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风正好


四五月的阳光正好,大把大把的杨絮在空中被风纠结在一起,阳光下团成一团漫天飞舞。


王源趴在栏杆上又打了一个喷嚏。


“过敏药吃了吗?”王俊凯瞟了他一眼。


“没,过几天就好了。”王源摸摸鼻子,“每年都这么熬几天就好了。”


“嗯。”王俊凯轻微的应了一声,继续看楼下篮球场上校队和外校的比赛。比分已是86:47。“我赢了,今晚放学夜宵你请。”王俊凯说。


“切——”王源撇着嘴拖长声音。




王俊凯初见王源是在六年级,那时候刚搬家,搬到了王源家楼上。母亲串门拜访的时候发现了这个情况,便直接替王俊凯做了和王源每天结伴上学的决定。那时街道上流传着变态拐卖儿童的传说,而王源正上五年级,比王俊凯小一岁。母亲嘱咐他说,就把王源当你亲弟照顾。王俊凯心里想着我来这里还是人生地不熟的,谁照顾谁还不一定呢。


王俊凯第二天下楼去叫这还未见过面的弟弟,刚摁了一下门铃,王源妈妈便开了门,见是王俊凯,急忙招呼着进来。


王源那时候和王俊凯差不多高,却是白团子的样子,头发有些乱糟糟的,嘴里还叼着一袋牛奶,蹲在鞋柜旁系鞋带,王源妈妈站在身后往他书包里塞零食。


旺仔小馒头,仙贝,巧克力饼干,山楂卷,蛋黄派,还有一罐旺仔牛奶。王俊凯站在一边默默地数着,心想这小子真能吃。


“哥,走吧。”王源站起来朝王俊凯喊了一声。


王俊凯有些怔愣,一时间还没缓过神自己平白无故就这么多了个弟,只点了点头,朝王源妈妈说了句阿姨再见。


王源是有些调皮的。王俊凯跟在王源身后,看他专挑那奇怪的路走,遇到水坑要跳过去,走在绿化旁边的时候偏要去踩着那台阶过,一路上鞋带不知道开了多少回。


“唉,我来替你系吧。”王俊凯叹了口气,在王源面前蹲下。


再抬起头时,正好对上王源那亮晶晶的眼睛,“哥,你真好。”王源说。




高一九点钟下晚自习,高二要比高一晚十分钟。王源慢蹭蹭收拾好书包便上楼去等王俊凯。穿过逆流的人潮,到达高二十九班门口的时候王俊凯刚好拎着书包出来。


旁边人起哄说王俊凯这弟弟简直比女朋友还敬业,每天雷打不动准时等在门口,王俊凯笑笑不说话,三步并两步从他们中间挤过到达王源身边,揉了把头对他们说我弟就是乖。王源也没放在心上,抬头问他今晚要吃什么。王俊凯这才想起下午课间和王源打的那个赌,输了的人要请赢了的人吃宵夜。


“看看吧。”王俊凯说。




从学校后门穿过去隔两条街就是著名的美食一条街,九点钟的夜晚也不寂寞,附近学校放学的学生和刚下夜班的职员都凑在这里买宵夜垫一下肚子。


王源对这里溜熟,把自己和王俊凯的自行车锁在巷口那家超市的小车棚里,便拽着王俊凯衬衫衣摆在人群里窜来窜去,昏黄的灯光洒下来像鎏金的河水,他们便在里面灵活的游。王俊凯衣摆被王源汗津津的手捏皱,蹙眉拍了他的手下去,转而用拇指和食指堪堪环住王源手腕。


“这家炸豆腐一绝,前面那家的烤鱼你吃过没?赠的米饭据说是东北大米,软糯香甜和别家的都不一样,还有,芒果冰头上的那家最正宗,还有这家,这家的粉最爽滑了......”王源滔滔不绝向王俊凯介绍。


“不能吃辣。”王俊凯拽了一下王源衣领,一下把他弹回来撞到自己身上。


“欸?你不是爱吃辣吗?”王源回头问。


“你,”王俊凯指了指自己的脸,“皮肤过敏,忌腥忌辣。”


“啊......”王源摸摸脸,“我给忘了。”


王俊凯没什么胃口,最后只点了两碗酒酿圆子,口味正宗,味浓甜润,和王源坐在店门口的小凳子上一勺一勺就着旁边烧烤摊的烤肉味儿吃进肚里。末了王源揉着肚子说这次不算,下次还是自己请。王俊凯勾了勾嘴角说好。




重庆的道路都是起伏的山坡,王俊凯和王源却都是骑自行车上下学。别人瞧见了笑他们体力真好,王俊凯不置可否。


自行车是升高一那年和王源一起买的,一黑一白的捷安特,当时是报了学校的春游,说是骑车踏青,王源知道了也要,说是也要学,两家大人便买了一样的款式。


小区和学校隔着不太远,步行20分钟的距离,因地处繁华,六点钟的公交已满是上早班的人,王俊凯便商量着和王源一起骑车上学。王源嫌走路累,公交车又太挤,自然是没有什么异议的。冬天寒风凛冽,逆风骑车的时候冷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两个人骑了一次便受不了,就把自行车闲置了,春天再搬出来。


有时候王源起得晚,王俊凯已在门口等着了,他还没来得及吃早饭,揉着乱糟糟的头发拿了母亲温好的牛奶就要走,被王俊凯拉住,拽着衣领坐回餐桌,吃了面包和煎蛋才算完。时间却不等人,两人小跑着跑去学校,刚好踏着早自习铃声进了教室。王源灌了一肚子冷风,窝着肚子疼了一早自习。下了课门口有人找,不出意外是王俊凯,递给他一瓶热牛奶,问他肚子还痛不痛。


王源接过牛奶发现是早晨自己忘记喝掉的那瓶,瓶子还带着温热的温度,问王俊凯怎么保持的,王俊凯说包在肚子里裹了一早晨。


王源听了噗哈哈的笑,伸手去捅王俊凯肚子问他这算不算你产的奶。王俊凯夹着他脖子把他往走廊上拖,听到王源大喊大哥我再也不敢了才罢手。


上课预备铃又响了。王俊凯总是这样细致妥帖。王源看着王俊凯消失在楼梯尽头的身影,拇指来回摩挲着那温热的牛奶瓶。




周天两个人约着去小区附近的书城买参考书。王源数学说不上不好,但总是扯他平均分的一门,王俊凯便带他去挑,哪本适用于基础训练,哪本适合综合提高,他踮起脚从最上一格的书架里抽出一本,低下头对身侧的王源讲的头头是道。王源抬眼看着低垂着眼眸的王俊凯,突然有点莫名的心慌,眼皮眨呀眨,在眼睑下投下一小片阴影,把王俊凯的心也给眨乱了,“你......”,两个人不约而同都别过脸。“就拿这本吧。”王源拽了拽王俊凯袖子。王俊凯嗯了一声,回头的时候看王源别过头却从鬓角里露出的耳根,滴血的红。


回家路上经过一老式教堂,砖红的墙壁上爬了半边郁郁葱葱的爬山虎,阳光下舒展着叶子,长出来的嫩芽蔓延到两个人心底。




王源性格开朗,跟王俊凯那群朋友平时玩的也不错,周末打球他们也会叫着王源一起。不知什么时候球场上多了女生,怀里抱着衣服和矿泉水,站在树荫下看他们。


王源问他们怎么回事,那群人笑着跟他说你马上就要有嫂子了,王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刚抢到手上的球也被别人带跑,反应过来马上去追,边追边问怎么回事。


“问你哥啊,你哥当事人最清楚了。”旁人喘着粗气回答他。


“噢。”王源擦了把头上的汗,看眼前刚投进一三分球的王俊凯回过头冲自己比了个V,自己点了下头,却不自觉转头去看球场外的那个女生,只见那女生目光炯炯,眼神像两条X射线,穿透人群直达王俊凯的身上。果然是比平时卖力啊,王源想。


结束的时候女生跑过来给王俊凯递水递毛巾,王俊凯笑着说谢谢,露出白晶晶的两颗虎牙,转身便把毛巾扣在王源头上,揉了一把让他擦汗,又从自己包里拿了水给王源,“保温杯里的水还是温的,你嗓子受不了不要喝冰水。”旁边女生听到愣了一下,脸慢慢变红,忙说不好意思,说以为你们打完球太热才买的冰水,自己下次注意。王俊凯挥了挥手说没关系。


还有下次啊。王源把毛巾从头上拽下来扔王俊凯怀里,“人家给你的。”燥热的空气里带着点火星。




好像是人生中第一次冷战。




王俊凯莫名其妙地就被放置到了一边,第二天早晨去找王源一起上学被王源母亲告知王源说要去值日早就走了, 王妈妈问他源源没叫你吗,王俊凯一怔,顿了下,说王源昨晚跟自己说了,是自己忘记了,转头说了句阿姨再见。


上楼路过王源教室,从后门的窗户上看到王源正捧着英语书在背单词,嘴巴一张一合,神情专注。让第一排的同学帮忙叫王源出来,过了半天,那小女生红着脸说王源说他走不开,有什么事放学再联系。王俊凯又走到后窗去看王源,王源正和后桌讨论着什么,转头的时候不小心和后窗上的王俊凯对上了眼,有那么两秒钟王俊凯觉得王源就要出来了,可王源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转回身又念起英语来。


真是大了胆了。


就那么一直憋到了晚上下晚自习,中午的午餐也没有聚在一起吃。王俊凯的朋友看他左边空荡荡的,笑他小跟班是不是跟别人跑了,王俊凯喝了口水,说,“闭嘴。”


晚上九点铃声一响,王源就冲出门外,同桌笑他赶着投胎,王源回头笑骂了一句说是啊。


跑到自行车棚的时候人还寥寥无几,借着微弱的灯光,刚准备开锁,就听到暗影里有人叫了一声“王源。”


是王俊凯。


王俊凯平时大多叫他“王源儿”,心情好的时候会叫“源源”,不想说话的时候会叫“哎”,只有生气要讲道理的时候才会叫他“王源”。一板一眼的王源两个字。王源一听这叫法,心就颤了一颤,咬着牙装听不到看不到。依旧低着头去拿钥匙开锁,手却哆哆嗦嗦,钥匙进了锁眼,却怎么也打不开。


“你跟我谈谈。”王俊凯又说了一句。


有什么好谈的。王源心里想。开了口却是“你现在要谈恋爱吗?”


“啊?”王俊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说,你现在要谈恋爱吗?”王源又重复了一遍,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声音嗡嗡的。


“你这都什么鬼想法。”王俊凯倚在自行车棚的栏杆上,伸手去捏王源下巴,让他抬起头。


王源的眼睛在夜里像起了层雾,昏黄的灯光被揉碎洒在里面,湿漉漉的。王俊凯就这样蓦然对上,怔楞着看了两秒,又松手别过头,“我没有想要谈恋爱,也不会谈恋爱。”


“那拉钩。”王源伸出小指。


“幼稚。”王俊凯拍了下王源的头,不情愿的伸出手去勾王源的小指,轻轻晃了晃。




那晚王源骑着自行车跟在王俊凯身后往上坡走,晚风温柔,却是扑面的逆风,从自己衬衫领口里灌进去在后背兜成一个小帐篷,他抬起屁股,每蹬一下都绷直了腿,很用力,路边的合欢树在夜里闭合了叶子,却合着这月色依旧发出幽香,王源看着眼前王俊凯的背影,想起王俊凯常哼的歌的歌词“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但偏偏风渐渐把距离吹得好远好远”,他没来由的恨起这阵风,想拿一口袋子把这风都给兜走,拧成一股麻绳,让这风都吹去别处。他也恨起这条路,这路怎么那么长,怎么那么难走。好像不会再有那么长和那么难走的路了。不会有了。




自那以后也没再见过那女生。




暑假很快就来了,王俊凯也要升高三了。课业紧张,时间被安排的满满当当,辅导班报了好几个,从早上到晚连轴转。两人假期时间反而没有上学期间见得频繁。有时候晚上回来碰巧遇到从楼上下来倒垃圾的王源,刚兴冲冲聊上几句,王源就萎了声音,“新买的游戏还想和你联机玩呢。”


“等哥这周末休息找你。”王俊凯抬头看站在比自己高一级台阶上的王源,刚想上手摸头却发现够不着。


“哈哈,”王源笑着把手掌覆在王俊凯头顶,“一言为定。欸?老王,你头发好软啊。”王源说着便轻轻揉了揉。


“反了你了,”王俊凯一把把王源手拍开,迈了一层台阶和王源站在同一高度,伸手去捏王源下巴,“快叫哥,不然揍你。”


刚说完声控灯就突然灭掉。楼道里突然归于黑暗,一楼住户家里放的电视剧响起了片尾曲。王俊凯的手还捏着王源的下巴,两个人脸的距离不超过十厘米,温热的鼻息弥漫在周围的空气里,气温急剧上升,半晌,王俊凯听到王源小如蚊讷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一声“哥。”


“我周天找你。”王俊凯慌了下,跺了一下楼道,声控灯又亮了起来,他蹬蹬蹬得跑上楼梯,站在一楼转角的平台上往下看,对王源说,“你等我。”




王俊凯的节奏就这样被打乱了。他半夜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翻过来复过去,烙煎饼一样,非得两面的火候都一样。披了件开衫去卧室附带着的阳台去吹会儿风,想把脑子里的王源都吹散。


说王俊凯墨守成规也好,说他死板教条也罢,在他的十六年的人生里,牢记的信条一直是遇到问题就去解决,这种方法行不通就换一种思路,公式和定理,总有一种可以计算出结果。而现在他第一次有了去避开这个问题的想法,他不像王源一样遇到水沟会跳过去,放着大道不走去踩那一脚宽的绿化带台阶,他想闭着眼睛,踩到水也好,被台阶绊倒也好。


脑子里正乱糟糟的,突然听到楼下传来喷嚏声,探了头往下看,竟是王源。


王源不知什么时候也从卧室里出来了,趴在阳台的栏杆上,圆圆的脑袋搭在胳膊上,头顶的头发翘在半空像个半导体正在接收外星人信号。


王俊凯没发出声音,就那么低着头看楼下的脑袋,看他左晃晃右晃晃,享受着这一刻的静谧。


王源突然停了头部的摆动,王俊凯看他慢慢的转过身子,有发现自己的趋势,自己脚却像生了根在底下怎么也迈不动,硬生生的和王源对上了眼睛。这会儿小区内的路灯也都暗了,但王俊凯确信王源正在看自己。


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再别过头,一场不动声息的对峙,仿佛谁先动谁就输了。


半晌,王俊凯看到王源的嘴巴嘟成一个圆形,又慢慢的往两边拉扯形成一个上翘的弧,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是在说晚安吧。


王俊凯突然豁然开朗,他一颗一颗的系上开衫的扣子,探出半个身子往下看,即使知道不会再看到那个身影,他打算不再回避这道题。一时间心情舒畅,困意也悄悄的袭来。




第二天上辅导班的时候后桌的女生在小声议论恋爱情结这种东西,王俊凯漫不经心的转着笔做纸上的数学题,在不经意听到“他们说‘晚安’和‘我爱你’的口型一样哎”的时候笔哗啦一声的从手里掉下去,滚落在桌腿旁。


原来如此。




终于熬到周末,王俊凯前一晚熬夜写完辅导班老师布置的作业,这时候眼睛下还挂着俩黑眼圈。刚摁了一声门铃,就听到里面哒哒哒跑过来的脚步声。王源嘴里叼着葡萄,赤着脚给他开了门。


“家里没人?”王俊凯问。


“我不是啊?”王源跟在后面把门带上。


客厅里空调的温度调的很低,有细微的轰鸣声,落地窗只拉了一层薄薄的纱帘,下午的阳光已不是那么刺眼。


“手柄坏了,玩不了游戏了。”王源沮丧从冰箱里搬出半个西瓜,递给王俊凯。


“嗯。”王俊凯低头看西瓜的保鲜膜上洇出的星点水露。


“不过我从朋友那里借了碟看,”王源啪啪跑回卧室,王俊凯听到窸窸窣窣的响声,然后看到王源半个身子掩在门里,探出头,晃了晃手上的光盘,“要看吗?”


“好。”




古早的香港爱情片,画质略有些粗糙,咿呀的乐调陪着痴男怨女的情节,王源和王俊凯盘腿坐在沙发上,西瓜被抠得坑坑洼洼泛出了白皮。


王源再睁眼的时候电影已经放映结束了,他发现自己躺在王俊凯腿上,而王俊凯倚在沙发上,轻阖着眼睛,左手握着遥控器,右手搭在自己后背,呼吸声缓慢而平静。西瓜被放在桌子上,电视蓝了屏,一行无信号的红字在上面飘。他悄悄抬了头去看窗外,落地窗的帘子被空调的冷风吹得微微飘起,上面印着飞鸟的图案,这时候在昏黄的阳光下竟像在展翅。涅槃一样。


王源头抬得累了,便又枕回王俊凯腿上,调整好一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那你现在要谈恋爱吗?”他刚躺好便听到头顶传来低沉的声音。


“嗯?”王源眼珠在眼皮底下滚了几圈,依旧没有睁开。


“那你现在要和我谈恋爱吗?”王俊凯一字一字放慢,又问了一遍。


他看到眼底下的人的耳朵慢慢的由粉红变成深红,从耳尖蔓延到耳根。


他又听到熟悉的只有王源害羞的时候才会发出的那种小如蚊讷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声音,“好。”



end.



评论 ( 24 )
热度 ( 363 )
  1. 属夏ubadbad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