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圈套 (3)

2 1



++++++++

老周的店装修的不伦不类,外面挂是仿古的牌匾,吧台却是现代西方的,顶头还吊了俩迪斯科大彩球,一到半夜就滴溜溜转发出七彩射线,仿佛随时都能蹦出来两个上世纪八十年代老头老太穿着喇叭裤跳舞,里面的小包间却又是日式榻榻米了。老周私底下跟我吹牛说是找的有名的设计师专门设计的,光设计好图纸就花了他好几万。我呸。


小虎牙见了榻榻米也有些吃惊。我把他往里推,让他赶紧坐,堵门口又没热乎屎吃。


他说你怎么这么恶心。我不坐是因为我腿太长,盘起来不舒服。


我退后一步打量了一下他,别说,还真挺长,一条得有我家肥狗五条腿那么长。不过我当然不能让他得意,骄傲使人退步。我冷笑了一声,说你要想跪我也没意见,就是没压岁钱给你。


他说不过我,只好悻悻地坐过去,摆了好几个姿势才定型。


我坐到他对面,拿了盅子给他倒了一小杯,说,喝吧。


他说我还要开车回家呢。


我说那你跟我来干嘛,闲的啊。


他说对啊,我就正好今晚没应酬。


我说那怎么办,你不喝,我也不喝,那这老周特意准备的酒岂不是白准备了。


他问我你为什么不喝。


我说我酒品不怎么好,喝醉了逮人就亲。


他一下子急了,说,那你以前亲过不少人啊!


我想了想,还行吧,工作需要,不过大部分是借位,找准角度不让别人看出来就OK啦。


工作需要......小虎牙喃喃道,低着头揪桌布边的流苏。


我看他情绪有些低落,于是给自己也倒了一盅酒,安慰他,哎呀,都是逢场作戏罢了你伤个屁心,唉?不会是到现在都没有和你那个囡囡接吻过吧?这可难办了,你说你们这么苦,被家里人阻挠不能在一起,只能私底下偷偷摸摸见面,你要直接把她拿下肚子搞大先斩后奏这些问题不都就解决了嘛,这下倒好,连kiss都没有过,你说,你是从哪个虫洞穿越过来的?


你说什么?小虎牙一下子抬了头。


你听不懂人话啊还要我再说第二遍,不说。我白了他一眼,抿了一口酒。别说,这酒还真不错,带着股馥郁芬芳的香气,入口绵滑,进了嗓子才尝到它的浓烈。


小虎牙深吸了一口气,吼,谁跟你说我和囡囡是一对了???!!!她是我侄女好伐!!!今年才八岁!!!你想哪去了!!!


我说,哦。又抿了一口酒。


他吼得脖子都红了,吼完了却发现这一拳完全是打在棉花上,什么作用也没起,只好狠狠地蹬着我,蜷起食指,关节一下一下敲打着桌子。


我有点不好意思。心想你怎么不早说,我就觉得那姑娘矮的有点不正常,才到你腰,还以为你特殊爱好,谁能想是你侄女啊。腹议了一番,清了清嗓子,说,那个,我们让老周上点菜吧,你也饿了吧。


他白了我一眼继续沉默。咋这么小心眼。


我掀了帘子出去,趴到柜台上让老周准备两个小菜。


老周看我出来,贼眉鼠眼的冲我笑,说,我看里面挺激烈啊,说,几垒了?


垒你妈啊,我说,你思想怎么这么龌龊,你看我是那种人吗,快去给我上点肉,我要吃肉。


老周摇着蒲扇气定神闲,你那小包厢里面不就有现成的肉吗?


我说,你最近是不是补钙补多了。


他哼哼笑了两声,说,哪比得上你这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旁边还陪着个小帅哥的日子过得滋润啊,小任这几天不管你啦?


我说,她去外地有事情要办,现在没心思管我,再说,我这现在白天不都在工作吗,忙的要死,出不来什么幺蛾子。


那他算什么?老周下巴朝包间那里抬了抬,这不算幺蛾子,这是只花蝴蝶吧。


我说我这叫乐于助人,交个朋友。


他说以前也没看你那么热心,还交朋友,别人跟你问个路你都恨不得装聋哑人。


我说我跟你无话可说,你快点给我去买两只烤鸭吧。然后就转身走了。


进了包间发现小虎牙不在,正好我也想上厕所了,就去卫生间放水。


刚一推门就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叽里呱啦跟放炮似的。好奇心作祟,我就趴在门上听。


好像是小虎牙的声音,话不多但很利索,基本上都是不行,不好,滚,出了责任我担着,你快去办,balabala净些没营养的。听着没意思,我就直接推门进了,一看果真是他,电话已经挂了,正朝我看来。他可能刚洗了把脸,下巴还沾着水滴,额头上的刘海也都黏在一起,露出一段眉毛,仔细一看,眉眼还真周正。


我一下子看得有些呆,等他走到我身边弹了我一下脑门才反应过来,我说你知道我这脑子多贵吗,光保险就投了好几百万。


他怔了一下,然后笑出声,伸出手来又来捏我的脸,说,这么贵啊,那先让我摸个一百块钱的。


我呸。贱人。


我把他的手打开,推了他出去,让他赶紧滚。


他好脾气的笑了笑说好。


等我再回包间的时候烤鸭已经上来了,老周竟然周到的给帮忙撕好了摆进盘子里,我得赶紧去看看他顺没顺我的鸭腿。


还好还好,该有的都有。我推了一碟到小虎牙面前,吃吧,今天哥请客。


他笑了笑给我把酒添满,拿起一只递给我。


挺有眼色嘛,我满意的点点头,接过鸭腿,问他,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王俊凯。他手里拿着另一只鸭腿,不过还没吃。


王俊凯啊,我念了一遍,名字起得不错,土土的,好养活。


他突然噎了一口,猛地咳嗽,动静挺大,吓得我感觉去拍他背,多大了还能噎到,刚夸完你好养活呢。


他抬起眼瞪我,小样,跟哥比眼大啊。


拍了好一会儿他才平复,一下子把鸭腿扔盘子里,问我,那你叫什么?


王源,我说,百兽之王的那个王,源泉的源,三点水那个。说完了我还冲他挤眼,怎么样,没你的土吧。


呵呵。他笑了笑。


然后我们就沉默了好一会儿,他去了外面一趟拿回两瓶矿泉水,扔给我一瓶。我才不要,白痴才不喝老周这桃花酿呢,甜滋滋的越喝越美,小虎牙死活不喝,非说开车不能喝酒,奇了怪了,谁说了喝完酒就让他回家了。


一没控制住,我就有些上头,脸已经有些烧了。没想到这酒度数还挺高。我眯着眼问小虎牙你一直看我干嘛。


他说小虎牙是谁。


我说你啊,这里除了你还有谁。


他说你不也在这儿吗。


我说是啊,可我没长虎牙啊,你有啊。我屁股从垫子上抬起来,往前趴在桌子上一把拉过对面小虎牙领口,我说,啊,张嘴,他就乖乖张嘴。你看,我说,这里一个小虎牙,这里一个小虎牙,这里还有一个小虎牙,这里还有一个?唉?你怎么这么多小虎牙?我有些晕。


酒劲这时候上来了,我浑身都冒着热气,骨头也软了没有劲,手臂撑不住桌子一下子歪倒。我听到瓶子杯子滚到地上的声音,但自己却没有如预期的倒在地上,而是扑进了一个柔软的怀抱。


我抬起头,一张模模糊糊的脸正低着头看我。头顶上的白炽灯晃得我眼疼,此刻亮得像四个太阳一样刺入我的眼睛。天呐赶紧来个后羿吧。


我闭了眼,摸索着用手勾住那个人的脖子,在心里说了一句阿弥陀佛,往下一拉,然后一头撞了过去。


上天保佑我能啃中这个一直在我眼前晃悠的巧克力香草榛仁松子味儿冰淇淋。



tbc.



4




评论 ( 19 )
热度 ( 25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