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感官世界


-【视】


前面不远处的十字路口好像出了什么事故,道路被堵得水泄不通,好多车主从车上下来去前面看热闹,不一会儿来了警察和救护车,鸣笛混杂在一起呜呜地在空中低鸣。


王俊凯坐在驾驶座里,蜷起食指不耐烦地敲击着方向盘,时不时地低下头看看表,等了五分钟后终于皱着眉头下了车,准备到前面去看一看情况。再过十五分钟会议就要开始了。


空气中还残留着昨夜暴雨遗留的潮湿,马路边堆积着一摊一摊的水洼,王俊凯小心翼翼地回避着,裤脚却还是被沾上不少砂砾和水渍。前面有交警在拉着警戒线,王俊凯快步走上去问,


“警察同志,请问这堵车还要堵到什么时候啊?后面堵了好长的车,我还有个会要开,能抓紧时间疏通一下吗?”


“等呗,谁不是等,上班高峰期又不是就你一个人急,前面出了车祸,被撞那小伙子腿出了那么多血死活不去医院,以前只听说肇事逃逸的,没听说撞人的要赔钱还不接受的,今天倒开了眼”警察扯了扯黄色的警戒线,又对旁边看热闹的群众吼了一声让他们让开点,“要怪啊,你去怪他,他一上救护车,这块儿就好了。”说完看了眼王俊凯。


王俊凯被噎得没话说,纠结了一下还想再说些又憋了回去,转过身往回走,刚走了两步又想起什么,折回来往事故发生现场那边走。那警察抬头看了一眼,又低头继续扯自己的警戒线了,像把事故现场当做一个礼品盒在包装,就差再系两个蝴蝶结了。


前方围观的人这时候已经散了大半,王俊凯从小不爱看热闹,此刻也只是站得远远的看里面的情况,听旁边人议论,说是一宝马闯红灯擦了一辆自行车,被撞的是个小青年,二十刚出头的样子,腿流了好多血,怕是要骨折了。王俊凯听的没兴趣,此刻只想早点赶到公司,手机接到电话说会议就要开始了,王俊凯听了不耐烦的回了一句,“通知下去,推迟二十分钟。”


人群突然又一阵骚动,两边自动闪开一道缝,警察走了出来,王俊凯往里一瞥,看到一男生正在被往救护车里抬,胳膊搭在额前,受伤的一只腿在里侧王俊凯看不到,没受伤的那只蜷起来立在担架上,过于宽松的短裤裹不住细瘦的腿,从膝盖滑到了大腿根,露出一大片白皙的皮肤,晃得人眼疼,王俊凯往右退了退顺着大腿往上看,看到那男生同样白皙尖翘的下巴的时候戛然而止。救护车嘭的关上了后门。


警察开始疏散人群,交警也开始协管交通,王俊凯随着大流往回走,走了两步鬼使神差的回了头,看到留在现场的那辆被喷了哑光黑漆的山地车,轴条都变了形,心想,这一撞大概还真不轻。


一直躲在云彩身后的太阳突然露出半身,天空一下子开朗起来。黏在裤脚上的水渍这时候也被蒸发,只留下一小块一小块砂砾附着在上面,王俊凯回到车上扯了湿巾擦了好久,却还是有像油迹般的印记,气的甩了湿巾,打电话给助理,让他去准备一条干净裤子。


车辆开始流通了,缓缓的向前流淌。驱车驶过事故现场的时候王俊凯不由自主的往左瞥了一眼,看到那辆自行车被太阳笼罩着,蒙上一层金光,孤零零的立在原地。王俊凯突然想到那别扭的不去医院的青年,还有那条泛着白光的大腿和只露出一角的下巴。


他扭开电台,里面的主持人正好在介绍一首冷门的粤语歌,“这首《今天天气很美》,送给大家。”




-【听】


王俊凯觉得自己二十多岁的人生里大部分时间不是在等人,就是在等人的路上。噢,除了极个别的那次意外,让整个公司高层等了自己二十分钟。


迟到十八分钟的相亲对象使王俊凯给对方的印象分直接降到了及格线水平。服务生过来给王俊凯续了两次咖啡。


王俊凯这天没选包厢,总觉得第一次和女生见面封闭的空间不太妥,便直接挑了靠窗的角落。一秒一秒数着手表秒针。


午后的咖啡厅,空气里弥漫的是懒洋洋的静谧,空调冷气开的足,皮肤上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王俊凯已经无聊的开始趴在桌子上玩起手机上的俄罗斯方块,拼着拼着耳朵就不由自主的被隔壁对话吸引住。


“都说了妈你不要来了嘛,现在还哪有相亲让父母陪的啊。”一个清凉的声音。


“万一你又跑了呢?这次人家这姑娘是你爸爸单位的领导给介绍的,你再跑,人家把你爸开除!”


“我腿都这样了还怎么跑,人家不嫌弃我就不错了好吗?”男生语气哭笑不得。


“怎么会,就凭我儿子你这张脸,我就打赌,肯定包人姑娘满意。”


“我怎么听着这一股子卖儿子的意思呢?还是一百块成交不带砍价儿的那种。”


“就你这种快要奔三还没找落的,一百块也不吃亏。”


“妈!我24生日还没过几个月好吗!”


王俊凯噗的笑出声来,连忙装作咳嗽掩饰过去,悄悄环顾四周看有没有人注意这边。男生的声线像块冰镇的水果糖,跟母亲谈话的时候不管说什么都像在撒娇,所以又不至于太过冰凉,再与这咖啡厅里温度过低的空调相比,简直想让王俊凯一直徜徉在里面。像团棱角锋利的云。


“你也知道你24啦?24还整天骑个自行车满大街窜,被车撞了还不上救护车,给人家看热闹的表演节目呢你?”


“你不是知道我最怕医院吗?我闻到消毒水味儿就想吐,还有那针管,那么粗!”


王俊凯听到这里瞬间直起了身,觉得这情景听着挺熟悉,歪了歪身子想向对面看,奈何被过道上摆着的阔叶绿植挡住视线,只能看到那人的母亲露出的青色衣角。正想着装作去卫生间顺便去看看,突然听到有人在背后叫自己。


“是王俊凯吗?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伴随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王俊凯往后一转头,看到一画着浓妆的女生站自己身后,带着询问的目光,这大概就是自己的相亲对象了。


“你好。”王俊凯停住要往前走的脚步,退回来坐回原位,做出邀请的手势让对方坐下,又招来服务生让女生点饮品。


“实在是不好意思了,路上堵了太久,找停车位也找了好久,你一定等得不耐烦了吧。”女生看了看王俊凯面前的咖啡,小声对服务生说了一句和对面那位先生一样。


“还好。”王俊凯掏出手机解开锁,游戏界面被重新点亮,屏幕中央一个大写的“game over”。迟到了整整36分钟。王俊凯在心里想。


“妈我根本就不喜欢女生。”那边男生突然传来一句。


隔壁空气凝固的状态瞬间蔓延过来,咔嚓咔嚓的空气里都带着冰碴子。坐在王俊凯对面的相亲对象也听到了这句,尴尬的笑了两声说现在的年轻人哦。


王俊凯没搭腔,低着头漫不经心地拨弄着手表的链条,竖着耳朵想听对面还有什么动静,却再也没听到什么,有点失望。


王俊凯相亲次数一只手数不过来,却还是被冠上不解风情的帽子。之后和女生谈话的时候也一直心不在焉。原本的下午茶晚餐电影院一条龙计划被女生直接砍掉,自己的话抛到王俊凯那里半天没有动静,像落入深井的石子,连个水花都不给,伤了自尊心,不到半个小时这场相亲就结束了。


王俊凯松了口气,叫来服务生结账,本着绅士的名头送自己的相亲对象出门,边往门口走边胡思乱想,还想着能等到那对母子的相亲对象来,顺便看看长什么样子,结果到最后也没见着有人过来,恐怕是被放了鸽子。有点同情那男生,又夹杂着点莫名其妙的兴奋。这点兴奋太过无可厚非,以至于王俊凯自己也没注意到。




-【嗅】


王俊凯相亲结束后重感冒了一星期,想是那天咖啡厅的空调温度太低。他整天带着大口罩,嘴巴尝不出味道,鼻子也闻不出气味。母亲那边打来电话问相亲结果怎么样,王俊凯咳嗽老半天,声音瓮瓮地回过去,“妈,你看,我们八字不合。”


在能尝出一点咸味的时候王俊凯激动地摔碎了一个碗,把负责做饭的阿姨吓了一跳,连忙尝了口汤以为自己盐放太多。


下班结束后王俊凯又去医院拿药,他从来都是谨慎细微的人,吃药也谨遵医嘱,本来还打算去挂水,被医生劝了好久,说你这点小感冒还要挂水就别给我们添麻烦了,王俊凯这才悻悻地接过医生给开的处方。


医院里消毒水的气味充斥着王俊凯的鼻腔,一不小心吸了一大口,顺着鼻孔直通天灵盖,让他打了一哆嗦。


去交钱的窗口正经过骨科,一堆人在里面鬼哭狼嚎。王俊凯鬼使神差的往里看,头还没探进去,就感觉到肩膀被人轻轻戳了一下。


“借过一下。”


王俊凯听到这声音瞬间打了个激灵,身子往旁边一侧,还没来得及回头,就看到一比自己稍矮一些的男生单脚跳着坐到医生面前的椅子上,打着石膏的左腿搭到旁边的凳子上。


医生打了盆水把石膏浸湿,没过一会儿石膏就开始变软了,然后从工具箱里拿出锯子开始锯。吱吱吱的摩擦声在王俊凯耳边晃荡,细小的颗粒扬在空中,王俊凯透过这些粉末去看坐在那里的男生,看他一只手支在桌子上托着下巴,百无聊赖的跟医生抱怨自己终于可以摆脱残废了。医生没搭话,割开一个缝,又拿剪刀剪了剪,开出一大缝,接着用手一掰,石膏就全部噼里啪啦的都裂开脱落了。


空气中带着点石膏的刺鼻味道,那男生的小腿从石膏里蜕出来,又细又白,跟段水葱似的,仿佛轻轻一掰就能断掉。


王俊凯看得入神,就只见那男生一瘸一拐的朝自己走来,“嘿,你是来看拆石膏玩的吗?我也觉得挺好玩的,就是断腿不怎么好受。”


这是王源对王俊凯说的第一句话。


王俊凯刚恢复的嗅觉,被笼罩在一种不同于石膏和消毒水刺鼻气味的海洋味道里,带着点年轻人特有的清新和凛冽,像夏天上午九点钟的海水,有点冰凉,却又泛着粼粼的光。他微微低下头,凑到男生颈窝那里深深吸了一大口,抬起头的时候说,


“对不起,我有低血糖,刚刚有点晕。”


“还有,”王俊凯顿了顿,“外面开始下暴雨了,要不要我送你。”


这是故事的开始。




-【触】


王俊凯第一次拥抱王源是在七年前。


高中毕业的那天,太阳烈得厉害,气温一度飙升到了三十八度。在喷泉前照完毕业照,衬衫背后立马溻湿一大片。


而王源所在的高一班级正慢吞吞的顶着烈日往高二所在的教学楼里做着转移。


晚上毕业礼堂被装饰成舞会的样子,毕业生们排着队站在中央听领导讲话,那时候礼堂还没有装空调,中央吊着电扇,呼啦,呼啦,一圈圈的在头顶盘旋,摇摇欲坠。


王俊凯作为学生代表做完最后发言,灯光瞬间就灭了下来。刚从国外取经回来的校长不知道哪根筋抽了,在台上宣告,在黑暗里给毕业生一个机会去释放情绪,比如去拥抱自己喜欢的人。


王俊凯贴着墙角小心翼翼的走,双手环在胸前生怕被别人占了便宜。闷热的礼堂,头顶旋转的吊扇,人群里女生小声的哭泣,男生们仿佛也被感染了情绪,这时候开的玩笑了也带着哽咽。王俊凯最受不了这种场合,总是要被迫感动。


摸到礼堂大门的时候王俊凯才松了口气,刚开了个缝,突然就有人扑了进来,王俊凯下意识的去捂那人嘴巴,另一只手带上门,把人拖了进来。


“我们也要拥抱吗?”是个男生轻颤的声音,在夏夜的衬托下像汩泉水。


“哈?”王俊凯往后退了一步。


“我在外面听校长刚才说......”


“好吧,抱吧抱吧,反正也毕业了再不抱就没有机会了。”王俊凯带着点无奈和妥协把男生拽进怀里,“幸亏你是男生。”


团在王俊凯怀里的男生体温温热,像刚煮好的牛奶,手垂在身体两侧,仿佛过了好久,才抬起手轻轻拽住王俊凯的衣角。王俊凯笑了笑,抬起一只胳膊搭在男生肩膀上,手指蹭过男生的脖子,堪堪触到男生颈后的那颗痣,心突然像被细小的电流触到,腾地跳了一下。


“你几班的啊,怎么没见过。”王俊凯借着黑暗肆无忌惮地垂着眼打量怀抱里的人。


“啊,我不是高三的,只是来这边凑热闹,贴在门那里刚听了个动静就被你发现了......”


“那你叫什么啊?”王俊凯问。


“王......”


突然灯刷的一下被打开,周围人声瞬间大了起来变成哄闹,刺眼的白光从头顶泻下来,王俊凯抬起一只手来遮眼,转过头去问,“你刚刚说你叫什么名字?”,睁开眼却发现周围已经没有人了。礼堂的门留了一个小缝,有风吹进来。王俊凯怅然若失的站在原地,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错觉。




“所以我们很久以前就认识吗?”王俊凯问坐在副驾驶的王源。


“可以这样说,”王源想了想,又摇了摇头,“不对,是我认识你,你不认识我。”


“那我现在重新认识你还来得及吗?”王俊凯笑着从驾驶座探过身子去看王源的眼睛。


“我想......”王源垂下头,眼睛眨了眨,再抬起头的时候眼睛已弯成一道弧,对上王俊凯同样弯起来的桃花眼,凑过去吻了吻王俊凯的嘴巴,笑着说,“来得及吧。”




-【味】


厨房高压锅里炖的排骨汤冒着咕噜咕噜的泡泡,浓郁的香气从客厅一直弥漫到卧室。


两个人的衣服从卧室门口到床边散落了一地,纠缠在一起。王俊凯伏在王源上方亲吻他的锁骨,牙齿磕在上面轻轻啃噬。


王源“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冷气。


“痛吗?”王俊凯抬起头问他。


“好爽。”王源摇摇头,将手指插进王俊凯的头发里,轻轻摩挲着他的头发,“不过你属狗的吗?”


“嗯?”王俊凯玩心大起,抓过王源的手,双手缚住王源的手腕固定在身体两侧,顺着锁骨往下舔舐,“这里肉质细嫩,适合清蒸,”王俊凯的嘴巴滑过王源的胸部,继续往下,“这里竟然还有腹肌啊王源,不错不错,嚼起来有嚼劲,适合红烧。”


王源被王俊凯弄得痒,咯咯咯的笑起来,王俊凯听到声音又拱了拱王源的肋骨,“骨头太多啦,做排骨要啃掉牙齿的。”


王俊凯膝盖插进王源的腿缝里,抬起王源打过石膏的那只腿揽到自己腰后,手掌从脚踝顺着小腿一路摩挲到膝盖,“当初第一眼就看到这腿,适合怎么吃呢?不如烤一烤吧,金黄酥脆的外皮,配上甜面酱和葱丝,用荷叶饼一卷......”说罢,王俊凯用力一顶,“这样最好吃了......”


王源呜咽了一声,揽着王俊凯脖子把他带上来继续亲吻,从轻轻点触到唇齿交缠。粉红色是草莓的清香。


窗户外的梧桐开始落叶,小区内的车辆从上面碾过发出嘎吱的脆响。有秋风打着卷从外面偷偷溜进来,贴着旖旎的空气蒸干两人身上的汗。


厨房里的高压锅发出一阵鸣响。骨头刚刚炖好。




end.



跟电影版的感官世界没什么联系叻

评论 ( 24 )
热度 ( 32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