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圈套 (4)

3 2 1



++++++++

像是在深海里。


睁开眼睛,所触及的世界都是蔚蓝色。头顶的阳光投进海里散发出荧亮的微光,有五彩斑斓的鱼群游过来,带动着周围的水波发出咕噜咕噜的微澜,从我脸庞擦过,随即远离。


我转过头想要找什么。突然却被海水呛到,从嘴里吐出一串串起泡,我蹬着腿想要往上游,环顾四周想要找一个着力点,但什么都没有。衬衫被水波推拒着从裤腰里散出来往上掀起蒙住我的脸,头发张牙舞爪像只八爪鱼。


我要窒息了。


突然从黑暗里伸出一只手推了我的腰一把,我从海面露出头。大口大口的喘息,咳嗽得惊天动地。


然后我就醒了。


世界都是朦朦胧胧的,一睁开眼,是吊在正上方天花板中央的水晶灯。米色的床铺,红木地板,带着暗纹的灰色壁纸和被风掀起一角的淡蓝色薄纱窗帘。一切都是陌生的。


我拿起床头旁的手机看了看,有两个未接电话和三封短信。电话是小任打过来的,短信是老周发的,我点开短信,分别是“保重!”“回来一定不要忘了请我吃饭啊!”“把握机会!”


你醒啦?!我正盯着短信发呆,还有点迷糊,门突然被打开,小虎牙走进来。


这是哪里?我把手机放一边,抬起眼睛问他。


我家啊。小虎牙摸摸头,盘坐到床边的地毯上说,你昨晚喝醉了,老板说他也不知道你家在哪里,我就把你带回来了。


老周这个死人,看我明天不把他店给砸了。我在心里想。


那谢谢啊。我从床上坐起来,发现自己的衣服也被换了,换成一件白色的大T恤,正中央写了一个草体的王。我问小虎牙,昨晚都发生什么了啊?我是不是又耍酒疯了?


他一下子红了脸,摸了摸鼻子说没,你喝醉了挺老实的。


你这里怎么了?我看他下巴贴了一块创可贴,凑上前去问他。


啊......他一下往后退了一步,垂着眼停顿了一下,说,没什么,被蚊子咬了一口。


我说,你家被蚊子咬都贴创可贴啊。然后下了床,穿上拖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饿了。


他从地上站起来,跟在我后面,说,厨房已经煮了粥,海鲜疙瘩汤。


小虎牙家是个小复式,我昨晚住的是二楼,从楼梯上下来,环顾他家,发现装修的还不错,整体走黑白灰的现代简约风,一看就花了不少钱。餐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小虎牙走到我前面,带我去了卫生间,给我拿出一套没拆包装的牙膏牙刷和毛巾。然后帮我把门关上退了出去。


我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白瓷碗里已经盛好热腾腾的粥,发出清甜的香气。我用勺子搅来搅去,沉思了一会儿,对他说,碗。


他愣了一下,呆呆的把自己面前的碗递过来。


我接过他手中的碗,把他碗里的虾仁都挑出来放到我的碗里了。我看着碗里堆着的厚厚的一层虾仁露出满意的笑容。


小虎牙先是愣了一下,转而又无奈的笑了出来,说,你喜欢吃虾仁啊,早说嘛,锅里还有很多啊,喝完了还有的。


我白了他一眼,说一碗就够了,做客人的怎么好意思吃太多。


他仍旧哈哈哈的笑,像个白痴一样。


粥仍旧很烫,我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吹凉气,问他,这么大的房子你一个人住啊。


他点了下头,说自己经济独立后就从家里搬出来了。


我说你做的粥不错。


他说你还没吃怎么知道好吃。


我说我夸你你还不领情,怎么毛病这么多。


他又笑了,说好好好,你开心就好。


我问他你今天没有工作吗,现在几点了。


他点了点头,说不碍事,下午去也行,你刚醒那会儿已经八点半了。


我问他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怎么这么松散。


他笑着说你猜。


我说你是司机吧。


他愣了一下,问我为什么这么说。


我说看你开的车挺好的啊,一看就是大老板的车。


他说我住的房子也不错啊,总不能房子也是老板的吧。


我说那我就不知道了。


他笑了笑,伸过手来揉我的头发,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我说,那我说这房子是我的你能现在就滚出去吗。


他敛了笑容,戳了一下我的脑门说,不能,不过......


不过什么?我问他。


没什么。他把手收回去,冲我眨眨眼,说,粥应该没那么热了,快喝吧。


之后就没再说话。空气里有股沉默的尴尬,还好粥够好喝,我也没什么说话的兴趣。


喝完粥后我撑得倚在椅子上摸肚皮,小虎牙起身收拾桌子。我有点不好意思便跟在他身后转来转去,他问我干嘛呢,我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他想了想,问我今天还上班吗。我点了点头。他说那我待会儿送你吧。


我说那我能先借个浴室洗个澡吗,我现在浑身难受死了。


他从洗手台前直起腰,看了我一眼,擦了擦手,说好。


等我脱光衣服站在莲蓬头底下的时候才想起来忘记让小虎牙帮我找套衣服了,刚思忖着应该怎么说,就听到了敲门声。


我给你找了套我的衣服你先穿着,放在门口这里,你那套在洗衣机里等洗好了我带给你。小虎牙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


一瞬间小虎牙的形象在我心中岂止高大了两米,简直堪比乐山大佛。我忙大声冲着门外说感恩。


等我洗好了把衣服从门缝里夹进来,才发现小虎牙还贴心的给我准备了一条新内裤。简直是必备居家贤妻。


浴室里都是蒸腾着的热气,我憋得不行,换好衣服直接走了出来,头发还淅淅沥沥的滴着水,小虎牙见了皱了皱眉,问我怎么不吹头发。


我说我没找到吹风机。


他叹了口气把我又拉进卫生间,站在洗手池前的镜子前,贴在我后背从上方的柜子里掏出吹风机递给我,鼻息扑在我的后颈,有点痒。我从镜子里看他穿着刚换好的灰色衬衫,抬起手的时候露出一小块腰部的肌肤。让我忍不住想锤一拳。


一切收拾好了我跟着小虎牙下楼。电梯里的冷气温度有点低,小虎牙低着头看手机不说话。我从后面凑过去看他,他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侧了一下身把我挡住,反应过来后又觉得不好意思,把身子转过来,手机已经收到口袋里去了,睨着眼对我笑,你又看不懂。


上面全是些红红绿绿的数字我看得头疼。我哼了一声没搭理他。


出了电梯他让我在门口等我,他去取车。我等得无聊,蹲在路边的绿化台阶上给小任回了个电话。


刚收起手机,就听到鸣笛声,小虎牙已经把车开到我面前了,他从驾驶座探过身子来把副驾驶侧的门打开,让我进去。


里面放着英式摇滚,和着车里撒着的一点原木味道的香水,充满了复古又活泼的腔调。我说是你老板的碟吧,你才不会这么有品位。


他笑着说谢谢夸奖,顿了一下,说,是替我老板谢的。


转过第二个路口的时候我跟小虎牙说往右直走,他疑惑的转过头问我不是去冰淇淋店吗。我白了他一眼说你就听我的吧。


小虎牙便没再说话。他开起车来的时候很专注,我往后倚在副驾驶座,看他的侧脸,紧抿着的嘴巴,高挺的鼻子,睫毛投下一小片阴翳在眼睑。


长江国际停。我对小虎牙说。


车还在行进,两旁的树飞快的往后倒去,绿葱葱模糊的一片,我侧着脸透过车玻璃往外看,我看到小虎牙的脸投在玻璃上,他转过头来看我,带着“你是要去那里打扫卫生吗”的表情看我。


下次的时候我从车前绕到驾驶座,敲了敲车窗,小虎牙把车窗放下来,我说你留个电话号码给我吧,我有空去找你拿衣服。


他把手机解了锁递给我,壁纸竟然拍的那瓶桃花酿,歪歪倒在桌子上。我输了我手机号,顺便又打了一个给我,手机在我裤子口袋里发出嗡嗡的震动。


我冲他摆摆手说再见啦。


他点点头。


我走了十几步都没有听到背后汽车发动的声音,转过头去看,正好对上小虎牙的眼睛,他慌乱的躲闪,把车窗迅速升了上去。


哎!我突然想起什么,转身往回跑,他还没来得及发动车子,见我跑过来又只好把车窗摇下来,问我怎么了。


我勾了勾手指,示意他凑近点。


他脸上挂着本十万个为什么把头探出一点,我一下伸出手把他下巴上的创可贴给撕了下来。


他疼得发出嘶的声响,看着我的脸慢慢变成红色。


不出我所料,创可贴包裹下的皮肤有一小块暗红的印记,被磕破了皮,牙印还嚣张地留在上面。


这次是真的再见啦。我语调轻快的对小虎牙吹了个口哨。


阳光即将升到顶空,洒在大厦玻璃上发出粼粼的光。长江大厦旁边的子楼,印着我正脸的广告被折射出彩色的光芒。



tbc.



(5)


评论 ( 53 )
热度 ( 31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