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第十年



天空涤荡着一抹香槟色,夕阳昏昏欲沉,天气仍旧热得可怜。蝉鸣鼓噪在一起,叫嚣着2015年夏天最后的生机。

 

王俊凯趴在天台栏杆上看慢慢走出会场的粉丝,一小簇一小簇缓慢移动的影子像团在一起的云,夏风轻轻吹着他们的裙摆。

 

这一幕像一副缓慢加载的GIF,由于太过缓慢而令人印象深刻,以至于若干年后也让他时不时的想起,关于散场,关于结束。

 

王俊凯侧过脸去看身边的王源,看他被仍然炙热的夕阳烤红的脸,抿了抿嘴唇,叫他,“喂。”


王源怔了一下,转过身来,眼角还有没卸干净的眼线,懒懒散散的问,“干嘛?”

 

王俊凯眯着眼看镶嵌在夕阳余晖里的王源被勾勒出橘色的金边,看他被风吹乱的头发,笑着摇摇头,“没什么。”

 

王俊凯突然想起2014年的夏天他们做过的一个简短采访,记者让谈一谈对那一年暑假的看法,王源当时的回答里有一句话,“2014年的夏天令我终生难忘”。王俊凯在想,如果记者今年再来问一遍王源会怎么回答,他是不是要换个答案,因为如果自己抢在前面把这句话再重复一遍,他就没话说了。

 

这就是2015年。

 


 

大部队走在前头,估摸着再过一个小时便可到达山顶。两三个摄影师驮着摄像机跟在被落下的王俊凯王源身后。太阳毒得可怕,所有人T恤背后都被汗水浸透。


“要不要再休息一下?”王俊凯带着商量的语气问王源。


“已经落下好多了,继续走吧。”王源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随手一甩,落到地上几滴圆圆的印记,土地仿佛都要发出嗞啦的声音。


“到前面平台那里停一下吧。”王俊凯整整身上的登山包,对跟拍的摄影师说。


“这......”穿黄衣服的年轻人有点犹豫,“再停的话,照这个速度,到山顶天就要黑了。”


另外两个摄影师听到有人发话,也支支吾吾的想说些什么。


“喂,”王源拉拉王俊凯的衣摆,“我可以的。”


“那就再走一会儿,我记得前面有补给点,到那里再休息吧。”王俊凯沉思了一下,看摄影师还想再说什么,便直接做了肯定句,“就这样决定了。”




公司联系上一档当红的户外探险真人秀综艺,打包了一票人去参加,当然也包括现今最当红的王俊凯王源。这次的主题是“行者与山”,一行人便背着大包小包向山顶出发。在山顶露营,夜看星空,早看日出,再组织几个游戏表演几个节目就过去了。内容都是早几年老掉牙的东西,但因为摄像机全程跟拍明星动态,之前大爆的原因无不包括明星发脾气揭露真实面目这种噱头。


而王源在出发的前一天好巧不巧的发了低烧,整个人都泛着粉红,晕乎乎的仿佛下一秒就会昏过去。王俊凯直接打电话问了节目组能不能推迟一天,那边支支吾吾的说人员调动不过来,浪费一天就要几百万。


“那你要王源怎么办?”王俊凯声音不自觉调大,说完又觉得乱发脾气也没用,说了句不好意思直接挂掉电话。没想到一转身便看到王源在身后,揉着眼睛问怎么了。


“我看看体温计。”王俊凯没回答。


王源乖乖从腋窝里掏出体温计,自己还没来得及看就被王俊凯一把夺走。王俊凯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皱着眉头转过脸来,“还是低烧,37度8。”

 

“明天就好了,不影响参加节目的。”王源揉揉鼻子拿回体温计,转过身子往休息室里走,在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住脚步,背着王俊凯说,“你不要擅自替我做任何决定。”声音依旧是瓮瓮的。


结果第二天的现状就是这样了。五点起床,王源还是低烧,吃了药也退不下。经纪人在化妆间里急的来回踱步,王源看得更晕了,做着手势让经纪人停下。摄制组的车在公司楼下停着,室内灯泛着冰冷的白光,周遭沉默的可怕。过了半晌王俊凯清了清嗓子,


“我会照顾他,交给我。”




玉山这片地带是刚开发的风景区。处于亚热带季风气候,1000多米的海拔,山体被阔叶林覆盖。新修的小路还鲜少有人踏过的痕迹。树木的枝干从道路两旁伸展过来,叶子已变得翠青。


王俊凯看了看手表,已是六点零五分。海拔升高,温度开始降低,他又转过身子去试王源的额头。


“喂,摄像机在拍。”王源往后一躲,小声提醒他。


“大概再有五十分钟,坚持一下,”王俊凯瞥了一眼站在一边喘着粗气的摄影师,“不管他们。”


摄影师往这儿看了一眼,转过身子去拍一边的景色。五个人依旧是走走歇歇,大部队打来电话问这边的情况,说山顶已经扎好营,就差你们两个了。


王源抢过电话说你们慢点吃,一定不要忘记给我们留饭底。


那边哈哈大笑,想必都被录了进去。


挂上电话,王俊凯递给王源矿泉水,轻轻拍着他猛烈咳嗽的背,“不说话会死是吧。”


“是啊是啊。”王源笑着说。




快要到达山顶的时候有一段陡坡,五六米的高度几乎都要成六十度的角。王源看着台阶被修得一只脚都占不完整心里打了一哆嗦,扭过头问摄像师,“你们行吗?”


摄像师打量了一眼,说,难。


难怎么办,也不能不拍,最后商量的结果是先派一个人上去,到达顶部后再开始俯拍王俊凯王源上来的情景,剩下两名在原地仰拍,等爬坡的时候再停止拍摄。


对策商量出来拍摄就很简单了,台阶两旁有很矮的扶手,王源跟在王俊凯身后,一只手扶着扶手,另一只手拽着王俊凯的背包。待王俊凯迈上最后一阶的时候王源才松了口气,松开王俊凯背包的手抬到脸旁扇风。突然眼睛一黑,身子便不自主的往后倒,声音还来不及喊出来便被一只手拉住。眼睛看不见,耳朵却变得更灵敏,猎猎的风都被灌入耳中,还包括夹杂在风里的喘息和心跳。


“王源!”


是王俊凯的声音。


大概是烧过高香的幸运,王源终究是没出什么事。多亏王俊凯眼疾手快,这一拉就把王源拉进了怀里。


旁边的摄影师吓得目瞪口呆,被王俊凯吼了两吼才反应过来跑过来帮忙,王源睁开眼睛一看便是王俊凯放大在眼前的五官,他嘴巴一咧,“啊,不好意思了。”


王俊凯仍然心有余悸。剩下的路,王源是被王俊凯牵在手里走下去的。天已经暗了下来,摄像机开了灯跟在旁边,镜头来回摇晃,有时候是照在两个人脸上,有时候是黑漆漆的树,或者是月亮。王源扯着王俊凯聊天,天南海北的胡扯,大部分是网络上过时的笑话,也会提两句小时候的糗事。


“我和我们队长小时候,公司让我们去练胆,我们便约好了一起去街边唱歌,真的有人以为我们是去卖唱,有个小女孩还要给我们钱呢哈哈哈,已经很少有人记得这些事了。”


“还有还有,你知道我们第一次开演唱会,那么多人,我们两个solo交接的时候,他给我比了一个大拇指,光线那么暗我却看到了,很令人受鼓舞吧。他很适合当队长唉,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他。”


“这座山其实很好爬,只是我今天状态不好,要不然我们早就比他们队到山顶了,其实王俊凯跟着我蛮幸运的,因为他不擅长这个,他有低血糖,总是会晕倒。”


“你不要嗓子了?”王俊凯回过头看喋喋不休的王源,“等下会说不出话的。”王俊凯使劲儿握了握王源的手,他的手心浸了细密的汗,变得滑腻潮湿,好像只有紧紧攥住才不会走散。




已经可以听到不远处人声的喧闹,有灯光打过来,摄像师喊了一声,立马有人跑了过来帮忙。


王源扯了扯手臂,想从王俊凯手里挣脱出来,没想到却被王俊凯握得更紧。


“放手啊。”王源有点着急。


王俊凯不说话,拉着王源往前走。灯光越来越亮了,驻扎的帐篷前点燃了篝火,照明灯也被安置在帐篷顶棚,藏在角落里的手无处可遁,王源越发紧张,额角都留下冷汗,但却没有再挣脱,沉默地跟在王俊凯后面。像赶赴刑场。


在离人群还有五六米距离的时候王俊凯松了手。山风一下子扑进掌心,透心的凉。王源这才松了口气。


外景主持人跑过来采访,问两个人有什么感想。


白痴一样的问题。王俊凯在心里想。


“太好玩了,”王源的声音传过来,“你知道我们爬那个山坡,那么陡!”王源用手比划着,“我差一点摔下去,幸亏我们队长,太陡了那个坡,哦对,你们和我们不是一样的路线,但你们可以去体验一下,超级刺激!”王源语无伦次的去描述那个差点要了自己命的山坡,像是在掩饰什么。


“这边景色不错,我们走得慢,也算是彻彻底底的体验了一把,就是辛苦我们的摄影师了,”王俊凯接过话筒,“我以为天黑的没那么早,可能是秋天快要到了,听说南山有枫林,很想去看一看。”王俊凯顿了顿,“因为王源之前一直发低烧,能坚持下来真的很不容易,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恐怕到半山腰就要放弃了。”王俊凯对主持人笑笑。


“真的很厉害呢。”主持人发出夸张的赞赏。


王源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篝火大会更是无聊,一群人围在一起讲不好笑的笑话。山顶有新建的酒店,经纪人托节目组给王源安排了一间,其他人都住在搭好的帐篷里,这也是节目拍摄的内容。


王源借口身体不舒服便提前离开,经纪人安排了一个助理跟着,却被王源半路打发了回来。


山顶凉意更甚了,王源裹了裹搭在肩上的外套,一直绑在额头上降温的冰带也早被摘下来扔在一边。他走的慢,想静下来想些事情,却丝毫没有头绪。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看到有守在那里的粉丝,叹了口气,打电话问前台有没有侧门让自己躲躲。


而一边的王俊凯却成了主角,被主持人叫到中央表演节目,王俊凯心里苦叫连连。晃动的篝火掩映着王俊凯的身影,他借着暗光四处打量,这才想起王源早就离开了。


他退了出来,一个人走去摄像那边去看拍摄成果。


摄影师们在机器前围成一团,嘻嘻哈哈讨论着白天的拍摄成果。王俊凯从后面走过去,轻轻拍了拍白天跟拍自己的穿黄衣服的那个摄影师。


黄衣小哥一看是王俊凯,怔了一下,反应过来立马跟着王俊凯退了出来。其他摄像师正看得认真,有人出去也只当出去方便,谁也没注意到王俊凯。


“今天辛苦你们了,”王俊凯对他笑笑,“王源他白天一直发低烧,你们多担待一点。”


“没什么没什么,”摄影师听到王俊凯对自己道谢吓了一大跳,“怎么说这也是我们的本职工作。”


“那还有一件事麻烦你了,”王俊凯突然站直了身子,脸上还挂着笑,却带着点从容不迫的压迫感,“如果拍到了什么不该拍的东西,还希望剪掉。”


“啊?”摄像师一头雾水,想了一想才反应过来,“啊!”




王俊凯跟经纪人说自己也要去住酒店的时候经纪人直接翻了个白眼。


“你不要说你要去找王源。”经纪人说。


“我住不惯帐篷。”王俊凯耸耸肩。


“你不怕他们给你安耍大牌的名头?”


“随便吧,你看着办。”


“王俊凯!”


“他还在生病。”




王俊凯杵在王源门口敲了半天门才打开,王源穿着浴衣头发还是湿漉漉的。看到王俊凯吓了一跳,问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隔壁,顺便来看看你。”说罢便上前一步又去抚王源的额头,“好像凉一点了。”


“你要进来吗?”王源犹豫了一下问。


“嗯。”王俊凯也没推脱,顺着门缝挤了进去。


王源开了房间里的窗户,晚风呼呼的吹,淡白色的窗帘被吹散到半空中张牙舞爪像孤魂野鬼,电视机也开着,音量被调到很高,广告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再量一次体温,我看一下然后就走。”王俊凯坐到沙发上。


“嗯。”王源赤着脚去角落里翻背包,浴衣的带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松开了,肥大的领子了下来露出一半肩膀。王源也没在意,找到体温计后甩了甩直接顺着领子塞到腋下,这下,整个上半身都露出一大半了。


王俊凯看着王源的皮肤被灯光照得瓷白,无名升起一股燥热,别过脸去看电视,电视里的广告还没播完,王俊凯不耐烦的去拿遥控器乱戳,却不小心点到了酒店里的特殊频道,巨大的呻吟声一下子从电视里钻了出来。


“我日。”王俊凯小声咒骂了一句。遥控器却刚好在这时候坏掉。


王俊凯皱着眉不知道怎么是好,一转身,看到王源坐在床边好整以暇的对自己笑。


“你笑什么?”王俊凯问。


“哈哈哈哈哈哈哈。”王源笑得更大声了。


“你笑什么?”王俊凯继续问。


王源突然收了笑声,嘴角却还是弯弯的勾起,他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王俊凯,一直看着他。谁都没有再说话。电视机里的声音还在继续,像腐烂的桃子,或者是发霉的蛋糕。


 “啊。”王源突然想起什么,低下头去拿体温计,对着灯光看里面的水银柱,银色的柱体攀升到36.8℃那里总算停了下来。


“三十六度八,”王源晃了晃手中的温度计,别过脸,“王俊凯,你走吧。”


一瞬间,王俊凯又回想起2015年的那个夏天,沉静又燥热的午后,一大批一大批的人从会场里走出来,奔向四面八方。那时候他身边站着王源,放眼四方,只有这一个人离着自己心脏最近。耳边还回荡着演唱会时粉丝如雷的掌声,咚咚咚的敲击着耳膜,在耳边一直回放。


王俊凯站在原地不说话,抬手松了一颗衬衫扣子,他沉默的张着嘴巴像溺水的人做深呼吸。




王俊凯在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便起床了,想趁着天黑去营地的帐篷里做做样子。小路旁的杂草茂盛堆叠到路边,积了一夜的露水都洒在王俊凯的裤脚上。突然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王俊凯转过身往后看,竟是王源。


“我不想错过日出,”王源吸了吸鼻子,“我不知道下次还有什么机会来这里。”


“一起走吧。”王俊凯伸出手。


已经不是夜了,每走一步就离白天更进一步,地球缓慢的翻了一个身。


影影绰绰的云霞堆叠在不远处的天际,仿佛触手可及。王俊凯仍旧紧紧攥住王源的手,掌心和掌心贴合在一起。


在即将到达营地的时候王俊凯突然停下脚步,跟在一旁的王源也被拉住站定。他抬起头疑惑的看着王俊凯,问“干嘛?”


王俊凯笑笑,他抬起一只手,托起王源的脸庞,然后俯下身,吻了一下王源的嘴巴。


“没什么。”王俊凯说。




这就是2023年了。


 


end.






评论 ( 33 )
热度 ( 783 )
  1. 盛夏。光年ubadbad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