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冥王星


七八月正是最炎热的夏季,王源把它划归到一年当中最难熬的时期。他守着日历,每过一天都要在上面画大大的叉号,带着点宣泄的情绪,笔迹划破下一页。

 

晚上王源被闷起来,睁开眼一看才发现王俊凯的胳膊搭在自己胸前,空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关掉了,他打开灯起身找遥控器,翻了一圈,最终发现它被紧紧握在王俊凯手里。

 

王源费了点力气才把遥控器从王俊凯手里抽出来,调了睡眠模式又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起床就喉咙痛,喝了一大杯水后还觉是得嗓子发紧,大概是感冒了。那边王俊凯问自己怎么了,王源想肯定是因为昨晚空调调得太低,说出来王俊凯又要念一通,便含含糊糊带了过去。

 

“没休息好。”王源说。

 

王俊凯走过来揉了揉王源的头,没说什么。

 

白天又是无休止的训练,王源回想着七月份发生了什么:训练,期末考试,训练,放暑假,训练,跑综艺,训练,写作业,训练,训练,训练。他有点泄气。

  

整个人都有些晕,训练的也不太认真,老师有点发火,让他到一边先呆着见习,王源乖乖出列,坐在角落里看还在跳跳跳的王俊凯。看他脸颊变得粉红,刘海也被汗水浸湿,抿着嘴,专注的听老师的指正。王源想自己和王俊凯,大概是很不一样的两类人了。


休息时间王俊凯坐到他身边,王源递过矿泉水给他,听王俊凯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王俊凯接过咕咚咕咚的灌了半瓶,拧好盖子放到一边,突然起身,从自己放在角落里的背包里翻出一个袋子,拎着袋子走了过来。王源眯着眼看,直到王俊凯把袋子扔到自己面前。

 

“感冒和消炎药。”他的气息还不太平稳,但王源能觉出他有点生气。王源笑了笑,这让他觉得王俊凯有些别扭的可爱。

 

王源摁开锡箔纸,从里面挤出药片,按照说明,吞了下去。王源想接下来自己要做一个很长的梦了。

 

王俊凯帮自己请了假,难得的一下午的空闲,王源躺在房间里,做着昏昏沉沉的梦。醒来已经是傍晚,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难得有风吹进来,鼓动着窗帘,一些半明半暗的光泄进来。王源汗已经去了一大半,喉咙也不再痛了。见王俊凯还没回来,王源便换了衣服去练习室找他。

 

 一堆人正围成一圈聊天,王俊凯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戴着耳机听歌。

 

王源走过去挤到他身边坐下,摘下他一只耳机塞到自己的耳朵里,里面却是兹拉兹拉的盲音。

 

“什么嘛。”王源问。

 

“哈哈,你猜。”王俊凯抬眼看了眼王源,把耳机从王源耳朵里扯过来,又问,“你感冒好了吗?”

 

王源被转移了话题,说,“基本上好了,多亏你。”

 

“都说了睡觉的时候不要一直开空调了。”

 

“我以为睡眠模式没关系的,”王源顿了顿,“实在是太热了。”

 

“你昨天调到了二十度。”王俊凯说,“我今早被冻醒。”

 

“原来是这样啊。”王源装作很吃惊的感叹。

 

然后就是大片沉默,王源也掏出手机来继续玩还没闯过关的游戏,空气里黏黏腻腻带着些湿气,王源想,空调的温度肯定是被谁调高了。

 


 

旁边的聊天声很大,好像是说到了网上好笑的新闻,一群人哄笑在一起。王源好奇,抬眼去看,正巧被那群人发现,便被招呼着一起过去聊天。


他们点开一个视频给王源看,里面一个女生在跳很妖娆的舞蹈,王源索然无味,问他们笑什么。

 

“这其实是一个男生啊。”他们回答。

 

原来是这样啊,王源还是不懂他们为什么笑,但也嘴角往上扯,做出开心的样子。

 

“我觉得小A肯定也很适合这样的扮相。”有人提议。


“是啊是啊,小A一定很适合。”周围人都附和道。

 

“小A来一个”的声音一出,紧接着是齐声的起哄。

 

王源看到坐在角落里小A脸憋得通红,手指攥着T恤的衣摆,样子着实可怜,叹了口气,“不要欺负人家嘛。”

 

周围人一看王源发了话,都有些噤声。突然不知道谁嘀咕了一句“不然你来”,四周的目光便都投到王源身上。

 

“好啦好啦,我来就我来。”王源摆摆手。

 

王源从地上站起来,看了身后沙发上的王俊凯一眼,见他还在低着头玩手机,又转回头笑着对大家说,“看源哥的。”

 

王源扭得很夸张,像反串节目的搞笑艺人。地上的人笑作一团,让他赶紧停下不要再祸害人。王源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总是这样,无条件的满足别人一切无理的要求。即便是周围男生都划归到“娘”那一类的行为,王源也会为了喜剧效果做的大大方方。他把玩笑揽到自己身上,正因为是男孩子,他心里坦坦荡荡。

 


 

酒店和训练的场所隔得很近,走路十分钟的距离。夜已经很深了,王源和王俊凯从训练室的侧门出来,有一条小路,那里没有粉丝围堵。

 

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王俊凯撑着伞走在前面,王源穿着防晒服,把帽子扣在头上,拉链一直拉到最上头跟在王俊凯身后。王源给王俊凯讲他晚上和别人玩的游戏,有些懒洋洋的,说到一半觉得索然无味便没继续说下去。

 

王源问王俊凯你看到我跳的舞了吗,模仿视频里的那个男生。

 

“傻死了。”王俊凯说。

 

“哎,我以为你没看到,”王源踢着地上的小石子,溅起的水花澎到小腿,“看你一直低着头玩手机。”

 

“好好的舞蹈不训练,”王俊凯有些生气,“浪费时间。”

 

“我不是看小A都快哭了嘛。”王源清了清嗓子,“很可怜的。”

 

“所以早跟你说不要当滥好人啊,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王俊凯顿了顿,“感冒还没好就不要坐到人堆里,不怕把感冒传染给别人啊。”

 

王源听了哈哈哈的大笑。

 

月亮被乌云笼罩了一大半,影影绰绰的光洒在走在自己半身位前的王俊凯的肩膀上。王源伸出手拽了拽王俊凯T恤下摆,顺势挤到王俊凯伞下,笑着说,“我知道了。”

 

 


王源记得自己第一次公开的单人机场,是去外地拍电影。很短的一次行程。自己和王俊凯在北京的机场分别。那天人很多,即使是初夏,气温仍旧很高。粉丝挤成一团,保镖把自己围成一个圈包在里面。王源觉得自己像只松鼠,被关在笼子里供人参观展览,就突然觉得有些好笑,透过保镖的胳膊缝隙往外看,全是陌生的一张张脸。正要转过头给王俊凯说,才发现身后已经没有王俊凯了,他又转回头,身前也见不得熟悉的背影和书包。王源只觉得自己以前一直依赖着的那点光没了,道路很黑,可是自己还能继续往下走下去,只是心里有点难受。耳边有飞机划破天空的呼啸声,王源拉了拉书包抬起头来看,只看到明晃晃的天花板。他心里鼓胀得厉害,有什么东西郁积在喉咙。他想以后还有会很多很多次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吧。

 

然后他们果真就有很多次一个人的时候了。

 

就像王源再看到台湾的那片海,澄澈碧蓝,跟去年没什么两样,或许全世界的海都差不了多少,可是也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片海了。再没有人把自己推到水里,隔着海水凝视自己;再没有人乘着海浪把自己扛到肩头,温热的手掌紧紧握住自己的脚踝;再没有人兴冲冲的抱着抢来的西瓜,把第一块递给自己。王源指缝里塞满了沙子,想象着如果王俊凯还呆在台湾,他会做些什么,是不是还保留着大龄儿童的调皮,和青春期男生的恶作剧。他有点想王俊凯了。

 

所幸他们很快再汇合,讲各自有趣的见闻和错过的消息,末了听王俊凯无不遗憾的说好羡慕自己。他们一直亲密无间,像两条交尾的游鱼。

 

 

 

王源想过自己是喜欢王俊凯的吧。他做过同桌女生买的言情杂志上的测试题,做到有关对方形象描述的选项时,脑子里全是王俊凯的样子,那时候便恍然大悟。只是长大后的王源从来不是感情外露的人,表面上嘻嘻哈哈没个正形,有什么心事全都藏在心底。就算是被人误会这种事也不说什么,觉得解释了也没用。眼泪经常不受控制的留下来,但并不是情绪上的郁积,也不是真的生气,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生理性流泪。王俊凯碰到过几次王源“生理性流泪”,听他狡辩自己没哭,大声笑他。王源抹着眼泪又挤出笑容,证明自己真的没什么。下次再这样的时候就会迅速的环顾四周,装作被风迷了眼。

 

而喜欢这样的事,王源总不能也装作被风眯眼,找个借口盖过去。大概是嚼一块口香糖,放在嘴巴里一直嚼,嚼啊嚼,嚼啊嚼,嚼到没有味道了还是含在嘴巴里也不吐出来,也没有感到无聊,好像是划归到本能那里的事情。对,王源把喜欢这种事划归到了本能。

 

 

 

网路上无端的攻击总是来得莫名其妙,三天一小掐五天一大掐,周期性比大姨妈还准。王源一开始还有点伤心,觉得已经很努力的在按照大家喜欢的样子发展了怎么还是有人不满意,后来就看开了,把一切都看作是无关痛痒的小事。工作人员画蛇添足的警告他们最近不要看网路上的消息,王源看着旁边皱着眉头的王俊凯,心想真是多嘴。


果真,王源半夜突然醒来,看到旁边的被窝里发着荧亮的光,王俊凯正捧着手机。


“都说了不要看了。”王源伸出手覆在王俊凯眼睛上。


王俊凯的声音在夜里有些喑哑,王源听到他发出沉沉的笑声,说自己是在和朋友聊天。


“什么朋友半夜还要聊天噢。”王源装作好奇的样子要去抢手机。


“没什么。”王俊凯关了锁屏,笑着说。


王源一直觉得王俊凯很辛苦,很能装,装成很厉害的样子,像颗坚果给自己裹上无坚不摧的壳,实则最幼稚最脆弱,只敢在没人的时候悄悄舔舐伤口。王源很好心的在心里想,算了,不如就让他一直觉得自己很厉害好了。


于是他从背后环过王俊凯的腰,把头埋在王俊凯的背后,轻轻说,“晚安。”


王俊凯也闭上眼睛,把王源的手握在手心。


迷迷糊糊正要再次入梦的时候王源听到王俊凯模糊的声音,“没关系,这没什么。”




夏季仍旧漫长,王源的感冒只是很小的一个插曲,很快便恢复,又开始了训练。期间有媒体来拍摄实训内容,王俊凯已经能正正经经的像个团队leader回答各种提问了。王源站在王俊凯身侧,觉得他又成熟了许多。分明只比自己大一岁而已。

 

王俊凯对记者说王源进步很大。

  

记者笑着说记得你去年也是这么夸王源的。

 

“他就真的,进步很大,”王俊凯一本正经,“现在都没有在偷懒,声音也稳了很多,很听话,以前吃饭让他多吃点菜能要了他命,现在要好很多......”

 

记者笑出声来,王俊凯突然意识到自己絮絮叨叨说了很多,也不好意思的摸摸头。

 

王源心想这下完了,估计这盘录的带子又都要被剪掉了,其实剪不剪无所谓,可别到时候再重录就行了。

 

结果记者冲王源眨了眨眼睛,很满意的收了话筒。离开的时候他拍了拍王源的肩膀,带着开玩笑的语气说,小队长很关心你啊,他一定很喜欢你。

 

 

 

蝉声阵阵,爬山虎的绿叶被烈日烤得打了卷,七月份还是有很多大新闻的。NASA不仅发现了另一个地球,新视野号还第一次近距离拍到了冥王星。这距离上一次冥王星被踢出九大行星的新闻已经过去了好久。王源递过手机给王俊凯看上面的消息,他知道他喜欢地理,无边的银河和浩瀚的宇宙这些。王俊凯问王源,你看他像不像我。王源问谁像你啊。王俊凯说冥王星啊,你就是新视野号。王源说不像。王俊凯笑了笑说,是哦。

  

新视野号飞了九年,和冥王星匆匆见过一面就此告别。王源想,而我们还有漫长的人生约好了不说再见,一起消磨荒废掉青春,一起变成无趣的大人,一起变成很糟的老头。一直在一起。

 


 

 

end.






评论 ( 32 )
热度 ( 30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