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begin again


王源接到王俊凯电话的时候正盘腿坐在沙发上削苹果,电视上正在播放的综艺节目发出闹哄哄的声音,提前录好的掌声和假笑,从音箱里钻出来融进有些冷清的空气里。突然被来电打断,削了一半的苹果皮兀的断掉,刀刃朝向拇指,硬生生的刺了过去。血慢慢的从皮肤里渗出来。


“怎么过那么久才接?”那边传来声音。


“唔,”王源吮了一口拇指渗出来的血,“刚刚电话没在手边。”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王源也没有接话,他盯着慢慢从大拇指底下重新渗出的那颗红色血珠,听到听筒里传来的声音,“明天我去接你。”


“不用麻烦了。”王源皱了皱眉说道。


“西装穿你衣橱第二个隔间里从左数第四套,鞋子选鞋柜里最上面那一格第一双就可以,还有,”王俊凯顿了一下,“刘海长了就去剪一剪,不要老是呆在家里,会闷坏的。”


“你好烦。”王源歪头夹着手机,赤着脚走到厨房的洗手池前,开了水龙头把手放到下面去冲。电话那头的人听到水流哗啦啦的声音问你要做饭吗,王源嗯了一声,直到手指被冲得冰凉失去知觉才转身走到电视柜旁去翻卫生箱。用嘴巴撕开创可贴的开口,把那已经不流血的、被水冲得发白的创口缠了一圈。


“厨房里还有挂面,打两个鸡蛋切点菜下碗面,不要总是吃外卖。冰箱里还有水果吧,吃苹果的时候不要削皮,营养都在果皮上,还有,你非要削皮的话找个削皮刀,不要用那把水果刀,会割到手的......”


对方话还没说完,王源已经把电话挂断了,通话时间显示为五分三十二秒。




电视进入广告时间。


空调温度调的太低,王源胳膊上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从卧室里搬出条毯子扔到沙发上,钻了进去。从沙发缝里掏出手机,果不其然有一条未读短信,“明早六点不见不散。”




还勾得住夏末的一点点尾巴,天气却仍然湿热且令人郁闷,到了晚上才稍稍有点好转,王源开了客厅落地窗的一条缝,外界的空气这才流通了进来,夹杂着汽车的尾气和人间的烟火气息。


削了一半的苹果被仍在了客厅桌子上,露出的表皮已经被氧化成暗红色。王源从卫生间里出来经过的时候随手把它扔到了垃圾桶里。扑通。


冲澡出来换了一件白T,浅色的牛仔裤和灰球鞋,准备听王俊凯的建议去小区附近的理发店剪个头。




天还没有完全的暗下来,远处暗红色的云彩这时候烧的正旺。地上有昨夜暴雨积的水洼,王源小心翼翼的避开。




来的时间刚刚好,前一个人刚走,正好就到了王源。


坐在镜子前摘下口罩,理发师发出一声小的惊叹,“你是王源?”


“长得像而已。”王源摆了摆手。


“噢......”理发师带着质疑的眼神,盯着镜子里的人看了两秒,“那请问先生是想要换个发型呢还是剪短一些?”


“剪短,”王源垂下眼睛,“但也不要太短,稍微薄一点就可以。”


“好。”


“我是说,”王源比划了一下头发,“留下的头发不要太短,也不要太长。”王源又补充了一遍。


“我明白先生的意思。”


“好吧。”


剪刀在耳边发出咔哧咔哧的声音,王源垂着眼看一丝丝的黑发从眼前飘落,看的入神。直到吹风机的暖风在耳边嗡嗡的响起,这才回过神来。


镜子里的人有些陌生,刘海被打薄了露出了点眉毛,鬓角和脖子后的碎发也修理过了,精神了不少,只是脸色仍有些苍白,打了不少折扣。


理发师给他扫了扫脖子上残留的碎发,摘下围在身上的兜布的时候小声问了一句,“先生就是王源吧。”


“不好意思你真的认错人了。”王源眼睛都没眨一下,到前台付了钱转身离开。


后面传来小声的议论,间或有几句叹气声。




小区外的24小时便利店这个时间仍有不少人。王源抱了一堆零食出来,经过饮料投币机的时候看到自己的身影,这才转过身仔仔细细端详着自己。新修剪的头发能打八分,他把头往前探,玻璃映出来的自己眼底下的黑眼圈和苍白的皮肤对比明显,整个人瘦了一圈,脸颊上的肉也都没了,再仔细看,额角有细小的疤痕,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上去的,努力拉着嘴角试着做出微笑的表情,却发现比哭还难看。


收银台摆着前几天没买光的报纸,王源一眼瞟过去好像在娱乐版看到自己的名字,刚准备翻就被收银员打断,收了一堆硬币到手心,走出店门的时候全然忘记自己最近又出了什么新闻。




空气里又潮湿了几分,地上的水洼反射出路灯的光,像洒在地上的镜子。小区里灌木丛里的黑猫见了王源跑过来,往他腿边蹭。


王源蹲下来,把购物袋往地上一放,埋着头往外掏东西。


“喏,馋鬼。”王源把从便利店里买的包子掰开两半摊在那只黑猫面前,肉香弥漫在空气里。


小猫先舔了舔王源手心才去吃那包子,发出细小的声音。


“最近几天要出门,不能给你买吃的了,你自力更生逮耗子吃吧。”王源拍了拍这只最近才出现在小区附近的黑猫的头。


那黑猫抬起头来好像听懂了一般抬起头看了王源一眼。浑圆的浅棕色瞳孔在夜里显得格外亮,眼尾微翘,倒是有几分风情。


王源觉得有几分熟悉,但也只当作缘分。揉着小猫的头,直到它把包子吃完才站起来,双腿已经有些麻了。锤了两下,慢慢的往楼梯口走,背对着背后摆了摆手。


小黑猫在地上转了两圈,直到王源的背影消失在眼前,蹭得又跳进了灌木里。




额头上沁出点点的汗,到家以后被空调的冷风一吹瞬间变成了鸡皮疙瘩。走的时候忘记关电视,一进门的时候吓了一跳还以为有人来了。莫名心疼起电费来。


电脑的网费前段时间停了,打电话给经纪人让帮忙交,不知道怎么回事到现在也没冲上,王源盯着屏幕上的纸牌游戏,觉得头痛。


母亲最近每晚都要给自己打电话,听自己抱怨晚上失眠便要过来和自己一起住。王源不让,说自己能照顾好自己,让她在家里照顾父亲就好,母亲却还是焦急,不似平时一般放养似的对待自己的生活,只好做了约定每天想她通半个小时的电话,汇报一天的生活。末了母亲总要嘱咐自己一句向前看。王源只觉得莫名其妙。


晚上失眠去私底下找过医生,食疗这种东西对自己这种懒癌并不适合,最后给开了少量的安眠药。可这些是不能告诉母亲的,否则她是要连父亲都要带来跟自己一起住了。




一想起明天要和王俊凯出参加旧友的婚礼,头就又大了一圈。


王源是自我保护意识强的人。自从分手后便刻意避免与王俊凯有任何除了工作上的单独接触,但强硬的、霸道的、不讲道理的王俊凯却总是带着他特有的百分百的信心不打招呼的闯入自己的领地。溜一圈然后撒泡尿证明自己来过。这太讨厌了。


只是明天的婚礼又不得不参加,自己的车又坏了,送去修理厂去修,到现在还没有取回来。


也许他只是好心的顺便载我一程而已。王源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定好五点的闹钟,去衣柜里找出明天要穿的衣服。第二个隔间从左数第四套,是一套定制黑色西装,熨的整齐。王源把它拿出来挂在外面的衣挂上,去翻衣柜的第一个隔间。衣服都是熟悉的衣服,但却不是自己的风格,端详了半天才认出这半边里全是王俊凯的衣服。王源鬼使神差的拿了一套西装穿上,肩膀堪堪正好,袖子却长了两分。悻悻地放回去,想着明天要告诉他把留在这里的东西都带走。一样不落的全都带走。




可能是晚上出了门呼吸了新鲜的空气,晚上倒也不觉得睡不着了,用纸包着的安眠药也没剩几粒了,便也没吃药,沾了枕头很快就睡了。


只是又做噩梦,磅礴的大雨连贯着天地模糊一片,街道上的行人乱成粥推挤着却发不出一点声音,自己也被雨淋个湿透,站在原地不知道往哪里走,正焦虑着,突然手腕被人拉起,王源只能看到那人的胳膊和背影,快速的奔跑,周围的人影被模糊了五官,都往后倒。


“是王俊凯吗?”王源问。


那人不回答,王源反扣住对方的手腕,“我们要去哪里?”




无尽的暴雨和无尽的路。沉默的对话和紧握的手。




醒来的时候王源脸上还满是未干的泪痕,眼皮都肿了一圈。去冲了咖啡做紧急消肿,这时候闹钟才响。


推开窗去看外面的天气,虽是清晨,天空却是浓密的乌云,像只蜷缩起翅膀的大鸟,伺机展翅搅弄起一场狂风。空气里潮湿且闷,把手伸到空中能凭空拧出一滩水一样。


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王源想着古人的话也有不准的时候。心里还是生出隐隐的不安。




王俊凯迟到了二十分钟。


王源下楼看到王俊凯的车子吓了一跳,车头左侧陷进去一大块。


“怎么回事?”王源凑近去看。


“路上出了点小事故,不碍事。”


“开这车在路上不会被交警抓起来吗?”


“嗯。”王俊凯给王源开了副驾驶的门,回头自己坐到驾驶座上。


“开慢点,看天气好像要下雨,小心点。”王源嘱咐道。


“早饭吃了吗?”王俊凯转过身从后座里去掏东西,塑料袋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直接把袋子放到王源腿上,“里面有热牛奶还有街角那家你喜欢的小笼包。”


“我吃过了。”王源推了一下袋子。


“再吃点。”王俊凯发动汽车。


“吃多了难受。”


“你先抱着吧,待会儿饿了再吃。”王俊凯直视前方留给王源一个侧脸。




王源和王俊凯在一起的时候尤其爱他的脸微侧45度。王俊凯的面庞像用钻石给打磨过一样,线条一丝一毫不带一点赘余,皮肤贴合着骨骼的走向,活脱脱二次元走出来的人物。两个人趴在床上看漫画的时候王源指给他看说你的脸就是这种,王俊凯便探过头来咬王源的指头,逼着他承认自己比漫画里的人更好看。阳光透过白色的窗帘照进来打在王俊凯的侧脸上,上面细小的绒毛清晰可见。打闹间,漫画被压在腰下,王俊凯压过来隔着T恤去吻王源的肚脐,王源也不挣扎,指缝插进王俊凯柔软的发间,嫌痒咯咯咯的破功大笑,王俊凯便顺势爬上去用嘴巴堵他的嘴,然后是铺天盖地的吻。




也都是过去了,王源低下头,双手捂住脸只露出呼吸的鼻子,心口绞痛。




可王源怎么也记不起分手是怎么说的了。时间、地点、起因、经过通通被模糊掉。被人钻进脑袋里刻意销毁只留下人物和结果。他只知道有一天自己醒来的时候一侧头看到旁边床位上空荡荡的一片,感情就兀的被人拿刀砍断干净利落了。这个人是自己还是对方也不得而知。


王俊凯在自己的世界里消失了几天,经纪人告诉自己说是他有国外的通告要忙。


王源知道王俊凯不是棉花糖也不会化骨绵掌,别人锤他一拳便挺起胸膛受着,身上烙下烙印,然后变得更强,告诉别人一道道疤痕都是证明自己成长的痕迹。王源于是得出他对待感情也是这样的结论,冷落自己,然后把结痂一道道揭开给自己看。




雨已经下大了,雨刷规律的一晃一晃把车窗上的雨滴扫平,雨再落,它就再扫,王俊凯手指一下一下敲着方向盘等红绿灯。


整个城市被雨水冲刷起的雾气笼罩着,像道天然屏障隔绝着外部的世界。


“能借你手机用一下吗?”王源转头看向王俊凯。


“你的指纹还留着。”王俊凯把手机递过来。


“改天换了吧,”王源垂眼接过来,却发现屏幕碎了一大片,“你这是故意踩了一脚吗?”


“王源,我的时间不多了。”




开始打雷了。王源觉得是老天感冒了在咳嗽。


整个城市都摇摇欲坠。




“不要吃安眠药,好好照顾自己,把妈妈接过来也可以,手上的伤肯定是削苹果皮削的吧,说了多少遍你都不听,这个牌子的创可贴不好用,买另一种防水的,还有我的衣服,我的衣服你要是实在嫌占地方就扔了吧,反正我也穿不着了。饭要好好吃,不要再瘦下去了,歌要好好唱,公司放你长假你也不要忘记练习。不要总是嘻嘻哈哈不长心眼,多少人盯着你不用我再提醒。还有,新剪的短发很好看。”


“下雨天真是令人沮丧,”王俊凯揉了揉眉头笑了起来,“平时说的话已经够多了,你不用再抱怨‘好烦、好烦’了。”


“王源,忘记我吧。”王俊凯抚上王源的脸,给他擦掉脸上止不住的泪水,“像你妈妈说的那样往前看。”


“最后一句,你买的肉包子可真难吃啊。”




然后王源看着面前王俊凯的身体一点一点变得透明。


然后消失不见。




“王俊凯你好烦。”




王源再醒来的时候正趴在方向盘上。太阳已经从乌云背后出来了,发出的光芒刺得眼疼,天空一碧如洗,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公交站牌旁拍了好长一队。


掏出手机想看看日期,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下,自动连上了附近的免费WiFi,跳出一推送新闻,王源太阳穴突突地跳,手有些发抖,“王俊凯,车祸,死亡,一周”几个字眼投进眼底。




车窗外百货大厦的电视墙上正在播放最新的娱乐新闻,王源看到经纪人皱着眉头在话筒前回答记者的刁难,“抱歉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回答”、“不好意思王源的近况我们还不能透露”、“......”




王源把头埋到双手里,直到眼睛不再痛。


看了看手机时间,八点一刻。




参加朋友的婚礼还来得及。










——

好像写了个be吼。。。。。。。

——

强行反转!

——




“cut!电影收工!”




END.




评论 ( 91 )
热度 ( 38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