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永远永远


bgm:When They Cry-らっぷびと


++++++


凌晨三点钟的时候王源醒了一次。


做梦的时候踩空了一脚,腿一蹬,便惊醒了。他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电视频幕上闪着星星点点的白花,有人小声说话的声音,间或跳出一两个画面,也是购物频道广告的截图,屏幕右上角显示着现在是北京时间两点五十九分四十八秒。他回忆着,睡觉前好像在看电影,还没看完就困了,电视也忘了关。


王源扯了扯T恤的衣领,揩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宾馆的房间里开的是中央空调,暖风还呼呼的从出气孔里吹着,未关严的窗帘露出一小条玻璃窗,上面结了一层水雾。明明已经是春天,却还是调的那么高。


王源从被子的缝隙里找到遥控器,刚准备关电视,王俊凯的一只胳膊就抡了过来,把王源手中的遥控器打到一边。


王源看了王俊凯一眼,看他侧着身子,刘海掀到头顶,胳膊从被子里露出来搭在外面,闭着眼睛,嘴巴微微张着,婴儿一样的睡眠姿势。电视屏幕发出的光明明灭灭打在他的脸上,以高挺的鼻梁为分界线,一部分隐在黑暗里,一部分泛着白光。白色的被子像绵延的雪。王源探过身子把遥控器勾过来,对着电视电源摁了一下。“滋——”一直飘雪的画面被一片黑色给代替,房间这下全暗了。


有点像急促的蝉鸣。王源轻轻摇摇头,春天怎么可能有蝉呢。


王俊凯轻微的鼾声传过来,王源皱了皱眉,转了个身,跪着趴到王俊凯的脸旁,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王俊凯的鼻子。


这下连声音也没有了。


王源的眼睛在黑暗里发着光亮,他就这么捏着王俊凯的鼻子,趴在他的脸旁自己仔细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王俊凯嘴巴张大了些,氧气从嘴巴里进去,二氧化碳从里面出来,他们两个的脸隔得很近,彼此交换着呼吸,热气扑倒王源脸上,有些痒。直到王俊凯因为不舒服皱着眉转了个身,王源才直起身子。他在黑暗中坐着,汗滴从额角流下来,半路上被他的手阻断抹掉,耳际附近的头发被汗液黏在一起,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重重的吐出来,然后躺回被窝里,合上了眼睛。




晚上的饭是和工作人员一起吃的,说是有事要强调,为了不占用大家休息时间,边吃边讲就可以了。又因为王源和王俊凯住的是一间房,地点就定在了这里。


吃饭的时候电视上正在播娱乐新闻,王源想要换台看动画片,经纪人说看看这个吧,于是王源又悻悻把遥控器放下了。


娱乐新闻无非就是那么几种,作品宣传、丑闻爆料还有大众喜闻乐见的绯闻炒作。此刻电视上播的正是后一种。


“他比小凯也就大两岁吧,”助理小黄扒了一口饭看着屏幕上正在闪现的新闻,“比王源大三岁。”

“按周岁还没有成年,这就传绯闻啦。”


“也不小了,”经纪人瞥了一眼电视,转回头,起身把桌子上的醋溜白菜和水煮肉片换了换位置,对王源说:“你妈在电话里又让我提醒你多吃菜。”


“小凯会监督他的,”小黄看了眼对着白菜皱眉的王源,冲王俊凯笑了笑,“是吧?”却是肯定的语气。


王俊凯正在喝水,听到自己名字,咽下水朝小黄笑了笑,又夹了一块里脊到王源碗里,“吃这个。”


“都是小孩子谁监督谁啊,”经纪人白了一眼小黄,“你让开点,挡着我看电视了。”


小黄不满的挪了挪凳子,朝服装师小宋那里挤了挤,把位置空开。


电视上关于那位鲜肉男孩的新闻播了好久,介绍了一遍那男生的走红影视经历,又介绍了一遍绯闻对象的出身背景,光是这些就占去了大半时间,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因戏生情,剩下的时间把两人合作的那部戏又详细介绍了一遍,拍摄花絮中两人的亲密举动以幻灯片的方式一一呈现出来。微博上粉丝的留言也被截取由主持念出来,大多是祝福,小部分调侃,而不满的声音都被略过了。不像是爆料绯闻,倒像是宣传作品。王源嘴里嚼着王俊凯夹给自己的里脊,盯着屏幕想。


“再过一年你也可以像他那样传绯闻了。”小黄转过头来冲王俊凯挤挤眼。

“你看,他粉丝不也都挺支持的吗?”


“嗯?”王俊凯怔了一下。


“又不是真的,”经纪人插话,“没看到他们那部新电影要上了啊,炒作而已。”

“入圈子怎么久怎么还这么单纯啊你?”经纪人有些恨铁不成钢。


“唉我这不是也开玩笑嘛,”小黄反驳道,“再说了, ”他顿了顿,眉毛皱起来又舒展开,像想到了什么玩笑话,眼睛迸射出不正常的钛合金光芒,朝王源这边看了一眼又迅速收回,有些兴奋的朝经纪人说,


“传绯闻我们小凯可不输他,”小黄下巴朝电视上抬了抬,“小源不就一直是小凯绯闻对象嘛。”


“哪有......我”王俊凯红着脸正准备反驳,突然听到“哐”的一声,王源把筷子搁到碗上的声音。


一直在慢条斯理嚼着里脊的王源听到这句突然被噎了一下。本来被嚼成一团的里脊突然膨胀起来卡在嗓子里,王源酱红着脸捶着自己的胸口。


“噎着了?”王俊凯很快反应过来,连忙问王源,“吃个饭也走神吗?”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给他拍着后背,另一只手把自己刚刚喝了一口的杯子递过去,“温水,喝一口。”


王源朝旁边闪了闪,细微的动作只是一瞬。王俊凯怔了一下,把凳子往王源那边又挪近了一点,手还在他背后轻轻拍着,“再喝一口。”


“别给他喝水了,容易呛到。”经纪人也过来帮忙,轻轻锤着王源的背,低声说道,“以后吃饭的时候还是不要看电视了。”好像自言自语。


“好了。”王源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把肉咽下去了。


“再喝点水。”王俊凯又把杯子递过来。


王源没接那个杯子,伸手想去拿自己的杯子。王俊凯又往前杵了杵,有些固执的把杯子抵在王源手背上。王源看了王俊凯一眼,对方不动声色的坚持,眼底波澜不惊。王源轻轻叹了口气,只好接过那个圆口玻璃杯。他低头看着杯子,忘记刚刚自己嘴巴喝的是哪边了,圆形的杯口上,对立两方的弧度上闪着晶莹水滴。算了。他转了转杯子,抿了一小口水。


“看我们小凯小源多自然,比电视上那对真多了哈哈。”小黄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场景,对经纪人说。


“行了吧你,还没完了,”经纪人有气无力白了小黄一眼,“还不到时候呢,该传的时候你俩也逃不过,”经纪人不再去理从吃饭开始一直处于莫名亢奋状态的小黄,朝王俊凯王源看了一眼,“和女生。”她补充道。


王俊凯看了王源一眼,看他低着头没反应,便也低下头把玩着手上的杯子,漫不经心的说不会的。


“你说了又不算。”经纪人换了个台,跳到一个美容节目。


“不会的。”王俊凯有些固执的又重复了一遍。


“哎,放心吧,”小黄看场面有些尴尬,主动活跃起气氛来,“和你们两个传绯闻的女生肯定都不会丑的。”


王俊凯听了这话瞪了小黄一眼,把小黄瞪得一头雾水,指着自己笔尖向经纪人求证,“我说的不对吗?他还瞪我。”

“小宋你评评理。”小黄又去服装师那里找认同感。


“哈哈。”服装师敷衍的点点头。


“别打扰我看电视。”经纪人不耐烦挥了挥手,电视上的美妆博主正在教授怎样对顽固性黑眼圈遮瑕。


小黄不死心,去问王源,“小源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嘛,你们要传绯闻肯定也是要和漂亮女孩子的。”


“哦。”王源像在走神,漫不经心点了点头。


余光撇过去,王源感觉王俊凯又瞪了自己一眼。


王源缩了缩脖子,装作没看见。




经纪人之前说要强调的事情直到大家散去也没有说,大概是忘了。


第二天去电视台录节目的路上才想起来,说今天要录制的综艺里有和女生跳华尔兹的环节。


“节目组说不会很难,你们之前不是都学过一点吗?彩排时候过一遍,休息的时候再练一下就可以了。”经纪人从前座转过头来朝后座的王俊凯王源说。


“漂亮吗漂亮吗?”小黄有些兴奋的问。


“专业舞蹈学校找来的女生,节目有一小部分她们的专门环节,但不会占很长时间,”经纪人想了想,“到时候播出来还不知道剩多少。”


王源眯着眼看窗外。经纪人说的话只是很轻的一阵风,从耳边擦了过去。


已经是初春,道路两旁的树干上的防冻草编已经被摘下来,树干的白色防护漆斑斑驳驳,枝头还是光秃秃的,一片萧索。如果在南方,树肯定已经变成绿的了。太阳却照得刺眼,空气被阳光洗涤着,苍白且干燥。初春的太阳很少有很刺眼的时候,紫外线虽然强烈,但在北方的空气里,经过重重雾霾的过滤,大部分的时候他们是和煦的。王源想。可现在的鬼天气,什么也说不定。世界性气候问题越来越严重,科学上老师讲过,除了温室效应,厄尔尼诺这几年也愈加频繁,还有什么自己就不清楚了。想到这里王源又想上学了,因为通告的原因,从开学到现在就没去过几天学校,新科老师也没有认全。“他们肯定都认识你的。”当时向王俊凯抱怨的时候他是这么说的。老师们当然都认识自己,等红绿灯的时候安全岛上的交通协管员都能认出自己调侃“小明星注意安全”。王源有些焦躁的抓了抓头发,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头靠在自己肩膀正在看手机上下好的电影的王俊凯,又有些懊恼的想,为什么自己要和王俊凯差两级呢。母亲早把自己生一年就好了,或者早上一年学,一岁的年龄差不算什么,但是两级的年级差就好像会差很多。


“想什么呢?”王俊凯抬起头看了王源一眼,又继续盯回手机屏幕。温热的气息拂过王源的颈动脉,又很快消散掉。王源垂下眼瞥了一眼,是昨晚没看完的那部,最终反派已经出场了,最后再打一架,基本上电影就可以结束了。


“没什么,”王源摇了摇头,“他快死了。”


“他还能活十五分钟。”王俊凯低声说。




电视台的化妆间里人很满,上一场节目的人围在里面补妆,等会儿还要再上台返场一次。这样一来就和王俊凯王源撞在了一起,本来就不大的化妆间显得更挤了。


王源提前化好,演出服装也早已换好,披着羽绒服在走廊的排椅上等王俊凯。


王俊凯一直对化妆很抗拒,每次都要比别人多捱个十几二十分钟。王源曾经问他为什么不喜欢化,王俊凯反问,难道你很喜欢化妆?王源回答,上台化妆不是很正常的事吗?王俊凯就不说话了,半晌,慢吞吞说道化妆很不舒服。但王源大概能猜出来,王俊凯是因为觉得男孩子化妆很别扭才抗拒别人在自己脸上涂抹的。没什么原因,王源就是能猜出来。


此刻,王俊凯就又露出那幅很抗拒的样子,皱着眉让化妆师给自己往脸上抹粉,时不时往后退一下,嘴里嘟囔着“还不好吗?化这样就够了,王源也没有抹这么多吧。”


化妆间的自动门因为进出的人开开合合,带动了一些风,非常干燥的气体,混合着化妆品的味道,冲王源扑过来。王源盯着自动门,看王俊凯那张皱着眉的脸一会儿被隐在门后,一会儿向自己敞开,若隐若现。


因为不老实,被按在椅子上化了好长时间眼线的王俊凯终于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门外排椅上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王源。心血来潮,冲王源做了个鬼脸,小猫一样吐了吐舌头。


王源一怔,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别过脸,看向走廊的尽头,心脏突突跳着,反应过来再回头去看王俊凯,却发现对方脸上已经没什么表情了。王俊凯的瞳孔要比王源稍浅一些,不是纯黑,是深棕,面无表情的时候有些严肃,总让人以为在生气的样子,王源这样安慰着自己。他脖子往羽绒服里缩了缩,下巴埋进衣领里,又看了王俊凯一眼,对方有些漠然的朝自己这边望着,像深不见底的海,潮汐涌来,盖过头顶。王源吸了吸鼻子。


“今天最高温十五度你怎么又找出羽绒服来了?”经纪人经过王源诧异地问。


“啊?”王源没听清。


“感冒了吗?”经纪人把手心贴到王源额头上,又试了试自己的额头,“没发烧啊。”


“有一点。”王源回答。明明昨晚还被热起来。


“就说你们两个晚上睡一起不老实肯定互相掀被子嘛,着凉就麻烦了,以后都定标准间吧。”经纪人自顾自说道。


没用的。王源在心里想,就算是标间,最后也会闹着闹着睡在一起的。但他只是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表示没有异议。


“怎么看你没有精神,等下还要上台呢,舞步都记住了吧。”经纪人又问。


“差不多吧。”王源发现王俊凯已经不在化妆室了。




搭档的两个女孩子和王俊凯王源年纪相仿,大概还要大那么一两岁。


很年轻活泼的漂亮的女孩子,王源这样评价。但对方在做自我介绍的时候王源有点走神,没记住名字,只记得一个穿了粉衣服,一个穿了白裙子。


自己被分到了穿白裙子的那个,小圆脸,笑吟吟的,只因为比粉衣服女生稍矮些,但和自己站在一起,穿上高跟鞋,还是要比自己高那么两公分。有些尴尬的身高。王源转过头去看王俊凯,发现粉衣服女生比王俊凯也高一个头尖,这才安下心来。


女生带着两人合着音乐试了一遍,纠正了几个小细节,没有什么大问题,便丢下两个人让他们互相练习,“我们还要去彩排其他的舞蹈,你们两个配合着练一下吧,男女步差别不太大。待会见~”她们挥着手,扭头时修长的脖颈像白天鹅。


王源朝她们挥了挥手。


女生的手握起来是和男生不一样的,柔弱无骨,纤细修长,且不谈自己这双骨骼分明的手,至少是和王俊凯的手不一样。王俊凯的手,掌心肉肉的,像猫科动物掌心的肉垫,环在自己肩上的时候带着温热的体温。据他自己说是有福的象征,王源对此嗤之以鼻。女生的气味也和王俊凯身上散发出来的味道也不一样。王源回忆着刚刚女生身上化妆品的化学浓香,揉了揉鼻子,王俊凯好像就不会这样,就算因为要上台化了妆,很快也会被自身散发出来的体味替代,永远只属于少年的汗津津的味道,和着男士沐浴露的深海清香。


王源站在原地,低着头看脚下的地板,一道一道的分界线,把一整块平底分割成长长的一小条,冰原破裂的时候大概也是这个样子吧,把世界分割,人与人,隔得那么远。王源这么想着,然后下一秒,视线里就出现了一双熟悉的黑色鞋子。


“再练一遍吧。”王俊凯伸出手,见王源没动静,便拉起王源的手环上自己的腰,“有几个地方我还不熟练。”




一大大,二大大,三大大。王源在心里数着拍子。头顶的聚光灯变成一个圆环,将自己和舞伴笼罩,余光扫到王俊凯,对方正揽着女生的腰转了一个圈,粉色的裙摆旋转起来变成一盏绽开的喇叭花。王俊凯额角的晶莹水滴被灯光照得闪闪发亮,嘴角勾起来的弧度是对着镜子练习了千千万万遍的样子。


王源回忆着王俊凯环在自己后背的手掌温度,指尖与指尖纠缠的触感。


音乐停下来,底下观众发出尖叫与欢呼。王源和王俊凯分别举起女伴的手,弯腰向观众鞠躬谢幕。王源眼睛扫过去,看到王俊凯低着头微微勾着嘴角冲自己笑,已经不太明显的虎牙露出一角,狡黠的,闪着光,不知疲倦的男孩,似乎就永远是这般模样。


观众席上的欢呼还在持续着,舞伴退场,聚光灯又打了几束过来,刺眼的白光聚拢在舞台中央。台上只剩下王俊凯王源两个人。王源感觉到王俊凯的手背贴着自己手背轻轻撞了撞,干燥的皮肤触感,手背是永远不会出汗的。王源侧头看了王俊凯一眼,大拇指在他手背上轻轻划了一下,王俊凯笑的更深了。




节目结束的时候已将近十一点,王源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看到王俊凯正在洗手台洗手。走到他旁边那个水池下,王俊凯便转身去烘手机下面吹干。


热风呼呼呼的从出口散出来,王源挤了两滴洗手液到手心慢慢揉搓着,绿色的液体在手心膨胀成绵密的白色泡沫。


“洗手啊。”他听到王俊凯说。


“嗯。”


“你用的是凉水吗。”


“嗯。”


“不冷啊。”


“嗯。”


“向右转是温水。”


“嗯。”


烘手机的声音戛然而止,王源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去接替王俊凯的位置,呼呼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明年,或者后年,你就可以和刚刚那种漂亮女生传绯闻了。”王源的手悬在半空,五指分开。


“不会的。”过了好一会儿,王俊凯才缓缓开口。他站在王源背后,看着他微微低着头,一小段白皙的脖颈从衬衫领口露出来。


“我比你小一岁,那就是后年或者大后年。”王源自顾自说道。


“不会的。”王俊凯的声音微沉,轻描淡写,像只是在讨论明天的天气。


“真的吗?”王源看着手上的水滴慢慢蒸发消散。


“真的。”王俊凯向前一步伸出手,覆上王源的头顶,在那上面呆了好久。


“再摸头就长不高了。”王源轻轻晃了晃头,试图把王俊凯的手扫下去。


“嗯。”王俊凯笑着,把王源揽进怀里,又使劲揉了揉。




春天是界限很模糊的季节,无论是与冬天的界限,还是与夏天的界限。


公司楼下的树木枝头一夜之间发了绿芽,灰扑扑的城市终于有了一点颜色。


一夜之间可以发生什么?太多太多的事情都是在晚上悄悄酝酿发酵的。王源踩着椅子,趴在窗上看月光下的树想。


“开着窗不冷吗?”从身后经过的王俊凯问他。


王源摇摇头,转过身子对王俊凯说,“背阳这边的树都还没有发芽。”


“再等等。”


“你会永远喜欢我吗?”王源突然问,他拉上窗户,坐到窗台上,看着王俊凯说。


那晚的王源像个朦胧的的影子。公司的练习室里开了很暗的壁灯,大片的黑暗笼罩着两个人。王源靠着玻璃窗,他的背后是一轮金黄的月亮,大概是农历十五。他像坐在月亮上,王俊凯害怕下一秒,王源就会跟着月亮走了。


“会吧。”他这样回答。对王源突然转换的话题已经习以为常。


“我不信,你都不想想再说。”王源眼睛弯起来,亮晶晶的,像冻了两颗冰坨嵌在里面。


王俊凯沉默了一会儿,很长的一会,两个人没有说话。以为就要这么沉默下去的时候,王俊凯舔了舔下唇,说:“会的。”


王源哈哈笑了两声,在黑暗里有些突兀。

“你说,永远有多远?”王俊凯抬头问王源。他的眸子又变成温柔的潮汐,无穷无尽。


王源摇摇头,突然想起什么,猛然抬头,“这么远,”他说。他拍拍手从窗台上跳下来,沿着墙往走廊上走。走廊黝黑漫长,王俊凯觉得王源走了很长时间,他的脚步声越来越小,但大概也就三十秒。王源站在走廊那头挥挥, 说:“这么远。”


“就只有这么远吗?”王俊凯喃喃了一句。


“嗯。”王源回答的很小声,像说给自己听。他在对面又重复了一遍,“就只有这么远。”


“什么这么远?”这时候小黄出来了,额头上还带着便携式摄像机,他打着哈欠,说:“那么晚了你俩怎么还不睡觉,在走廊玩什么啊?”


“你摄像机开着吗?”王源指了指小黄脑袋上那台机器。


“嗯。”小黄不明所以点点头。


“你把这段掐了吧,”王源说,“这段不要放在花絮里。”


“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啊。”


“......”


站在远处的王俊凯听着他们两个人断断续续的对话,笑了一下。


世界变成一个平面坐标系,白底黑线,拥有自己的坐标点的每个人,从平面里脱离出来延展成三维。王俊凯计算着自己和王源的距离,「永远」原来是那么长。


「永远」由一个朦胧的时空概念变成一个具象。


楼下有喝醉酒的人在空旷的街道上唱歌,“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天快亮的时候王源又醒了一次。这次他没出汗。只是被王俊凯搭在自己胸口的手臂压得有点喘不过气。他起来坐了一会儿,窗外已经有鸟叫声,叽叽喳喳,大概是刚从南方飞回来正在兴头上,空气是浑浊的灰白色。


王源就这么发了一会儿呆,准备再睡个回笼的时候发现王俊凯也醒了,眼睛从凌乱的刘海里露出来,阴影下黑漆漆的。


“怎么醒了?”王源伸出食指,指肚在王俊凯脸上轻轻划着。


“嗯。”王俊凯的声音还是迷糊的,他把在自己脸上作乱的手抓进手心,伸出另一只胳膊把王源拉进怀里。


王源钻进王俊凯怀里,拱了拱,头顶抵在王俊凯下巴上,嘴唇贴着他的颈动脉。王俊凯笑着闪躲了一下,另一手伸进王源的T恤里,拇指轻轻摩画着他的肚脐。那里是王源的敏感点。王源笑出声来,后背轻轻震动,从胸腔发出的震动,传递到紧贴着的王俊凯的胸口,像面清脆的羊皮鼓。


枝头上南归的鸟,扑棱着翅膀飞向更远的枝头。




永远有多远。


永远,永远。




end.



++++++

可能连故事都算不上  随便看看吧。


评论 ( 96 )
热度 ( 153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