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小机器人


王俊凯常常怀疑王源是机器人。




“欸?怎么会一直吃不胖?没有消化系统吃完直接排出体外的吗?”


“这也太恶心了。”


“掰他手指的时候总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唉。像那种零件磨合的声音。”


“你掰你也响。”


“眼睛一直盯着手机玩也没有近视,还有、还有,瞳孔那么大一定是电子眼吧!”


“其实你是想说钛合金眼吧呵呵。”


“五官也像是从标准模板里挑出来拼的。”


“怪人家妈会生咯。”


“还有,脖子后面那么大颗痣一定是某种不得了的开关吧!”


“你摸摸你的,摁一下会系统紊乱吗?”


“嗯,我觉得可能是感情开关。关于那颗痣。”


“嗯,我觉得你脖子上那颗可能是相对应的弱痣。”


“滚蛋。还有网上关于我们两个同步率的讨论也好多啊,只有机器人模仿能力才能那么强。”


“欸......这个嘛......还是不能证明你刚才所说不是胡说八道异想天开。”




王俊凯趴在椅背上,百无聊赖地看着侧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的王源,脑内两个黑白小人唇枪舌战,在关于王源是不是机器人这个问题上产生激烈辩论,最终以脑细胞死亡太多发出滋滋的烧焦味儿举白旗休战。


“欸,王俊凯,你帮我玩这关,死了20多次死活过不去。”王源“蹭”得一下从沙发上弹起来,招呼着王俊凯过来。


“唉。这么笨怎么可能是机器人。”王俊凯在心里叹了口气。


“你说什么?”王源没听清楚王俊凯的小声嘀咕。


“没,这关都过不去,笨呐。”王俊凯长腿一迈,跨过王源面前的小茶几,一屁股坐到王源旁边,捏了捏王源的脖子。


指尖不小心滑过王源颈后的那颗痣,过电般心里酥了一下,不会真的是什么奇怪的开关吧?


“王源?”


“哎?干嘛?”


“看着我的眼睛,”王俊凯掰正王源的身子让其直视自己,“有没有什么奇特的感觉?”


“啊,”王源惊叹了一声,接着抬了下肩膀把王俊凯的手从自己上臂上扫下来,白了一眼,“你右眼里有眼屎。”


我再怀疑王源是机器人就吃一天炒苦瓜炖苦瓜炸苦瓜拌苦瓜。王俊凯在心里小声咒骂。




因为和王源分别接了人生中第一部影片,两人放学后便会被接回公司接受所谓的演技培训。


教他们演戏的老师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据说是从北京请来的著名电影学院的教授。蓄着一把络腮胡,长发零散的披在脑后。


“老师你这天儿披头发不热吗?”王俊凯掀着刘海站在空调底下吹着冷风,看老师今天套在T恤外面的大马甲湿了半边,“我们公司楼下街道对面那家美美美发店剪一次头才30,你进去喊我的名字还能给你打个八折呢!”


“你懂什么,咱老师这叫艺术!”王源瞥了一眼站旁边闷得脸通红的老师,“艺术!对吧老师!”


“哈哈。哈哈哈,”大胡子老师用手指梳了梳头发,“王源儿脑子蛮灵的嘛,待会儿表演课王源扮演大树,王俊凯扮演小红帽。”


“我不要演女生!”王俊凯抗议道,“还有,一棵树需要什么演技?”


“欸?我可不是普通的树,我是棵树精。”王源捂嘴憋着笑。


人类会有这么清奇的脑回路吗?呸呸呸,王俊凯脑子里立马上了一桌苦瓜大餐,逼着自己把这样的想法打散。




大胡子老师讲课全凭一股“艺术家”的激情,有时候讲了两句便把材料一扔让两人自己悟,有时候发了神经能口若悬河从中国古代戏剧发展史讲到电影院里最新上映的那部美国大片的制片人拍摄期间潜了几个女演员,三个小时不带喝口水大喘气的。末了还要叹一口气带着忧愁的目光看着他俩,“你们还太年轻呐。”


可惜“还太年轻呐”这样的感叹对王俊凯和王源来说没有多大的震慑力,更何况是一直拿年轻作资本的他们。时间对他们来说走得太慢。


王俊凯和王源听得昏昏欲睡,坐在地板上手背在身后互掐以提神。这又是王源想出来的馊点子。


结束后王俊凯揪着王源的衣领不让他走,指控他多掐了自己一下,手腕上的月牙大小的指甲痕清晰可见。


“多掐一下又不会死。”王源看自己的衣领被王俊凯拽到肩膀下。


“你都不会疼吗?!”王俊凯盯着那片雪白的肩膀,咽了口口水。


“男人,怕什么疼。”王源眯着眼一甩头。


夭寿啦!王俊凯在心里咆哮,机!器!人!才!会!没!有!痛!觉!


“松手啦,我所有衣服领子都被你拽坏了好吗。”王源抬手去打王俊凯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那抓脖子好了。”王俊凯避开王源挥过来的手,去捏他的脖子,拇指停在痣的位置轻轻摩挲,“真的不是开关吗?”


“什么开关?”王源低头想从王俊凯的魔抓下逃出来。


“没什么。”王俊凯皱了皱眉,松开手直接用胳膊圈住王源脖子往怀里带,“太晚了你妈刚给我打电话说让咱俩今晚在公司睡。”


“又在公司睡啊!”王源沮丧着脸,“我家狗都要忘记我长什么样了,每次见到我就想咬!”


“我替你揍它。”王俊凯笑着勾着王源脖子去了公司的休息室。




洗完澡王俊凯耍赖皮说王源多掐了自己一下让他以帮自己吹头发做补偿。王源嘴撅得能挂酱油瓶子,满脸不情愿跪在王俊凯背后的床上拿着吹风机给他呼呼的吹头。细软的发丝被王源的指尖拂过,王俊凯舒服得哼哼了两声。


“你这里也有痣啊。”王源用手碰了碰王俊凯脖子右后方的痣。


“嗯哼,才发现吗?”王俊凯挑了挑眉。


“摸起来......”王源食指轻轻抠了一下,又揉了揉,“很奇怪。”


“啊?”王俊凯刚想问怎么奇怪,却突然抽搐了一下,触电般一样从床上跳起来,脑子里一瞬间像电影快进一样无数片段一闪而过,眼睛一黑,倒在地板上。


“王俊凯?”王源吓了一跳,“王俊凯!”




“王俊凯?”王俊凯模模糊糊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叫自己名字,眼睛慢慢睁开,一个黑影笼罩在自己头顶,旁边透过来的灯光晃得眼疼,抬起手遮住眼睛,“怎么了?”


“王俊凯你醒了?!”王源手还在掐王俊凯的人中,一听到声音一下松了手,轻轻拍打他的脸,小声一遍遍叫他的名字,“王俊凯,王俊凯。”


“嗯,”王俊凯摸摸自己被掐的生疼的人中,准又是一个月牙儿印,抓住一直在拍自己脸的王源的手,“我怎么了?”


“你吓死我了,”王源拍着胸口,“刚突然晕倒了,正准备给他们打电话求救呢。”


“哪儿那么多事儿呢,没事了,扶我起来。”王俊凯眉毛皱在一起,他也忘记自己是怎么突然晕倒的,只记得好像有好多片段从脑子的缝隙里跑出来,自己怎么兜都兜不住。


“真没事了啊?”王源又问了一遍。


“真没事了。”


王源把王俊凯给安置好,心里想不出个头绪,难道是大半夜饭低血糖?唉,都怪自己今天贪吃把口袋里备着的大白兔都吃光了,要不然王俊凯也不会晕了。


想也想不出个头绪,在被窝里翻来覆去引得王俊凯又哼哼了两声,王源被哼得也犯了困,迷迷糊糊的说了句晚安,翻了个身背对着王俊凯睡着了。




“王源......”


半夜王源被吵醒,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迷糊着去开床头灯,手刚伸出一半,听到接下来的话,直接僵在了半空。


“王源我不会睡觉了。”颤抖的,是王俊凯的声音。


王源这辈子只听说过睡不着或者换种说法叫失眠,什么叫不会睡觉了???


“王俊凯,”王源起身把床头灯打开,“你怎么了?”


“好像失去......”王俊凯顿了一下,“失去睡眠能力了。”




王俊凯真的不会睡觉了。


大半夜王源使出浑身解数教王俊凯睡觉,闭上眼睛,深呼吸,来,跟着我属羊,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什么?属羊不管用?那咱就数饺子,一个饺子两个饺子三个饺子,唉我肚子饿了咱不数饺子了,咱心里想个喜欢的人吧,想他的额头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嘴巴他的耳朵他的下巴。


王俊凯便在跟着王源在心里描画这个人的样子。


额头不是很宽,眉毛有些细细淡淡的,别人都说他的眼睛是杏眼,水溜溜的像带了美瞳,一眨眼睫毛刷刷扫过,鼻梁高挺,嘴巴像两瓣水蜜桃总是微笑着的样子,耳垂很肉,Q弹嫩滑,下巴挺翘皮肤瓷白,笑起来很甜。但不笑的时候却又是另一副清凛的样子,像薄荷的叶子带着一股清辣,蜜桃汽水变成了苏打水。


睁开眼睛,面前是侧对着自己,嘴巴微张发出轻微的呼吸声,已睡着安静入眠的王源的样子。




机器人会有感情吗?


丧失了睡眠能力的王俊凯抬起手去摸自己脖子后的那颗痣,胳膊的关节发出咯吱咯吱的细微响声。他抠了抠,又揉了揉。


需要去换零件?还是关闭开关?


月光从窗帘透过来洒在地板上,空调吹出的冷风轻轻拂过窗帘。


王俊凯觉得有点烧脑零件。




王俊凯被公司的人带走了。


王源第二天放完学再去上表演课的时候来接自己的车里已经没有了王俊凯的影子。


“王俊凯呢?”王源不死心的拉住过往的工作人员的手去问王俊凯的去向。


他们先是摇摇头,沉默一会儿,接着又是摇摇头。


“送去修理了。”直到有人告诉他答案。


“啊。”王源愣在原地。孤零零的影子被风吹啊吹。被告知了不得了的消息呢。




再见到王俊凯已是一星期后。


表演课的大胡子老师还在滔滔不绝地讲他第三代学生如今在哪个片场里当主角,王源把手背在身后掐着自己以防睡着。


“月牙印儿很难消的。”王俊凯突然出现在表演教室的门口,他倚在门框上,背着光只能看到笑起来露出的一口白牙,下午六点半的夕阳洒在他的头上,晕出棕色的光圈。




“教授说这颗痣是一个开关。”王俊凯轻轻摸了摸自己颈后。


“厉害哇。”王源啪啪鼓着掌。


“哈哈。今下午刚跑完800米的时候有一个零件差点卡壳。”


“刚修好就去参加比赛,牛逼噢。”


“已经报了名不好退赛了,”王俊凯指了指胸口。“这里难受。”


“要不要帮你上点润滑油撒?”


“总让我想到了羞羞的东西呢,不如我给你上点吧。”


“王俊凯你脑子里到底都装着些什么?”


“大概是制造我的时候录入太多生理知识小黄书?”


“滚蛋。”


“唉。我是机器人唉,你吃惊吗?”王俊凯食指抠了抠王源的掌心。


“一开始有一点,但是就算是机器人你也是王俊凯啊。”王源撤回手揉了揉鼻子,抬头看了他一眼,“这世界上王俊凯只有一个。”


“我和你,和你们一样。你摸摸我的心脏,”王俊凯抓过王源的手紧紧贴在自己的胸口。“我也有心跳。”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大珠小珠落玉盘。王源温热的手掌触及的是对方急切的、紊乱的、毫无章法的心脏的跳动。


这是我们机器人说喜欢时候的心跳频率。


王俊凯说。




end.



评论 ( 32 )
热度 ( 58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