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坏朋友 6


1 ※ 2 ※ 3 ※ 4 ※ 5



++++++++



升入高二后的第一次考试伴着入秋以来的第一场冷空气如期而至。


南高老师的效率名副其实,学生们还没从高强度的考试中缓过来,考试卷子就已经批出来了。


王源下午课外活动的时候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帮忙整理考试成绩单,全班成绩按照名次被被打印到那份A4纸上,王源负责把他们裁成单人份的一小条。


数学142,语文130,英语138,文综213。王源看了眼自己的成绩,比第一名的学习委员少了2分。他回想了一下那个剃着平头左脸颊长了两颗青春痘的学习委员,每天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风雨无阻,实至名归么。他又垂下眼睛,指尖顺着成绩单往下滑,一路滑到成绩单的末尾,食指盖住那个名字的一大半,只露出最后一笔的横折弯钩。69,80,95,110。


“最近状态怎么样?你这次考得不错,在年级里也进了两个名次。”班主任沏了一杯碧螺春,用杯盖扇着杯口的热气,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问王源。


“还可以,要比高一轻松一点。”王源停下手中的美工刀,看着班主任说。


“照这个成绩继续保持下去,重点肯定是没问题的。”班主任的目光里充满信任和期待。


“嗯。”王源点了点头,转回头继续看着手下的成绩单,刀尖比着直尺,划下笔直的一道。


“对了,你现在坐的那个位置好像有点偏吧,刚开学你们自己坐的位置我也一直没安排,”老师吹了口热茶,突然又问王源,“黑板和屏幕能看清吗?”


“都没问题。”王源回答。


“那就好,我记得你身后是王俊凯?他平时没有影响到你吗?”班主任皱了皱眉。


王源手下的小刀一下划歪擦出纸张边缘,他抬起头有些紧张的看着班主任,“没有,”连忙解释道:“他平时上课都不说话的,下课也很安静,没有影响到我。”


“他这次年级考了多少名?我记得是班里倒数第一。”班主任看着王源手中的成绩单问。


“年级397。比上次进步了五个名次。”王源看着还没割到最后的半截的成绩单说。


班主任从鼻腔里发出一声轻哼,掀开茶杯的盖子喝了一口,没有说话。




回到教室,王源把切割好的纸条交给前排的同学发下去,往后看了一眼,王俊凯又趴在桌子上睡觉。


王源走过去,站在王俊凯桌子旁,蜷起食指敲了敲王俊凯的桌子。


“嗯?”王俊凯睡得不是很沉,听到声音便醒了,睡眼惺忪地趴在桌子上侧着脸看王源。


“这个给你。”王源伸出左手,手心里半握着的是王俊凯的那条成绩单。


“成绩单吗?”王俊凯一手撑起来支起后脑勺,看了看王源手心的纸条,又抬眼看了眼王源,打了个哈欠,“扔了吧。”


像被兜头泼了盆凉水,心也凉了一半,王源看着王俊凯不说话,沉默了一会儿,再开口时声音里也带着凉气:“你就这点出息吗?”


“我让你扔了。”王俊凯避过王源的目光,背过身又趴回桌子。


“你以为是给谁学的?”

“上个周的晚自习只来了一次。班级出勤率都被你拉低。”

“听别人说看到你和一群人去了游戏厅?怎么?找回你的那群朋友了?”


王俊凯肩膀动了动。


“自以为是。”

“就和他们烂在一起吧。”

“你自己的东西留着自己处置,别交给我。”王源挥起右手把手中的纸条朝王俊凯扔过去,由于长时间被握在手心,纸条已皱成一团,轻飘飘的落到王俊凯桌子上,又弹了一下掉在地上滚了两圈。


王俊凯还是没动静,趴在桌子上像又睡着了一样。桌子右下角的咧着嘴笑开的路飞的牙齿不知什么时候已被王俊凯涂成全黑,贴纸的边角由于失去黏性翻卷起来,路飞脏兮兮的脸,倒是一副哭的模样。


王源看了一眼王俊凯的后脑勺,面无表情回了座位。


 天黑得越来越快了,才刚过六点,天已经黑了大半了。教学楼下道路两旁的路灯也已经亮了起来,一盏隔着一盏,保持着同样的距离。


“你懂个屁。”身后突然传来王俊凯的声音。

“我朋友是谁?”

“你以为你又是谁。”

“激将法吗?”

“我跟你讲,激将法只对这世界上最没用的人起作用。”


王源手上正在写字的笔停了下来,眼皮颤了颤,听完王俊凯的话又继续写下去,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


晚自习音乐响了,值班老师过来瞧了一眼便又去了别的班级。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收拾书包的声音。王俊凯又提前早退了。




晚上自己一个人回家,王源踩着路上落下的梧桐叶,数着从学校到小区的距离,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被路上窜出来的野猫吓到,数到几千的数字一下子忘到脑后。


如果所有的事,都能像这样,突然被一只猫出来打断,然后全部都忘记就好了。




隔天王源像班主任提出申请换座位,理由是最近去查视力,医生说长时间坐在边角有点斜视的倾向。班主任毫无异议。


下午趁着班会时间调了座位,王源被安排到最中间的黄金位置,正数第四排,前面坐着的卫生委员和文艺委员,同桌是学委,身后是体委和团支书。


而王俊凯的座位,还是依旧孤零零的立在那个角落。


全班换位置的时候王源前排的男生过来帮忙,两个人抬着桌子往中间搬,一个没注意被周围人撞了一下,桌子上立着的书被撞掉一大半,文件夹里夹着的试卷纷纷落在地上摊成一片。


“王俊凯,帮忙捡一捡。”前桌探着身子朝坐在座位上无所事事的王俊凯喊。


“不用。”王源示意前桌把桌子先放下,蹲下来开始收拾地上的卷子和课本。


“他又没事干。”前桌也蹲下来帮王源一起整理。


“不用。”王源低着头把卷子重新夹回文件夹,又重复了一遍,“我说了不用。”


“噢......”前桌注意到王源的语气有些强硬,便不再开口。


王俊凯坐在座位上朝王源那边瞥了一眼,目光轻轻一点便收回,重新放到窗外去。




换了新位置,周围同学都很热情,看到王源桌子上的书乱七八糟,便都一齐帮他整理。


同桌的学委是个很安静的男生,除了上课回答问题和下课布置老师作业,半天憋不出一句话。王源倒是乐得清静。


但前排的两个女生倒是有些嘈杂,像两只小麻雀,头埋在一起,叽叽喳喳可以聊上一整个晚自习。


王源在这样的环境下心无旁骛的学习,写作业,一个人吃饭,回家,上学。晚上躺到被窝的时候想一想,和以前的生活也没有什么差别。


晚上下晚自习后去小区门口的便利店买巧克力,路过冰淇淋专柜,发现整个冰柜都已经清空除霜了。


王源一边掏钱一边问大叔:“怎么不卖冰淇淋了?”


“这个时候了谁还吃啊,就为了你一个人整天给我浪费一冰柜的电钱,多划不过来。”大叔把零钱递给王源。


“哦。”王源点了点头。


“最近怎么没看到你那个小帅哥朋友和你一起来?”大叔整理着身后的货架问,“你们不是一个班的吗?怎么下课时间不一样?他七点钟就回来了,带了一堆吃的给大黄。”


“他不是我朋友。“王源撕开巧克力包装,咬了一口,看向门外,若有所思。


“吵架了?”大叔转过身一副八卦的样子。


“没有,本来就一般关系的同学,”王源挥了挥手,“我走了啊,去看看大黄。”


“不想说就算了,我可管不着你们这群年轻人,”店主摇了摇头,像想起什么,突然又朝王源喊去,“对了,别给大黄喂巧克力啊!”


“我知道。”王源背对着店长挥了挥手。


大黄正在马路对面和小区里别家养的萨摩玩追尾巴的游戏,两只大狗互相追着彼此的尾巴一圈一圈的在原地打转,乐此不疲。王源坐在旁边的长椅上看了一会儿,走的时候揉了揉大黄的头。


回到家里,巧克力也吃完了,却还是被母亲发现唇角没抹干净的糖渍教训了一顿。


“晚上是不是又没去食堂吃饭啊,回来又买零食,大晚上对牙齿不好,说了多少遍了。”


“去吃了,晚上回来又饿了。”王源摘下书包接过母亲递过来的牛奶。


“我怎么看你最近又瘦了呢?真的在好好吃饭?要不然我晚上给你做宵夜吧。”母亲从浴室里探出半个身子来问,“热水器给你调好了,赶紧先去洗澡。”


“不用了妈,做宵夜太麻烦了,我在学校里多吃点就好了。”王源摆了摆手,“那我先去洗澡了。”


热水从头顶淋下来,洒在胳膊上,水滴错落分布,王源握了握自己的手腕,拇指和中指合拢,还能再塞进两根指头。


学习太累了么?


应该是吧。




周五下午是大扫除,班里人剩的不多基本都出去活动了,只留下值日生在教室里打扫卫生。王源周围的那圈人之前是一个卫生小组的,玩的熟也不顾忌了,便大声在教室里聊天。


王源没有想去的地方,便也留在教室整理这个星期的出勤表。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班花”的叫声,王源条件反射往后看,对上体委错愕的眼神。


“都说了别叫我班花啦,就你一个人认证的丢死人了。”文艺委员站在讲台上朝体委扔去一个粉笔头。


“额,班长你有什么事吗?”体委笑着躲过粉笔射击,从桌子底下抬起头来问回过头的王源。


“没什么,”王源落寞地挥了挥手,正准备转过身,突然又转回去,说:“这周的上操出勤表你等会儿整理一下给我,班主任要交。”


“好嘞,”体委做了个OK的手势,“不过以前都没交过啊,从这周开始要查了吗?”


“我也不清楚。”王源摸了摸鼻梁。


这周天气不好一共出了两次操,哪里要交什么上操出勤表。王源在心里想。


“哦对了,班长,你生日快到了吧?什么时候大家给你庆祝庆祝啊?”文艺委员从黑板上跳下来,挥着抹布趴在王源书架上问。


“还早,十一月份呢。”王源看了眼对方,笔尖在纸上点了点问:“你们想聚餐吗?”


“十一月份,”女生掰着手指数了数,“也快了啊,现在已经是十月中旬了,对了,你如果要办生日聚会的话,可千万不要像上次王俊凯那样半路跑人。”


“嗯?”王源眨了眨眼睛。


“哦我忘记你上次没去,我们唱K唱到一半他就走人了,主角都跑了,我们high不起来也很快结束了,不过幸亏他大方,本来我们说要AA一起付钱,结果服务生告诉我们他已经提前买单了。”

“溜那么快,我猜八成去见女朋友了。”女生突然压低声音。

“啧啧啧,蛋糕切下来第一块谁也不准动,走的时候我看他拎着走的。”文艺委员冲王源挤挤眼。


“班长,王俊凯真有女朋友了啊?”卫生委员也扔下手中的扫帚过来凑热闹。


“你还喜欢着人家啊。”文艺委员揶揄地用胳膊肘撞了撞卫生委员。


“哪有......”卫生委员脸一下变得通红,“好奇嘛,”又转过来问小声王源,“班长你真不知道?我看你俩走挺近的啊。”


“我不知道,我们......”王源顿了顿,“只是一般同学关系而已。”


“这样啊。”女生一脸失望。




王俊凯的生日,好像已经过去好久了。那个夜晚的晚风,虚晃过的路灯,腾在空中的喷泉,爱丽家的草莓蛋糕,粉红小草莓安全帽,空气中若有似无的树木的清香,还有那个虚无缥缈的唇印,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


王源朝左后方看了一眼,正巧隔空对上王俊凯看过来的目光,两人对视了一秒钟,然后同时别开脸。


花名册上王俊凯那行晚自习的出勤空格已经被打了24个叉。王源和王俊凯,已经整整24天没有说话了。




晚上放学的时候王源被前桌拜托去关一下教室的窗,王源本来就收拾的慢,点了点头算是同意。


站在王俊凯的位置上往黑板看,学委写上去的作业被灯照得反着光,又看了看他的新前排,自己原来的位置上坐了班级里最胖的男生,王俊凯摆在桌子上的书被顶得呈一个弧形往里凹进去。转过身来扭上窗户开关,玻璃上突然倒映出正站在自己身后的王俊凯的脸。


王源一下子转回头去看,王俊凯正站在后门。


“你怎么在这里?”王源脱口而出。


等说出口了,又后悔起来,冷战还没结束,自己怎么能主动开了口呢。


“忘记带东西了。”王俊凯的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温度,他走近了,弯下腰从桌洞里掏了半天,掏出一本漫画,装到书包里就往外走。


除开刚才回答问题时看了一眼王源,再一眼也没看过来。


“那个......”王源往前迈了一步想去扯王俊凯的胳膊,却没扯住,“我只是来关窗户。”脚下一乱却一脚碰到角落里的花盆。


那盆滴水观音的叶子摇晃了两下,竟然掉下一片来。叶面萎缩了一大半,从根茎处开始发黄,土壤板结,裂出几道缝。看样子好久没人打理了。


“你没有再浇它吗?”王源看着那盆滴水观音问王俊凯。


“本来就不属于我负责的,我为什么要管他。”

“你说是不是,”

“王源。”王俊凯轻笑了一声。




你说是不是?你说是不是?你说是不是?


直到回到家,王源脑子里还是来回滚动播放着这句话,“你说是不是?王源。”


母亲摸了王源的额头,奇怪的问:“被吓到了吗?怎么跟丢魂儿了似的?”


“是。”王源点了点头,又突然怔了一下回过神,“没有,刚走神了妈。”


“学习太累了就休息一下,你班主任给我打过电话说你照现在水平保持下去没问题的,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我知道,妈。”


就这样吧,王源安慰着自己,一刀下去心劈两半,吹一吹揉一揉拍一拍再黏起来就好了,又不是什么水晶玻璃做的,不值几个钱。可他躺回被窝里,周围声音一下子静下来,离房间不远的花园喷泉又开始喷水,记忆里的画面又不断的从脑海深处涌出来。


王源还是披了外套悄悄下了楼。


小区花园里的彩灯挂在围栏四周安静闪烁着,王源坐在凉亭上吹着凉风,额前的刘海被轻轻掀上去,抚平,再掀上去,再抚平。




结果过了一个周末,周一再返校的时候,王源收到了王俊凯从后面传过来的纸条。


“这周课间操留下来打扫卫生。

                                                                            王俊凯”


王俊凯的字,歪歪扭扭的写在上面。


王源把它合上折了对半,翻过来又折了对半的对半,扔进了教室后面的垃圾桶里。




tbc.



7


++++++++

停更一周



评论 ( 95 )
热度 ( 136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