肉附着在大块的骨头上,越是塞不饱胃,越是想要更多。

王源一方面乐此不疲的试探着王俊凯,另一方面却自虐般的让自己体会啃骨头对牙齿的挑战。

温柔的对王俊凯笑着的王源,和皱着眉对记者说不要调侃自己和王俊凯的王源,更是让粉丝们一头雾水看不懂。经纪人私下里找他谈话,让他不要这么刻板,学会讨好媒体是一个艺人该做的事,他却笑着说自己装不来。

“你看看你现在,还不如你小时候。”

“可是我就算是小时候,也没有在装啊。”

谁也说服不了谁,谈话不欢而散。

王源总觉得,感情这种事,只要认真了,就不该开玩笑或被开玩笑。



大家便也都接受王俊凯最喜欢吃面的事实,百度百科的资料上,面条被列入最喜欢的食物那一条显得淳朴又好笑。更夸张的是粉丝,生日礼物寄到公司里是两大箱空运来的当地的特产面条。

但王俊凯越来越觉得王源像根面条。

没煮熟时候的纤细生脆,煮熟了便是白嫩柔软。如果吃到嘴里呢?王俊凯不知道,吃到嘴里的口感是不是还是像面条那样滑嫩细腻。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喜欢吃面条才觉得王源像面条,还是喜欢王源才更喜欢吃面条。尤其后者,他每次想到开头的假设脑仁就开始疼,便不再强迫自己去想。顺其自然遵从本心。然而每次吃面条时总是不自觉的想到王源这种情况越来越频繁,王俊凯也由着自己的丰富想象力去了。


白天出席的是圈里比较有影响力的一位导演的悬疑片首映。会场还原了电影里经典的场面,密不透风的环境漆黑一片,空调呼呼抽出来的冷风在耳边呼啸,几束从空中打来的白光更显阴森,主持人和主演也模拟着电影里的角色,血迹从裤脚里嘀嗒嘀嗒流出沾染了一地。

王源从一进场就捏着王俊凯的手,王俊凯以为王源也害怕,在黑暗里回握他,手心里的汗渍,分不清到底是谁留下。

晚上回酒店的时候王俊凯仍睡不着,脑子里总是闪烁着白天首映会的片段,白色的窗帘被风掀起也不敢起身把窗关严。突然咚咚咚的敲门声更是把他吓了一跳。

“谁啊?!”王俊凯冲门口喊。

外面传来嗤嗤的笑声,王俊凯立马心领神会是王源这个臭小子。搞什么鬼,王俊凯披了外套,皱着眉去给王源开门,一张笑脸从门缝里探出来,接着是整个身子挤进来,怀里还抱着枕头。

“怎么了,害怕?”王俊凯揪着王源睡衣的后领问。

“嗯。”王源笑着点头,扑倒王俊凯的床上,“源哥来陪俊俊,哦不,是源哥需要俊俊陪~”

“大你胆了王源。”王俊凯笑着一脚朝王源屁股上踹去,趁着房间里多出来的一个人,终于敢把窗户关严实。

王源侧躺在床上右手支着头,月光透过窗帘打在他身上,修长的身体像绵延起伏的山脉,削瘦的腰身陷进去的弧度又晃了王俊凯的眼。

那人的手臂从被窝里伸过环住自己的腰的时候,王源屏住了呼吸。一下抬起头抬起头对上王俊凯那双认真的眼。

被窝里的手从睡衣的衣角里探进去,在腰部反复摩挲,果真是细腻滑嫩,和那面条是一样样的。

“你喝酒了吗?”王源问他。

“一点点。”王俊凯回答。

“那就是没醉。”

“嗯。”

“认真的吗?”王源也去环王俊凯的腰。

“嗯,”王俊凯郑重的点点头,“认真的。”

“多久了?”王源弯着眼睛冲他笑。

“喜欢吃面条有多久,喜欢你就有多久。”王俊凯认真的说。

“这算什么理由嘛。”

“其实也不需要理由的,”王俊凯探头去吻王源的嘴,“喜欢不需要理由。”

“有多喜欢?”

“像面条那么喜欢,不,比面条还要喜欢。”



王俊凯又觉得王源不那么像面条了。吻他嘴唇的时候是干燥的有一点点死皮的触感,想用牙齿给他撕去,却把他嘴角给磕破,血腥味弥漫在唇齿间沾染了更多的色气。

这怎么会是我那纯白无辜的小面条呢。王俊凯在心里想。

但是啊,这不并不妨碍王源挤掉面条,成功登上王俊凯最喜欢的食物的宝座。




end.





评论 ( 23 )
热度 ( 425 )
  1. 君晓_ubadbad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