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圈套 (5)

4 3 2 1


++++++++

一进公司就被小任姐叫到办公室里进行思想教育茶话会了。当然是她喝茶我干瞪眼。衰。


王源啊,昨晚去哪儿了?小任姐抿了一口茶。


去朋友家住了一晚。我冲她眨眨眼。


住一晚还住出针眼来了?对着我放什么电?谁啊?听老周说刚认识的小嫩肉?胆子挺肥啊你?翅膀硬了管不住你了?是要飞到乌干达还是埃塞俄比亚啊?小任姐一口气突突出来像放机关炮。


谁?!谁说的?!天地良心啊小任姐!我抚着胸口像小任姐发誓,都是老周那老东西,请我喝什么桃花酿,呸,一点也不好喝,又苦又涩,把我灌醉就扔给人家小虎牙了,幸亏是个好人,没把我怎么样,我到现在还在后怕的呢!


还小虎牙呢。小任姐冷笑一声,挺亲密嘛。


呃......我一顿,说道,我这不是不熟嘛,只记得他名字挺土的了,哪像小任姐你娇气四溢的名字啊,天生皇家贵族八星镶钻公主好伐。我笑得像朵波斯菊死命拍马屁。


小任姐听了飘飘然,沉思了半会儿,说,其实我找你来是谈正事的。


唉你不早说。我松了口气。


但作风问题你也得重视起来!你这都方圆几百公里家喻户晓的二十八线明星了,以后不能整天跟什么小虎牙小兔牙小龅牙一起玩了听到了没?!小任姐表情严肃一本正经。


哎好好好。我答应道。心里却想着,小任姐,你是知道的,我说起话来,算不算数完全是凭感觉的。


等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我还有点懵,小任姐跟我说我去友情客串的冰淇淋小店员戏份这就杀青了,明后天剧组要举办杀青宴,要我这几天别出去乱晃,手机保持二十四小时开机保证随叫随到。


我就一两分钟完蛋的戏份,杀青宴请我吃饭,不吃白不吃啊。我满怀期待。


等真到了那天,凌晨四点就被小任姐夺命连环call催起来了。我挂着黑眼圈坐在化妆镜任化妆师宰割。


小源呐。Kevin翘着兰花指往我脸上拍粉,又夜夜笙歌啦?你这黑眼圈放熊猫堆里可分不出谁是谁了,我得祭出我的遮瑕一号来给你补补才行。


昨晚玩游戏玩晚了,哪里去笙啊歌的。我翻了个白眼,就趁这机会,Kevin竟然给我画了个下眼线。


老周啊,老周说的,他在群里跟我们一帮小姐妹说你新交了个小朋友呢呵呵呵。


啥群啊你们那是?我打了个哈欠。


就姐妹们的那些事呗,谁又抢了谁的男朋友,谁又撕了谁的逼。怎么的,你要加进来吗?Kevin停下来问我。


你们群里有会打游戏的吗?没有我不去。我说。


你们这些无趣的男孩子哼,活该找不到男朋友。Kevin扭着小腰把粉扑扔到了化妆台上。


谁说我找不到的?我又翻了个白眼。 


还真是你那小老虎啊?改天给我们带来开开眼呗,我们给你参谋参谋,别你卖了还给别人数钱呢。Kevin说。


我又不是驯兽师,哪那么多小老虎供我玩。我挥挥手,有功夫再说吧。


经Kevin这一提小虎牙,我还真有点想跟他见面了,士别三日,如隔三秋啊。毕竟我的衣服还在他那里不是,一套好几千的名牌呢。


想到这里,我立马掏出手机来给他打了个电话。


电话刚接通就听到小虎牙在里面急火火的说,是王源吗?我这边有点事情,现在没时间,可能一直到晚上才有空,我晚点给你打回去吧,好吗?


好啊,怎么不好。小虎牙的声音像小学周五下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从手机那边传过来,听得我心里酥酥麻麻的,只想抓着书包一溜烟从学校后墙翻出去。我跟他说行,你忙吧。然后就挂了。语气特别诚恳,特别识大体,特别的为人着想,特别的雷锋。


正好这边公司的人来催,我就跟着助理直奔发布会了。


发布会超级无聊,主创在上面叨逼叨,我低着头在下面玩俄罗斯方块,老是死,糟心。实在是没事干,我就去看摆在第一排的投资方和制片商的名字,想着万一下次有人看重我找我演男一号呢我怎么也得叫得上人家名字吧。然后就看到最中间第一大投资商姓王,心想,还和我是本家嘞。缘分。


群访的时候记者问我这次客串一个小店员有什么感想,我回答冰淇淋很好吃。记者小姐听了呵呵呵的笑,说王源先生你可真幽默。我想你见识可真少,但我没说。我颔首一笑,冲记者点了点头,矜持又高贵。完美。


之后就是吃吃吃了。酒席办在酒店三楼,我跟在大部队中间。自助式取餐简直是人类史上最伟大的发明,我兴高采烈的端着盘子直奔甜品和海鲜区。


走着走着…...呃,发现熟人了。


小虎牙站在离我三米远的地方,正举着酒杯和人聊天。


他穿了套黑色西装,墨蓝色星空领结,皮鞋擦得锃亮,新剪了短发,刘海松松散散的搭在额前。像是走错婚礼现场的伴郎。


喂你打两份工被你老板知道不会被开除吗?我从后面拍拍小虎牙的肩膀,阴测测的在他背后笑着说。


他显然被我吓了一跳,打了一哆嗦,转头一看是我,才松了口气。


怎么?你这司机还兼职酒店服务生啊?我走到他面前。


他对面的人一脸茫然,小虎牙对他摆了摆手,打了个手势,那个人就离开了。离开的时候脸上满是狐疑。看不出来小虎牙还会打哑语啊,真是学识渊博the cup of my tea啊。


他点了点头,没承认也没否认。贼死了。他问我,那你怎么在这儿?


听说有免费午餐我就来了,这家店做的麻辣小龙虾可好吃了,你要来点吗?我把自己面前堆成小山的小龙虾朝他面前推了推,最多拿两个噢。


他笑了笑,说,你喜欢吃这个啊,我知道了,你自己吃吧,我不吃。


你一大男人还扭扭捏捏什么啊,又不是他们那帮女明星,害怕吃起来不优雅。噢对,我给忘了,你是来当服务生的,不可以吃的。唉,心疼,那你帮我端杯香槟吧,这个太特么辣了。


你不能喝香槟。小虎牙皱了皱眉。


又不是花你家钱你心疼什么?我问。


不是,你喝醉了不是容易…...容易那个嘛...…虽然确实是花的我家钱。他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句我直接没有听清。


容易哪个?我一头雾水。


算了,我让人给你拿杯饮料吧。小虎牙冲旁边的人招了招手,立马有人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了,小虎牙低头跟他说了几句,那人点点头,过了一会儿,端着一杯牛奶过来了。


唉你还混成领班可以随便支使人了啊,不错嘛。我冲他比了个大拇指。


他笑笑,看我急着嘴往里灌牛奶,问我,你那衣服洗好了,什么时候来我家拿?


我正喝着呢。听到这消息一下子喷了出来。去你家?天哪!小虎牙这是对我发出第二次抖动邀请了吗?好激动呀!


他拍着我的背给我顺气,说,你慢点,我想起来了,你是这个剧组里的吧,我之前到你那里买冰淇淋,还真以为你是店员呢,演的挺像的。


那你看我能得今年奥斯卡吗?我冲他露出八颗牙齿。


我看行。他把我手中的玻璃杯接过去,拍拍我的头,目光诚恳。


我这个人怎么就这么虚荣这么喜欢听别人夸我呢,想着小虎牙真是,哪儿哪儿都讨人喜欢啊。


他没看出我丰富的内心戏,看到我一直沉默没反应,摸了摸鼻子,说,那天早上我送你去公司,看到你的广告牌了,拍的挺好看的。


我直起身来看他,发现他脸有点红。


听他继续说道,然后就去网上查了查你,发现还真是个明星,我以前上网都不太看这些的,发现你还会唱歌,还演了那个电影,然后挺高兴的。


你高兴什么啊?我问他。


没什么。他笑笑,然后说,你公司离我挺近的。


近有什么用啊,你每天给你老板开车,还要兼职这里的服务员领班,就算我长得帅又是明星,你想见我,你老板也不同意对吧。我跟他说。


你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啊,他叹了口气,看着我的眼睛,接着说,总有机会见面的,不是吗?就像今天。


气氛有点微妙。


我低着头看我们两个距离十公分的脚尖,他的脚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概有43码,也不知道里面穿了什么样的袜子。总之,我不敢抬头看他泛着水汽湖泊一样的眼睛。


我看你挺无聊的,这里的菜其实也没那么好吃,我知道一家不错的店,要不然我带你出去吃吧。


啊?我抬头看他。


走吧。他把我面前的龙虾盘子接过去放到一边,伸出另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推着我往前走,站在旁边的人都往这边注视,冲我们举了举酒杯,我刚想打招呼,就看到小虎牙面带微笑冲他们点头。


我悄悄怼了怼他,他比我高五公分,稍稍侧过头,显露出他锋利的下颌线,嗯了一声,我说,人家跟我打招呼你凑什么热闹,不怕扣工资啊。


他一下子笑了出来,捏了捏我的肩膀,说,不怕,大不了我辞职。


我心想年轻人就是容易冲动不懂事,但忍住了没说,这种挫折需要亲身经历才更深刻,不是吗。人生这玩意儿我已经参得透透儿的。


离开的时候我回头朝大厅内望了一眼,在缓缓关上的门缝里,看到小任姐举着香槟一脸吃惊的看着我。对不起,小任姐,我恐怕是真要飞往乌干达了。


到地下车场的时候小虎牙带着我来到一辆宝马面前,我刚还在四处找奥迪呢,问他,你老板换车了?挺有钱的啊。


他帮我打开副驾驶的车座,手扶在车门上,低着头看我,眼底竟带了一抹风情,说,嗯。


汽车缓慢发动,面前的视野渐渐开阔,我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两点钟,太阳有些刺眼的晃过来,我又侧过头去看小虎牙,看他脱掉西装外套,衬衫袖子挽到小臂,露出来的一小段麦色皮肤下青色的血管安静起伏,问他,


欸,你下巴的蚊子包好了啊。


然后发现,他的脸,腾的一下,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又红了起来。


真可爱啊。我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抑制住堵在喉咙里的尖叫。


tbc.



——————

#你永远不会知道ubb下次更圈套是什么时候嘿嘿嘿#


评论 ( 92 )
热度 ( 28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