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一人看细水长流

被屏蔽了重发后又给解除屏蔽....日lof大爷


恶趣味第二弹 不要带入真人 就当是待风景都看透的下篇好了

++++++


后来的王俊凯天不怕地不怕,却唯怕两个字。既不是白底黑字的“欠债还钱”,也不是什么血淋淋的“血债血偿”,而是从那个人喉咙里轻飘飘吐出来的一句“师兄”。像口洪钟压在自己胸口,每叫一下,就震得他心脏发麻。

 

 

-

 

春节匆匆过去一大半,转眼间二月也到了末尾。晨会结束的时候徐文慧在走廊上追上王俊凯,递给他一份儿新年企划案。

 

“刚才不是开会的时候发过了吗?”王俊凯接过来,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份儿不一样,你往后翻。”徐文慧冲王俊凯神秘一笑。她这天穿着件驼色低龄毛衫,纤长的脖子往上拉,上面系了条钴蓝色小方巾,衬得她皮肤白嫩,下面配黑色阔腿裤和尖头高跟鞋,完全不像四十多岁的人。

 

王俊凯皱着眉头往后翻那本薄薄的新年企划,翻到最后一页,新年工作计划里最后多了一行字,用括号括起来,里面的内容只有短短三个字,“发新歌”。

 

“这什么?”王俊凯抬眼问她。

 

“这是待定计划,全凭你意愿。”徐文慧推了一把王俊凯的肩,示意他边走边聊,“今年的代言情况基本都续下来了,电影和剧资源也够稳定,综艺常驻还是那个,时间总体来说是宽裕的,也算是我一时兴起,想着你发首单曲,或者兴致高点,EP也不是不可以的,毕竟你当初也是唱歌出来的,怎么,还想唱吗?”徐文慧看了一眼王俊凯,“现在只和公司高层提了一嘴,他们没什么意见。总之,还是看你。”

 

“……”王俊凯被徐文慧这噼里啪啦的一席话撞得还没回过神来,他捏着那薄薄的几张纸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皱了皱眉头。

 

“不想吗?不想我们也就不找麻烦了,毕竟现在唱片市场也不是那么景气……”徐文慧往前走了两步,回头看他。

 

“文慧姐,”王俊凯松开眉头笑了笑,“你让我想想。”

 

“那成,慢慢想,不急。”

 

 

 

晚上王俊凯在外面吃完饭,回到家时已差不多九点。他一个人住在郊区的别墅,几百平的空间里除了他一个活物,就只剩下电视柜底下的那缸热带鱼。

 

王俊凯进门脱了外套,捏了点鱼食扔进鱼缸里,那一尾尾五彩斑斓的小鱼瞬间就从角落里涌过来,张开嘴巴把那些棕色颗粒吞了进去。

 

王俊凯蹲着看了一会儿,用手指戳了戳玻璃,那刚凑过来的鱼一下子摇了摇尾巴躲进了鱼缸里小假山的深处。“白眼狼。”王俊凯笑着骂了一句。

 

他从冰箱里拿了罐啤酒,打开拉环,喝了一口走回客厅,开了电视随便换着台看,翻了一圈没看到想看的,就随便点开一个正播着广告的频道在那边放着声音。他又喝了口啤酒,随手把易拉罐放到茶几上,便去了趟书房准备拿剧本熟悉一下,下个月,他就要进组了。

 

从楼上下来时,那广告刚好放完。一个熟悉的综艺开场音从音响里钻出来,王俊凯听到自己的名字也跟着从主持人嘴里喊出来,紧跟着的另一个名字,是王源。

 

王俊凯捏着剧本的手一紧,纸张的边角立马皱了一大团。他走到沙发上坐下来,有些局促不安,拿起那罐没喝完的啤酒又灌了一大口,目光紧紧注视着电视机里的人,有点像坐在教导处沙发上等自己父母接受完教育把自己带回去的小学生。

 

那个台的灯光打光很专业,他看到电视里坐在自己右手边的王源,那双大眼睛眨呀眨,像两颗刚从保鲜柜里拿出来的葡萄一样,泛着层水雾。

 

距这期节目录完已经过了近一个月,王俊凯想了想,他记得白天在早会上文慧姐还提过,那期节目拿了同时段的收视率第一,甚至刷了历史记录。但是自从节目播出后他就没再关注过。此刻电视屏幕右上角写着“重播”两个字。提醒着他一个过去式。

 

“所以二位对这次能和周导演合作有什么感想?”画着精致妆容的女主持挂着职业笑容问自己和王源。

 

“说实话,到现在还有点怀疑自己竟然和周导演合作了,当时接到剧本的时候也吓了一跳。周导演应该是所有演员都憧憬着的,想要合作的对象,对我来说当然也不例外。现场拍摄时也是一种全新的感受,很新奇,讲戏的时候……”王俊凯盯着电视机里格外聒噪的自己,像个初入社会的愣头青说个不停。

 

“哈哈,看俊凯的描述完全就是粉丝见偶像的情景嘛。那王源呢?”女主持又去问王源。

 

“我?”电视机里的王源像刚走完神,愣了一下笑起来,“很好玩的一次体验,我进组的时候正好在八月份,那里虽然是郊区但也没有凉爽到哪里去。”王源顿了顿,像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眼睛弯着,身体微微侧向主持人,“那里有片枣林,拍摄结束的时候和导演一起去偷枣来着。”说到这里,底下观众发出一片哄笑,节目组的后期字幕也从屏幕上跳出来,配合着场面的夸张。

 

王俊凯看了眼还在电视屏幕上弯着眼笑的王源,起身去了浴室。

 

水温比平常调低了几度,脱光了衣服站进水流里,王俊凯不由得打了一哆嗦。

 

 

 

他记得那天的拍摄现场,一个井然有序的表面下,翻涌着暗潮。

 

主持人明显不按照之前说好的台本走,明着暗着把话题往其他地方引。他抬起手做了两次停顿的手势,节目组的工作人员跑过来做安抚,说这样有话题性。王俊凯去看身为经纪人的文慧姐,没想到她也是默认的态度,自己反倒像被将了一军。而坐在一旁的王源更是有些不耐烦,王俊凯趁喝水的时候胳膊挡住一点眼睛,从余光里悄悄打量他,那双笑眼里的不屑,是自己熟悉的样子。

 

所以当主持人问出“这次两个人虽然在同一部电影里却没有对手戏还是很可惜啊,说起来两个人曾经也是一个组合里的搭档,再往前追究,当时也是对方的第一个绯闻对象吧呵呵呵。”

 

现场霎时间静了下来,场面一时有些尴尬。王俊凯捏了捏眉头,又揉了揉手腕,正准备再次暂停时,就只见一个清亮的声音从右手边传过来,

 

“是啊,我当时可喜欢王俊凯了。”

 

王俊凯还未伸出去的手默默收回来,他抬起头想要往那边看又迅速低下,垂着眼看自己的那双雕花皮鞋,嘴角勾了勾,他感同身受王源那种报复的快感,但后知后觉,过了两秒才意识到自己被拿去做了报复的武器供王源使用。他抬起头朝王源那边看了一眼,正好对上刚好看过来的王源。王源朝他一笑,很细微的一丝嘲讽隐在眼角。王俊凯抿了抿嘴角,把笑意收了回来。

 

 

 

揉洗发水的时候不小心把泡沫沾进了眼睛里。王俊凯手忙脚乱的想把水流开大,却不小心碰掉调水温的按钮,一下子往上调了好几度,热水哗哗的从喷头里往外淋,烫到皮肤上瞬间红了一大片,王俊凯跳着从莲蓬头底下出来,闭着眼摸索到洗手台上的水龙头,开了水把眼睛里进的泡沫洗干净。

 

镜子上晕上一层雾气,王俊凯用手随意抹了一抹,自己的脸从镜子上显了出来。里面的人头发凌乱、眼底通红,眼睛一眨,再一瞧,却变成了王源,他穿着录制节目那天的绿色开衫,里面是件白色高领线衫,领口处绣了只鸟。王俊凯看镜子里的人下巴颌尖尖翘起,湿漉漉的眼睛,斜睨着朝自己一笑,嘴巴张了张,是两个字,“师兄。”

 

王俊凯弓着腰,一手撑着洗手台,另一只手顺着腹部往下滑,握住稍稍抬头的器/官轻轻撸/动了起来。

 

沉溺在情/欲中的他轻轻阖着眼睛,睫毛上沾到的水滴随着颤抖的身体轻轻抖动,顺着脸庞滑下来。眼神朦胧间,身下压着的那人把胳膊环到了自己的脖子上,湿热的喘/息传进耳蜗里,是一声声断断续续的“师兄。”


等黏腻的白色液体沾满了手掌,他才回过神,镜子重新被雾气晕上。

 

等重新冲完澡,换好睡衣从楼上下来,电视上的节目早已播完。王俊凯掏出手机给经纪人打了个电话,

 

“文慧姐,我想唱歌。”

 

 

 

意向定下来后,规划很快也做了出来,初步定下来是出张EP,包括一首快歌,两首抒情,主打歌初定叫《蜚蜚》,像是对出道至今的自己做的总结。公司找了音乐界一个很有名气的独立工作室帮王俊凯打造,大概还是经纪人牵的线。徐文慧人脉广,业务熟练,聪明美丽独立果断,年轻时也是个小有名气的艺人,混了几年后退居幕后当了经纪人,新身份的名气明显要盖过当明星那时候。王俊凯不是没听过别人怎么谈论自己,说自己能成现在这个样子,至少一半的功劳都要靠她。

 

王俊凯不置可否,毕竟当初把自己从组合里拎出来,说单独发展会更好的人就是她。

 

但是这个“更”字,王俊凯却是持保留态度的。六年前的他无法也不能预见到组合六年后的未来。

 

与专辑同名的主打歌是首失恋情歌,王俊凯拿到谱子对经纪人打趣,说自己从没恋过,这会儿怎么就失恋了呢。

 

经纪人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问,真没恋过?

 

“练过练过,”王俊凯叹口气,心想自己怎么总是做这些挖坑自己往里跳的事情,“小时候练过好几年龟派气功。”

 

制作期并不长,新歌出了之后现在网络上推了出去,造的是“蛰伏六年再次出发”的噱头。提前打点好的业内的朋友都来帮自己转发微博宣传,王俊凯看着自己首页上每刷新一次就成倍增加的转发量,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再等什么,然后下一秒,拇指往下一拉再松开,就在转发里刷出了王源。

 

“支持[鼓掌]”

 

说来可笑,他们两个,并没有互关。

 

 

 

负责MV的导演是个台湾人,聪明风趣。肚子圆圆的,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总是笑眯眯的,说话的时候喜欢后面带个“啊”字,每次叫王俊凯,都叫他“小王啊,吃了没啊,等下MV里要跑两公里啊,不要累倒啊,我们没准备替身演员啊。”周围人听了都笑,王俊凯也跟着笑,他觉得亲切,上前跟导演打趣,“导演啊,我不是小王啊,我是大王啊。”

 

“难道小王另有其人啊?”导演摸了摸肚子。

 

“是啊。”王俊凯脱口而出。说完了才觉出不对,往旁边一瞥,经纪人正皱着眉头朝这边看过来。王俊凯叹了口气把目光收回来,什么小王大王,大王小王,陈年旧事都涌到心头,少年时候自己和王源被拿出来打趣的昵称还牢牢记在心里,根深蒂固,是谁规定了小王必须是小王,大王必须是大王?王俊凯摇摇头,“没,导演就叫我小王就可以了。”

 

“那好,大王啊,我跟你讲一下下面的剧情,你……”前面说了,导演是个有意思的人。

 

 

 

拍摄第二支MV的时候导演选在水族馆取景。并没有进行清场,而是提前跟水族馆的工作人员商量好,就当作馆里的工作人员拍宣传片。

 

工作日水族馆里的人也不见少,听说是从国外引进一批稀有品种限时展览,吸引了一大批鱼类爱好者。王俊凯穿着黑色的帽衫,戴着口罩和黑框眼镜站在角落。

 

馆内最中心水箱的人鱼表演在十一点准时开始,胖导演在旁边笑眯眯的跟王俊凯讲戏,“大王啊,你就站在那边装出很悲伤很落寞的表情就可以了啊,很简单的嘛,想想你小时候放学后被不良欺负啊,抢光零用钱啊,孤零零的往家走啊,害怕家长骂的时候。”

 

“没有被欺负过怎么办。”王俊凯故意逗导演。

 

“那就想想你欺负别人的时候啊,那个人的心情,换位思考一下啊。”导演拍了拍王俊凯的肩。

 

欺负别人的时候。

 

“你只比我早进公司一个月。”

“这不公平。”

“那我不要和你组队了。”

 

王俊凯回忆着那时王源十三四岁的脸,稚嫩的脸庞还带着未褪干净的婴儿肥,什么情绪都藏不住,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只因为自己逼着他叫师兄。

 

把他欺负哭,狠狠地欺负。王俊凯陷进回忆里,那时的自己,脑子里好像只有这一个念头。

 

“就是这样嘛。”导演在一旁强行打断王俊凯的回忆,“时间该到了啊,你待会儿就在人群里站着就可以啊,脸上的表情啊,就像刚才那个样子啊。”

 

王俊凯点了点头。

 

 

 

十一点一到,正中央表演水箱里的灯光一下子暗下来,一层纱罩从水箱顶端垂下来,上面投出动画版的人鱼形象,讲解人员的声音响起,海的女儿的故事娓娓道来。人群渐渐息下声来。

 

王俊凯摘了口罩,黑框眼镜还挂在脸上,显得他有几分青涩。他朝角落里的摄像机比了个OK的手势,那边亮了下红灯,示意收到。

 

 

 

水族馆。一个记忆里并不美好的地方。就是在这里,也是这面玻璃墙前,自己向王源提出的解散。

 

“嗯?你说什么?”那时王源的耳朵里塞着耳机,一手抱着爆米花,一手拉着自己的手腕往前面挤,“我听不到,你等会儿再说。”他回过头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哇,你看那条美人鱼的内衣是粉红色的欸。”费了好大劲挤到前面的王源松了口气,立马被面前的景象所吸引。

“以前说想要一起来看表演,没想到你真的记住了,师兄你真够义气。”

 

王俊凯侧着头看站在水箱面前的王源,斑斓流动的水波的光影打到他的脸上,明明灭灭。

 

“我说……”王俊凯张了张嘴。

 

“师兄我们好不容易出来一趟等会儿去哪吃?”王源急切的抓住王俊凯的手腕,试图打断他的话,“听说顶楼有海洋主题旋转餐厅,我们等会儿去那里怎么样?”

 

“王源儿……”玻璃水箱里的两条美人鱼刚翻完一个空翻,来到玻璃墙前,咕噜噜的水泡从换气筒里喷出来,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喝彩。

 

“你就不能等表演完了再说吗?!”王源一下子吼了出来,耳机从耳朵上摘下来甩到王俊凯怀里,另一头根本就没插在手机里。只是这种时刻还死死抱着那桶爆米花,让王俊凯非常想去揉揉他的头,笑着骂他一句白痴。

 

扔到怀里的耳机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度,金属尾端擦过王俊凯的脸,在那里留下一道划痕。

 

然后王源就转身跑进人群里,消失不见了。

 

王俊凯用手摸了摸侧脸的划痕,那里隐隐作痛,但更强烈的痛感从身体深处发出来,让他定在原地,一动不动。

 

 

 

“哇,王俊凯啊,演得不错啊,比刚才还要好,拍摄结束了都没发现啊?”王俊凯察觉到自己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转过头去看是导演,竟然突然叫起自己全名来,“是不是有什么故事啊你,够悲伤的啊,说来听听啊。”

 

“装出来的罢了。”王俊凯笑着摆摆手,转过身的时候偷偷抿了抿眼角的水滴。

 

 

 

拍摄专辑封面的时候专门去经纪人给联系的摄影棚给拍的。胖导演正好跟那边的人熟悉,便也跟了过去。

 

然后就碰到了正好在那边给杂志拍封面的王源。

 

王俊凯想了想,距离上次和王源见面,那次私房菜饭馆以后,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

 

他们两个人正好撞在一个棚上。王俊凯他来得早,并不知道这棚在拍的是王源,便悻悻坐在一旁等。倒是胖导演有些兴奋。

 

王源拍的是春刊,打扮的花里胡哨,粉的蓝的绿的黄的都往身上堆,工作人员还专门从花店运来一堆鲜花,围在王源周围。

 

“花仙子主题么。”王俊凯在暗处看了小声吐槽。

 

“很适合他啊。”胖导演背着手笑着说。

 

“永远长不大的样子。”王俊凯看了眼导演,又看了眼不远处的王源,像说给自己听。

 

 

 

拍摄结束的时候王源往这边走,王俊凯挠了挠头,在想该准备什么样的开场白。没想到王源只是朝自己笑着挥了挥手便直冲胖导演走过去。

 

“小王!”

 

“老胖你怎么来了?”王源张着手臂迎过去,察觉到自己身上头上全是花瓣又把手收回来,“你等我会儿,我去换身衣服!”说罢便冲向更衣室。

 

“你们认识啊?”王俊凯摸了摸鼻子问导演。

 

“老周给介绍的啊,就老周啊,你拍过他的戏的啊,说小王这小子玩游戏很厉害的,我们一起组过几次队。”胖导演揶揄地冲王俊凯笑笑,“怎么,羡慕啊?”

 

王俊凯弯了弯眼,摸了摸鼻梁,没说话。

 

 

 

临到王俊凯拍摄时,换了好几个造型和场景,导演都不满意,到拍摄结束后竟连一张被采纳的都没有。

 

“不行我们就出外景啊。”导演在一旁慢条斯理的说。

“小王也一起来啊,正好之前玩的那关游戏我一直过不去还得当面请教你啊。”

 

“这不太好吧。”王源看了眼导演,又转过身子去看王俊凯。

 

“行、行啊。”王俊凯被他这么一看,竟然突然变得有些结巴。

 

于是就这样顺水推舟的约了两人都有空的周天,地点由导演物色。

 

回公司的时候恰好在电梯里碰到了经纪人。

 

“封面拍的怎么样?”经纪人问。

 

“导演不满意,这星期天准备拍外景试试。”王俊凯老老实实回答。

 

“听说你今天遇到了王源?”经纪人突然话锋一转,朝王俊凯看过来。

 

“嗯。”

 

“还和他联系着?”

 

“不怎么联系。”

 

“那就好,毕竟你们现在还算是竞争对手,他今年的那个电影是冲着奖去的,业界评价也不错,”经纪人顿了顿,从包里掏出口红,对着电梯里反光的金属表面补了补妆,“不要以为一次两次的合作就哥俩好了,现在的市场,不过是满足大众需求而已。年轻时候你爱过家家我不管,也管不着,现在你跟着我也六七年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都自己有数。把心给我收回来。”说完这句,十六楼的楼层刚好到达,电梯“叮”的响了一声,经纪人没等王俊凯应答,头也没回的往外走了去。

 

 

 

周天安排的拍摄地点在郊区,导演在电话里兴奋的向王俊凯表述,“我和小王啊,踩了好几个点才找到一个好地方,保准你满意,服装师化妆师也不要了啊,就穿着你那天在水族馆里的黑色卫衣和牛仔裤啊,然后带一个照相机来,我亲自给你拍啊。”

 

王俊凯听了吓了一跳,他知道导演先前从科班毕业的时候就是学的摄影,但是转行当导演后鲜少给人拍照,千金难求,而现在竟然用这种轻松的语气主动邀请自己,王俊凯向电话那边确认了好几遍才放下心来。

 

王俊凯给公司那边打了电话说明情况后直接从家里出发,穿着黑色卫衣和牛仔裤,站在镜子前照了照,仿佛一下子年轻了五六岁。

 

王俊凯按照导演给的地址开着车往那赶,离自己家不是很远,一个在北郊,一个在东郊。王俊凯记得那里是片林地,还没被这个城市完全开发的地方。

 

到那里时已近十点。王俊凯远远的就看着胖导演朝自己挥手,旁边站着一个高挑的青年,懒洋洋的把手揣在牛仔夹克里,踢着脚下的石头。

 

“就是那里啊。”下车后,导演给王俊凯指了指不远处的那方矮墙,上面还用红漆喷了个大大的“拆”字。

 

“那里?”王俊凯确认了一遍。

 

“我说大王啊,你穿这种衣服下面你给我配个皮鞋啊?”导演突然指着王俊凯脚上的鞋子大叫,“小王啊!你过来!和大王换一下鞋子!”

 

“我穿不上他的。”

“我脚比他大。”

两个人同时发声。

 

“这不正好嘛,来来来,年轻人,快换过来。”导演在一旁催促。

 

王俊凯看王源不情愿的把灰色帆布鞋脱下来放到一边,又把自己的鞋拿过去换上,嫌弃的表情在脸上毫不掩饰。

 

“相机给我,你去那面矮墙上坐着。”导演指挥着。

 

王源的鞋子自己穿起来正好,王俊凯在原地跳了两下便往矮墙方向走了过去,走到半路顿了一下,马上又抬脚向前走去,到了矮墙根,单手撑着一跳,便坐了上去。

 

不远处的树林种着长青树木,被风一吹,猎猎作响。太阳在自己身后,已升到半空,风把一片云吹过来遮住一大半。

 

王俊凯看导演在前方拿着照相机比划了好一会儿,而王源则站的远远的,背对着自己,带着耳机低下头玩手机。

 

“闭上眼睛试试啊!找那天水族馆的感觉啊!”导演在下面喊。

 

悲伤的感觉吗?悲伤的感觉并不是只有水族馆那一种的。王俊凯脑子里过片儿式的回放那些过往。他眼睛被风吹得迷了眼,出了好多泪,眯缝着眼问导演可不可以揉。眼皮和睫毛相交的缝隙里,看到远处的王源正举着手机看向自己。

 

“忍一下!马上OK”导演回答。

 

忍一下。是啊。王俊凯想起经纪人那天在电梯里说的话,什么都是忍一下就好了。

 

 

 

导演是以电邮的方式给王俊凯发了封面,几十张图片,让他从里面挑。

 

王俊凯最后选的那张,是所有成片中把自己照得最模糊的一张。正方形的灰白色照片里,自己坐在矮墙的左端,墙体右下角那个大大的拆字也变成了灰色。阳光呈散射状从那朵云后面透出来,通通都是灰白色。“蜚蜚”两个加粗的宋体黑字竖着排列在太阳的右边。

 

“真的要这张啊?”导演把电话打过来。

“真的想好了?”

 

“就当留念吧。”王俊凯笑着冲电话那头回答。

 

“成不了了啊?”导演又问。

 

“嗯。成不了了。”

 

“唉。”导演在那边叹气。

 

“没关系的。”王俊凯笑笑,到头来反倒变成自己去安慰导演。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啊。”

 

“嗯。”王俊凯依旧笑着点头。

 

当拥有着世界上最锋利的刺与拥有着世界上最坚固的壳的两个人相互碰撞会怎样?王俊凯这些道理都明白的不得了,不是完好无损,就是两败俱伤。而完好无损这个选项,从一开始便不成立。

 

 

 

春天已过去大半,气温也逐渐回升了起来。王俊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上娱乐频道对自己新专辑销售的报道,风从窗外缓缓吹进来,拂动着未拉紧的纱帘。王俊凯突然想起什么,捏着一小撮鱼食去看鱼缸里的鱼,却发现那些五彩斑斓的热带小鱼,全部都肚子朝上飘在水面,死了多时了。

 

音响里的主持人还在感叹销售成绩破了多少记录,王俊凯却全都没听到耳朵里。他把尸体从鱼缸里捞出来,放到盒子里,去了别墅外面。下过几场雨,外面草地上的野草长出老高。王俊凯拿着铁铲把石缝里的草芥挖出来,扔在一边。失去和水分的草芥被日头一照,奄奄一息。王俊凯继续顺着往下挖了一个深坑,把盛着热带鱼尸体的盒子放了进去。

 

 

 

门外有年轻的母亲推着小孩子经过,王俊凯杵着铁铲朝门外看,母亲嘴里给孩子念上世纪朗朗上口的歌谣,“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林梢鸟儿在叫,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

 

太阳从云彩后面出来,照在王俊凯头顶,暖暖的发着热。他看到王源在前面跑,自己就在后面追,两个人一直隔着一米远,伸出手臂,指尖刚好触不到的距离。跑着跑着,他突然发现身前的王源不知何时长出一条尾巴,毛发柔软细长,在屁股后面来回摇晃,他想去抓他,便加快了脚步。路边有昨夜暴雨积下的水洼,太阳照得那水粼粼泛着些油光。王俊凯恰好经过那里,他跑出了满头的汗,一瞥眼却发现那水里倒映着的是条大狗,而那条自己一直追逐的、毛发油亮的尾巴,在自己身后,摇啊摇。




end.


++++++++

bgm:岁月轻狂-李治廷


真的有《蜚蜚》这首歌,但其实只是借个名字而已,和歌本身没什么联系。

封面的那个字体,想的是王家卫电影里标题的那种字体,查了查叫“蒙纳板黑体繁-Bold”是不是特别拗口,大家想象一下就好。

一切的开头都是因为自己之前发神经在想“如果相互喜欢过,却没有在一起过,那到最后也没有在一起,不论感情,到底算不算he" 最后的出来的结论是这种神经病的想法没什么讨论价值。大家也不要当真 更不要带入真人(强调一万遍




评论 ( 83 )
热度 ( 601 )
  1. 西瓜ubadbad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作者真的有毒,我中毒了..完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