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坏朋友 5

1 ※ 2 ※ 3 ※ 4


++++++++



补习班的教室位于市中心第二高的那栋写字楼的第六层。周围高楼林立,直耸入云,逼仄的空间里抬眼望去只能看到一小方天空。


九月下旬,气温开始转凉。但不只是整个补习班教室,应该说是整个写字楼大厦,仍旧被中央空调的低温给控制着,仿佛温度超过22度便会影响人体大脑运转速度一样。


王源坐在靠窗的后排,白色短T外面套了一件浅蓝色的长袖衬衫,鼻梁上架了一副平光眼镜,一边听老师讲课,一边往已经写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空隙间做标注。教室黑板的上方挂了一个时钟,秒针啪嗒啪嗒的走着。


终于熬到下课,王源慢吞吞的收拾书包,人走的差不多了才开始往电梯方向走去。从大厦出来,室外湿润的空气和室内空调的干燥冰凉呈鲜明对比,王源闭着眼睛呼吸了一大口。


然后睁眼的时候,就看到站在人行道对面的王俊凯。


他倚在一辆墨黑色的机车前面,一腿撑地,另一只蜷起来搭在机车的支架上。穿了一件牛仔衬衫,是上次借自己的那件,袖子挽到手肘,双手环抱在胸前。他一抬头和王源对上眼,立马朝这边挥了挥手,深棕色的眸子在夜里熠熠生辉。


“你怎么在这里?”王源迟疑的走上前去。

“这是你的?”他指了指王俊凯正倚着的机车。

“你生日聚会结束了?”

“你的生日礼物......我不知道你到底需要什么......所以还没有准备好......”

“哦对了,生日快乐......”


“拿着。”王俊凯一转身,从身后掏出一顶头盔扔到王源怀里。


“这什么?”王源身子一趔趄,退了一步,站稳了看着手上的粉红色小草莓头盔,又瞪着错愕的眼睛看向王俊凯。


“戴上。”王俊凯看王源呆在原地不动,把头盔捞过来,说罢顺势便要把它往王源头上扣。


“你要干嘛!”王源连忙抬起双手把王俊凯的胳膊架开,“戴头盔干什么?”

“我才不要戴这个头盔!”


“不戴头盔很危险的你不要命了啊。”

“让你戴这个当然是要载你回家啊不会用脑子想一想吗?”

“还愣着干嘛,戴啊。”王俊凯无奈的把头盔往王源怀里塞。

“不会要我给你戴吧?”


“那你戴什么?”王源抱着小草莓头盔,踮起脚往王俊凯身后张望。


“当然也是戴头盔啊。”王俊凯从机车的把手上拿出另一个头盔。墨蓝色的球形外壳被彩绘上宇宙和星系,被路过急驶的车灯一晃,闪着熠熠的金属光泽。


“我要戴你那个。”王源把手中的粉红色头盔往王俊凯怀里推了推,朝他努努嘴。


“嗯?!”这次吃惊的人换成了王俊凯。


“我们换着戴。”王源又重复了一遍。


“你很欠揍哎知不知道。”王俊凯扬起手中墨蓝色的头盔作势要打他。

“好了好了,优等生就是麻烦。”

“戴就戴,给我。”


两个人交换了手中的头盔,默默勒紧下巴上的环扣。


“你笑个屁啊。”

“还不快上来。”

“还笑。”

“不准笑。”

“不送你了,你给我滚下来。”


“你慢一点开。”爬上机车后座的王源连忙抓紧王俊凯的衬衫,努力憋住脸上的笑。

“这真是你的车子?”趁王俊凯还没有发动,王源掀开头盔前面的玻璃罩问。


“抓紧一点。”坐在前面的王俊凯开始发动机车。


马力强劲的发动机在黑夜里发出轰鸣,王源坐在后座感觉身体一阵震动,还想再说些什么,机车已经“嗖”地一下冲了出去,惯性使然,王源一下子撞上王俊凯的后背。


“借我表哥的车子。”

“拿生日做借口才借到的,小气巴拉的。”

“哇靠,他女朋友这个头盔好小卡的我头疼。”

“王源我们换回来!”


“不要。”王源微笑着在王俊凯看不到的背后摇摇头。




王源是第一次在晚上被人载着坐机车后座。和坐私家车的后座或者是独自一人走在路上的晚上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驶过去的路灯晕成一片连成昏黄的圆环向后倒去,霓虹灯牌上的彩字模糊成一团,夜风从发丝间贯穿,王源将抓在王俊凯腰间的一只手松开,张开手臂去拥抱风,去拥抱那温柔的,湿润的,带着树木清香和少年气的夏末晚风。月光如水,倾泻在两人肩头,王源敞开扣子的浅蓝色衬衫也被风吹起来,像披了个披风,在夜里摇曳奔腾。


王源想起小时候父母带自己去滑雪场滑雪,从山坡上滑下来的时候,滑雪板和积雪摩擦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松开滑雪杖的一瞬张开双臂,两旁被积雪匍匐枝头的雪松也纳入怀中,拥抱着的,像是整个银白世界。


就像现在,像是拥抱着整个世界。


“抱紧了。”回忆突然被打断,王俊凯大喊了一声,松开一只手抓住王源伸在半空的手腕,把他拉向自己的腰间。

“我要加速了!”


王俊凯在拐了个弯后拧紧油门,抄了显有人经过的宽阔大路,视野逐渐开阔起来。


王源的手腕已被松开,稍微动了动,触到自己抓在王俊凯腰侧的另一只手,然后轻轻一扣,将王俊凯的腰环了起来。


好瘦......


明明看起来要比自己高三四公分,不经意间露出来的胳膊也是肌肉匀称,但腰却很细,两只胳膊环上去,还有很大一部分空余。


王源想着,往前挤了挤,前胸贴着王俊凯的后背,把下巴搁在他的肩上。


“冷吗?”王俊凯觉出身后动静,喊了一句,稍微歪了歪头,用头盔去撞了撞王源的头盔。


“还好。”王源小声说,然后意识到王俊凯隔着头盔根本就不会听到,便也歪头轻轻一撞王俊凯的头盔以作回应。


静谧的夜里只能听到马达强力的轰鸣声,伴随着耳边头盔轻轻撞击在一起的清脆的声响,王源伏在王俊凯的背上,感受到他在笑,那种由内而外的从身体里发出的愉悦的震动,轻轻带动着自己的心脏,像揣了一只兔子,扑通,扑通,一下又一下。这种从未有过的感受让王源一怔,往后退了一下,然后想了想又贴上去,把环在王俊凯腰上的胳膊轻轻收紧。


在夜空下穿行的少年,如风无影。




平时从补习班回家要倒两辆公交,如今被专车接送,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


王源看着王俊凯在小区花园前停车熄火,一抬腿从后座上跳下来,摘下头盔使劲甩了甩头,一直套在头盔里的头发这一会儿已经被汗水浸得湿漉漉的了。


然后再一瞥眼看到一旁正弯着腰努力把小草莓头盔往自己头上摘的王俊凯,还是情不自禁的笑弯了眼睛。


“你死定了。”王俊凯好不容易把头盔摘下来,弓着腰,双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的蹬着王源。


“很可爱啊。”

“非常适合你。”王源不怕死的火上浇油。


“你过来。”王俊凯朝王源招了招手。


王源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时候不早了,谢谢你送我回家。再见。”

“哦,再祝你一遍生日快乐。”


“喂你过来。我不打你。”王俊凯无奈地摊开双手以示清白,“是真的有东西要给你。”

“给你留的生日蛋糕。”


王源正悄悄往后退的腿一下子停住,脚后跟还悬在半空,慢慢落下,踮起脚尖朝王俊凯身后看了看。


王俊凯从机车把手上拿下一直挂在那里的背包,来开拉链,掏出一个盒子,转过身来朝王源晃了晃。


“你不要晃,奶油会晃掉的!”王源连忙制止他。




两个人去了花园深处的凉亭里,并肩朝外坐在凉亭围栏的长木上,路旁的狗尾巴草已经长到小腿高度。


王俊凯把蛋糕递给王源。


“啊,是爱丽家的草莓蛋糕。”王源小声惊呼。

“和你的安全帽很配。”小声笑起来。


“别吃了,给我。”王俊凯顺势要把蛋糕夺回来。


“别别别。”王源把蛋糕抱到怀里,转身防着王俊凯。


“吃东西也堵不上嘴。”王俊凯愤愤揪着脚下的草。


“16岁了啊,”王源挖下一勺三角蛋糕上那层厚厚的奶油,往没被奶油覆盖的蛋糕胚上轻轻涂抹,“一定很开心吧。”


“还好。”王俊凯望着前方,很平淡的语气。


“和班里同学一起出去的吗?据我所了解,一般都是按照先吃饭再去唱K的流程来的吧?”王源终于把蛋糕上的奶油涂匀,挖了一大勺填到嘴里,细腻滑嫩的奶油配合松软的蛋糕,含在口里,草莓的香甜在舌尖融化。


“嗯。”王俊凯依旧语气平静。


“但是听小加说,唱K一般都会唱很晚吧,明天是周日,你们竟然没有唱通宵。”王源咽下蛋糕,舔了舔唇角,慢条斯理的说。


“没太有意思。”王俊凯把一直缠在手指上玩的那根草揪下来,拿在手上开始缠成圆环。


“怎么会来接我?事先也没有通知。”

“等很久了吧。”王源向蛋糕发起第二勺进攻。


“还好,顺路。”

“想到就去了。”王俊凯把玩着手上的草,心不在焉。


“王俊凯,”王源突然放下勺子,一脸认真的看向对方。


“嗯?”王俊凯也转过头对上王源的眼睛。


“你要吃蛋糕吗?”王源问,“我用奶油把蛋糕胚全都抹了一遍,虽然样子看起来很难看,但很好吃哎,你要不要尝一尝?”


“白——痴——”王俊凯看着那坨被粉红色奶油覆盖的蛋糕,撇了撇嘴,拉长了声音骂了一句。


“爱丽家的招牌草莓蛋糕,刚从烤箱拿出来,制作好之后的十五分钟内吃口感最佳,像这种12寸的蛋糕,”王源顿了顿,看向王俊凯,“是12寸的对吧?每天只做两个。提前预定都要排好久的队,你能买到好幸福哦。”

“蛋糕胚除了要比其他家松软些也没什么,重点是奶油的配合,好像是有什么独家秘方,像这样涂满层再吃的方法,是我发明的欸。”

“真的不试一下吗?”

“好吧,那我就独自享用了。”王源说罢便直接把勺子拔下来,托着小碟把蛋糕往嘴里送。


“哪有什么特别的。”


王源看着王俊凯的脸突然闪现在自己面前,两人此刻的距离,脸和脸之间只隔了一块拳头大小的蛋糕,视线相撞,王源一下子别过脸,而王俊凯则迅速咬了一口蛋糕便撤回身子。


王源倒吸一口凉气。


“甜死了。”王俊凯嚼了两口,艰难咽下。


“干嘛又突然来抢。”

“主动给你的时候又不要。”王源看着缺了一大角的蛋糕,小声说。


“喜欢吃我以后再......”


 王俊凯后半句的话突然被距离凉亭不远的喷泉水声掩盖,到了整点,喷泉又开始喷水,一小股一小股的水流从四处汇向中间在半空中汇合,然后重重落下,溅起的水滴被灯光一照,晶莹剔透洒在空中。农历的月初,月亮还是弯弯一轮挂在半空,少见的明黄色,被升到半空中的喷泉打湿。


“嗯?”王源看向王俊凯,“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王俊凯看着远处的喷泉摇摇头。


“哦,对了,你生日许了什么愿望?”王源又问。


“没有许。”王俊凯想了想说。


“没有愿望吗?”


“没有。”


“人都该有愿望的吧。”王源看着王俊凯的侧脸,“不管能不能实现,总该是有的。”


“那你的愿望是什么?”王俊凯突然转过脸看向王源。




王源脑海里突然显现出自己从小到大上台领奖的每一个瞬间:顶棚挂着华丽水晶灯的大厅、星期一校长讲话时正对的高高的主席台、学校里有些历史的小礼堂,或者是教室里的讲台,踏着深红色的地毯,灯光追着自己上台的背影,成百上千双目光注视着自己,从市里有名的钢琴教授、校领导、班主任、同学手里接过奖杯、证书、奖状,对着照相机镜头礼貌的鞠躬,握手,微笑。


自己的愿望究竟是什么?




“那你的愿望是什么?”王俊凯又重复了一遍。


“我也不知道。”王源垂下眼看着手边只留下边沿几抹粉红色奶油的蛋糕碟,草莓酱的猩红刺向自己双眼。


“那好巧哦。”王俊凯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王源看他一下从栏杆上跳下来,双手在空中拍了拍,沉声说:“不过我现在有愿望了,”


他看了眼夜幕里稀稀落落的星星,然后转过头对上自己的眼睛,“你帮我实现吧。”


好似孤寂无垠宇宙中的两颗小行星,隔着几万光年的距离,终日各自绕着自己的轨道运行,在擦肩而过的一刹那,从地心发出一阵共鸣,“原来你也在这里。”




现实却是:


“你都答应我了。”

“反悔的是小狗。”

“戴吧。”

“要我来帮你吗?”王俊凯的声音充满了幸灾乐祸的语调。


“不要。”王源身子一扭,警惕的看着王俊凯,又低下头看了一眼怀里的粉红色小草莓头盔,叹了口气,心里默念着自作孽不可活。


下巴上的扣结吧嗒一下按好,掀开视线前方的透明罩,被王俊凯揽着肩膀,头凑在一起,抬头对着手机的前置摄像头一起比了一个大大的剪刀,亲密的拍了一张合照。


“好了吧。”看王俊凯还在鼓弄着手机,王源不想再在这粉红色的头盔下面呆一秒钟,开始解下巴上的扣。


“先等一下。”王俊凯发现王源意图,连忙转过身按住王源的手。


“还要干什么?”王源停下手问。


“那个......”

“你闭上眼睛。”

“一秒就好。”王俊凯把王源头盔的透明罩给扣下来,双手按住王源的肩膀。


站在自己面前的王俊凯刚刚好遮住身后的路灯灯光,覆过来的身体边沿被勾勒出一圈橘黄,王源稍稍抬起下巴,闭上了眼睛。


被头盔罩住了脑袋,耳朵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但王源能感觉到王俊凯抓在自己肩头的手微微颤抖,然后下一秒便卸下力道松开。


王源缓缓睁开眼睛,王俊凯正隔着玻璃罩看着自己。


“可以摘下来了吗?”王源指了指头上的小草莓。


“嗯。”王俊凯点了点头,垂下眼睛看向别处,有些怅然若失。




像一首有着轻快激扬前奏的小夜曲演奏到一半突然被指挥做了收的手势,音乐戛然而止,演奏就这么没头没脑的结束了。




王源回到家里,客厅的灯还开着,母亲打着哈欠问他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在楼下遇到同学了。”


“没听你说过,同班的吗?”


“嗯,刚搬来不久。”王源打着哈哈糊弄过去。


回到卧室,关上灯钻进被窝里,王源透过窗帘看窗外半明半暗的灯光和月光,抬起左手,手指轻轻触了触额头。


小草莓透明外罩上那逐渐被夜风消抹掉的唇印,清晰的刻进王源的脑子里。




周一早晨上学的路上罕见的在小区便利店门口遇到了王俊凯,王源刚准备装没看到躲开,就被王俊凯从后面叫住,只好无奈地停下脚步等王俊凯追过来,看他手里拿着牛奶和饭团,衬衫领带因为奔跑,歪歪扭扭的挂在脖子上。


有什么好躲的。王源盯着脚底下的石板路,耳边的王俊凯还在聒噪的谈论着网上新更新动漫的剧情。


幻觉......或者是错觉......


随便选一个接受就好。




tbc.



6



评论 ( 105 )
热度 ( 141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