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明白


王源是在后来才去想,十五岁的那个秋天,王俊凯带自己坐的那次单程索道,是否是一个隐喻。飒飒的秋风呼啸在耳边,霓虹的影子映在江水里泛着粼粼的光,带走的只有过去。


但好像也都不重要了。 




少年时代的王源脑袋里最常出现的一句话是“我们没有时间了。”他也有点搞不明白,到底是“我”还是“我们”,“我们”又是谁。朦朦胧胧的,总让他以为是在做梦。


究竟是不是梦呢,他仍然怀疑,毕竟他到现在都要随时拧自己胳膊一下看看自己是否清醒来确认电视上那个正在蹦跶着唱歌的少年是自己。直到手臂内侧出现青紫的一块并开始疼痛才恍然大悟,真特么疼啊,下次要拧就拧王俊凯。


大家都以为自己是大明星,生活笼罩在五彩光环下,轻轻松松就可以收获别人十倍百倍也争取不到的东西,或者有时候,极少数情况下他们也会同情自己辛苦,哪里辛苦,怎么个辛苦法却又说不个一三六来了。王源总听到别人说自己心大。大什么啊,王源在心里想,手掌摊开再握成拳,只是这么小的一丢丢。不是因为大,是太小了,小的只能装下自己在乎的东西,其余的便都不重要了。王源很少看微博评论,有时候一翻,看到粉丝在那里猜这猜那,就感到无奈,自己的时间少得可怜,哪有时间想这想那的,有时候甚至只有在早晨刷牙的间隙才能有空想一想王俊凯,还容易走神。母亲在卫生间门口喊他,“王源——要迟到啦——”,王源这才回过神,匆匆漱口洗脸,嘴里的泡沫随着水流冲进下水管道里,哗啦——消失不见。王源脸也来不及擦,带着一脸水珠冲门口喊,“这就来啦——”刚刚想王俊凯想到哪里了?王源早就忘记了。


还是没有时间。事业处于上升期,学习跟工作两头跑,王源恨不得变成鸣人召唤出五个自己来帮忙,偏偏那年有连续一个月的通告,直接请了一个月的假。给假条的时候班主任笑着说小孩子比我们还辛苦啊,王源摸着后脑勺嘿嘿的笑,说哪有哪有,以后补课还要老师多帮忙。事后在飞机上给王俊凯讲这件事,王俊凯拍了一下他的脑袋,“笨死了,请个假也不会请。”


王源问,“那要怎么请?”


“让你妈帮忙啊。”王俊凯又过来揉他的头。


王源看着王俊凯凑过来的眼睛,两人双目相交对视了三秒,倒是王俊凯先红了脸转过头去。王源轻轻笑了笑,说,“哦。”


飞机划破云层,像拱进一团棉花糖里。王源闭着眼睛倚回座位靠背上,想,这不是还有时间吗。




王源很少说“想”这样的话,总觉得矫情,但记忆里唯一的三次都给了王俊凯。


第一次是一次媒体采访。王源孤零零的站在话筒大炮前,在被问到“是怎么在戏里哭出来的呢”这样的问题时,先是一怔,经纪人明明没跟自己说有这种问题啊,等反应过来,话已经说出口了,“就演戏的时候想着王俊凯要中考离开很长时间就很自然的流泪了,就很想他。”底下的闪光灯晃了自己的眼,王源愣愣的转回头去看经纪人,对方冲自己点了点头,比了一个OK的手势。那次采访后来被王俊凯笑了好久,他还特意下载到手机上,每次见到王源都要笑给他看。王源觉得王俊凯简直神经病。


第二次情况要好点,是在自家综艺。王俊凯终于从万恶的初中解放出来,录综艺的时候小伙伴拿王源打趣,说王源想你想的哭。王俊凯在一边笑得贼兮兮,隔着好几个人,探过头去看王源,一遍又一遍的问他,“是吗?真的吗?就这么想我啊?”王源被夹在里面,掩在短发下的耳尖通红,一咬牙一挺胸,“是啊,真的啊,怎么啦!”仿佛说的越大声,越跟自己没关系一样。王俊凯反而不出声了,只是勾着嘴角意味深长的盯着王源看,王源装作没看到,转过身子去跟旁边人说话,掩耳盗铃般的发出很大的声音。


第三次是王俊凯去北京上大学的第一年。王源半夜听到下雨声睡不着,拿出手机翻看电话薄,一不小心点了快捷键,正好是王俊凯,等通话嘟嘟嘟显示成功的时候,王源又慌了,但鬼使神差的没有挂掉。对面过了好久才接通,带着点睡意,问怎么了。王源不说话,对面叫了一声王源后也跟着沉默,两个人平缓的呼吸从彼此听筒那边传过来。过了好久,王源说,我有点想你。


“哈哈哈。”王俊凯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很干脆的三个哈字,有点像以前常看的动漫里的人物会发出的声音。


王源觉得没意思,便也跟着笑,说重庆这边下大雨,你要不要听。


王俊凯嗯了一声,说好。


王源爬起来披上外套,把窗户开了个小缝,手机举到窗口,脸也贴到一旁,说“听到了吗?”


王俊凯那边是轻轻的笑。


王源跟他说,“我很喜欢周杰伦的一首歌就是《雨下一整晚》。”


王俊凯依旧是嗯。


那晚的雨下了两个小时,淅淅沥沥的,冲刷着树叶和天地。王源只给王俊凯听了一小会儿就挂了电话,说自己心疼电话费。王俊凯最后说晚安的时候突然叫了王源一声。王源刚想挂电话,听到叫自己名字立马又把耳朵凑过去问干嘛。


“我等你啊。”




见面其实也不是很久见不到面,在北京的活动多,一个月总有几次要来回的飞去跟王俊凯接头。只是飞机都是王源自己坐一排了。晚上到公司给王俊凯安排的小公寓去住,很快又恢复往日的亲密。


王俊凯带王源去新淘到的小店吃火锅,两个人带着口罩和帽子,王源从王俊凯书架上顺了一副平光镜,架在鼻梁上装模作样。


店面很小,每个小隔间都有一方挂起来的布当隔断,上面描绘着繁复又艳丽的图案。锅里的水沸腾起来的时候王源已经把一大盘羊肉卷全都下锅了,手忙脚乱的指挥着王俊凯往里倒菜。


清汤锅两个人也吃的欢,倒是王源拍了两次王俊凯欲要伸向辣椒油的手。隔着火锅腾出来的热气和小店昏黄的灯光,王俊凯突然叫了王源一声。


王源腾的抬起头,平光镜被热气蒸的雾茫茫,也不知道为什么忘记拿下来。王俊凯伸过手,帮他摘下眼镜,说,“你以后不要戴眼镜,你眼睛好看。”


王源低声哦了一声,埋着头继续吃东西,没了平光镜的阻隔,热气全都扑进眼睛里,像在洗温泉浴。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王源怎么也想不明白。


王源觉得喜欢就想投篮时的篮球运行的那条抛物线,到了最顶端之后就开始慢慢下滑了,顶点却并不是投进篮筐的那一点。他甚至有点怀疑自己到最后会不会不那么喜欢王俊凯了,他命中率准,可是他怕他就算投进了篮筐,却没有人在下面接住。他怕王俊凯接不住,篮球自己蹦着蹦着就出界了。他拿不定主意,投还是不投。


王俊凯不说,王源也就不说,反正就是耗着,看谁耗的时间长。


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十年,一个永远两个永远三个永远,都是耗得起的人。




等王源真拖着行李大包小包来投奔王俊凯的时候,时间又过去好久了。


王源已经很少以为自己是在梦游,梦也好,现实也罢,不都是自己的存在吗。他像一株植物孤独的生长。




搬进王俊凯的公寓简直理所当然,副卧一直摆着王源的东西,卫生间也是成套的洗漱用品。王俊凯的妈妈来过几次,笑着问他这些让女朋友看到怎么办。王俊凯皱着眉头把母亲推出卫生间,“哪里会有什么女朋友啊。”


庆祝乔迁成功的那天晚上王俊凯从冰箱里拿出两瓶啤酒说意思意思,王源也高兴,没反对。没想到喝着喝着就停不住了,王俊凯脸变得红扑扑的,趴在桌子上很少讲话,只是笑,王源没喝多少,被他盯得不自在,伸出手上去合他的眼睛。却一把被王俊凯抓住手腕,筷子被打翻在地上,王源抽手要弯腰去捡,刚低下头,就被王俊凯的身体压住了。


王俊凯像头熊一样趴在王源背上,双手环住王源的腰,下巴搁在王源头顶上蹭来蹭去,发出满足的哼唧声音。王源被王俊凯的声音弄笑,问他,“你是猪吗?”


下一秒,王源就感觉到有抹柔软带着酒气碰到了自己的脸颊,转瞬即逝,然后就听到王俊凯说,“是啊。”


这回倒是真的做梦了。王源把王俊凯驮回卧室,又给他除了外套和裤子,用毛巾擦了一遍脸才离开。王俊凯嘴里醉话梦话一大堆,王源只能听到里面夹杂着的“我们没有时间了。”


原来是我们啊。王源叹了口气,终于搞清楚好多年前的疑问。


那天晚上王源做了个梦,梦里下着很大的雨,自己给王俊凯打电话,自己冲着电话筒大声的说“我很想你。”那边的王俊凯喊听不清。


“我说我很想你——”

“你说什么——”

“我——很——想——你——”

“我——听——不——清——”

“我喜欢你。”

“啊?”


雨太大了,声音是隆隆的带着滚雷,风也扑倒自己脸上,雨也从窗外进来。王源一抹脸怎么湿了,明明没哭,就是有点伤心。突然天边打了一个雷,这才反应过来是真下雨了,忘记关窗户,雨都进来了。这下连伤心都顾不上了,连忙去看王俊凯。


王俊凯那边的卧室灯已经亮了,王源推门进去,看到王俊凯正趴在窗台前发呆。


“你醒了啊。”王源走过去,盘起腿坐到王俊凯身边,和他一样,趴到窗台上。


“嗯,好久没下这么大的雨了。”王俊凯皱着眉头。


“我刚刚做了一个梦。”王源说。


“梦里有我吗?”


“有。”


“好巧啊,我也是。”王俊凯侧过头看他。


“那结局呢?”王源对上王俊凯的眼睛。


“好的吧。”王俊凯想了想。


“那真是太好了。”王源笑着说。




不管是人还是事,所有的所有,都被时光像浪花一样推挤着往前走了。快也好,慢也好,大步也好,小步也好,都没有返回的机会了。都只能往前。王源偶尔会停下来回头看一看,身后那些模糊的片段,有些被印成照片,有些被刻录成DVD,有些被写成代码存到硬盘里,而有些却只有模模糊糊的影子,只言片语怎么抓也抓不住了。


反正已经不重要了。



end.




===========以下废话建议省略===========

好吧这篇又这么稀里糊涂莫名其妙的结局了(哈×140) 借了一点上篇纯真里的东西 但也没什么太大的联系 当做独立看就好 看不懂也没关系就知道是he然后随便看看好了^_^

有很多我想表达的东西但写出来一看完全不对劲又没有时间再去从头修改所以真的随便看看就好了 以后(大概几个月...)有时间再看着修改吧 实在是太不负责任の我

然后 之后是真的没有时间写文啦886.

噢还有 明白和纯真也是两首歌的名字 大家可以听听看

感恩

评论 ( 60 )
热度 ( 49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