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也许像星星


又名 最冷那一天 番外



++++++



清明节过去没多久,气温渐渐回升,客厅落地窗开了个缝,从西南飘过来的风便顺着缝隙钻进来,带动着空气缓慢流动。

 

王俊凯刚从外面回来,外面下了小雨,零零星星洒在他西装肩头,蒙蒙水滴忽闪忽闪。他换了拖鞋,脱下外套,又在卧室里捣鼓了好久,等出来的时候已经把刚刚那一整套行头都换成了柔软舒适的家居服。

 

雨一直淅淅沥沥的下着,是那种打不打伞都可以的程度。雨丝顺着风,被夹带着从窗缝里洒进来一些,落到地板上,时间久了,细长一道水迹反着光。王俊凯趿拉着拖鞋从旁边走过,右手夹着两张信纸,嘴里咬着一根烟,瞧见那水迹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把窗户关上的打算。

 

太阳半隐在屋檐上空最厚的那朵云身后,光亮是有的,白天也不至于到开灯的程度。王俊凯窝到落地窗旁边的藤椅上,点上烟,借着那点阳光,展开了信纸。

 

明红色的一个小红点突兀的悬在半空,王俊凯皱着眉凑过去,狠狠的吸了一大口,没过肺,口腔里游走了一圈,缓缓吐出,灰白色的烟雾一缕缕从中缥缈升起。

    

摊开的纸上写了密密麻麻的字,内容是这样的:

 

 

 

 

 

“11.20.晴

 

今天早晨又没有听到闹钟响,饭也没来得及吃。赶到学校的时候正好踩着早自习铃声,更倒霉的是被教导主任抓个正着,让我下早自习去他办公室一趟。班里的学生听到了发出哄笑,我站讲台上强调了好几遍纪律他们才安静下来,教导主任更生气了。现在的学生一点也不乖,就该把他们都抓到武馆里教训几个月。

   

今年冷空气来得早,天气预报说这周开始降温,最低五度。办公室里的女老师兴致勃勃的在讨论今年冬天要不要买羽绒服,我跟她们说五度还用不着穿羽绒服,被她们反击“男老师不要偷听女老师讲话”给驳了回来。说真的,五度真的用不着穿羽绒服。你是知道的,我大学在北方,那里的冬天可是真冷,干冷干冷,跟这边不一样,人人冻成一小个方块,说起话来咯吱咯吱的,零件都被冻坏了。但是我又最那里的喜欢冬天,因为有雪。

 

遗憾的事情有太多,其中一件是便是没有和你一起看过雪。那时候周六周日去市区给人做家教,早晨赶七点的那班地铁,六点就要起床。推开宿舍楼大门,校园的空地上一片雪白,从这头铺满那头,才发现这是下雪了。整片的世界都是白的,瓦砾、冬青和松树以及其他光秃秃的枝干被白雪覆盖着,正愣着,北风吹过来,猛地打了一哆嗦这才反应过来,我只好又跑回楼上再套一件大衣。宿舍在五楼,没有电梯,来回这么一折腾,也没那么冷了。

 

还记得我发给你的那张照片吗?就是在这天拍的。整个校园就我一个人,当时就在想,要是你也能看到就好了。可是你没有给我回复,我知道你还在生气。这气生的可真长啊。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小心眼的男生。回复一下能死啊。

 

算了,那就说好以后有机会,如果真的有机会,我带你去看雪好不好。(“好呀。”我先替你回答了。)

 

还有一个多月期末考试就要来了,我们也快要放假了。无所事事的假期总是会显得很漫长,那我去找你好不好,我们去看雪。

 

还是算了。

 

 

 

12.4.晴

 

本来只想是当作日记在写,但今天突然翻出来,落下那么多空白,说是周记都显得勉强,那就当作给你的信好了。

 

上次写这封信是十一月底,因为临时班里出了一点事,便搁置了一段时间,今天再提笔想要继续上次的话题,却忘了那时候想要说什么了。这样就不管之前好了。

 

一个人的生活比我想象的要简单得多,忙起来也谈不上什么适应不适应了,一步一步走向正轨我已经很满意了。但仔细说起来,也只不过是自己在适应生活,而不是让生活服务自己。

 

当老师应该和你现在的情况差不了多少,所要肩负的责任太多。我们班上的一位女同学和男同学谈恋爱,晚上偷了家长的车去兜风,也不知道大冬天的哪来那么多火气。男孩子想要在女孩子面前逞强,没想到技术没练到家,拐弯的时候跟从对面来的车擦了一下,所幸没什么大问题,但倒霉的是被交警遇到了,给带到了警局。小孩子不敢叫家长,半夜打了我的电话过去。

 

我到的时候都快十一点了,两个小孩儿一见到我就哭,稀里哗啦的甩了我一胳膊大鼻涕,也有可能是冻的。我去外面超市买了点面包热牛奶给他们吃,顺便自己也吃了一点。不得不说华中路派出所对面那家24小时营业面包坊的牛角包太好吃了。一整套手续办下来快到了后半夜,快过年了,那警察也不太耐烦,最后男孩子的爸爸派了秘书把他俩带了回去,听说是什么局的局长。走的时候我又去买了两个牛角包带了回去。特别甜,你肯定不爱吃,但还是很想给你尝尝。

 

不知道武馆那边的环山公路还开放没有,前几天看电视,说有几段山路要重修。想起我们以前也曾干过这样的事,去偷白先生的车环山兜风,但那时候是最炎热的夏天,蝉声爆炸一样在耳边轰鸣,整座大山都像只属于我们。不管是现在的季节,或是现在与那时时间的距离,都很遥远了。最近我也总是怀疑我在慢慢变老,皱纹虽然还没有在脸上显现出来,但总觉得未来模模糊糊的,对过去的日子却越来越清晰,半夜做梦突然醒来,坐在床上发会儿呆,又睡过去。你也会这样吗?如果能一起变老就好了。

 

对了,那对小情侣的事情还没有讲完。(我猜你不爱听,但我现在想不起来要讲什么,你就随便看看好了,如果实在不想看,就跳过这段吧。)第二天那男生的爸爸给我打了个电话,要请我吃饭,说是要感谢一下我。我心想我也没做什么,就拒绝了。刚挂了电话后,接着又来了一个,是他爸爸的秘书,又请了一遍。我那天肚子有点疼,我猜是前天晚上吃的牛角包有些多撑得,说了好几遍谢谢不用麻烦也不没用,最后只好把你搬出来说要去见女朋友,人家可能也是觉得打扰我人生大事不太好意思,这才放弃。

 

可我躺在床上,心想我哪有什么女朋友。翻出手机来看你的照片还有我们两个的合照,为数不多的几张还是抓拍。有一张是你刚洗完澡,头发还湿漉漉的没擦干的样子,裸着上半身,凶巴巴的皱着脸,是我偷偷拍的。还有一张,是你生日那天我们站在武馆门口阿舟给拍的。那时候你还很年轻,我更年轻,脸庞青涩而稚嫩。你穿着白色T恤和黑色运动裤,手臂搭在我肩膀上,头微微歪向我,那时我刚补课回来,英语课本还抱在怀里,后面是白色的墙和湛蓝色的天空,没有云彩,我们笑着看向镜头。

 

然后看着看着我就睡着了。

 

凑巧的是,第二天星期一,回到学校,办公室里的老师也要给我介绍女朋友,班里的女生也问我昨天的相亲怎么样,不知道怎么传着传着就变成我去相亲了。春天还没到,大家都关心起我的终身大事来,这样是不是也说明我人缘比较好?哈哈。其实这种事也是很让人烦恼的。我只好把你送我的戒指从脖子上摘下来套到指头上,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给大家看我名草有主。你会有这种烦恼吗?我这么想,但又知道,你不会知道我在问你。就算你知道,你也没办法回答我。

 

想见一面了。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很想见你一面。虽然不知道即使见了面有什么事可干,但至少可以揍你一拳。

 

算了。

 

对了,忘记给你说,那男孩子的父亲是教育局局长,早知道就让他请客了,说不定还给我评个优秀教师什么的。

 

 

    

12.9.多云

 

今天下班的时候回家看电视,社会新闻栏目好像提到了你,没有指名道姓,但我知道,那大概就是你。我说服不了你不去继续这份职业,白先生交给你,自有他的考量。分开那天你说过,你会想个好办法,把一切都打点好,再和我见面。

 

以前白先生找我过去谈话,问我为什么要去上学,我说我得出去学点东西才能回来帮你。白先生叫过正巧路过的阿舟来一起笑,但他没说什么,答应了我。可我回来了,想要帮你,你却又把我赶走。我知道你为了我好,但我总不能一直这样,一直只让你一个人来承担所有。你总是擅自把所有的负担都接过去自己扛,这样对腰不好。我最近正在锻炼身体(每天骑自行车去学校),均衡膳食(因为还没有学会其他菜,只好鱼肉和番茄轮换着吃),虽然离六块腹肌的距离还任重而道远,但一口气上五楼是没有问题的。你就把那些烦恼分给我一点嘛。

 

闻到了一点糊味儿,想起来锅里还在煮着粥,不说了,我去厨房看看。

 

 

 

12.14.晴

 

今天又是周六了。睡了一个懒觉,十点才醒,好久没有安心睡这么长的觉了,晚上也没有做梦。早上是被冻起来的,家里停了电,下去找物业,才知道是忘记交电费了。一个人睡被窝的时候,脚是最不容易热的,泡脚也没什么用,网购了好几双加厚的棉袜回来穿才好一点。以前我们两个挤一个被窝的时候我会把脚贴到你大腿上,虽然免不了被你装模作样揍几回,但我知道,等我睡着了,你又会把我脚抱过去。你的身体总是热腾腾的,血液里流的是岩浆吗。我猜是体质好的象征,这样真不错,不容易生病。我就不行,就像今早晨一折腾,我就开始吸鼻涕了,去楼下交电费的时候顺便买了一大包药。告诉你个小窍门,如果想睡觉却睡不着的话,就吃感冒药。刚搬出来的那段时间晚上失眠,我就是靠这个入眠的。不过有一点点风险,因为屯的太多,很容易过期,前段时间不小心吃了过期的感冒药,闹了一天肚子。

 

楼下的猫这个时候就开始发情了。我趴在窗台上往下看,两只白纹大黄猫正在交叠着身子做热身运动,让我想到了一些既美好又不怎么美好的回忆。把头缩回来,透过玻璃看到自己脸有点红,我猜是有点发烧了

 

对了,上次给你写信,说到我的粥糊了。现实的残酷性就体现在,不但我的粥糊了,我的锅也糊了。年末学校里也比较忙,一直拖着没买,准备这个周去商场看看。

 

因为没有锅,家里彻底断粮了,只能靠外卖过活。总结了一下,小区门口左边的那家黄焖鸡米饭的鸡肉比较嫩,而右手边的那家会送一碗黑米粥。最近鸡吃的太多,照镜子的时候总以为自己要变黄鼠狼了。

 

 

 

12.16.多云

 

上次说发烧,没想到是真的发烧。(我还以为我是因为看了少儿不宜的场景害羞的呢)

 

本来像生病这种事也没必要事无巨细都告诉你,但想着已经康复了,说出来也没什么。去医院挂了两瓶水,正巧遇到办公室的孙老师带她女儿来看病,问我怎么一个人,女朋友呢。你看,又来了,我只好说女朋友去拿药去了。那小姑娘刚上二年级,抱着我大腿不想离开,哭着喊着要嫁给我(其实并没有,她只是有点害羞的问我是不是真的有女朋友了,我点了点头,她有点失望)。我总不能耽误人家小姑娘,只好说下辈子吧,可这么一说,小姑娘更伤心了。

 

话说回来,我虽然体质没有你那么好,但平时也只是吃点感冒药就可以了,没想到这次病毒这么猛,直接让我捱了针。想了想,距离上次打针,也过了好几年了。用年来计量,也真够久的。但这次我没哭,因为不知道哭了给谁看,索性就不哭了。疼痛没处发泄,只能折磨精神。

 

医院住院部有个挺大的人工湖,养了一群野鸭。我挂完水出来后去那里坐了一会儿。那时候已经是下午,草木衰败,天气渐凉,云层很厚,太阳也很冷。湖边没几个人,有三五个小朋友蹲在健身器材那边不知道在鼓捣什么,叽叽喳喳的。我买了个面包掰碎了扔到湖边想去喂野鸭,它们却游得更远了。可能是我身上的消毒水味儿太重了,医院就是这点不好,像个病毒库,在这里的人都像游走的巨型病毒,敬而远之为妙。

 

坐在湖边的木椅上,脑子里空空的,发了会儿呆。尽管风很凉,吹得脑袋发麻,但也不太想回家,因为回到家里也无事可干。自从当了老师,在学校里要说的话太多,回到家中竟可以一句话都不说。发现自己在家中是个“哑巴”这件事是前两天洗澡才发现的,那天热水器出了点状况,洗着洗着开始往外冒凉水,我一着急,披着浴巾朝浴室外莫名其妙喊了一句你的名字,声音空荡荡在浴室和客厅间回荡,显得那么突兀,像本不该存在在这一维的空间中。我这才发现,我好久没有叫你的名字了。

 

证明该不该“存在”这种事,不是我这个语文老师可以解决的。存在的本身,便已经是存在了。

 

傍晚从医院回来,带着“女朋友”开来的药,又去了趟商场,打算挑个锅。可能最近倒霉事儿太多了,也该到头了,正好赶上商场抽奖,否极泰来,中了台游戏机。

 

游戏机你没玩过吧,我小时候就有一台。是小学六年级升学考试考了班里第一我妈奖给我的,虽然后来被我妈借口要升初中需要专心学习为由收了起来,并没有玩过几次。

 

最近做梦除了时常会梦到你,还会梦到我妈和我爸。

 

我已经快要忘记他们长什么样子了。人可真是种无情的动物啊,明明是自己最亲密的父母,太久没有相见,也总有记忆模糊的那天。

 

那是段非常不好的记忆,我用了很长时间才把他封印起来,试图忘记。但最近实在是太想他们,或者解释成寂寞也罢,只好强行再把它挖出来。挖的过程中,那些血淋淋的记忆翻涌出来,并不好受。虽然还是很痛,但比起当初已经好多了。

 

以前开家长会的时候,班主任跟我妈讲说我虽然很聪明,但在群体关系上又很迟钝。我妈问老师那影响学习吗,老师有点尴尬的笑了笑说那倒不会。我妈大手一挥,说那就没关系。其实这么说,我妈也挺迟钝的。

 

钝感。是这么说的吧。其实并不是迟钝,而是自主的去选择不那么容易受到伤害的一方,我管他叫自我规避,也可以说是自我保护,动物本能而已。虽然字典上解释讲这叫逃避。我不认为这是贬义词。

 

不过我妈要是知道我现在这个样子应该挺高兴的,她以前就念叨着我要找一份稳定的工作,阴差阳错的,也算遂了她的心愿。但不知道他们要是知道我和你的事情会怎么想,就算生气,也没办法了吧。

 

我妈其实是蛮凶的一个人。小学的时候我爸单位分配新房,我们刚搬新家,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卧室。放学的时候兴致勃勃去小卖店买了贴画想装饰我自己的房间,恐龙战队、奥特曼、蜘蛛侠和变形金刚,我全都糊到了我房门上。事情败露是在第二天清早,我妈去我房间叫我起床,看到那一堆花花绿绿的贴画后,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就去厨房找擀面杖。这段记忆回忆起来都感觉屁股疼。

 

那时候的奸商还没有现在这么奸,贴画黏得很,什么办法都试过了,还是乌七八糟的黏在门上。我妈最后去市场买了两张年画贴在上面,跟我的想象中的风格格外不搭。


虽然这么说,但我妈其实挺好的。

 

即便我最近总在回忆小时候我和我妈还有我爸的事情,但他们的形象还是很模糊。我妈做的红烧鲤鱼,我爸教我下的象棋,还有初中下了晚自习去超市买的一块钱一根的冰棍儿。能回忆的细节所剩无几。如果你再不出现,我怕有一天,我也会这么忘记你。

 

如果以后有机会,我带你一起去看看我爸妈吧,把你正式介绍给他们。那里离白先生的墓地并不远。

 

 

 

12.21.晴

 

今天是世界末日x周年纪念日。你还记得吗?传闻中的世界末日那天我们两个兴致勃勃的准备了一堆饮料和食物躲在武馆堆放器材的仓库里。那里视野开阔,地形平坦,是勘探了好久的最佳逃跑地点。

 

那时候可真兴奋啊,从早上一直等到晚上,从起床开始紧张,跑操也在紧张,练功也在紧张,上课的时候也在紧张,做着随时准备逃跑的姿势。你也很兴奋。别看你平时一副老神在在什么都胸有成竹的模样,但我知道你比谁都激动,吃饭的时候右腿一直抖,蹭着我的左腿,有一瞬间我以为大地开始摇晃,但一低头看到是你的腿,又有点失望。但也没有太失望,你的右腿和我的左腿并在一起,带动着我轻轻晃动着。这种细微的小事,甚至都算不上一件事情,只是一个没头没尾的细节,却依旧让人振奋。

 

这种心情一直持续到晚上。那晚的星星很亮,像在黑色的幕布上撒了一把碎银子。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再不曾看过像那晚一样明亮的星星。仓库有些冷,我们又搬了棉被过去,漫无目的随便聊着未来的打算。之前的谈话中我们已达成“世界末日抢超市”的约定,但真到了这一天,我们却是在漫长的等待中度过的。持续的这份心情,就足以赋予给“等待”这两个字一份无与伦比的珍贵。

 

那时的未来那么遥远,扑朔迷离,可真是个美好的词。

 

后来我才想起来。世界末日,地球毁灭,爆炸、地震、山洪、海啸、建筑物像块果冻,摇摇欲坠。灾难在一瞬间袭来,所有的所有都不复存在。我们又能逃到哪里去呢。从世界的这个角落逃到另一个角落,但在世界末日的前提下,终究是消失的命运。但如果在毁灭的瞬间是和你在一起,那我还是很期待这个结局的。

 

 

 

12.24.晴

 

今天是平安夜,在学校里收到的苹果够我这一个冬天吃的了。

 

趁着这个日子,班里又多了几对小情侣,年级组长开班主任会,要求下星期的班会主题集中讨论青少年早恋危害。也可怜这些倒霉学生了。

 

正好趁这个机会,也让我想想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

 

我刚刚躺床上半天,吃了一袋薯片还有两个橘子,血液都淌胃里去了,有点脑供血不足,起来活动了一下(去楼下扔了个垃圾),才想起来。

 

大概是有次补课回来吧。经过正厅,你正站在白先生和阿舟面前挨训。那是个傍晚,一个暧昧的时间点。空气,晚风,夕阳,火烧云,还有在不远处的矮灌木旁低空飞翔的蜻蜓,他们配合的恰到好处。我从白先生和阿舟背后,也就是你面前经过,你突然抬起头,悄悄勾起一边嘴角冲我眨了眨眼睛。完全没有挨训的觉悟,特别鬼。

 

从补课教室走到正厅要经过十二棵合欢,三棵柳树,七八丛月季花和一小座假山,步行七分钟的距离。夕阳已经坠到半山腰,霞光像块被水洗掉色的劣质棉布,漂染下来的橘红落在你的白衬衫上,把它染红。谁会曾想过,在那短短几十秒里,我刚好从旁边路过,你刚好站在那里像是等我,我看你一眼,你便冲我一笑。一个巨大而精密的齿轮正好卡在这里,严丝密合,早一秒晚一秒,谁都没有预料到。书上写心动总是来得莫名其妙没有预兆,我想那时候的我,印到书上,就是典型事例吧。

 

再后来,就有些稀里糊涂了。

 

 

 

12.25.阴

 

今天是圣诞节,碰巧是周日,太好了。商场在搞活动,我凑热闹买了两条红围巾。不要多想,两条都是给我一个人带的。

 

一个人在家其实并没有那么多事情可以记录。打算抄一份菜谱糊弄过去。

 

菜名:土豆炖牛腩。

 

材料:自行百度。

 

方法:自行百度。

 

 

 

12.26.多云

 

浴缸里的热水放满需要三分四十秒。洗衣机完成一份工作是一个半小时。从家到学校骑自行车要经过一个红绿灯,顺畅的时候只需要十五分钟。备课要提前准备两到三个小时。批一份作文只用五分钟便可以搞定。从办公室到教室需要上十八级台阶。班里的学生是四十八个,从讲台走到最后一排课桌是十七步的距离。

 

还数过一条鲤鱼的鱼刺,包括主骨,是一百三十七根。一盒喉糖里里面有一百零二粒药丸。随即拆开一包袋装彩虹糖,里面的糖豆有八粒红色,九粒绿色,五粒黄色,七粒紫色,三粒橙色。新买的格纹床单一共有一千六百个方格。

 

小区门口的24小时便利店,第一排货架最上面那格摆放的分别是金枪鱼饭团、肉松饭团、海苔饭团和蛋黄饭团,第二排货架的第二格的牛奶分别是鲜奶、高钙奶、脱脂奶、草莓牛奶和酸奶。

 

仙人掌比刚带回家时长高了两毫米。

 

 

 

12.27.多云

 

最近总感觉有人跟在身后,其实也不是最近,应该是很早之前就有这种感觉了。只是最近对方的行迹越来越明显,我也不得不假装没有发现。

 

是小松吧。他可真够笨的,你如果要带人出去办事,可不要带他,把他留在武馆里做个饭烧个水就可以了。

 

告诉你个秘密,我最近在干大事情,事情成功了就可以很快见到你了。

 

对了,说到做饭,我最近有在从尝试新的菜色。新买的锅很好用,用铲子往上使劲儿炝也没有什么损坏的痕迹。学了炒青菜和一个复杂点的松子玉米,饭桌上终于不再只有红色和白色两种颜色了。”

 

 

 

 

 

烟蒂结了长长的烟灰,夹在手里,轻轻一抖,落在地上立马碎成一小片,风一吹,湮灭成细小的尘埃四处散去。王俊凯伸手够过茶几上的烟灰缸,轻轻弹了弹。抬头看了一眼客厅上的表,此刻显示为上午十点三刻。他把还燃着的烟又叼回嘴里,牙齿轻轻咬着过滤嘴,信纸放到一边,起身收拾起茶几上开着口还没吃完的零食包装袋。几个果皮扔到垃圾桶里,又去厨房淘了两遍米,把米饭给蒸上。

 

再回到客厅,看了眼表,十一点零二。

 

窗外的雨已经停了,王俊凯站在落地窗前看了一会儿,外面湿漉漉的带着几丝凉气儿,零落的花瓣落了一地。他吸了吸鼻子,把烟从嘴里抽出来摁倒烟灰缸里使劲儿揉了揉,灭了。上头还带着浅浅的牙印儿。然后又回到藤椅上,继续读未读完的信。

 

 

 

 

 

“12.30.晴

 

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到新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办公室里的老师组织聚餐,本想拒绝,没想到被他们抢先以“小王你都好几次聚餐没参加了,这么不合群可不好”给堵回来了。别人怎么看我我是不太在乎的,但可能是真的太寂寞?了,转念一想便答应了。

 

吃的日料,生鱼片很新鲜,还被灌了酒,但没醉。席间老师们问我怎么不见我带家属,我说他比较害羞,时机成熟会介绍给你们的。

 

话我都撂那里了,你好好准备一下。

 

回到家已经将近十一点,打开电视想看跨年晚会,发现都在演电视剧,这才反应过来应该明天才是今年的最后一天。每一天都是独特的日子,跨年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生日的时候也是因为太忙,忙到忘记的程度,第二天去蛋糕店买了个小蛋糕,也并不是因为想庆祝,而是因为恰好想吃了。说这些也并不是抱怨什么,你要知道,并不是陈述每件事都想要表达感情的,就算身为语文老师,我也很讨厌阅读理解。但想到这些,竟对新年也一点兴致也没有了。

 

我泡了一会儿澡,热水一浸,脑子反而混沌起来。写的这些内容,乱七八糟,没有什么逻辑。但既然写了,也就劳烦你继续看下去吧。

 

小区门口新开了一家宠物店,前几天闲着没事进去看了看,小狗小猫太可爱啦。有只胖乎乎的泰迪一见到我就抱着我小腿蹭,店主不怀好意的跟我说它很喜欢我,我觉得他笑的太猥琐,抱着怀疑的心态就回家去网上查了查……结果……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虽然很想养宠物,但也是以后才能考虑的事情,最近事情有点多,忙得晕头转向,太累了晚饭就不去厨房忙活了,靠着楼下便利店的饭团过活。虽然养不了狗,但我还是养的了其他活物的,办公室里的老师送了我一盆仙人掌,说是防辐射,我带回家里来,扔在了楼道口的窗台上,藏我的备用钥匙。你要知道,我因为忘记带钥匙这件事被关在家门外好几回了。

 

我已经给那只狗起好名字了,就叫嘟嘟。后来发现数学组杨老师的儿子的小名也叫嘟嘟,这就没办法了,不知者无罪。我想等事情都办妥了就去买下那只狗,再等等吧。对了,你不讨厌狗吧,狗毛狗屎什么的我会负责啦。

 

 

 

1.6.多云

 

事情比想象的棘手……但大体上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而且你绝对猜不到的是我今天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他主动来找到我,我们甩开了小松,谈了一小会儿。说真的,小松的跟踪水平真的太差劲了。

 

他跟我讲了一些事情,给了我几个电话号码,要我去联系他们。说会有些危险,他是这么问我的,‘有生命危险也要去做吗?’我想了想,跟他说,很早之前我的命就不完全是我的了。他听了哈哈大笑,说我骂他呢。我才没这个意思。但我们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聊了一会儿你,他说你最近在被好几个女生追求,联姻什么的。我不太懂。我问他那你答应了吗,他眨眨眼回答说你跟她们晚饭都吃好几回啦。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眉飞色舞,想看我的反应,这些鬼把戏,他还是做给白先生看比较好。我只是哦了一声,没有呈现出他预料中的反应,这让他略失望。

 

吃吃吃,希望你们都变成猪。

 

 

 

1.14.晴

 

断了这么长时间再写,并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最近真的太忙了。

 

电话上的人已经联系上了,是一直藏在那边的我们的人,我们见了一面,商量了一些细节。文件也已经办的差不多了。现在想起来,当时离开武馆的时候我拷贝了那些文件实在是明智之举。看新闻你们最近又干了一架,风头那么紧,也不知道逞什么能。听说阿舟受了重伤,我给他打电话,他那时候刚做完手术,嘶着气,笑着跟我说正好打算退休呢。然后他问我准备的怎么样了,我说差不多了。

 

他让我好好保重,注意安全。 

 

他还跟我说,你最近都是在家里吃的晚饭,也没有和那些女生再见面。

 

我真的没有生气,更没有吃醋。毕竟在上次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答应了我们办公室新来的女老师的邀请一起去教职工餐厅吃了一顿午饭。

 

那顿午饭包括鱼香肉丝,干煸芸豆,鲫鱼豆腐汤,还有一小碟糖醋排骨。

 

天气预报说后天是个大晴天,希望一切顺利。

 

 

 

1.15.多云

 

我今天从头读了这封信,又有些难过,过去的许多约定还没来得及实现,对未来的期许就已经安排好了。世事并不总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达成,怀揣着希望总是容易把自己置于一个可笑的位置。

 

希望睡一觉这些想法就消失掉吧。

 

 

 

1.16.晴

 

存折在我衣柜从左数第三套西装的口袋里,密码你知道的。唉?我都藏好了才想起来你应该很有钱的嘛,那就当给我保管好了。备份钥匙在楼道窗户上那盆仙人掌花盆底下。好像也没什么好交代的了。

 

等我好消息吧。

 

一想想很快就可以见面了就很高兴。当然了,是在事情成功的前提下。

 

 

 

啊,出门前想起来就再说一句吧,我想过最坏的结果。但也不害怕。你不要担心。我允许你去和别人吃晚饭。真的。

 

你以前教过我,说紧张的时候就深呼吸。我刚刚吸了一大口气,市里的空气不太好,不知道有多少霾趁着这口气进入了我的肺里,但真的没那么紧张了。

 

这封信我准备找一家慢投递寄出去,大概一个月后你会收到。希望那时候一切都尘埃落定。

 

说不定那时候我会比你更早拿到这封信,那你没有见到这些字的机会了。

 

那就希望你永远不会见到这些字吧。

 

 

                                                                                                                                                                                                            王源”

 

 

 

 

 

客厅的门锁传来扭动的声音,“咔哒”一下,门被打开了,紧接着啪嗒啪嗒轻快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过来,伴随着购物袋窸窸窣窣作响,一个修长的身影“蹭”的一下扑到王俊凯面前,

 

“又在看这封信!!!”

“都说了不要看了嘛!!!”

“还我!!!”气急败坏的声音。

 

是气急败坏又熟悉的、从清脆蜕变成清润的、生机勃勃的声音。

 

“上面收信人明明写的是我为什么不可以看。”

“还有今中午吃鱼香肉丝,干煸芸豆,鲫鱼豆腐汤,还有糖醋排骨怎么样?”王俊凯一手把人勾到胸前,另一手把发皱的信纸藏到身后,嘴角漾开笑。

 

是熟悉又得意洋洋的、从胸口漾到唇角的、无法言喻的爱意。

 

 

 

bgm: Theme of ONE PUNCH MAN~Ballad Ver.~-宮崎誠


+++++++


啊 谁能想到时隔一个月我竟然磨了篇番外出来......

但这篇里信的内容其实是在写正文的时候就有想过的,篇幅原因,还有当时确实没构思好,就以be完结了。没想到的是,写完这篇又给强行he回来了 bug还是挺大的

还有,上篇收的刀子此刻全部反弹!




评论 ( 104 )
热度 ( 655 )
  1. 卓夏米ubadbad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