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孔雀2




※ 1 ※

 


bgm:Evgeni's Waltz-Abel Korzeniowski

 ++++++++


晚上十点一刻的时候管家终于送走了最后一位醉酒的客人,宴会到此结束。
 
只是家族会议才刚刚开始。王源往窗外看了一眼,黑漆漆的一片,只有门口路灯晕出的两团橘黄,还有淅淅沥沥的雨声,看样子今晚是要在主宅里借宿一晚了。
 
 
 
等人全都聚集在客厅,现在的局面是这样的:正前方的长沙发上坐着王源的两个伯父和父亲,两边的两个单人位上分别坐着王雅彬和王雅琳,王源紧挨着王雅琳,坐在沙发的扶手上。
 
而王俊凯,可以说是这次家庭会议的唯一主角,正翘着二郎腿,手指合十搭在膝盖,身体微微后仰,坐在管家搬来的软垫椅子上,正对着他的三位同辈。
 
像三堂会审,王源在心里暗想,再来面大鼓,加上俩鼓槌儿就齐活儿了。
 
“咳咳。”大伯父清了清嗓子,示意开场。
“想必大家也都知道坐在这里的这位是谁了,我就不再介绍了。”
“王俊凯对吧?”大伯父冲王俊凯笑了笑,带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开门见山,“听说之前在美国学的是企业管理?专业倒是挺对口的。下个月来公司上班?”
 
王源把身体往后侧了侧,躲在王雅琳的身后悄悄观察着王俊凯,看他双手环抱在胸前,手指在小臂上轻轻敲了敲,沉思了一会儿,点点头说:“可以的。我刚从国外回来,这边尽早熟悉一下也好。”
 
“你母亲这次也回来了吗?”二伯端起桌子上沏好的红茶,抿了一口问。
 
“她身体不太好,不方便走动,朋友基本都在那边,并没有回国的打算。”王俊凯笑笑,“她倒是不担心我回来,说年轻人就该趁年轻使劲儿闯闯。”
 
“什么往外闯,这儿不就是家吗?”王源的父亲看了眼王俊凯说。
 
王俊凯没说话,只是笑着朝他这三哥那边看了一眼,目光收回来的时候,又朝王源那边掠了一下,蜻蜓点水般不着痕迹。
 
王源装作没看见,微微颔着脸玩指头,但心里也奇怪,这场面他一直暗暗观察着,王俊凯这小叔,今晚上的第一个正眼,是给自己父亲的,而那顺势朝自己扫过来的目光——王源只能安慰自己,大概也只是巧合罢了。
 
“喂,你有女朋友吗?”王雅彬突然插嘴朝王俊凯问去。
 
“嗯?”王俊凯一愣。
 
“雅彬!”大伯父皱着眉朝王雅彬剜了一眼,小声骂了一句,“不像话。”
 
“哈,还没有呢。”王俊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雅彬有什么对象可以介绍吗?”
 
王源发誓,他听到“雅彬”这两个字,确确实实被恶心的打了个冷颤,胳膊上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和王雅琳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同时呲了呲牙,露出嫌弃的表情。
 
王雅彬看王俊凯接过话茬,也不管父亲投来的不争气的目光,腆着脸说,“你不是对这里不熟嘛,那以后有什么聚会我都带着你,”说完又好像想起什么,眼睛一亮,继续说道:“论年纪我还要比你大几岁呢,这在坐的,你也就比王源大。”
 
“噗。”王源心想怎么又把自己给扯出来了,但听着王雅彬这一席诨话,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
 
王雅琳捣了王源一胳膊肘,“王雅彬!”冲对面小声吼了一句。
 
王俊凯看着还在低着头止不住笑、身体轻轻抖动的王源,瞥了眼王雅彬,说:“好啊,我对这边不熟悉,到时候还要靠你和王源了。”
 
“我?”王源听到自己的名字,一下子抬起头来,看向王俊凯,又看了眼王雅琳,王雅琳也抬起头来回望王源表示不解,王源只好再次把目光投向王俊凯。
 
王俊凯不说话,弯着嘴角饶有兴趣的看向王源,黑色的瞳孔在水晶灯的照耀下,波光粼粼。
 
“哦。”王源皱了皱眉,把脸撇到一边。
 
 
 
爷爷在世的时候,大伯一家是一直住在主宅的,二伯父一家住在附近的别墅,走路也只要十分钟的距离,只有王源一家住在市区。王源常听母亲向父亲抱怨自家像分裂出来的叛逆小儿子,每周只有家庭聚餐的时候回一趟主宅,人情都没那两家熟络。父亲到不在乎,王源更是后知后觉。现在突然想起来这件事来,竟发现像一个玩笑,小儿子什么的,不应该是王俊凯吗。
 
白天都劳累了一天,家庭会议没有开得太长,大伯母从楼上下来说奶奶说给安排好房间了,吩咐她带路,王源想说就照以前的房间来就可以了,话刚要出口,突然想起来,这是多了个王俊凯,专门说给他听的。
 
王源偷偷去问王雅琳,“不是说他昨天就回来了吗?没在家里睡?”
 
“听说去住的宾馆,我看奶奶啊,这是立下马威呢。”王雅琳偷笑,“一把年纪了,跟小孩儿似的。”
 
“也该这样。”王源转了转眼睛,“正式跟大家作介绍后,才算纳入王家了。”
 
“噗,你还真把他当王家人了?”王雅琳捂着嘴笑。
 
“你猜?”王源眨眨眼,“反正都姓王嘛。”
 
“你啊你,装糊涂比谁都厉害,其实人精着呢,我能不知道你么。”王雅琳戳了戳王源脑门,“赶紧去休息吧,看你刚才都要睡着了。”
 
“谢娘娘开恩,”王源做了个揖,转身往楼上走,走了两步突然想起什么,转过头问王雅琳,“姐,明天是晴天吗?”
 
“问这个干嘛?”王雅琳抬起头看他,一头雾水。
 
“随便问问,”王源打了个哈欠,朝王雅琳挥挥手,“那明天见了。”
 
“应该是吧,”王雅琳在身后说,“明天雨应该就会停了。”
 
 
 
王源的房间在三楼的客房最里面那间,其他人都嫌那间房被窗外的树荫遮挡,照不进阳光,但他却偏偏喜欢,自己争取了过来。经过拐角处的书房,房门半掩,王源往里看了一眼,听到里面有人说话,听动静像是父亲,怕被他瞧见抓过去训话,王源连忙悄悄溜走。
 
他手指划着墙往前走,划过一见房门的时候突然被凸起来的金属方片给硌到,停下脚步一看,门把手上方十公分左右被钉上一小块铜片,繁复的花纹为底,中间凸起一个大写鎏金的K的字母。王源突然想起来以前分配房间的时候自己最先看中的是这间,因为里面带独浴,奶奶当时却没同意,说留着有用,爷爷也没反对,让自己再挑一间。这么看来,奶奶是一早就知道王俊凯存在的,而现今这局面,也是早就在意料之中的。果真姜还是老的辣啊,王源在心里暗暗感叹。
 
但走了两步,准备开自己房门的时候王源才反应过来,哎???自己的房间,和王俊凯的房间,是相邻的啊。
 
王源带着疑惑回到房间,脱了袜子,赤着脚踩在木地板上。他扯了扯领带,脱下西装扔到床上,开了衬衫两颗扣子直接揪着下摆从头上脱了下来。夏末的夜晚有些凉了,更何况白天一直在下雨,这时的气温也并不高。王源光着上半身去开窗,往外一推,风裹挟着细雨一下子涌了进来,浅灰色的窗帘被吹到半空,树叶发出哗哗的响声,叶片被雨水浸得发光。王源深深吸了一大口屋外的湿气。
 
浴室在走廊的另一端,王源从柜子里找出睡衣随意披在肩头就往屋外走,途径王俊凯房间的时候,发现那里还是紧紧闭着。这么早就睡了?王源轻轻弹了一下门上那块金属方片,吹了个口哨。
 
这一天不是站在大厅里应酬不就是在爬山,王源身体乏得厉害,躺在浴缸里不愿意出来,举着手机跟朋友聊天。
 
-[葬礼怎么样啊?]那边问。
 
-[全天下的葬礼不都一样吗?到我爷爷这里还能玩出个花来?]王源噼里啪啦打字飞快。
 
-[就数你贫。]
-[我倒是想去见识见识呢,可我根本不够格。]
 
-[得了吧,我都要累死了,希望我家近期都不要再死人了。]
 
-[嘿,你小子。]
-[对了,听说你爷爷那个私生子也回来了?]
 
嗯?王源一下子从浴池里坐起来,白色的泡沫从他肩头胸口滑下,被浴室昏黄的灯光一照,倒显出有几分色/情。王源随意掬起一捧水冲了冲泡沫,回复过去,
-[你消息倒够快的。]
 
-[可不是嘛,这你就不知道了。]
-[听说你那小叔,长得可是一表人才帅绝人寰啊]
-[我认识的姑娘回来嗷嗷嗷直叫,立志要嫁到你们王家呢。]
 
“私生子罢了。”王源轻笑,发了条语音过去。
 
-[唉怎么突然发语音了,怕被抓小把柄啊你。]
-[这就你的不对了,人姑娘之前的目标还是你呢。]
-[这局你可是输了。]
-[不哭不哭哈。]
 
-[滚吧你。]王源敲了三个字回去,把手机放到架子上,从浴缸里爬出来,站到喷头底把浑身的泡沫冲了干净。
 
 
 
没成想,本来还有点困的王源在洗完澡后却一下清醒起来,也不知道是被水泡的还是被朋友那几句有意无意的话引导。他趿拉着拖鞋往走廊走,头发吹得半干,发尾还湿漉漉的往下滴水,跑到小会客厅,准备煮咖啡。既然睡不着,那不如直接玩一通宵游戏好了。王源在心里盘算着。
 
咖啡豆和咖啡机平时都被打扫阿姨收在壁挂的柜子里,王源循着记忆往柜子里看,最后发现两者被放在最顶上的隔断。
 
阿姨平时都踩着梯子放东西嘛,王源腹议。他踮着脚尖伸着手去够,却发现只能指尖堪堪触到,要想拿出来,必须要踩着凳子。叹了口气准备去书房找本字典垫着,身体往后一退,却发现被一堵“墙”抵住,后脑勺撞在上面,还带着微微肉体的弹性。
 
完了完了完了。王源在心里直叹气。
 
“是这个吗?”一只手从王源身后探过来,白衬衫的袖口处钉着一颗蓝宝石的袖扣,因为手臂的伸展而露出一小截细长的手腕,手筋因为用力微微凸起,五指修长,指甲修剪平整。是被这样的一只手臂从背后半环着。
 
湿热的鼻息打在王源的耳后,毛细血管像要炸开一样,血液上涌迸发,耳廓迅速变红。王源僵硬的将脖子转了几度,他能感受到自己头顶的头发擦过那人的鼻尖,细微的感知在这样的环境里被定格、放大。
 
王源拧着脖子,怔怔点了点头,说,
 
“谢谢小叔。”




tbc.




评论 ( 46 )
热度 ( 63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