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牙齿

王俊凯最近喜欢舔牙齿,这要归咎于他刚带上的隐形矫正牙套。箍在两颗虎牙上,总是让他忍不住用舌头舔舔感受它的存在。舔着舔着就转移了地方,从上颌牙齿的最左边舔到最右边,再接着从下颌牙齿的最右边舔到最左边,用舌尖一颗一颗临摹牙齿的形状和数量。


不多不少,加上两颗尖尖虎牙,正好30颗。




“你不要再舔牙了嘛,医生不是说会对你虎牙矫正不好吗?”王源含着棒棒糖,手指比划着自己的牙齿对王俊凯说,“要不然就白整了。”


“可是忍不住啊,”王俊凯端起手边的水喝了一口,“对了,我数来数去,我有30颗牙,上面16颗下面14颗,你呢?”


“没数过,用舌头在牙齿上划来划去好色情的。”王源摆了摆手。


杯子外壁液化的水汽沿着杯沿缓缓滑落,刚放下杯子的手被搞得湿漉漉。色情,是有一点。王俊凯想。




九十月份儿活动密集,天南海北跑了一遍马不停蹄。最后的一个颁奖礼定的地方王源和王俊凯第一次来。带着新鲜好奇和不玩白不玩的心态,王源提前上网打听到当地的特色街,一颁完奖就拽着王俊凯准备出去逛。


“帽子,口罩,眼镜。都带上了?”王俊凯打量着王源。


“嗯,帽子,口罩。眼镜?眼镜算了吧,我带着难受。”王源把挂在胸前拉链的眼镜拿下来,扔到桌子上。


“跟任姐他们打过招呼了?”王俊凯低头翻着手机通讯录,看到王源支支吾吾的反应,翻了个白眼打出电话。




“我是怕他们不放人嘛。”王源拽着王俊凯衣袖跟在身后解释道。


“哦。”王俊凯面无表情没回头。




十月份的夜晚空气已透露着一丝凉意。王源搜到的步行街和主办方给安排的酒店距离不远,十几分钟步行的距离。七八点钟天色已暗,街上游客行人却不减,熙熙攘攘像回溯的鱼在流光中摆尾游荡。


王源知道自己又惹了王俊凯不开心,小心翼翼跟在身后怕走散,一边盯王俊凯一边还要注意自己的帽子不被挤掉,一时分了心,再抬头已看不到王俊凯的背影。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正准备摸手机,胳膊突然从后面被人用手抓住,往后一带,跌到一个熟悉的怀抱里。心脏贴在自己的后背,咚咚咚的心跳稳定而规律,叫人心安。如果这时候王源飞到街对角电线杆上的那个摄像头位置,会发现此刻的王俊凯脸上眼里都是焦灼,藏在额角的汗细细密密。


“吓死我了,你刚刚去哪儿了?”王源拍着胸口定神,却发现手臂还被王俊凯牢牢抓住,“怎么了?松手啦。”


“以后跟紧我,别再走丢了。”王俊凯轻微摩挲了一下王源手臂,闷闷地说。


“嗯,你不生气了?我刚帽子差点被人挤掉,被人发现怎么办啊,就走神了,结果再抬头你就没影了,怎么你又突然跑我后面去了?奇怪。哎,我看前面围了好多人,我们过去看看好不好?”王源叽里呱啦说了一通,带着示好的疑问语气,不给王俊凯插话的机会。他知道王俊凯这会儿在担心自己,不生自己刚才的气,就抓紧时间想要把话题插过去。


王俊凯也知道王源心里的小算盘,嘴角勾起,却还是狠狠地警告王源跟好自己不要再走丢,说着,抓着王源手腕走向前面的小店。




小店是专卖银质饰品的手工作坊,木雕的柜台里陈列着繁杂花纹的精细的银制品。老板娘坐在柜台后一边跟顾客闲聊一边穿着手中的红绳。


王源的手腕被王俊凯握得汗津津的,想要挣脱却被握得更紧,就随他去了。


墙壁上陈列的成品不少,看得王源眼花缭乱,正揉着眼睛,突然被最底下一排的一个手链吸引住,蹲下身子凑过去看。王俊凯手仍没送,便也凑过头去。


“这个坠儿是兔子哎!”王源戳戳王俊凯。


“喜欢?”王俊凯挑起上面的标签看了看。


王源把脑袋歪过去,“五百多,也太贵了吧。”王源撇撇嘴。


王俊凯盯着自己面前的人皱起来的五官神色暗了暗,清了清嗓子问王源到底要不要。


“有点贵了......”王源又拿到手里摩挲了两圈,“不过样子倒是少见......”


手链上的挂坠是只银质小兔子,小拇指肚般大小,卧成一团歪着头睡眼惺忪,两只耳朵一只直立一只耷拉在头顶,雕刻的惟妙惟肖,王源看着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这小东西还有点催眠效果呢。”他打趣道。


“要吗?”王俊凯又问了一遍。


“算了吧,”王源叹了口气从地上起来,“五百块够买好多好吃的了。”


王俊凯听了被气笑,拽着王源帽子盖儿把他往下压,“这时候倒是变小气了。”


“唉,你再压我更长不高了!”王源抬高手去抓王俊凯,刚伸到半空手又被王俊凯另一只手抓住,手指插入指缝,让王源没来由得红了脸,急急忙忙把王俊凯手甩下去,三步并两步跑到店门口,手扑扇着风朝脸降温。


王俊凯跟在后面不紧不慢出了店,一直在柜台后忙活的老板娘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全国各地的步行街基本都大同小异,出了当地特色小吃和手工艺店,其余的甚至是店铺排列顺序也都差不了多少。只是来到陌生的地方,就算是买瓶全国销售的矿泉水,王源也觉得比自己平时喝的更甜。只是新鲜感也随着每走一步就下降一点,走了几十米,便去街边树下的排椅上坐着赖着不走了。


“休息一下吧。”王源扯了扯站在面前的王俊凯的衣摆。


王俊凯看了看手机,不知不觉已经九点了,摸了摸王源的头,告诉他在原地等着,自己去买水。


王源点了点头,看着离开的模糊进人群里的王俊凯的背影,揉了揉眼。


手机游戏里的小人死了十几次,王俊凯还没回来,王源有点着急了,刚准备打电话给他,就听到踏踏踏的跑步声由远及近而来。


“买水怎么这么久啊?”王源从王俊凯手里接过鲜榨果汁,手抚上王俊凯后背帮他平息气息,“不会是被人发现追着要签名了吧!?”


“嗯。”王俊凯沉默了一会儿应了一声,“不早了,回去吧。”


“哎都怪我,追你的人多吗?你让我戴帽子你倒是什么都没准备,我衣服有帽兜,你戴这个,”王源说着踮起脚把自己头上的帽子往王俊凯头上扣,“走走走,快走吧。”


王俊凯仍有点喘,拉过王源握果汁杯的手喝了一口,下巴抵在王源肩膀上平复着气息。


“唉,要不然你坐下吧。”王俊凯炽热的呼吸扑在自己耳边,令王源心里乱乱的。和王俊凯的亲密接触,对王源来说并不陌生,但每一次亲密接触都另王源心跳加快就不是还能令人冷静的事儿了。


“不要动,”王俊凯右手环住王源的脖子,把他箍得更紧,“站一会儿就好。”


路灯的光从街旁的枝头树叶里洒下来,被切割的支离破碎,斑斑驳驳洒在两人的肩头。时间仿佛凝固,天地洪荒,只剩下两人静静的呼吸声。


“走吧。”王俊凯松了手,手往裤子口袋里摸了摸,揪着王源衣服上的帽兜往他头上扣。




白天活动的时候连轴转,晚上又出去逛荡了半天,回到酒店,王源困得不行,被王俊凯踹了两脚才答应先洗澡再睡觉,没想到从浴室里出来又清醒了。回到卧室,看到侧卧在床边的王俊凯,刚准备踹回来,却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床头的壁灯发出暖黄色的光,打在王俊凯脸上显得整个人都小了一号,睫毛投下一小片阴翳,呼吸平缓。实在是太累了。


王源曾在课外书上偶然看到说人身体最坚硬的器官是牙齿,当时就想到了王俊凯故作坚强的样子。这会儿趁他睡着,坐在一边静静的看了一会儿他毫无防备的安详的侧脸,转身从卫生间里浸湿了毛巾给他擦脸。


隔着毛巾,一下一下触摸着王俊凯的皮肤,王源鬼使神差的低下头亲了一下他的额头。




隔天起床的时候王源一睁眼,旁边的床位已经空了,陷下去的痕迹示意着人刚离开不久。抬起手揉了揉眼,突然觉得手腕有什么东西。


是那只兔子。


带着温热的气息,发出晶亮的光。


王源来回摩挲着手腕的兔子,听到声响抬头一看,是刚从浴室出来的王俊凯。


“这个?”王源抬起手腕给王俊凯看。


“不喜欢吗?”王俊凯擦着头走过来。


“所以昨天买饮料是回去买这个了?”


“嗯。看你看了好几眼。”王俊凯大大方方承认。


“我就说哪有粉丝会认出你来哦。”王源撇了撇嘴。


“老板娘说我给他签个名就打对折,我就签了。”


“臭不要脸的。”


“不喜欢?不喜欢就还回来。”王俊凯作势要抢。


“谁说不喜欢了!”王源背过手往身后藏。


“喜欢就好,”王俊凯轻声笑了笑,坐到床沿上,把手上的毛巾扔到王源头上,背过身对王源说,“帮我擦头发。”


王源接过毛巾,立起身子跪在王俊凯身后,隔着毛巾,轻轻揉着王俊凯棕色细软的头发,看着眼底下那人头顶上的发旋,“王俊凯。”王源咀嚼着对方的名字。


“嗯?”王俊凯享受的闭着眼睛应了一声。


“你属兔子的唉。”王源闷闷地说。


“所以?”王俊凯怔了一下,不自觉地挺直了身子。


“没什么。”王源倏地把到了嘴边的话又憋了回去,“谢谢你。”


“哼。”




是能看出王源对兔子挂坠的喜欢的。王俊凯看到王源突然闪亮起来的眼睛就知道准没错。从店里出来的时候王源的头顶的毛发翘在半空像对挂坠依依不舍的摆手,王俊凯都记在心里。借口买水,又匆匆赶回小店把挂坠买下来这才安下心来。付钱的时候老板娘笑着问他是送给喜欢的人吗,王俊凯愣了一下又郑重的点了点头。“他很喜欢它。”王俊凯这样回答。


临走的时候老板娘突然小声叫了一声“王俊凯”。王俊凯条件反射就去回头,对上老板娘眼睛的时候不好意思笑了。


“还真是电视上那个明星啊。”老板娘做出惊讶的表情,看王俊凯尴尬的摸着后脑勺,这才不再继续逗他,笑着说了一句“祝你幸福啊小明星。”


“嗯。”王俊凯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总是能遇到善良又温柔的人,像遇到王源一样,自己大概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吧。王俊凯在跑着见王源的路上心里想。


十五岁的王俊凯,心脏被时间线从十五岁这里切割成两部分,喜欢王源,和更喜欢王源。




由于王俊凯送的兔子,王源省下五百块零食经费,然而零食还没吃到肚子里,反而因为之前吃太多甜食长了龋齿。


“你有多少颗牙齿?”王俊凯凑到皱着眉捂着嘴巴的王源面前。


“告诉你我没数过嘛,怎么又问。”王源抬头看他。


“我帮你数。”王俊凯手抬了上来要往王源嘴扒。


“你.....你干嘛啊?我牙很痛!”王源后背抵在墙上,双手捂住嘴巴做出拒绝的姿态。


王俊凯见状,手直接跳过嘴巴去捏王源的鼻子,王源一时间喘不过气,双手从嘴巴上松了下来,王俊凯反应迅速,手也松开王源鼻子,身子往前一顶,把王源压在了靠椅背上,双手压住王源的手肘,头一低,嘴巴就贴上了王源的双唇。


像薄荷糖被丢进了雪碧里,绵密的气泡顺着血管从四肢百骸的方向涌来汇入填满心脏。龋齿被掏空的位置被王俊凯的舌头舔来舔去,从上颌牙的最左边舔到最右边,再从下颌牙的最右边舔到最左边。唇齿纠缠间,王源舌头触到王俊凯虎牙上戴的隐形牙套,滑溜溜的像颗水果糖。


“二十八颗。”亲吻结束的时候王俊凯对王源说。




end.



评论 ( 53 )
热度 ( 94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