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圈套 (2)

1



++++++++

囡你个大头鬼啊。


我一把把他手从我嘴里打掉,端起收银台上的水杯仰起头往口里倒,哗啦哗啦漱完口再一口气吐掉。来来回回了好几次才熄灭我心里的煤气罐。


你这样会呛到的。小虎牙接过我手中的水杯,倒了一些在纸巾上,润湿后一根一根的擦着手指说到。


我想骂脏话。但又怕他投诉我,只好作罢。王源啊王源,你怎么就越长大越怂,小时候爬五楼高的室外阳台跳高崩断床给小姑娘往板凳上涂502的那些勇气都去哪去了呢。唉。


你看你,不说话是不是呛着嗓子不舒服了嘛,这里,小虎牙指了指我的嘴巴,见我没反应,直接伸出手捞过我下巴,用拇指一抿我的嘴角把挂在嘴角的水渍抹掉,叹了口气说,你啊。


敌方太强我选择投降。


抖掉胳膊上起的一层鸡皮疙瘩,我清了清嗓子,做出虚心求教的样子,问他,大哥那你为啥不想去相亲呢?


他沉默了三秒,胳膊搭在柜台上手掌托着下巴,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艹。艹。艹。鬼才稀罕知道。


我干笑了两声。说哦。没再理他,拿起老板给我留的账本,准备开始做今天的假账。怎么说呢,今天太阳有点大,于是气温就有点高,我吃的就有点饱,直接导致剩余冰淇淋与蛋筒不成比例,真是难办。so小虎牙这种操蛋玩意儿一边上吊去吧。


其实做假账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我直接把记今天帐的那张纸撕了。等老板问我我就直接回答被我家肥狗吃了就可以了。为我的机智点赞。


噢可是不要小瞧撕纸这门艺术,怎么撕才能撕的好看撕的自然撕的像经过惨烈斗争仍没有犬下夺纸让老板以为真是我家肥狗干的撕出一张白纸的精髓活出一张白纸的精彩可不是一门简单的手艺。我拿着那小薄本左揉揉右搓搓狠狠地虐待了一番,然后翻到今天那页,直接上嘴咬了下来。简直和我家肥狗咬得一模一样。


待我干完这一番工作,抬眼一看小虎牙还没走,正蹲在冰淇淋机旁边咬烟头。


我踢了踢冰淇淋机,问,你怎么还没走啊。


他没回答,反而问我几点下班。


我说你要干嘛。


他说我送你回家吧。


我说我跟你又不熟。你有病啊。


他说你怎么能骂人呢。微信号都交换了,做个朋友不好吗。


我说我下班了你就不是我的上帝了。我们交换微信号的目的又不是做朋友,我顶多算个给你在好友圈发布消息的微商罢了,买家卖家懂吗你。


我告诉你老板你做假账。小虎牙挑了挑眉,食指和拇指捏着烟,从地上站起来,扬起一边嘴角冲着我坏坏的笑。哦艹他以为他是泷谷源治啊。


然后我就屈服了。


我问他,你那个囡囡呢,你看你不是给她买冰淇淋吗,你都在我这耗半天了人家小姑娘要等急了吧,我一大男人一个人回家很OK的啦,你快走吧走吧。我开动我机灵的脑袋瓜想要摆脱小虎牙。


囡囡今天没来,昨天吃坏肚子了在家里挂水呢。


那你让人家姑娘一个人在家多不好啊,快回去照顾啊。我边说边往外推他。


他有他爸妈呢。小虎牙边被我往外推边回头回答我。


欸?不对。我突然想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小虎牙不想去相亲难道是因为和真爱囡囡受到家庭阻力被活活拆散?这对儿鸳鸯咋这苦,都21世纪了家长还怎么还这么封建,要知道爱是无价的,毛主席倡导自由恋爱。


想到这些我就有些同情小虎牙了。男人和男人总有些心意相通的地方。我拍了拍他的肩说好吧,哥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也看过不少总裁文偶像剧,你的痛苦我能体会到。不如我就去陪你喝一杯吧。对了,你是需要借酒消愁对吧。


我态度的大转变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他还是点了点头算是同意。心里一定很苦吧。


夕阳已经沉沉的落下去,天空空余余晖。一天中最燥热的时候早已过去,白天空气中浮动着的喧嚣早已尘埃落定,晚风徐徐,吹得人精神倍儿爽。我让小虎牙开车,目的地是皇庭五星大酒店。


他惊奇的看着我说要喝那么贵的啊。


我白了他一眼没说话。估计我这次深沉装的挺成功,用气场把他震得安静开车愣是没再追问。


离着皇庭还有两条街的时候我让他找了个超市地下停车场停了车。他问我怎么不在皇庭停。


我说,谁说要在皇庭喝酒了,你白痴啊。


他说那你怎么不早说。


我说这不是你开车好指路吗。


他又问万一我从另一条路走怎么办。


我说你这不走对了吗还废什么话,再说了,另一条路这几天正在修新闻你都不看的啊,这是命运你逃不掉的。命中注定你今天就得来这儿。


他说你这会儿话怎么这么多,白天跟你买冰淇淋的时候就爱答不理的。


我说白天我上班,顾客就是我上帝,好不容易见到上帝我就不能装会儿逼吗。


他只好选择继续闭嘴。


从停车场出来,我带着他七绕八绕进了条小巷子,此时夜幕降临,街灯也已经亮起,红的黄的挂在门口像一个个大彩椒。傻不拉几的。


他跟在我身后也不说话,我猜是在暗暗记路,小心翼翼就差随地撒泡尿做标记了。


走了十几分钟终于在一门口停下,一小方匾额悬在头顶,两个大字,不醉。


掀了门帘进去,老板正躺在躺椅上摇蒲扇。


我说老板这天不开空调要热死啊。


他说没客人开个屁空调。


我说我不是客人啊。


他说像你这种每次来都只点一碟花生米还白喝我两壶凉白开的人我恨不得打包把你们扔街对面的焚烧炉里去。


我说我这次不还带别人来了嘛。我往旁边闪了一步,露出跟在身后的小虎牙。


小虎牙估计刚刚被我带蒙圈了,这会儿还晕晕乎乎的,打量着四周一圈才对上老板眼睛,点了点头说,你好。


老板一看小虎牙一下子来劲了,腾的一下从躺椅上起来,得亏腰有三尺粗,要不然得折个对半,起来后把我拽到一边,露出老鸨一样精光的眼神,压低了声音,问,王源,你这从哪里淘来的好货色。


天地良心。我可以摸着维纳斯的胸口说我绝对不是人贩子。


老板嘿嘿的笑了两声,说王源你什么样人我还不知道嘛,好几天没见你来是忙着工作还是忙着跟人家帅哥约会啊?被小任知道不得削死你啊。得,周哥不为难你,里面那小包间给你留着呢。


我说,别,这人刚失恋呢,带他来消愁的,你可别胡思乱想,我们两个是正当的......正当的......我突然就卡壳了。我和小虎牙这算什么关系呢,朋友都算不上,说陌生人又有点伤感情。看在他买了我一个冰淇淋的情面上暂可算作买卖关系?好吧,就当买卖关系吧,我对老板说。


你看,这都买卖关系了,下一步就该肉体交易了吧。老周不怀好意的捅捅我的腰,失恋是吧,失恋这玩意儿好啊,正好可以找借口喝点小酒,耍点小疯,小孙!老周冲正在柜台打瞌睡的那唯一的一个服务员喊了一声,你去拿两坛桃花酿,酒柜右边那格的,左边的不要,那是兑水的。


我周围怎么净这么些牛鬼蛇神活神仙呢。


我转回头去拉小虎牙,跟着我走好啊,去里面那个包厢,别打量了,都看半天了这破店有什么好看的啊墙皮都裂开了连找张报纸糊都懒得糊还不如看我呢。


嗯。小虎牙在后面轻轻应了一声,说,你长得是挺好看的。


哈哈,我在心里美了一回,拉着小虎牙衣袖钻进了店里唯一一个包厢。门框横梁上贴着个铜色的铭牌,118号。


里面两坛桃花酿已经摆在桌上。



tbc.



3




评论 ( 14 )
热度 ( 24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