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朋友


三月份空气中还带着早春寒气的料峭,王俊凯和王源在一次巷尾斗殴中相识。然后他们成为了朋友。那时候他们还很小。

 

不不不。他们并不是斗殴的主角,只是因为两个人正巧面对面的路过,擦肩而过的瞬间被里面大哥式的人物叫住要来帮忙,王俊凯听到耳边一个清亮的声音吼了一声“跑!”。下一秒他就转过头跟着那个瘦小的影子撒脚丫子了。

 

待他们气喘吁吁的站定在奶茶店前的时候,王俊凯上前拍了拍王源的肩膀,吸着鼻子说,“嗨,我们交个朋友吧。”

 

王俊凯从小从电视里的武侠片里学了一套江湖侠义的礼法,觉得这也算是和王源有了生死之交,非要和他结义,三个指头还没并起来放到耳朵根,就听到王源笑着说,“好。”

 

太阳划破云层,云朵都被镶了一层几层金边,奶茶店里飘出的香气氤氲在空气里,王俊凯眯着眼睛看背着光的王源。一切都被定格。


字典里有个词形容这叫“顺理成章”。



  

王俊凯比王源大一岁,年级却差了两级,他听王源跟他解释是因为生日太小学前班留了一级。王俊凯无不可惜的感叹道我们两个在一个班该有多好。王源说是啊是啊。

  

虽然没在同一个年级,可是他们却上了同一所少年宫,打着免费培训的噱头,王源在里面见到了王俊凯。


 王俊凯正在舞蹈教室里压腿,眼泪都流了出来。王源正跟在母亲和工作人员身后参观,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一转身,就发现了眼睛红红的王俊凯。 


“你在这里干嘛?”王源问。


“练习啊。”王俊凯揉着眼睛回答。


王源的母亲站在王源身后咳嗽了一声,然后就听到王俊凯说,“阿姨好,我是王源的朋友,王俊凯。”


王源转过身去拉着母亲的手摇啊摇,抬起头眼巴巴的望着母亲说就选这家吧,免费的呢。


身后的王俊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末了王俊凯拉着王源的胳膊把他带到一起训练的小伙伴前做介绍,“这是王源,我的一个朋友。”


“你们好。”王源乖乖跟大家打招呼,那时的王源还不知道他日后为了“免费”两个字和一个朋友王俊凯要付出多大辛苦和代价,只知道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有些刺眼,他和他的朋友王俊凯,成了一个培训班里的同学。


字典里还有个词,叫“命中注定”。




谁都没想到他们会走红。少年宫摇身一变变成娱乐培训公司,翻唱歌曲和拍摄的小短片在网络上的点击过了百万,走在路上也有人追在身后问你是不是网上的那个谁谁谁。谁谁谁是谁?当然是王俊凯和王源。


他们惊叹,原来也是有人喜欢我们这种类型的。


于是他们有了盼头有了念想,有了新的人生目标,开始朝着成为一个偶像明星做努力。有记者来做专访,即使是不出名的杂志,他们仍回答的诚恳认真,像所有小孩子一样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试图获得认可。记者问他们看了网上评论吗,王俊凯和王源弯腰笑作一团,他们搭着肩回应,“我们是很好的好朋友,好同学。”


也都是很模糊的记忆了。后来王源问王俊凯当时的他们是不是太傻了。王俊凯想了想,说,是哦。然后又摇摇头,说,不傻。




 时间总是在眨眼间过得飞快。王俊凯已经升入高中,而王源还在低两级的初中里为中考做努力。总有那么两级让他们遥遥相隔。


然而他们还在持续走红。像可怕的瘟疫,所到之处,全是被迷倒的少女和妇女。他们也开始像成熟艺人一样各种跑活动和综艺了。唱片出了几张,每进一家商店放的都是他们的歌曲。


一切的一切顺风顺水。


热气腾腾的暑假,他们白天去外地跑活动,晚上挤在一张床上。空调温度调的很低,他们把头蒙在被子里。


王俊凯去闹王源,床头灯烘出的光泄进被子里,照在王源从睡衣里露出的肩膀上,王俊凯喉咙一紧,转而去挠王源的侧腰,手掌覆盖下的皮肤光滑细嫩,他走了神,不知道神游到哪里,用了太大的力,突然就被王源踢了一脚,正好踢到腹部,软绵绵的却是最痛的部位。


王俊凯吃痛,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身体蜷缩在被窝里,五官都皱在一起。


王源连忙掀开被窝去看,却被王俊凯抓住被角又蒙了上来。这下是全黑了。


“你没事吧王俊凯?”王源急切的问。


“王源。”黑暗里王俊凯的声音有些喑哑,带着一丝颤抖。然后下一秒,他就抓住王源的手,带着他往下游走。王源指尖轻轻滑过王俊凯的胸膛,腹部,凹进去的一个小圆洞是肚脐,然后是小腹。还在继续往下,王源呼吸一滞,瞬间反应过来下一秒将要触到的东西,立马挣扎着要抽回手,语气急迫,喊了一声“王俊凯!”


 王俊凯一下子清醒,力气一卸,王源瞬间抽回了手。


空调发出细微的嗡鸣,空气中还有细小喘息的余韵。王俊凯闭上眼睛,他听到王源坐起来又躺下,躺下又坐起来,终究还是没起身离开,躺回床上,翻了几个身,留下一面背给自己。


待听到王源的呼吸变得平缓似是终于睡着了,王俊凯轻轻叫了一声“王源,”他顿了顿,“我们是朋友。”


王俊凯眼睛睁了一夜,他想大概是应了字典上的那个词,“鬼迷心窍”。


 第二天一早王俊凯在卫生间里堵住王源,斜靠在门框上跟他说对不起。


“什么啊?”王源垂着眼笑了笑,又抬起眼看他,“朋友嘛。”说罢便从王俊凯旁边挤了过去。


王俊凯愣在原地,心里一下子变得很空,像有穿堂风吹过,把树叶卷在空中转了几圈,又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行业里给他们的预测是红不过三年。专业人士带着嘲讽的笑,把他们的未来分析的头头是道。


然而这已经是他们红的第六年。专业人士摸着下巴说,估算错误,估算错误,不信再等三年。




王俊凯窝在沙发里把手机递给王源看,问他觉得里面哪个女生好看。

 

王源点开相册看,每一张都看得仔细,翻到最后一张,竟混了一张自己,他摁了删除,弹出的窗口让他选择是还是否,拇指一滑,不小心点了否,页面又回到最初。他看了眼王俊凯,说,“都不错。”

 

“你这也太敷衍了吧。”王俊凯撇撇嘴。

 

“我的意见没什么用。”王源把手机还给王俊凯,笑着跟他说。

 

“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王俊凯顿了顿,“朋友应该给出合理的意见。”

 

“第四个不错。”王源想了想说,又问他,“你现在要谈恋爱吗?”


王俊凯翻到第四张照片,上面的女生笑得灿烂,他勾了勾嘴角,垂着眼说,“想啊。”


“噢,”王源笑了笑,“那你小心点。”




但王源却总不见王俊凯有什么动静。他旁敲侧击问他是不是真的谈恋爱了,王俊凯一把箍住他的脖子嘴巴贴在他耳边,问他这么好奇干嘛。


“都说了是好奇了。”王源往后仰,避开王俊凯的鼻息。


“说了你也不懂。”王俊凯松开手,揉了一把王源的头。


“我都成年了!”王源反驳。


“哈哈,成年了你也不懂,白痴。”王俊凯笑道,转身离开,背着王源摆了摆手。


没想到没过两天,网路上就爆出了王俊凯谈恋爱的消息,一时间各大门户网站的头条新闻全都换成了这一八卦。


照片里王俊凯的侧脸被拍的模模糊糊,黑暗里更是看不真切,女生倒是很清楚,被拍了个大正脸,两个人离的很近在说话。王源认出那是跟王俊凯有合作新片的女主角。


王源指着杂志上的新闻跟王俊凯说我以为会是四号。


王俊凯突然转过脸来看王源,问他,“你就那么希望我谈恋爱?”


王源一怔,指甲掐进手心,抿着嘴说不明白王俊凯是什么意思。


“四号是谁?”王俊凯又问。


“就那天你给我看的照片里的第四个女生啊。”王源低头看着两个人面对面的脚尖,离着那么近,又那么远。


“不是她,”王俊凯皱着眉,声音带着点冷硬,顿了顿,“也不是这个,谁都不是。”


过了一会儿王源手机推送响了一声,他解了锁点开,发现王俊凯转发了一条微博,是他十五岁那年发的二十五岁之前不会谈恋爱的那条。


“幼稚。”王源小声骂了一句。


在那之后,王源再没有听到王俊凯想要谈恋爱的消息。




十五岁到二十五岁,已经过了一半。二十岁的王俊凯每天醒来都要感叹一番自己是如此幸运。即使是把最坏的那天每天重复着过,也比大多数人要过的好得多。更何况并不是每天都那么坏的现在。


公司接了一个大热综艺,安排王俊凯王源进去做常驻嘉宾。


好巧不巧,那一期的特邀嘉宾就有前些日子和王俊凯传绯闻的那个女生。


主持人为了噱头一直把王俊凯和那女生凑一起,本来应该和王源一起的合作项目主持人也去问王俊凯介不介意和女生组队。


王俊凯转头去看王源,王源耸了耸肩,笑着说怎么会。


水里的合作项目要求背着女生打水仗,日光粼粼洒在水面,人投在水面变得模模糊糊。王俊凯玩得心不在焉,很快就输了。编导有些不满意,过来征求意见想再录一遍,女生也望着王俊凯,满心期盼。王俊凯环顾了一周想找王源却没发现他的影子,这边的人又惹得自己心里烦,于是摆了摆手,说不了,自己腰不好,经不起折腾,不好意思。编导一脸遗憾说好吧。


编导走后王俊凯问助理王源去哪儿了,助理说回房间休息了,刚才导演说今天就录到这里,明天继续。


王俊凯打发了助理回去,脚步匆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想立刻见到王源。


打开房门发现王源正捂着眼,王俊凯连忙上前一步问他怎么了。


王源支支吾吾地说他眼睛进了飞虫,怎么也不肯抬头,王俊凯不听,掰着王源下巴非要给他弄出来。


他抓着王源衣领把他从沙发上带起来,拖到客厅中央,站在日光灯底下给王源吹眼睛。王源的眼泪落满了脸庞,双手抓着王俊凯的衣摆。王俊凯轻轻拨开王源的眼皮,嘴巴对上去呼呼地轻吹。此刻的王源显得无助又脆弱,他下巴稍稍抬起,嘴巴微张,像一个接吻的预备。王俊凯看吊灯投在自己身上的光变成阴影投在王源的胸膛,他心一动,下一刻嘴巴就落在了王源轻颤的眼皮上。像轻吻一只蝴蝶。


“王俊凯。”王俊凯听到王源颤抖的声线。


只是一触,王俊凯早已直起身,他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去吻他,他稀里糊涂,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根本不受控制。空气里混进了些尴尬,王俊凯沉默着。

 

王源的双手还是紧紧攥住自己的衣角,也许过了好久,也许也就三分钟,或许只有三十秒,王俊凯听到王源叹了口气,松开已皱成一团的自己的衣角,说,“我是你的朋友,王俊凯。”

 

“朋友”两个字近些年来以进化成王俊凯的挡箭牌,一有问题就拿出来躲在后面挡一挡,当他从王源口中听到自己这些年嚼烂在口中的这两个字时,一下子愣住了。他听到有些东西发出嗡嗡的震动,缝隙从根基底部开始蔓延,仿佛下一秒就要轰然崩塌。


 他轻轻说了一句“是吗?”


 王源没说话,转过身,坐回了沙发。


 窗外的天空渐渐暗了下来,转眼间被乌云遮盖,能听到窗外呼啸的风声,王源跪到沙发上往外看,喃喃了一句,“看来明天没法录了。”


紧接着下一秒他听到王俊凯说,“你眼睛里根本没有进飞虫。”




暴雨让录制暂缓了一天,王俊凯和王源呆在酒店里无所事事。


王俊凯问王源要不要出去看电影,王源瞥了眼窗外依旧磅礴的大雨,说好啊,又想了想说,这种天气出门,被拍到出绯闻的概率都会小一点。


 王俊凯冷哼,说随便写啊,我倒是想被拍到。王源没听清,啊了一声,问他刚刚说了什么。王俊凯挥了挥手,说,白痴。


下雨天电影院人少得可怜,即使是这样,他们两个还是等到后半场才摸着黑进去。王源抱着王俊凯买来的爆米花嚼了两颗就放一边了,声音太明显,即使是在最后一排的暗影里也不好意思。王俊凯看他不吃,抱到自己怀里往口里塞,塞了几颗就停了,撇了撇嘴说太甜了。


电影里的女主角刚刚被男主角从雨里寻回来,落汤鸡一般妆花了满脸,两个人歇斯底里的抱在一起痛哭,王源在心里想,做演员实在是太辛苦了,希望自己以后永远不要接到这种剧情的戏。


一部爱情片被导演拍的拖拖踏踏,到了末尾却突然节奏加快煽起情来,王源竟也跟着掉了两滴眼泪,心里想着实在是太丢脸了可千万不能被发现,装作眼睛不舒服去揉眼皮,却是徒劳,眼泪越揉越多,只好松开手,旁边递了纸巾过来,王源顺着手腕看上去,王俊凯正好整以暇的一手托腮盯着自己看。


 王源一把扯过纸巾,羞愧的别过脸胡乱擦着脸上的泪。


王俊凯看手忙脚乱的王源,和小时候那个压了腿偷哭被发现就生闷气的小豆丁一模一样,突然就松了一口气。他问王源,“我们谈恋爱好不好,我们不做朋友了。”


 电影里的女主角说,“Yes,I do."




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外面突然放了晴,罕见的彩虹横亘在两座大厦的顶端。


王俊凯掏出手机拍了一张,返回相册的时候不小心点到已删除文件的那个相册,摊开的照片是当初让王源挑的那些女生,他随手翻了翻,翻到最后,看到最底下的王源笑得正灿烂。


用字典里的一个字描述,是“爱”。




end.




评论 ( 19 )
热度 ( 34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