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粼粼

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春雨。


亮如白昼的白光透过窗帘把卧室照亮,持续两秒,忽又消失。


紧接着耳边传来轰隆隆的滚雷的声音,挟风踏浪,好不威风。


裹挟着倾盆暴雨从天而降,整个城市被浇成落汤鸡,湿漉漉惨兮兮,一脸狼狈。


王源往被窝里又缩了缩,口鼻眼睛都埋起来,蜷成一个茧。没一会儿便觉得喘不动气,只好又从被窝里探出头,张着嘴巴大口的呼吸,然后就清醒了。


拿过床头闪着微光的手机,刚好凌晨三十五分。通知栏里有条未读微信,打开看是王俊凯,半小时前发来的消息。


-好像要下雨了。


屏幕发出的荧荧的光照在王源的面庞,眼睛里倒映着绿色的对话框。揉了揉眼睛把手机锁屏又放回床头。


翻了几个身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只好又拿过手机来,揉了揉鼻子,弹出还热乎着的对话框,回复了一条。


-已经在下了,雨好大,还有雷。你还没睡啊。


刚发送完正准备关机再睡会儿那边就来了消息,一个句号。


-?王源皱了皱眉。


-是让你先别关手机。


-你不困啊,有什么事?


-刚刚发错了。

-我以为你早睡了。


-我这都睡一觉了,听到声音醒了。

-都要困死了。[哈欠]


-我记得你怕打雷。


-啊......早八百年前的事了。


-哦。


-哦什么哦啊,你现在干嘛呢还不睡觉?


-看球赛呢,然后无聊。


-几比几了?我妈把我从客厅里赶回房间我没能看。


-89:83


-快结束了啊。


-是啊。

-快结束了。


王源注视着王俊凯最后发来的这句“快结束了”有点走神,回过神来的时候眼泪吧嗒啪嗒的掉,困意席卷而来,实在撑不住,回了句“睡了”便关了手机又钻回被窝里,也没管那边会不会再回复。


雨已经小了很多,淅淅沥沥,总算恢复了点春天独有的温柔气息。




第二天闹钟响了三次王源才醒过来,刷牙的时候发现眼睛下还是挂上了黑眼圈。皱着眉冲掉黏在嘴角的那些白色的泡沫,冲镜子比了个耶,“源哥最帅!”


昨夜的雨把刚开满枝头的樱花打落一地,粉白的花瓣粘了水迹被车碾过七零八碎,凄凄惨惨。夜雨过滤了一遍的空气被附着的花瓣裹上清香,王源刚换好的白色球鞋被溅上水渍好像也没有那么在意了。


转两个街角的十字路口是平时和王俊凯碰头一起上学的地方。王源到达的时候王俊凯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正用脚轻轻踏着面前积起的一小滩水洼。


“不怕把鞋弄脏了啊。”王源走过去推了他一下。


王俊凯一个趔趄,蹦着跳了好几下才保证自己没有踩到水,终于在绿化的台阶上站稳,挥着拳头,“找打啊你。”


“哼哼,”王源磨蹭到王俊凯身边,笑着踮起脚拍了拍王俊凯脑后扬起来的头发,“对不起哦。”


王俊凯皱了皱眉把王源的手从自己头上拍下来,“踮脚也不嫌丢人,喏,”王俊凯把背在身后的双肩包撤下一个带子挪到胸前,拉开拉链从里面掏出一瓶牛奶,“热的。”



“你说每天喝两瓶牛奶真的会长双倍的高吗?”过马路的时候王源扯了扯王俊凯的袖子。


“你是白痴吗?”


“我靠那你为什么每天都要给我牛奶?”


“我不爱喝。”


“......”






升高二之后班级换座改成了单人单桌,王源坐在靠窗那排倒数第三个位置,王俊凯理所应当的坐在他身后。别人起哄王俊凯和王源是连体婴,王俊凯笑笑不置可否。


语文课上到一半王源感觉身后有人戳他,把身体往后一倚小声问身后的人怎么了。


“周五晚上祁行的生日会要参加吗你?”王俊凯把脸凑过来,嘴巴贴到王源耳朵旁小声说。


热气扑到王源耳朵里痒痒的,“去啊,不都说好了吗。还有,”王源轻轻咳了一声,“这位同学,说话不用靠那么近。”


王俊凯噗的一声笑出来,身子却没往后退反而更近了一步,“我还没想好送什么。”


“喂,”王源脸红了一半,“都说了说话别靠......”


“王源——,起来背一下这首词的下阕。”谈话突然被讲台上的语文老师打断。


“啊,”王源站起来慌乱的翻着桌子上的课本,身后的人轻轻踢了踢他的凳子,小声提醒着“东篱,东篱把酒,黄昏后......”


王源这才想起来,清了清嗓子,挺起胸膛顺顺当当的把词给背完了。


上午第二节课的太阳刚刚移到王源旁边的窗前,透过白色的窗帘照在王源的侧脸。王俊凯托着腮看面前的王源挺直的背,小声和着王源一起背,“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这小身材板还真跟黄花差不多。王俊凯在心里默默想。





一直拖到周五下午放学,王俊凯也没想好要送祁行什么礼物好。收拾书包的时候祁行招呼着一群男生让王俊凯也快点跟上,王俊凯瞅了眼王源,指着前面正记作业的人的脑袋回答说“你们先走,我还要陪他给你买礼物。”说罢便挥了挥手。


“我靠王俊凯我礼物早准备好了你没买......”王源话还没说完就被王俊凯一手捂住,嘴巴还没闭合,舌头不小心舔到手心。


“咝——”倒抽冷气的声音,手瞬间撤离。


“我.....”王源气急败坏的转回头,对上王俊凯怔楞着看手心呆住的样子,“你......”说不出完整的话。


“好多口水。”王俊凯嫌弃的扯出两张抽纸擦了擦。


“那我们先走了啊,”祁行被簇拥的男生们推到门口又折返回来,头从后门探过来朝里喊,“王俊凯王源你俩逛完了就赶紧过来,要我说就不用送什么礼物,都是兄弟,搞什么形式主义,到时候多喝两瓶酒就够了,”眼珠子转了两圈好像又想到什么,“噢对!来得晚了要惩罚哈!”脸上挂着狡黠的笑。



王源陪王俊凯把步行街来来回回逛了三遍才在最开头的那家礼品店选好最开始看好的那个手办。


“你是存心折磨我的对吧。”王源咬牙切齿的对着正在挑包装纸的王俊凯说。


“我这不是想选个满意的嘛,”王俊凯抽出一张暗绿色的包装纸,“这张怎么样?”


“还不错,”王源凑上前看了看,“不过,又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喜欢手办万一他不喜欢怎么办?”


“可是我很喜欢这个啊。”王俊凯把包装纸交给店员,转头对王源说,“难道这世界上还会有人讨厌路飞吗?”


“我——的——天——”王源抱头痛哭,“掀起了你的头盖骨,让我看看你的脑回路!”


“那你送了什么?”王俊凯摸了摸鼻子。


“一星期的语文试卷借给他抄。”王源扬起下巴朝王俊凯抛了个媚眼,“哥聪明吧。”


“你。作。弊。”王俊凯伸手去捏王源的下巴,没想到王源也没闪躲,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忽的脸都红了。


“同学你的礼物包装好了。”店员把盒子推给王俊凯,打破这尴尬。


“哦哦,”王俊凯回过神,松了手把礼物接到手上,“谢谢了。”


出店门的时候不小心撞上挂在店门口的风铃,叮铃铃的发出清脆的撞击声,轻轻撞击到王俊凯的心窝里。他向前一步,抬手揽过走在身前的王源的肩膀,“等等我。”


“哎你好沉。”王源小声抱怨,放在角落里的手抬了又抬,终究是没把搭在肩上的王俊凯的手给拿下来。




到祁行订好的包厢的时候菜都已经上来了,十几个男生围在圆桌上,一人面前摆着一瓶可乐。


“我还以为你们真要喝酒呢。”王源把书包递给王俊凯让他帮忙挂到衣挂上,祁行旁边有两个空出来留给他俩的座位,王源做到靠里的那个,脱了校服外套搭在椅背。


“哈哈,被骗了吧。”祁行把藏在脚底下的两筐啤酒拖出来,“山城啤酒,知心朋友!大家敞开喝,喝完了就去隔壁唱歌,房间都订好了,你们都跟家里说好通宵了对吧,今晚我们玩个尽兴!”


王源跟着哐哐哐的笑,附和着说好。王俊凯走过来拍了他头一下,“你不能喝。”


“凭什么人家王源不能喝啊,我说王俊凯你这管的也太宽了吧,是吧王源。”祁行把头探过来,咧着嘴冲王源眨眼。


“就是就是,”王源杵了王俊凯一肘子,“别不给面子。”


“你酒品不好。”王俊凯皱眉嘟囔了一声。


“哎我少喝点还不行嘛,”王源拍拍王俊凯大腿,“不还有你吗,到时候看好我不就得了。”


王俊凯见王源下了保证,这才松口,冲祁行伸出食指比了个1,“只能喝一瓶。”


“好好好,我真服气你们两个,”那边男生们的酒都已经满上,这边祁行已经启开一瓶新的,站起来给他俩添满玻璃杯,“我说奶孩子也就你这样的了王俊凯。”


“祁行你喝多了。”王俊凯把祁行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拿下。


“开什么玩笑,我还一口没喝呢。”



饭局到了下半场基本就只剩喝了,在座里清醒的人带上王俊凯王源不超过五个。所幸祁行他爸给定的包间旁边就是连着的KTV,一行人转战阵地互相托着去了隔壁,留下一桌狼藉。


王源这时候有点上头了。在王俊凯的严加看管下才喝了两杯,每次有人要添酒王俊凯就偷偷给王源杯子里倒茶水,到最后王源被子里茶水啤酒都兑在一起,喝一口能吐两口。王源说什么也不让别人给添酒了。可他容易脸红,喝一口都红。平时细白的脸这时候粉扑扑的,湿漉漉的眼看向王俊凯,问他要不要一起上厕所。


王源在洗手台洗了把脸,刘海湿漉漉的把眉毛都露了出来,一走神的样子像受了什么委屈。王俊凯看他这幅愣愣的样子觉得好笑,凑到他前面帮他把衬衫扣子解开一颗,“别喘不过气。”他开着玩笑。


“王俊凯,我......”王源一把抓过王俊凯还没来得及从自己前襟撤离的手。


“嗯?”王俊凯也一愣,这时候卫生间里来了别人,从别人好奇的打量着的目光里王俊凯扭头看镜子里自己和王源的姿势,面对面贴得紧,王源头正抵在自己肩膀上。


“我们出去再说。”王俊凯一把拉住王源的手把他往外带,到了走廊里,明晃晃的灯光闪得眼疼,王源这才回过神。


“你要说什么?”王俊凯问。


“我给忘了。”王源揉揉眉头,“我脸现在不红了吧。”他抬起头问王俊凯。


“嗯。”王俊凯捏捏王源的耳垂,“还真是白痴。”



唱K的包厢里这时候已经乱成一片,几个男生霸着麦声嘶力竭的乱吼,彩灯旋转着发出刺眼的光,祁行在一边招呼着玩游戏。


“哎,你俩过来过来,正好你俩组队。”祁行看到他俩忙拽到自己这边。


“玩的就是心跳,比对视,你们两个一对,郑琦和张明远一对,看谁对视的时间长,谁先别过头谁就输了啊!”祁行比划着给他们讲解规则,“你们两个一定要代表我赢啊,输了我可要被罚酒!再喝我胃就穿孔了!”


王源这边还模模糊糊的没有听懂规则,那边郑琦一队两个人已经面对面准备好了。


“寿星最大,真是。”王俊凯叹了口气,站在王源面前,拉住他的胳膊往自己面前拽了拽,“来吧,看着我的眼睛。”



像浩瀚宇宙里的两颗小行星经过几亿光年的转动堪堪擦肩而过的一刹那。足以让王源看清王俊凯眼里映出的自己,流光描绘着那双桃花眼,自己微微昂起头站在中央闪闪发着光。


起哄声,笑骂声,音乐声,话筒被磕在桌子上发出嗡嗡的回音,易拉罐被打开发出的“嘭”的细小的声音,通通灌进王源的耳朵里,那里有一个黑洞可以把一切吞噬掉。然后只过滤下自己和对面王俊凯的细微的呼吸和心跳。




王源想起了寒假时期几个人一起约好元宵节去广场看烟火。


拥挤的人群在广场周围围成一个圈,王俊凯王源和其他人走散,王俊凯握着王源手腕,扒开人缝去找视野开阔的地方。


“系好鞋带不要绊到别人。”


周围嘈杂的声音将王俊凯的声音掩盖,王源听不清楚,大声问他说了什么。


“我说,你系好鞋带,不要绊到别人。”王俊凯回过头大声重复了一遍。


“切——”王源做了个鬼脸。


总是带着嫌弃的关心和刻意模糊掉的真心。被寒冬哈出的白气掩盖。


“我喜欢你。”放出第一个烟花的时候,王源把王俊凯的脸扭到自己面前,嘴巴一张一合。


“什——么——?我——听——不——清——”王俊凯把头探过来耳朵放到王源嘴边,人群推挤着撞上他的嘴巴也没在意。


“我说,”王源把双手放在嘴边呈扩音的形状,“烟花——好——漂——亮——”


“嘭——嘭——嘭——”


天上的烟花一个接一个绽开,久久不能消散。




而如今就是这些嘭嘭嘭在天边绽放的绚丽烟花,现在又如临其境的变作背景板绽放在自己眼前。


音响里正在放的《creep》正唱到高潮。


王俊凯的手还抓在王源手肘一直忘了放,弯折的部位被手心的汗浸得皱皱的。


再坚持两秒。


两秒就好。


2。


1。


坚持不了了。


王俊凯和王源同时别开脸。


“耶!!!”耳边传来对方阵营的欢呼声。


“天呐你们两个竟然输了!!!”祁行抱头大喊,“你们两个竟然会输,才坚持了三十秒好吗???我不要喝酒!!!”


才三十秒吗。王源觉得有三个世纪那么长。




聚会结束的时候已将近十二点,街上寥寥几个匆匆行人。树荫下的积水还没有被蒸发掉,映着路灯的光越发显得孤单。


一路两人沉默无语,等一个无人通行的红灯,然后在对面的十字路口分别。


春风仍是有些凉。


王源转身走了一会儿又听到身后渐渐传来踏踏踏的脚步声,来人从后面一把捏住自己的后颈,手指覆盖的地方是熟悉的触感。


“不要忘记吃药解酒。”那人说。


“我知道啊。”王源转过头冲王俊凯堪堪一笑。他郁结在额头上的刘海早已恢复平日里的细密蓬松,这时候又把他的眉毛给挡住了。


有那么一瞬间王俊凯觉得冲自己笑起来的王源那么不真实,镜花水月般,抓不住就要被飘着花瓣的水洼给吸走了。但他怕一伸手,那影子就碎了。


“那周一见了。”王俊凯站在原地喊了一句。


王源背过身朝身后摆摆手。



路灯的光把自己的影子拉得老长,再往前走几步又越来越短,走到路灯下已是一个黑漆漆的圆片,然后再由短变长。


王源低着头算计着还差几步便可以到家,直到眼下的影子又多了一个。由短及长,和自己的影子重叠在一起。


没有腾云驾雾的特技,却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陷进柔软的心脏里。


裹挟着空中飘散的樱花的香气,从背后被环抱进那人的怀里。



“我喜欢你。”




那刚被风吹乱映在积水里的身影,这时候又重新被粼粼的波光粘合在一起,不曾分离。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320 )
  1. 属夏ubadbad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