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孔雀 4

 

※ 1 ※ 2 ※ 3 ※

 


++++++

 


王家的人丁算不上兴旺,王源的爷爷王启声是独子,往下生了三个儿子,不,现在加上王俊凯,一共是四个了。而那原先的三个儿子里,大伯王嘉忠只有王雅彬一个儿子,二伯王嘉信是一个女儿,也就是王雅琳;而三儿子王嘉礼,也就是王源的爸爸,也只要了王源一个孩子后再也不要了。按理说王源也应该像他表哥表姐一样论“雅”字辈儿起名的,但生他那天,王源的母亲大出血,医生护士拼了老命才把王源和他母亲都救回来,王源一生下来被关在监护病房一个月才知道自己母亲长什么样,身体底子不好也是从胎里就带的。

 

王家老爷子有个朋友信道,有认识的人在道观里会给人算命测字起名,拿到王源的生辰八字,掐指一算,说不能按“雅”字辈来,小孩儿生在冬天,又属龙,是应该在水里的,命里还需要有个人给镇住,正好道观里有眼泉眼,便添了个盖,又加了三点水,起名为“源”。

 

王源开着车,想起小时候自己去问爷爷为什么自己的名字和哥哥姐姐不一样,爷爷给的自己的解释。但关于谁会镇住自己,爷爷好像也没有说清。模模糊糊的记忆,就像爷爷手里总是端着的那碗茶,茶杯底部锈了厚厚的茶垢。

 

 

 

爷爷走的那晚王源确实梦到了他,是梦里晨光熹微的清早,爷爷穿着那身白色的练功服,例行要去花园打拳的样子,王源就站在一边看。爷爷转过头来冲他笑了笑,招手让他过去,王源在梦里想要往那儿跑,但好像被人拉住,转身一看,自己的衣角被门给夹住,他想朝爷爷说等等我,但爷爷只是摇了摇头,好像有点失望,又有点自责,朝他挥了挥手。

 

做完这个梦,王源出了一身汗,正准备起床冲澡,母亲就冲进来了,面无血色,嗫喏着嘴唇,说爷爷走了。

 

王源心脏突得跳了一下,脑子一片空白,只有这四个字在上空来回盘旋。他眨了眨眼,那里带着刚起床的干涩,什么液体也流不出来。于是他起身把哭泣的母亲揽在怀里,拍了拍母亲的肩膀,然后去了卫生间冲了个澡。

 

 

 

而现今的王家,王源是清楚自己的父亲和两个伯父不太对付的。唯独自己家搬到市中心住,说是公司总部在中心上班方便,但父亲其实主要是不想和那两个伯父掺和到一起去。而大伯父和二伯父也是面和心不合,各怀鬼胎,一个儿子无能,另一个苦于是个早晚要嫁出去的女儿,半斤八两,家业无从托付。王源自己更是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蹚这趟浑水,他通透得很,说胆小也好,谨慎也罢,这到底无论这是掺了泥的水洼还是吞噬人的沼泽,鞋子怎么都会被弄脏,其实是一个性质。


爷爷去世后,奶奶曾把王源叫到屋子里谈话,说爷爷不在了,王家只不过是盘散沙,之前还可以装装样子表面亲和,血混着水把这盘沙子黏在一起,现在没了爷爷这里的牵绊,随便一阵风,大家就扑棱着翅膀飞了。

 

王源眨眨眼睛装糊涂,被奶奶用蒲扇拍了一下头,叹了口气,让他去一边玩。王源暗自苦笑正要关门走掉,又听奶奶在后面补了一句,“小源,我们王家......算了,你还是走吧。”那句话终究还是没说出来。


王源本来觉得无所谓,他对家族的感情很淡薄,毕业后没有听从爷爷的吩咐去公司工作,而是一直和朋友混在一起。表面上是和王雅彬差不多的败家玩意儿,但一直在背后投资着朋友的传媒公司,爷爷去世的消息捂了那么久,王源是出了大功劳的。另一方面,他小时候身体不好,只有王雅琳一个人肯上楼找他玩,虽然爱把他打扮成小女孩,比他穿裙子扎辫子,那也是真心对他好,王源分得清,任她折腾,只是折腾完了再去给她绞碎两条裙子,再嫁祸到王雅彬身上罢了。可现今半路又杀出一个王俊凯,王源却犹豫了,他一只脚悬在空中,不担心王家,只担心会殃及他这个从小玩到大的姐姐。

 

王源这一想,一直想到后半夜。直到肚子咕噜又叫了一声,才意识到自己饿了。下楼去冰箱里找吃的,扭头一看,发现自己忘记放进冰箱里的那桶冰淇淋已经化了大半,于是翻出包曲奇,揉碎直接倒进半化的冰淇淋里拌了拌,当宵夜给吃了。

 

 

 

周日王雅琳给王源打电话的时候王源还在睡觉。震动响了好一会儿,他才睡眼惺忪接通,刚一通,对面就噼里啪啦的问他到了没。

 

“到哪儿啊?”王源打着哈欠,看了眼窗外,半透明的纱帘将外面半黑的天空透出来。天还没亮吗,王源在心里想。

 

“我问你,今天周几?现在几点?”王雅琳心平气和的说。

 

“你问我你不会自己看日历看表吗?我怎么知道。”王源捧着手机又钻回被窝,闭着眼说道。

 

“今天是陪我相亲的日子好吗???!!!”对方声音一下调高了八度,把王源从被窝里震起来。

“现在已经是晚上六点十分!赶紧的!我开车去接你!”

“给你二十分钟准备时间!”王雅琳下最后通牒。

 

“二十分钟洗个脸都不够好吗……”王源又趴回被窝。

“喂?”

“姐?喂?喂?”

 

“嘟嘟嘟————”

 

王源一脸不情愿从被窝里爬起来,心想现在天都黑那么快了啊。他一边脱睡衣边往卫生间里走,衣服扔了一地,用时三分钟冲了一个澡出来。

 

王雅琳第二通电话打过来的时候王源已经拨弄着头发从楼上跑下来了,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第一句话就是:“姐,怎么样,看我二十分钟搞定迅速吧,完全可以代表国家队参加最迅速整理仪容比赛。”

 

“头发怎么没吹就出来了?”王雅琳开着车,看着前方目不斜视。

 

“你这不是催吗?哪有功夫捣腾吹风机,再说,”王源顿了顿,“你相亲又不是我相亲,我就一蹭饭的。”

 

王雅琳朝天翻了个白眼。

 

过了半晌,王源又凑过去问王雅琳,“姐,我头发没吹是不是特没型啊?”

 

“你不就一蹭饭的吗?还关心这些干嘛。”

 

“我这还不是怕给你丢人吗?”王源一转身趴到后视镜上拨弄着刘海,“我说真的,我头发到底行不行啊?”

 

“行行行!到底我相亲还是你相亲啊?”王雅琳趁等红灯的时候掐了王源一把。

 

王源“嗷”的一声从座位上跳起来,“当然你啦!”

 

 

 

约会地点是市里有名的一家西餐厅。服务生领着王雅琳和王源往预定好的座位走,说预订人早已经到了。

 

“帅吗?”王源问服务生。

 

“两位先生都很帅。”服务生笑着回王源。

 

“两位先生?”王源戳了戳王雅琳,“你看人家这服务生多会说话,夸着你家那位顺便夸着我。”

 

“先生,这边,前面那个座位就是。”服务生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王源往右拐。

 

正前方的座位上坐了两个男人,听到背后的声音转过头来,其中一个穿白衬衫的站起来笑着朝这边挥了挥手,“王小姐,这边。”

 

而站在他旁边,穿着黑衬衫,正笑着看向这边的,是……

 

感情服务生夸的帅是说那两位啊,“王俊凯?!”王源没控制处,小声喊了出来。

 

 


“我也是到了餐厅才知道他的相亲对象是你们。”坐在王源对面的王俊凯笑着摊了摊手。

 

“你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王雅琳问他。

 

“大学同学,”周方晓把菜单递给服务生,“先上这些。”又转过头来看着王雅琳回答,“我没想到他能回国,你妈给我妈传话,说你要带着伴儿,传到我这里把重要信息性别给弄没了。我没想到是你弟,还以为是女的,就把他给叫出来了,还想着帮他也解决终身大事呢哈哈哈。”

“我知道他是你们小叔,说不定以后都是一家人呢。”周方晓冲王源笑笑。

 

王源摸了摸鼻梁,从第一眼看到这周方晓他就认出是前几天飙车朝自己倒数大拇指的那位了,心想这人套上衬衫换上西裤捯饬捯饬也人模狗样的,又悄悄抬眼去看王俊凯,只见他穿一件纯黑的衬衫,系着深蓝色的复古花纹领带,领口开了一个扣子,不至于太拘谨。没想到对方也正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王源赶紧抬起手背抵住嘴巴轻轻咳了咳,别过眼。

 

“牛排可能要晚点,要不先上两份甜点吧。”王俊凯叫过服务生,把菜单推给王雅琳。

 

“你以为人女士胃口和你一样大啊,点两份?”周方晓疑惑的问王俊凯。

 

“还有王源的,”王俊凯喝了口水,眼睛看向王源,下巴朝周方晓扬了扬,“今晚他请客,狠宰他一顿没关系。”

 

正在捉摸着王俊凯和周方晓走那么近会有什么动作的王源听到他这句话猛地抬起头,一头雾水,突然小腿一痛,感觉有人在踢他,一侧脸,就看到王雅琳从菜单背后探过来的两束探照灯般的目光,一脸“卧槽你俩什么时候这么熟了是不是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小秘密”的不可置信的样子。

 

王源无辜的摇了摇头,用眼神回答:“我也不知道啊。”

 

 

 

这一顿饭吃的气氛还算融洽。周方晓是个健谈的人,深谙谈话技巧,几句话引到王雅琳感兴趣的话题上,逗得她一顿饭下来合不拢嘴。

 

王源一直低着头吃,这家餐厅的牛排最出名,从法国请来的大厨,每晚只接受十几位预定,常常为了排位子点餐提前几周就要预定。王俊凯说的话也不多,偶尔周方晓的几句把他带出场,他也只是略微附和几下安心当陪衬的绿叶。

 

王源低着头细细切着牛排,却觉出几分王俊凯故意不想透露自己个人信息的意思。餐刀上如镜的金属表面反射出来对面王俊凯的脸,王源鬼使神差用叉子往上戳了一下。

 

突然感觉小腿又被人轻轻撞了一下,王源以为又是王雅琳,转过头去看她,却发现她根本没有察觉,还在和周方晓聊得热火朝天。王源收回目光,眼睛扫到王俊凯。


对方头顶像长了眼睛,恰好也抬头看他,桃花眼自带放电特效,微微勾着唇角。

 

错觉吗……王源回以一笑,腹议道。

 

于是又低下头专心对付盘子里的牛排,刚割下一块,王源感觉小腿又被踢了一下,他这次反应快,小腿顺着那人勾过去,另一只脚一翘,用力踢了回去。

 

“啊!”坐在王俊凯旁边的周方晓一脸吃痛小声叫了出来。

 

“怎么了?”王雅琳关切问道。

 

“我……”王源刚要说出口的话突然被人打断。

 

“哈哈,不好意思,可能是我不小心踢到他了。”王俊凯用餐具擦擦嘴巴朝周方晓赔不是,“腿长得太长了就是麻烦。”说罢,又转过头来看王源,“你说是吧,王源。”

 

王源怔了一下,像被人蒙头套上棉被打了一拳,嗡嗡的不痛却晕,且打得他措手不及。

 

于是他只好端起酒杯猛地喝了一大口,挑衅地朝王俊凯看回去,说:“是啊,小叔。”

 



 

tbc.

 



评论 ( 57 )
热度 ( 519 )
  1. 西瓜ubadbad 转载了此文字
    坑了,mar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