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坏朋友 4

1 ※ 2 ※ 3


++++++++



王源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长得很帅!完全不输给王俊凯嘛。”

“与其用‘帅’来形容,倒不如用‘漂亮’来的贴切。很少见过漂亮的那么不违和的男生哎。”

“那就是又帅又漂亮咯,哈哈哈。”

“学习也很认真,下课也都不怎么玩的吧。”

“已经是年纪前十了还想怎样啊?”

“高一参加入过篮球部?但好像没有上场过。”

“我男朋友告诉我他投篮很准的。”

“既然是班长,人缘应该不错吧。”

“但是我都没怎么和他说过话哎。”

“我也是......他笑起来的时候明明很亲切,但不笑的时候,就......”

“距离感吗?”

“对!距离感......明明是长相可爱的男生,但气质却是清冷挂。”

“还是......不太好相处吧......”

“也是有很多女生喜欢这类型的啦,M型人。”

“......”

“哇!你不会喜欢他吧,他好像一直单身哎,看好你,加油加油!”

“.........................”


对外人来说就是这样的人。




当时面对同桌小加把自己女友聊天群里的截图发过来的时候,王源也只是怔了一下,摸了摸鼻梁,面无表情的又把手机递回去,继续写手上的卷子。过了将近半个小时,王源才又戳了戳林加蒙的胳膊,有些认真的小声问:“我真的看起来很不好相处吗?”


那时的林加蒙简直想捶地大哭,源哥你到底是哪里缺根弦吗??!!

有点无奈的回答,“是有一点点啊,像我也是和你做同桌之后才变熟的啊,原来的你在我们眼中都是高高在上的班长哎。”


“可是我又不会打你们。”


“这个是没错啦,但是你也不会和我们闹成一团啊,像班里有同学生日聚会这种事,不要只送出礼物不去参加啊。”


“会很麻烦。”


“这个......”林加蒙挠了挠头,“好吧,我们不提这个,就拿这张聊天记录的截图来说吧,你能看出里面有人喜欢你吗?”


王源老实摇摇头。


“所以才说你顶着这样年级前十的脑袋其实根本就是感情废吧!”林加蒙抓狂,“那个打省略号的女生,很明显的就是喜欢你啊!”


有吗?王源回想了一下那串省略号,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来啊。但是如果放到语文阅读理解里作为分析省略号的作用这种题型列到卷子里,倒是有好几种意思呢。


说到底,还是从心里认为,和自己没有关系的,就不要浪费时间去关心吧。




但很明显的,自从前一天晚上听到王俊凯那群朋友的对话,联系到即将处于危险中的王俊凯,这种情况下也是和自己没关系吗?




“班长?班长!”前座男生小声叫王源,“昨晚发下去的安全通知书要收了。”


“嗯?哦!”王源终于从回忆里回过神,从书包夹层里翻出来递给前座,“谢谢。”


是班长啊。


既然是班长的话,就要负责起整个班级同学的安全啊。


“你负责看一下班级纪律,我有事出去一下,马上回来。”王源站起来拍了拍前座,嘱咐了几句,立马向门口冲过去。


“啊?班长?”前座男生一脸惊讶看着王源离去的背影,“我不是班委啊?”




大脑还是有点混沌,四肢也像灌了铅,在走廊上跑了一小会儿便喘得厉害。清早的气温还不至于太高,走廊上开了窗,空气一流通,便成了风。从衬衫下摆钻进去,鼓成一张帆。


王源一边扇着衬衫领口往楼下走,一边思考着电话里的王俊凯并没有提地点,那他们到底会去哪里见面。这个时间几乎没有人的地方,学校里还是很多啊。


自行车棚?行政楼后门?体育器材堆放室?王源在心里盘算着,脚步已经迈出教学楼。


人行道上空无一人,教室里朗朗早读声透过玻璃传出来。突然身后灌木丛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王源转过身去看,一直棕黄色的大猫从中跳了出来,张着嘴巴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的跳上窗台,尾巴轻晃,优雅地从王源面前走过。


王源想了想,朝猫的方向走了过去。


刚拐了一个弯转到教学楼后,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果不其然是王俊凯。


王俊凯好像也发现了自己,一路小跑朝自己跑过来。空气中的气流被带动起一阵波澜,对方细碎柔软的刘海随着脚步的律动轻轻拍打在额前。


你用过Instagram上的Sierra滤镜吗。王源看着此刻向自己跑过来的王俊凯和被纳入镜头中的身后的长长人行道、贴着砖红色瓷砖的教学楼还有枝头轻微拂动的叶子,被那种柔和的带着一层朦胧光泽的滤镜覆盖着。


“你怎么在这儿?”王俊凯在离王源五步远的距离时停了下来,放缓了脚步向他走近。


“你没事?”王源上下打量着完好无损的王俊凯,“你刚才去哪里了?”垂在裤缝的手微微一蜷。


“切,被人放了鸽子。”王俊凯皱了皱眉,突然眼睛一亮,像想到了什么,一把勾住王源的肩头拉到自己身边,“不会吧?班花?你是在担心我?”


王源被突然压到自己身上的重量弯下了腰,看着王俊凯满怀期待凑过来的脸,连忙一掌抵住王俊凯还想继续往前凑的脸颊把他的头别过去,


“当然没有。”

“别自作多情了。”

“我.......我只是要去教导处开会刚好路过而已。”


“可是教导处在反方向。”


“烦死了。”王源小声嘟囔了一句,一弓腰,从王俊凯的臂弯下逃脱出来,往后退了一步,转身朝反方向走去。


“喂你等等我。”王俊凯连忙追上。

“生气了?”

“真的要去开会?”

“生病了还走那么快,让你走慢一点啊喂!”喋喋不休。


“......”




最后王源还是去教导处外面绕了一圈才回教室。遇到路过的老师镇定的打着招呼问好,但在回教室的路上还是莫名觉得,自己一整个早晨的行为非常的不王源,反而像个白痴。


王源回到教室的时候,早自习结束的铃声刚刚响。王俊凯座位上却还是空无一人。


“他没回来吗?”王源问隔壁女生。


“回来了,刚刚又出去了。”


“哦。”王源点了点头。


无精打采从桌洞里找出下节课要用的课本,刚一抬头就被人拍了一下,又是王俊凯。


王俊凯一阵风跑过去,手还没来得及收,另一只手握着那把墨绿色的花洒,莲蓬头小孔里的水摇摇欲坠。


“我昨天浇过了。”王源理了理头顶的头发,朝王俊凯说。


“原来是你把那块地板搞那么脏啊。”王俊凯蹲到地上,把花盆挪到书柜的阴影处,“现在这个天气每天都要浇水的,滴水观音不喜阳,每天顶多晒三个小时就可以了,还有,需要准备一块干净的布,叶面上的灰尘都是要擦的。哦对了,植物园那边没有发花肥吗?那个也是要用的。”


“没有......”本来还想反驳的王源被王俊凯突然一长串的讲解搞蒙了头,最后只讷讷吐出两个字。


蹲在地上的王俊凯完全没有凑近自己时给人的压迫感,身体缩在一起变成小小的一团,阳光从室外照进来,洒在他的头发上,又变成了初见时的深栗色。他专注地浇着水,目光沉静又温柔。


和印象中不是除了睡觉就是在耳边嗡嗡嗡聒噪地讲废话的人完全不一样。


“我昨晚放学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你的那群朋友的对话......”王源突然开口。


“嗯?”王俊凯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摆弄面前的植物。


“大概就是要教训你的意思吧,你最近小心一点。”王源说罢,转回身没再说话。


王俊凯也没有动静,过了半晌,王源听到他把花洒放到阳台上,椅子从桌子下拖出来,坐上去。


“这样啊,怪不得一大早就要把我叫出去,”王俊凯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与其说平静,倒不如说是一种习以为常,“好烦呐,你还不如不告诉我,如果不知道的话,当场打一架就好了,现在知道了,完全就没意思了。而且我今早过去的时候,正巧碰到教导主任,嘴里嘟囔着说抓到吸烟的学生,说不定也是他们吧。”

“唉,没意思没意思。”

“不过话说回来,你今早晨就是在找我吧。哈哈,不要害羞嘛。”

“切,又开始装哑巴了。”


王源伏在桌头的肩膀动了动,终究还是没接话。




中午午休的时候王源也是披的王俊凯的牛仔衬衫,午饭后吃了感冒药,睡了一觉后大脑终于清明了一点。


但下午第一节的自习课,被从白色窗帘透过来的阳光一晒,还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欠。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风油精的味道,刺鼻却提神,王源闭着眼睛用力吸了一下,下一秒,就感觉有一双手从后头扶住了自己的头。


那人拇指和虎口托着自己的脖子,食指和中指指腹裹有液体的冰凉,轻轻触到王源的太阳穴,带着力道,一圈又一圈的在上面揉压起来。薄荷和樟脑的气息将神经完全打开,王源可算是完全清醒了。


他抬起手一把握住王俊凯的手腕,声音有些颤抖,小声说,“你干嘛?”


“看你困啊。”王俊凯没松手,反而就以被王源握住手腕的姿态又揉压了两下他的太阳穴,“清醒了吗?”王俊凯压着嗓子说。湿热的气息扑到王源的耳后。


王源的脸腾的一下变得通红,风油精的清凉好像毫无作用,反而让他感到浑身发热,他小声催促着,“你快松手。”


“好吧。”王俊凯无奈地把手撤回来,手指不经意滑过王源的脸庞,经过耳朵,突然在耳垂那里用力捏了一下。


王源“嗷”的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一下子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抬眼一看,班里同学全停下笔朝这边看了过来,整个教室嗡嗡嗡的开始发出小声的讨论。


“大家安静一下,”王源红着脸抚了抚额头,站在座位上,深呼吸一口气,说:“刚刚被虫子蛰了一下不小心发出声音了,是我不对,大家也要小心。”


讨论声逐渐退去,王源维持好纪律,坐下的时候朝后座狠狠瞪了一眼。


却看到王俊凯身体后倾倚在椅子的靠背上,双手环抱胸前,敲着二郎腿,勾起一边嘴角,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



“神经病。”王源皱着眉小声骂了一句。


“班花你刚叫的那声好像我家楼下的猫。”

“碰下耳朵就这样,哈,你敏感点不会就在那里吧。”王源刚坐好,王俊凯又凑过来小声说。

“还有这个送你。”后面突然扔过来一个东西,撞到桌子上,发出“砰”的一声轻响。鹌鹑蛋大小的透明的小玻璃瓶在桌子上急速打转,里面淡绿色的液体随着转动也跟着轻轻摇晃。


王源一把抓住那瓶还在转动的风油精,皱着眉头朝后看去。


“就当是还你早晨提醒的人情好了。”王俊凯好像早就意识到王源要转身,趴在桌子上眼皮抬都没抬,声音低沉,“不想要就扔了吧。”


王源转回身,看着已被自己手心裹热的风油精的瓶子,轻轻叹了口气,装进了笔袋里。




王源的感冒没有持续多久就康复了。王俊凯和他之前的那群朋友也不知道怎么解决的,反正再也没看到走在一起过。有一点两人倒是相像,那便是平日里大多是独来独往。


但神奇的是,两个人的关系还是很明显的要比最开始好了一些。


早晨去学校的路上虽然一次也没有遇到,但偶尔会下了晚自习一起回家,然后在小区的花园前分别。虽然一起走的路上大都是王俊凯聒噪的在一边讲话,王源去校门口买了夜宵沉默的吃一路。甚至有时候在学校餐厅遇到,还能一起拼个桌,王源去拿双人份的筷子,王俊凯去端两碗粥。


林加蒙也发来短讯问王源,“哇,你小子现在和王俊凯关系不错啊,当初我还劝你离他远一点的。”


“还好啦,一般同学而已。”


“可没见到他跟谁一起在学校餐厅吃过饭,你是头一个哎。”


“他平时都不吃饭的?”


“哇你重点又错!”


“......”


总而言之,王源和王俊凯这两个名字被摆到一起,就会让人产生曼妥思扔进可乐瓶里的奇怪疑问——瓶子真的不会爆炸吗?


瓶子还真的是没有爆炸。




一周早已过去,王源还是选择连任了班长一职。


这天下午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帮忙整理学生档案,翻到王俊凯那本的时候不经意看到出生日期那一栏,顿了一下,默念了一遍921,又抬头看了看办公室墙上挂着的挂历,才突然意识到,王俊凯的生日,在下周六就要来了。


下晚自习的时候又是两个人一起走,一前一后踩着路灯的影子。人行道两旁的桂花这段时间开得正盛,下午的时候下了一场小雨,地上散落着蕊黄的花瓣,此刻空气中氤氲着桂花甜蜜又馥郁的香气。


王源在心里盘算着要送王俊凯什么礼物好。按照以前的习惯,关系稍微好一点的同学,都是在生日当天送一份礼物的,精装笔记本,或者钢笔,不太费心但又精致的一些小东西。王源衡量着自己和王俊凯的关系,笔记本钢笔什么的,听起来就像是王俊凯从来不会需要的东西,那到底送什么好呢。


“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站在小区花园门口的路灯下要说再见的时候,王源问王俊凯。


“莲花跑车。你要送我吗?”王俊凯单手插着口袋,掏出手机看了看日历,又看了眼王源,低下头想了想说。


“......”王源白了王俊凯一眼,“明天见。”说罢转身就要走。


“哎,你是要送我生日礼物吗?”王俊凯笑着在身后叫住他。


“你怎么知道?”王源脱口而出,说完了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再捂住嘴已经于事无补,只好停下来尴尬的看着王俊凯。


“一晚上心事重重连宵夜都没买我以为你失恋了呢,原来就为了这个啊哈哈哈。”王俊凯笑出声来。


“白痴。”


“喂,那你周六有空吗?”


“补习班要一直上到晚上。”王源想了想说。


“哇做好学生就是辛苦。”王俊凯幸灾乐祸。


“快要月考了。”王源皱着眉头。


“没劲。”王源看到王俊凯踢了一脚路灯,柱顶光源处环绕着的飞虫一下子乱了阵脚,“到时候再说吧,拜。”王俊凯朝王源挥了挥手,转身走掉了。


好像生气了。但又不知道具体王俊凯在气什么。


王源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看着王俊凯离开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线里。




第二天再见面,却又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王俊凯早自习还是会迟到,来了之后会先去浇那盆滴水观音。那盆植物在他的打理下长得越来越好,有新的嫩叶从旁开出来,阳光一照,绿得发亮。浇完花,便去戳王源的背,王源便把早就准备好的数学卷子从桌子底下传给他。


天气稍微转凉了一点,课间操出操也没有那么难受。体委重新排了位置,王俊凯换到另一排,在王源的右前方,但还是老样子,仗着自己在后排可以浑水摸鱼,做操的时候也是干站着。


王源一边跟着音乐跑跳,一边看站在原地的王俊凯正侧着脸看远处天空的云,脖颈延伸出修长的弧线,顺着下颌线视线往下,在中间凸起来的喉结处顿了一下,再一直绵延到衬衫领口处露出来的一点点锁骨。


王源看了王俊凯片刻,又抬了眼睛去看天空,蔚蓝色的巨幕下,飞机由南纵北,拉了好长一条白烟。




tbc.



5





评论 ( 88 )
热度 ( 142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