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孔雀 3

※ 1 ※ 2 ※

 


 

++++++++

 

 


第二天果真如王雅琳所说的那样,是个大晴天。

 

海边的天空一碧如洗,太阳像被憋了好久,肆无忌惮的展示着它的热量与光芒。

 

王源披着浴巾,正坐在躺椅上往自己脚趾上涂防晒霜。

 

“然后呢”坐在他身旁的王雅琳一边撇着嘴表示对他的这种行为嗤之以鼻,一边从果盘里摘下一颗葡萄填到嘴里问道。

 

“没然后了。”王源拧上防晒霜盖子,无精打采把的戴在额头上墨镜往下一拉,遮住眼睛往躺椅上一靠。

“你还想怎样?”

 

“当然是后续啊?他再没说什么?”王雅琳兴致勃勃。

 

“没有。”王源把桌子上的饮料拿过来吸了一口,撇撇嘴说。

 

“真没有?”王雅琳不可置信。

 

“骗你干嘛,”王源翻了个白眼,“对了,你妈给你介绍的相亲对象怎么样?”

 

“你小子转移话题够快嘛,别提了,想起来就烦,”王雅琳摆摆手,“周方晓你认识吗?开小卖部的周家的儿子,我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听我妈说也是刚从国外回来。”

 

“噗,”王源一口把果汁喷出来,“什么小卖部,人家那明明是全国数得上的连锁超市好伐!”

 

“差不多吧,”王雅琳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下周天说要约出来一起吃饭,你也来呗,帮我参谋参谋。”

 

“我可不去当电灯泡。”王源一脸不情愿。

 

“谁让你去当电灯泡了,是让你去当照妖镜的,看看来人是人是妖,”王雅琳一顿,一脸奸笑,“再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我去跟他说让他也带个朋友一起出来,帮你也物色一个。”

 

“你感情问题可别扯上我,”王源连忙推拒,挑了挑眉,“我还小呢。”

 

“就你还小?二十好几了也没见你往家里领过女朋友,就现在,海滩上美女也不少啊,也没见你多看两眼,”王雅琳不怀好意往王源下半身瞅了瞅,“你不会真的是身体有什么问题吧王源?我们王家要完呐!”王雅琳阴阳怪气嚎了一句。

 

“大热天的不在家吹冷气,非得跑海滩上晒太阳,就十个裸女坐我大腿上我也没心情看。”王源撇撇嘴,“再陪你呆十分钟,我就走了啊。”

 

“你这刚来二十分钟。”王雅琳咬牙切齿。

 

“是你在电话里说的让我过来陪你半小时的,”王源摘下墨镜挥了挥,“我还困呢。”

 

“小兔崽子咒你这辈子找不到女朋友!”

 

“随便随便,”王源看了看表,“还有八分钟。”

 

 


不过王源确实没在撒谎,他是实实在在的犯困。

 

昨晚的事情也并不像自己给王雅琳说的那样没有后续。

 

王俊凯不但说话了,而且说了不止一句。

 

在听到那声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回响在自己耳后的时候,王源的第一反应是“完了”,但这里的完了,是那种“读书时候在课桌底下玩游戏机被老师抓包,苦恼于被叫家长这种麻烦事”的完了。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自我保护是种本能。在王源的认知里,王俊凯还属于领地外人员的范畴。一直隐藏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二十多年的陌生人,突然有一天来到自己面前,笑着打招呼做自我介绍说“我是你们的新小叔”的这种人,怎么看都带着一股来者不善的气息。

 

王俊凯这个人,却好像对从周边人身上发出来的不友好信号毫无察觉。他往后退了一步,把手中的罐子递给王源,又待王源撤开身子后,踮起脚把咖啡机也搬了下来。

 

“晚上喝这个是不打算睡了吗?”王俊凯把咖啡机递给王源,笑着问他。

 

“我就拿下来看看……”王源说完了,自己也在腹议自己这都想了些什么烂理由。

 

王俊凯笑了笑好像没在意,反而指了指王源的湿漉漉的发尾,说:“头发不吹干就睡觉会感冒的。”

 

我和你很熟吗?王源在心里小声说,但他抬起眼,对上王俊凯那双笑眼,也只是弯了弯,说,“谢谢小叔关心,我先去休息了。”王源说罢便转身往小会客厅的门口走,王俊凯双手环抱在胸前,欠了欠身子给他让开一点空间。

 

咖啡罐和咖啡机直接放到了桌子上,上面还带着未消散的被手触摸过的体温。

 

“你不用叫我小叔的,”王源一只脚刚迈出门外,就听到身后人又发话了。

“我们年龄差不太大。叫我王俊凯就好。”

 

“晚安,”王源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眼睛一眨,勾了勾嘴角,说:“小叔。”

 

 


王源独自开着车沿着海堤往回走,海水碧蓝的波涛拍打着堤岸,白色的泡沫盛开、消逝。滑下车窗,被海水的潮湿与咸腥渗透的空气涌进来,随之进来的海风拂起他的刘海,把它们往后吹倒,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夕阳将海天相接的那片天空晕染成橘红色,诡谲的云彩变换着无端的状态。

 

王源半握着方向盘,指尖轻点,思绪缥缈,回忆着那晚发生的后续。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所保留,没把这些细节如实告诉王雅琳。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像一缕青烟,从他眼前飘过,看得见,却抓不到。

 

王源正走着神,突然耳边传来汽车引擎发出的巨大的轰鸣声。他皱着眉往后视镜一看,一辆黑色的敞篷正朝自己疾驰而来,坐在驾驶座上的人带着黑色墨镜,额发被风吹得张牙舞爪,穿一件浅蓝色的衬衫,副驾驶上也是个男人,反带着棒球帽,穿着巨大的黑色T恤,在座位上比划着什么。

 

王源不动声色把车开到另一个车道,刚移过去,嗖的风一样,那辆黑色小跑从自己旁边经过,伴随着一声轻佻的口哨,王源看到副驾驶座上伸出一只手,朝自己挥了挥,紧接着,那只手握成拳头伸出拇指,然后手腕一翻,变成一个倒挂的赞。

 

幼稚。王源朝那车翻了个白眼。眼睛刚要收回来不经意的一瞥却让他直接石化在座位上,唉——???就说哪里不对劲,那车,不是爷爷的吗???

 

前方那辆黑色的跑车还在逆着风疾驰,在王源的视线里逐渐变成一个模糊的黑色小点。天渐渐暗了下来,海水吞噬掉大半的夕阳,道路两旁的路灯亮了起来。王源心下了然,皱了皱眉,握紧方向盘,踩了油门朝市区的方向驶去。

 

 

 

王源回到家时天已经全黑了,一看表,新闻联播也就刚开个头。家里没开灯,王源开了壁灯,把车钥匙往托盘里一扔,直奔冰箱去拿饮料,一开柜门,发现上面贴的已经卷边的便利贴,看了看右下角留的日期,这才想起来父亲和母亲今晚上有应酬,早就打好招呼让自己凑合着吃。

 

王源撇着嘴把便利贴撕下来扔到垃圾桶里,从冰箱里拿出一桶冰激凌抱着走去了客厅。

 

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来给朋友打电话。忙音嘟嘟响了好长时间那边才接,刚一开口就把王源耳朵震得发麻,

 

“你在开拖拉机啊?!”王源吼过去。

 

“哥儿几个在外面喝酒呢!你要来吗!”对面同样吼道。

 

“你给我滚出去找个安静点儿的地方说话,我听不清!”王源觉得自己吼的声音隔壁单元的住户都能听到。

 

“毛病!”对方骂了一句。

 

王源举着手机,听对面窸窸窣窣好一会儿,酒瓶子咣当好像碎了好几瓶才安静下来。

 

“你到底要不要出来啊?”对面喘着粗气问。

 

“不去,你也别喝了,帮我查查王俊凯这个人。”王源舀了一大勺冰淇淋填进口里,试图镇压刚刚因为大吼而从喉咙里窜出来的火气,“我不是记得你有个哥在公/安/局搞户籍的吗?”

 

“我哥?他是在管户籍的那里上班,可他就一给人拍身份证的能知道什么啊?”对方乐了哈哈大笑,笑完了又问:“你要查王俊凯?你小叔?”对面疑惑。

 

“就是王俊凯,你帮我查查他。”王源盘腿坐上沙发,打开电视机,调了个做饭频道就着冰淇淋吃,转了转眼睛,“管你哪个哥能帮上忙呢,不过我也不急,你慢慢查,越详细越好。”

 

“那行,你慢慢等吧,”对面答应着,末了又不死心的问了一句,“到底要不要出来喝酒啊?”

 

“有吃的吗?”王源看了眼电视机里正在制作的麻辣小龙虾,随口问了一句。

 

“来就给你点呗。”

 

“那行,在哪儿呢你们?”王源把刚挖了没几口的冰淇淋放到桌子上,关了电视,夹着手机朝卧室走去。

 

“花园路,新开的那家会馆,挺大的招牌,后面一孔雀的标志!等到了我再给你说房间号,”对面的声音又嘈杂起来,嘀嘀咕咕的声音从听筒里传过来,“妈的,出来这么长时间我也把房间号给忘了,服务员?哎?服务员?……”

“嘟嘟——”

 

“喂?这孙子。”王源哭笑不得关掉手机,随手扔到床上,转身从衣柜里挑了件衬衫,刚要系扣子,突然想起来自己就是去蹭顿饭的,许邵混夜场的那帮朋友自己也没打算认识,于是又给脱了下来,往衣橱里揪了件白T恤套上,换了条牛仔裤,蹬了双灰色高帮帆布鞋,拿着手机和车钥匙,就这么出门了。

 

 

 

“孔雀啊孔雀,孔雀在哪儿呢,”王源坐在驾驶座,打着方向盘在花园路路口转悠,“原来在这儿呢,够隐蔽的。”王源一抬头,看到右前方的建筑物上方有一彩屏的开屏孔雀,高扬着下巴,雄赳赳气昂昂,led灯管被移植在这一标志物的体内,发出的五彩光芒把那一方夜空照得发亮。孔雀的正前方立着两个金色大字,看样子是会馆的名字,也叫“孔雀”。王源揉了揉眼睛,心想,怎么不叫动物园呢。正吐槽着,门口的泊车人员看到王源,小跑着过来引导他往地下车场开。

 

王源停好车,许邵那边也正好赶过来,隔着远远的,一见到王源就乐,小跑着过来,“哥们儿,打扮的这么年轻,人以为是未成年可不让你进呐。”

 

“我就说来找我孙子,让你出来你敢不出?”王源一巴掌朝许邵头上拍过去,“赶紧带路,我要饿死了。”

 

 

 

走到会馆里面,王源也不禁感叹了一番,中西合璧的建筑,既不失西方的现代简洁,又不失东方的古朴大气,王源捅了捅许邵,问:“老板是谁啊?这地方费了不少力气吧。”

 

“我也是哥们儿第一次带我来的,只知道姓周。”许邵想了想说。

 

“周?”王源在脑子里搜索认识的姓周的有哪家。

 

“给你点了麻小,你不就爱吃那个吗?”许邵回过头来说,“赶紧的啊。”

 

“这种店里还让点麻小啊?”王源加快脚步跟上,问。

 

“人家的服务宗旨好像是只要你要得出,人家都能给提供。”

 

“呵,口气不小。”

 

 

 

这一顿饭一直吃到晚上十点多。许邵的那几个朋友认出是王家的那个王源,一直寻着机会过来拍马屁,王源给烦的不行,又不能明说,心里感叹着都怪这盘麻小把自己给绊住,都说红颜祸水,王源瞅着那盘红彤彤的小龙虾,心想,古人说的对啊。

 

最后还是许邵看着王源脸色越来越僵才把那群还往王源身边拱的人给拉开,“人家有门禁呢,这到点了,必须得回家了,大家大业的,家规严着呢,哪儿像你们。”许邵说。

 

“他爷爷不都死了。”旁边一人明显喝多了酒,嘴巴没把门,什么话都往外嘟噜。

 

许邵往那边瞪了一眼。“阿顺!”旁边人也慌了神,忙给王源赔不是,“喝多了,喝多了,别往心里去啊。”一边猛拍那人的头。

 

王源笑了笑,没说话,转身往外走,许邵跟在他后面不敢跟他搭话,他跟王源从高中认识,脾气也都摸得透透,知道他越生气面色越是波澜不惊,越上前去顺毛,越能刺激到他。

 

“许邵。”到了大堂,王源突然停下脚步。

 

“他们那群人就是嘴贱,之前有个项目合作过一次正好碰到了就出来喝了次酒,你要不高兴,随便你怎样吧,我没意见。”许邵说道。

 

“谁跟你说这个了,”王源翻了个白眼,“他们那样的,我连一眼都懒得瞧,没那么多气跟他们生,我就是想跟你说,”王源不耐烦的揉了揉鼻梁,眼睛往旁边一瞥,“你……”正准备说的话突然卡在喉咙。

 

许邵顺着王源的目光看去,会所大厅的休息处,正有两个男人走过,一个穿着浅蓝色的条纹衬衫,袖子挽到手肘处,下面是黑色西裤,另一个穿着宽大的黑色T恤,牛仔裤上的破洞露出一整个膝盖。

 

“够混搭啊……”许邵小声感叹,转过头想去找王源一起吐槽,却发现他侧身躲到了一旁绿植的阴影里。

 

“他怎么会在这里?”王源皱着眉喃喃道。

 

 

 

tbc.

 


 


评论 ( 46 )
热度 ( 48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