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哥哥


王俊凯体质特殊,特别招小孩子喜欢。去参加个儿童节目,一群六七八岁的小孩子都争宠似的扑倒他的怀里要求抱。也亏得王俊凯也喜欢小孩子,摸西瓜般的这个头也摸摸,那个头也摸摸,好像下一步就能听出哪个熟了,手腕一扭把头摘下来。哦不。这太血腥了,王俊凯绝不会这样。他喜欢还来不及,一脸慈父样,扯着一旁的王源要他拿包里的巧克力来分给小朋友。


王源从包里抓了一把巧克力糖,高高聚过头顶,对围着王俊凯的小孩子说,“想吃巧克力的都到我这里来啦!”小孩子一听这话,又呼啦一下都跑到王源面前了。王源想着逗小孩,弯下腰来问他们,“我和那个哥哥哪个更帅?”下巴朝王俊凯那边抬了抬。


“你帅你帅!”异口同声的声音。


王源听到想听的答案,心满意足把糖都分给小孩子,双手撑着腰看刚才还围着王俊凯的小屁孩现在都变成了自己的小手下,想着年纪小就是好糊弄。


“王源儿你找打。”


低沉的带着笑意的声音出现在身后,把王源吓了一跳,果不其然是王俊凯,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来到自己身后,拽着外套的帽兜扣在自己头上往下压。


王源喊着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王俊凯这才眯着眼满意地住手。


真是幼稚。王源撇着嘴想。




王俊凯没进公司的时候心心念念想要他妈再生一个小弟弟给他,说自己多喜欢当哥哥,一定会照顾好弟弟,当然还有妈妈,拍着胸脯向他妈保证自己长大后绝对不会为分家产这种事和弟弟打架。王妈妈听了哭笑不得,觉得小孩子是一个人孤单,就把他送去了当年还类似于少年宫的公司。谁知一进去王俊凯仍是最小的、被拿来当弟弟疼爱般的角色,王俊凯依旧是闷闷不乐。


王源就是在这时候闯入王俊凯生活的。


王妈妈看着自己儿子一天突然兴奋地跑回家对自己说公司里终于有比自己小的小孩时,才发现自己儿子还是在念想着要一个弟弟这样的问题啊。固执的可爱。


比自己小一岁。长得可胖了。白白嫩嫩的。眼睛圆圆的,名字里也带个源字,是三点水源泉的源,不是圆滚滚的圆。声音也好听,公司里的老师说让他和我一起唱歌试试。


王妈妈听着这样的描述,笑着给王俊凯夹了一筷子青菜,“比你小一岁啊,这不就可以当你弟弟了嘛。你多照顾一下人家。他叫什么啊?”


“王源!”王俊凯突然想起什么,笑得更开,“我们连姓都一样!我明天就去问他愿不愿意当我弟!”




再后来,王俊凯也忘记了当时王源答没答应要做自己弟弟,但自己却已经主动担负起哥哥的义务,努力成长为称职的哥哥。


像是玩养成游戏一般,这让王俊凯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看着面前的王源从当时的小白团子变成现在清瘦挺拔的少年,所有的一切都有自己的参与,满足感不是一点两点。


这个不能吃,这个要多吃。鞋带开了要打这样的结才不容易散。这部动漫好看不要再看你的喜羊羊了。数学笔记已经整理好了你拿去用。循循善诱的强制,让王源无法抵抗,无条件接受着王俊凯发射的兄长光波。有时候实在不耐烦的不行,小声嘟囔着发牢骚,不小心被王俊凯听去,那人皱着眉沉下脸,扭头就走一言不发。


“我再也不管你了王源。”说出这样严重的话也不在乎。


一分钟,两分钟。王俊凯的目光还没转过来,王源心里也慌,又不好意思厚着脸皮去讨好王俊凯,表面装出无所谓的样子,倒热水的时候却没拿稳,手指一下被烫得通红,啊的一声叫出来。


一群人围过来,怎么了,烫到了啊,烫伤要怎么治?


“过来。”熟悉的声音又响起,面无表情的大力拽着自己的衣领把自己拖去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把手指放到凉水底下冲。

“你不生气了?”王源眨着眼睛。

“哼。”

“嘿嘿。”

“你不要不听话。”

“好。”

“王源。”

“哎。”

“没什么。”




情窦初开的年纪,男孩子们在一起打闹,哪根神经不小心搭错,喜欢起来也便是轻轻巧巧不着痕迹的。




拍短剧的间隙大家都拿出作业来做,王俊凯旁边坐着王源。摄影棚的打光还开着,晃得人眼疼。


王源低着头啃笔头,眉头皱在一起攻克眼下的难题。


王俊凯侧头朝向王源趴在桌子上,眼睛只露出一半,看王源姣好的侧脸看的出神。


“哎这道怎么做?”王源突然把头转过来,措不及防对上王俊凯痴痴的目光。


“哎哎?”王俊凯慌忙把头扭到一边。


灯光照在王俊凯背过去的头发上,棕色细软,悄悄露出的耳尖滴血的红。


“什么嘛。”王源也被王俊凯的举动搞得莫名脸红,书页的边角也被折出皱皱的痕,掩饰着心慌意乱。


待王俊凯再把脸转过来,又恢复到平时哥哥的样子。抢过王源面前的草稿本,嘴里念着先解这步再做这步,末了再嫌弃一把被王源弄皱的本子。


这时工作人员放在一旁桌子上的手机响了,来电铃声是黄玲的《痒》。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 来啊流浪啊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


响了半天才被拿去接听。


王俊凯听了心里也怪痒,反正有大把时光,反正有大把愚妄,反正有大把方向,反正有大把风光。几句歌词萦绕在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周末训练完已经很晚了,两个人通常都先去隔公司两条街对面的小吃街搓一顿再分别。


夏天的夜晚,八九点钟的街头仍然人头攒动。红绿灯的十字路口人群堆挤在一起。


王源走路慢,跟在王俊凯右后方,耳朵里插着耳机,过马路也心不在焉。


红灯跳转成路灯,自己的手腕突然被人拎起,扯着往前走。顺着那指尖温热的手往上看,是王俊凯。


大拇指和中指堪堪搭在一起环住自己的手腕,王源手腕动了动,反而被握得更紧。


“哎。”王源盯着那人后背。


“跟上。”王俊凯皱着眉回头看了一眼,没有松手,转过头的时候嘴角露出得逞的坏笑。




常去的那家小店店主已经跟两人够熟悉了,听到门口挂的铃铛响了立马露出笑脸,招呼着“你们又来啦。老样子?”


“嗯。”王俊凯笑着点点头。


“你和你弟关系真好啊,这年头,你们这个年龄的兄弟都打得可凶。”老板趴在柜台,无聊向他们搭话。


“哈哈,我弟够乖。”王俊凯说着便摸了一把王源的头,放在桌下的脚轻轻踢了踢王源,王源摸不着头脑抬起头看王俊凯,“别一直低头玩手机。”王俊凯说。


“哈,你这当哥的管得真多。”老板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


“哪有哪有。”王俊凯笑着摆摆手。


“欸?他不是我哥。”王源闻声抬头。


这时服务员把他们点好的小炒端过来,一碟一碟摆上,王俊凯把筷子涮好递给王源,“你这几天嗓子不好不能喝饮料,就喝凉白开吧。”




走红是突然的。红得一塌糊涂。变成大街小巷人们茶余饭后口头议论的小明星。


出门买瓶酱油也恨不得带上帽子口罩全副武装。


网路上的评论铺天盖地袭来,黑红黑红,说的就是他们这样的。




同时也有了被拿去比较的资格,不管是队外还是队内。


王俊凯偷偷去搜自己和王源的名字,结果出来的都是些令他脸红心跳的东西。毫无预兆的、自己的心思、就这么被旁观的陌生人戳破,令王俊凯无地自容。


下了网他给王源打电话,恶狠狠的警告,“不准去网络上搜我们两个的名字!”


“为什么呀?”王源打折哈欠。


“这个.....我是哥哥,听我的!反正就是不许你去看!”


“好好好。”眯着眼睛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凌晨一点钟,心里想,王俊凯真是青春期的躁郁男子。翻个身,却又突然惊起,我可没有承认你是我哥哥,明天要和你说清楚!




当体育场外的围栏外也站满了来围观的粉丝时,王俊凯又头疼了好一阵。


王源在电话里笑他打篮球会不会紧张,“你可要好好练习你那篮球技巧了。”


“你......!”顺利被转移问题焦点。




王俊凯对打篮球并不擅长,跟着同班的男生学了一些基本技巧,但实战起来仍让人觉得沮丧。想去看看评论,粉丝们却都是夸夸夸,捂着眼睛把类似于奶猫拍皮球式的言论看完,心里仍是堵得慌。好奇心作祟,他又去搜王源的相关评论,评论还没看到字,自己倒吃了一惊,照片里的王源,打篮球的动作潇洒利索,表情也透露着一股认真倔强的样子。叹了口气,不知如何是好。仿佛如果自己这方面不如王源的话,就做不了带头作用,更不用说当一个称职的哥哥了。 


“你打篮球不要被别人拍到嘛。”王俊凯给王源打电话。

“他们追到学校来我也没办法。”

“那你不要打了。”王俊凯抠着手机壳。

“你在开玩笑,”王源在电话另一边翻了个白眼,“你怎么不说你不要打不要被粉丝拍到。”

“我是哥哥!我......”

“我从来没认你当我哥哥。”王源扣掉电话。




如果是哥哥的话。就不可以是别的关系了。




“如果不拿第一的话会觉得哥哥这个角色很没用。”

“先从角色扮演游戏中出来。”

“只会对你这样的心情。”

“你不认可我。”

“想把你藏起来谁也不给看。”

“宝石被藏在丝绒盒子里永远不会被欣赏,但宝石就算放到博物馆里,它也永远是属于博物馆主人的。”

......豁然开朗

“正常的弟弟会喜欢哥哥吗?”

“亲人间的喜欢?”

“你说呢?”

“只有这一种才正常吧。”

“王俊凯。”

“嗯?”

“我喜欢你。”

......猝不及防




王俊凯做了很长一个梦。


梦里的王源趴在当初拍短剧的那张桌子上写作业,自己悄悄从后面靠近他,他好像听到脚步声,但也没抬头,继续做自己的事。


自己站在王源身后,遮住一半从窗外洒进来的光,在他面前的笔记本上投下一片阴影。王源胳膊肘往后一捣,却被自己一手擒住,另一只手拎起王源外套带着的帽子便往王源头上扣,用力拽了拽遮住他眼睛,然后俯下身子,抬起他的下巴,和他接吻。


王源嘴里还有刚吃完的橘子味棒棒糖的味道,换气的间隙问自己哪里学来的鬼把戏。


自己舔舐着他的嘴角不说话,把帽子从王源头上掀开,阳光撒过来,王源一时睁不开眼睛,钢笔也从手里滚到桌子底下,索性双手环上自己的脖子,索要更多的亲吻。


远处工作人员的手机铃声又响了。


“大大方方爱上爱的表象

迂迂回回迷上梦的孟浪”




“哥哥。”

亲吻结束的时候,王源说。



end.




评论 ( 23 )
热度 ( 648 )
  1. 君晓_ubadbad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