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未完待续(番外)

迟来的非常糙的715贺文内心非常羞愧 正文戳我




-王俊凯是在遇到王源之后才意识到,自己之前人生匆匆擦肩的过客不过是大雪里茫茫纷飞落在肩膀的雪花,用手一拂便都坠落散掉,而王源却是这场纷飞的大雪,铺天盖地将自己完完全全笼罩。




在王俊凯模糊的记忆力,自己几年前去外地拍戏,空闲时去当地的老街一个人闲逛,被倚在古城墙角的算命先生拦住说有缘要给他算命,自己当时觉得好奇,便把手递过去让他看手相。


“身体健康,事业有成,感情崎岖,只怕是婚姻不幸。”


王俊凯听了很开心。在他从青少年的事业高峰忽的坠入低谷的人生历程里,健康和事业,这种能真实攥在手里的东西,比虚无缥缈的感情要重要得多。


他爽快地给了算命先生一张百元大钞,算命先生在耳朵边弹了弹,裂开嘴巴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笑着告诉他,不要伤心,说是感情崎岖,也只是不同于寻常人而已。


王俊凯当时并没放在心里,自己也不是迷信的人,选择性过滤只留下自己喜欢听的话便可。谁想就是当年在古城取景的这部戏,帮自己获了当年最佳新人,让王俊凯这早已不是娱乐圈新人的“新人”二次回春。王俊凯后来又去古城找那老先生,这时候身后已经有许多“偶遇”的粉丝,却寻不到老先生的身影了。缘分这种东西总是妙不可言。


命运的锁链一环扣一环,然后他就遇到了王源。不同于寻常人,大概就是这样吧。




《待续》成了夏季票房黑马,在一众商业片里杀出重围,进了当月票房前三甲。王俊凯斩获最佳男演员,《待续》也拿了最佳影片和最佳剪辑的奖项,甚至王源,王源都捞了一个最佳新人的提名。


经纪人捧着星星脸问王俊凯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能争取的自己都会给他争取。王俊凯抿了抿嘴,问提前退休可不可以。


“休想!”经纪人摆出一个大大的叉。


“那就提前给我放个年假吧。”王俊凯耸了耸肩。


“这个......”经纪人有点犹豫,“你知道你现在势头正猛,正在谈的合约又多了几个......”


“我只要五天。”王俊凯摊开手掌在经纪人面前摆了摆,“要求并不高。”


“我......尽......量......”


“不是尽量,是一定。”王俊凯笑着拍拍经纪人的肩膀。




王俊凯已经记不清上次放五天长假的日子是什么时候了,时间像海绵里的水,可他没有海绵。现在凭空得了这么一怀抱时间,把他开心得不得了,叫了王源到家里庆祝。


是的,他们还没有同居。


王俊凯曾经伏在王源背后问他什么时候才会搬过来和自己一起住,王源喘着粗气说什么时候你那些粉丝不再追杀我了再说吧。于是王俊凯便把王源翻了个个儿,牙齿顶在王源的颈动脉,轻轻的磨蹭,“不管他们。”


“哈哈。”王源被扑在颈间的鼻息弄得痒痒,却避过同居的问题。


最终以颈间多了一个深红色牙印而收尾。


狡猾,机敏,警觉,自我保护。像头幼豹,对世界充满好奇却深蕴爆发力。王俊凯这样给王源下定义。他又不得不质疑这样的王源自己是否能够完全制服,他隐隐的担心王源不及自己爱他那样爱自己,总是这样自寻烦恼,怀着惴惴不安的憧憬,像个十五六岁初坠爱河的青春期男孩儿。


王源在电话里跟他说恭喜,王俊凯向他讨礼物。


“你喜欢什么?”王源问。


“你啊。”说这种话的时候早就不再脸红。


“哈哈。”王源大笑。


“大干五百场。”


“哈哈,可以中途休息吗?”


“可以顺便吃个饭。”


就是这样的对话,总让王俊凯探不到王源的底。




王源到王俊凯家的时候拎了一个抹茶蛋糕,王俊凯问又不是生日为什么要买蛋糕。王源一边拆包装一边说想吃就买了呗,紧接着就掰了一块塞到王俊凯嘴里,“尝尝,是不是没有特别甜?”


王俊凯吞了蛋糕下去,又吮了两下王源的手指才松开嘴巴,“没有你甜。”


王源听了又咯咯咯的笑,王俊凯问他怎么整天只会傻笑,王源说因为开心啊。


“为什么开心啊?”


“没见到你的时候想你会开心,见到真人最开心,分别的时候想着下次要见面的场景也很开心。”王源笑着回答。


王俊凯愣在原地,待回过神来的时候已一把将王源扛到肩头,踢开卧室的门,覆在王源身上双双倒在床上。


床单是新换的浓绿色芭蕉叶子的繁复图案,白底绿叶,仿佛进了热带雨林。


王俊凯伏在王源身上,双手撑在王源身体两侧,望着王源深不见底的眸子。


“王俊凯,”王源的声音有些黯哑,眯着眼睛,抬起手轻轻描画王俊凯的嘴唇,“我看书上说,嘴唇薄的人最薄情。”


王俊凯怔了一下,转而去吻王源的眼睛,“不如你试一试。”


一粒一粒解开衬衫扣子,王俊凯从王源的眼睛逐渐往下,一下一下轻轻亲吻他的耳廓鼻子嘴巴下巴脖子和锁骨,吻到胸前红粒的时候王源轻轻呻吟了一声,像只羽毛正好挠在王俊凯心正中,但他依旧慢条斯理,像只优雅的老虎,慢慢将身底下的豹子驯服。


王俊凯喜欢漫长的前戏,比起做爱,他更喜欢接吻,王源的嘴巴甜糯微凉,像小时候吃的外婆做的酒酿丸子。他喜欢用嘴巴去丈量王源的每一寸皮肤,看王源表情的细微变化。王源眯着眼睛,嘴巴微张,胸口微微起伏。只有在这时候这只幼豹才会看起来温顺而脆弱。


皮肤上起了一层薄汗,王俊凯把空调又调低了一度,两个人已经全身赤裸的滚到了一起。不同于前戏时王源的乖顺,每当要进行到最后一步的时候王源就开始奋力反抗,试图把王俊凯压在下面,力量的抗衡,更像是原始森林里野兽的较量。


王俊凯想起在拍《待续》的时候,自己和王源那时候还一般熟悉,晚上凑在一起吃夜宵,突然被公司急着召回,来电十万火急,王俊凯披了大衣说了声抱歉就往外走。


去车库开车,开到门口的时候发现车后有人挥手,身影熟悉,忙开了车窗往外看。


披着大衣吸着拖鞋的王源在寒风里朝自己招手,王俊凯连忙把车倒回去。


“你没有戴围巾。”王源把手里抱着的黑色围巾递过去。


“天这么冷,你还往外跑。”王俊凯接过围巾,蹭到王源的手指,是冰凉的。


“哈哈。”当初的王源也是这么笑,眼睛眯在一起,嘴巴咧开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被风吹起刘海儿露出光洁的额头。


王俊凯喉头有点堵,他看着王源大衣里套着的睡衣露出的锁骨,裤腿下露出的两截洁白的脚踝,说,“谢谢了。”




“下次......下次你等着......”王源在王俊凯进入自己时这样软绵绵的做出警告。


“好。”王俊凯回过神,说罢便狠狠顶撞起来。带着胜利的炫耀,又有恍然大悟的痛快。




大干五百回当然是不切实际,但王俊凯仍然把王源折腾得够呛。


王源蜷在被窝里问王俊凯是不是这二十多年一直憋着,遇到自己才会想一次性讨回来。王俊凯想了想说是。


“但不是一次性,”他吻了吻王源的嘴唇,“至少后半辈子都指望着你呢。”


王源又是哈哈大笑。


身底下的芭蕉床单已皱成一团,潮湿黏腻好似带着泥土的腥气,绿得越发艳了。王俊凯挑着眉看身底下笑得开心的王源,仿佛看到密林深处的豹子探出头,冲自己微笑。


“我很喜欢,也很爱你。”王源环过王俊凯的脖子,头微微仰起,凑在他的耳边轻轻说,“蛋糕只是开胃点心,至于我的行李,明天会有搬家公司送过来......”


“我想了想,我还是更喜欢每天早晨醒来都见到你。”





绮丽缱绻,馥郁芬芳。


王俊凯再次坠入美梦。




end.



715夏秋三周年快乐:)

评论 ( 16 )
热度 ( 57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