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大热 (上)



王俊凯和第八任女朋友分手的时候,王源正在进行人生中的第一次相亲。

 

西餐厅靠窗位置能看得到马路对面倾覆在大厦上的斑斓霓虹,地面上如帜川流的车辆蔓延成一片流光溢彩的暗黄色河床。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兀自打着转开始今晚上的第三次震动,王源朝那来电显示瞥了一眼,滑了挂断,朝对面女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如果有什么急事……”女生表示谅解。

 

王源还没来得及接话,短暂暗下去手机屏幕瞬间又亮了一下,一条短信跳了出来,“今晚找你喝酒”几个字跃入王源视线。王源挑了挑眉,再抬起头时冲女生笑了一下,“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接下来的电影可能看不成了,实在对不住。”

 

“是工作上的事吗?”女生问了一句。

 

“嗯?”王源似乎有一瞬间的怔楞,马上反应过来,无奈的笑着耸了耸肩,说,“差不多吧。”

 

 

 

晚上十点钟的地下停车场没什么人,值班的保安大叔正巡逻回来,挥着警棍朝王源招了招手。头顶发着冷光的白色灯管在静谧的夜里发出滋滋声响。王源锁好车,正要上电梯,突然从旁边冲出来一个黑影,划开几近凝固的空气,猛地朝王源这边撞过来。

 

一阵摩擦之后。

 

“哇。”王俊凯倒吸一口冷气,低头盯着抵在自己腰侧的小型电击棍,“昔日同队好友反目成仇,停车场上演……”

 

“就你话多。”王源打断王俊凯未说完的话,把王俊凯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拂下来,低头把电击棒收回裤子口袋。系在电击棍尾端用来方便携带的细绳缠在了一起,弯弯绕绕结了好大一个疙瘩,悬在空中摇摇欲坠。

 

王俊凯看不过去,自告奋勇要帮忙给他解开,一把抢过来拿在手中研究,正巧这时候电梯开了门,便顺手搂着王源的腰从后面推着他上了电梯。

 

“我说你还随身准备这玩意啊?”王俊凯低着头仔细用指甲抠着那个疙瘩,把手中盛着罐装啤酒的便利袋扔到王源怀里,“帮我拿着。”

 

“防你这种人正好不是吗?”王源笑着接过啤酒,冰凉的瓶壁隔着薄薄的塑料袋贴在小臂上,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王源看王俊凯还在低着头继续对付着那块绳结,抖了抖睫毛,说,“解开干嘛,反正也用不到,白费些力气。”

 

“也是,最近治安不好,像你这种单身男性正是高危受害人群,怎么,要我去问公司借两个保镖给你吗,”王俊凯顿了顿,把缠得最紧的一条线抽出来,继续说道,“再说了,你拿着玩意儿也太掉价了,让别人看去就该上第二天头条了,‘当红偶像随身携带之物竟然是小型电击棒?’你听听,像话吗?”

“对,我还忘问你呢,今晚怎么给你打电话不接?去哪儿野去了,也不知道叫上我。”

 

电梯“叮”的响了一下,十二楼到了。王俊凯先一步迈出电梯,转过身朝王源挥了挥手中的小型电击棒,尾端的黑色绳子已经被解开,长时间的缠绕使它蜷曲着打了好几个卷。

 

“相亲去了。”

“过不了多久就要告别单身了。”王源站在电梯里朝王俊凯说,微微歪头,露出一个标准微笑。

 

走廊上的中央空调出气口正好对着王俊凯的头顶,冷风呼的一下朝他猛吹了一口,有一瞬间王俊凯以为十二层以上的楼层都被从太平洋来的台风给掀掉了,露出荒芜又贫瘠的天空,看不见一颗星星,巨幕下来自大气层的风肆无忌惮地来回穿梭。

 

 

 

王源从电梯里迈出来,夹在小臂和腰侧已经开始液化的啤酒把他的衬衫沾湿一小块,紧紧贴在腰侧显出一小片肉色的痕迹。

 

王俊凯跟在王源身后,抿着嘴紧紧盯着那一小片透出来的肌肤,直到客厅的灯完全亮了起来,他才眨眨眼,紧着嗓子问,“怎么没跟我说?”

 

“没什么好说的,”王源换了拖鞋,提着啤酒径直向厨房里的冰箱走去,边走边说,“再冰一会儿吧,冰的才好喝。你等了多长时间?都给焐热了。”

 

“不是,”王俊凯站在原地挠了挠头,一时语塞,他吸了吸鼻子,跟着王源进了厨房,继续问道,“公司不同意吧?那女的谁啊?你妈知道吗?你们今晚上都干嘛了?不会被记者拍到吧?你现在谈恋爱太早了,还不到30呢。”王俊凯连珠炮似的问题一串接一串。

 

“不到30?”王源把啤酒摆进冷藏室里,关上冰箱门,“噗”的一声笑出来。

“不早了,再过两年正好三十。”他一侧身避开跟在自己身后的王俊凯,从冰箱和王俊凯之间狭小的缝隙间挤过去,手里拿着两个苹果,“吃水果吗?家里没什么吃的,要不然我下楼买点儿。”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王俊凯尾随着王源走到洗手池旁,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副要三堂会审的表情。

 

“还没跟公司说,我妈给找的,现在谁都不知道呢,你先替我保密着。”王源卷起衬衫袖子,微微弯着腰在洗手台前仔细洗着那两个青苹果,凸起的肩胛骨像两根柳条从后背舒展开。

 

“你不怕被记者拍到?”王俊凯挤到王源身边。

 

“拍到就拍到呗,就说是表姐,”王源讪笑,“对方确实比我大一岁呢。”

 

我还比你大一岁呢。王俊凯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没说出来。

 

绵密透明的水柱浇在苹果上,跳到王源手背上,溅开一个个细小的水花。

 

“还有什么问题?哦,今晚上干嘛了?就见了个面吃了个饭,准备去看电影,这不是被你给叫回来了吗?”王源直起身甩甩苹果上的水珠,伸手递给王俊凯一个,“我妈上次来买的,挺脆的。”

“对了,你今晚来干嘛?电话打那么多。”王源转过身来看了眼王俊凯,咬了一口自己手中的苹果,清脆的咔嚓声。

 

王俊凯盯着王源的眼睛。

 

两窝深不见底的漩涡。

 

过了好一会儿,在王源撤开眼睛的前一秒,王俊凯开口道,“我失恋了。”

 

 

 

“第几任了?那个Lisa?”王源盘腿坐在沙发上,递过一罐啤酒给王俊凯。桌子上零落的躺着几个空易拉罐还有两颗已经氧化的苹果核。

 

“八,是Lily。”王俊凯拉开拉环,抿了一小口。

 

“啧,你记得还挺清楚。”王源咧着嘴,换了一个台,“这次超过一个月了?”

 

“等会儿球赛就开始了。”王俊凯皱皱眉。

“22天。”

“我记性比较好。”王俊凯摸了摸鼻子。

 

记性?

 

王源听到这两个字,突然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事,嘴角勾起的弧度转瞬即逝。

 

“这不是广告嘛。”王源有些焦躁的揉了把脸,又把台换回去,从久远的记忆里挣脱出来,捧着易拉罐盯着电视屏幕上的广告。

“刷新最长记录了嘛,”王源笑笑,“这次摸到小手了吗?”

 

“没,”王俊凯顿了顿,“我讨厌女生染指甲。”

 

“又不是给你染,毛病。”

“不过,你这叫什么命呢?”王源哈哈笑出声来,“得亏你把她们记得那么牢。”

 

“没有,去楼下便利店买东西的时候,收银员让我给他签名,我看到那本子上已经签过七个了,才想起来每分手一次好像都要去你家楼下便利店买啤酒。”

 

“染黄头发那小哥吗?他也老爱让我给他签名,每次去都要,之后我都查了他的排班表特意趁他没班的时候才去便利店。”王源笑着说。

 

“怎么就决定相亲了?”王俊凯突然又问。

 

“嗯……”王源捏了捏手中的易拉罐,铝制金属管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唔,也差不多了吧。”他想了想,仿佛想到了什么好玩的,勾着嘴角着继续说道,“拜托大哥,你这都第八个了呢。”

“不过我们两个倒真是没有默契,还想着下次来个四人聚会,我可以摆脱电灯泡的身份了呢。”

“对了,这次又是怎么搞定的?和平分手?”王源揶揄的问。

 

“给了分手费。”王俊凯嘟囔了一句。

 

“哇,想省麻烦就是要花钱才行啊。”王源做惊讶状,“又是不小的一笔吧?”

 

“所以之后这段时间都要来投靠你了。”王俊凯回道。

 

“大哥,我也有一大家要养呢。”王源笑着耸耸肩,“下一任记得找个富婆咯。”

 

“你喜欢她?”王俊凯不去回答,反问王源。

 

“刚见了一面,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不过感情……”王源又喝了一小口啤酒,发出“啊”的一小声餍足的声音,“都是可以慢慢培养起来的不是吗?”王源慢条斯理说道。

 

什么都是可以慢慢培养起来的。

 

课本知识、生活技巧、相处习惯,甚至感情,从无到有,都是可以慢慢培养起来的。

 

王俊凯觉得喉咙里像塞了团棉絮,柔软的,轻薄的,缓缓的,堆叠着扩充,堵塞在声道。他喝了一口啤酒试图把这团棉絮咽下去。“球赛开始了。”他皱着眉头,朝电视扬扬下巴。

 

屏幕里观众热烈的欢呼震动着鼓膜,像天牛长长的触角轻轻刮动那层薄膜,沙沙,沙沙,一下又一下。

 

“你不要气馁,说不定在我和现在这位正式开始之前你就已经找到第九任了。”解说员激情澎湃的在对现场做着实况解说,王源调大了音量,声音若有若无的传进王俊凯的耳朵里。

 

“说不定到时候还要拜托你那位帮我介绍。”王俊凯盯着屏幕上从高空俯拍的绿茵茵的草地,满目的绿色充斥着视网膜,白色和红色的小点散落在上面。

 

“好啊,有什么要求吗?”王源问。

 

“没什么要求。”

 

“咦?没要求吗?”王源惊讶的看了王俊凯一眼,“之前的八任难道也是没有要求的对象吗?”

 

“她们说喜欢我,想和我在一起,交朋友,我答应他们便是。”王俊凯继续盯着屏幕。

 

“唉?”王源被啤酒呛了一口,剧烈咳嗽起来,转过头看王俊凯。

 

王俊凯见状无奈的抬起屁股朝王源那边挪了挪,从桌上抽了张纸巾递给他,轻轻拍着他的后背给他顺气。

 

过了好一会儿,王源摆摆手示意可以了,弯了弯嘴角,笑着说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那岂不是我要说和你在一起你也随便答应了?”

 

开场前的比赛插进一小段广告。广告和比赛的间隙有那么两秒钟完全静止的时间。

 

这短短两秒钟的时间,突然从电视里溢出来,被延展成空间,变成一方菱形镜子从屏幕里扩展到客厅,突兀的横亘在眼前。客厅吊灯的光通过镜子反射到电视机前的这一小片空间里,人像不断的折射和反射,重重叠叠,无数张相同的两张脸,你看向我,我看向你。

 

电视里的运动公益广告开始发出背景音乐。

 

运动品牌代言明星刚做完两个后空翻。

 

“也不是不行。”王俊凯说。

 

“嗯?”王源怔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轻轻吐出几个字,“别开玩笑了。”王源摸了摸自己鬓角的头发,那里刚被剪短,还有些不适应,短短的一层青茬磨蹭到指腹上,粗糙的质感把他拉进聒噪的现实世界里。比赛开始,观众又开始欢呼起来,仿佛有使不完的热情与力气,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恨不得跑到球场上替选手参加比赛。

 

“嗯。”王俊凯点点头,把还剩下半瓶的易拉罐放到桌子上,一扭身躺到沙发枕在王源的腿上,头部在上面轻轻蹭了蹭,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不喝了,再喝就醉了。”

 

“你剧组那边都忙完了?”王源对王俊凯突然的动作习以为常,指尖轻轻捻着王俊凯落在自己腿上的发丝,垂眼看他朝向电视屏幕的侧脸。

 

“嗯,有三天假期。”王俊凯声音有些低落,王源把他当成是因为身体姿势的变化造成的发音错觉。

“你呢?”他问。

 

“收尾阶段,接下来就要跑宣传了。”王源把易拉罐贴到王俊凯脸上,王俊凯不满意的侧开脸。

“哈哈,”王源看着王俊凯像只猫一样因为被逗弄而做出的不耐烦的动作,笑着道,“我刚接了个话剧。”

 

“话剧?”王俊凯声音嗡嗡的。

 

“嗯,吴导的,前几天给我打电话问我意向。”

 

“演什么?”

 

“病人。”

 

“病人?”

 

“对,病人。”

“精神病患者,因为得不到的感情而变得偏执扭曲,脑子和心脏出了问题,”王源笑笑,“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减肥了,今晚上只吃了一小块牛排。”

 

“你本来就不胖。”王俊凯转过身子,变成平躺的姿势,从下往上看着王源的眼睛,抬起手捏了捏王源的下巴,“这么看你也很瘦。”

 

王源低着头也回视着王俊凯,看头顶水晶吊灯的光和电视屏幕上的光斑斓交错在一起,投在王俊凯的脸上。那些光把王俊凯的脸倒映成生活在湖泊水底里的卵石,太阳隔着粼粼水光照在他的脸上,浅浅淡淡,疏密有致,荡漾着水波的纹路。

 

“是说没有双下巴么?”王俊凯的手蹭在他下巴上发痒,王源笑着把他拨开,收回落在王俊凯脸上的目光,看向屏幕里已经白热化的比赛,“导演说至少要再减十斤,不能运动,那样会有肌肉,不像病人。”

 

“那可就太瘦了。”王俊凯抬起手,双手环到王源腰后,脸完全埋进了王源的肚子上,腹腔上方的肋骨轻轻硌着他的颧骨。

 

“痒。”王源笑着试图把王俊凯推开。

 

“以后就没机会蹭啦。”王俊凯哈哈哈的笑出来,声音却是瓮瓮的,从衬衫和皮肤的缝隙里发出来。

 

长长的笑声之后是若有若无的怅然若失,像在最炎热的夏季还没落到地上便在半空中蒸发掉的雨滴,转瞬即逝。

 

以后就没有机会啦。

 

 

 

王俊凯王源应了张爱玲那句话,出名要趁早。天时地利人和,东西南北顺风,全赶上了,十几岁便一炮而红。年少成名,除开最初梦一般踩在云端的那几年,之后的时间便流逝的非常缓慢。以固体的形态,每天以肉眼可见的距离缓慢向前蠕动。别人用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达到的成就,王源和王俊凯却乘着最好的那段时光在十几岁就达到了。马力大开之后的日子,便一路顺风顺水,星途坦荡,一片光明。如果把别人的成名路比作攀登山峰,那他们,在外人看来就是直接从半山腰坐缆车登上山顶了。


成年之后各有自己的侧重方向,但音乐方面则仍以合体方式,按部就班的每年固定的出一张专辑,七月的时候固定开机场演唱会。

 

现在再回头看当初那些在外界看来如泡沫般的人气,是多么不值一提。

 

有时候阳光照在眼皮上的时候,王源会特意抬起头眯着眼朝那阳光看回去,绵密的光线刺入眼底,刺激着泪腺,这时候王俊凯会突然从后面伸出手捂住他的眼睛,“想眼瞎啊你。”他会这么说。温热的手掌下、阖起来的眼底,看到的是一片黑色。

 

看到的黑色到底是内眼皮的颜色,还是想象出来的空间。

 

把眼睛里的空气挤出去,就变成了黑色。

 

 

 

短短半天的休息时间,王源穿着人字鞋、棉质的灰色运动长裤和白色T恤去楼下便利店。他在网上买了一顶白色渔夫帽戴在头上,很多年前流行的款式顺着复古大潮又流行回来。所幸稍稍长长的刘海搭在额前让他看起来不那么像化疗病人。

 

交钱的时候被推到手边一个本子,抬头一看是便利店里的黄毛小哥。

 

“唉?今天怎么是你值班?”王源问。

 

“小李今天请了病假,老板让我代他一天,签个名吧源哥。”黄毛腆着脸笑嘻嘻的看着王源。

 

“你是在卖签名吗?”王源笑着问,他低头翻着那个签名本,随手翻开一张就看到王俊凯的名字。想起之前王俊凯的话,便又往翻了几页,王俊凯的名字错落的落在纸上,数了数,正好八张。

 

王源杵着笔想了想,自从那晚一起看完球赛之后,已经好几天没有和王俊凯联系了。

 

吴导把话剧剧本发了过来,这几天一直窝在家里研究剧本,外面发生了什么也不太清楚。

 

“源哥最近瘦了啊?”黄毛见王源龙飞凤舞签完字,心满意足把本子收回来说。

 

“嗯。”王源笑笑。

 

便利店里的电视机正在播放娱乐新闻,王源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听到电视上突然传出熟悉的以前合作过的前辈的名字,便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去。

 

“……著名演员林觉在前日召开发布会宣布将彻底退出影坛,据现场记者发回报道,是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停下手头的工作进行彻底的休养治疗,在此本台表示由衷遗憾,并衷心祝福林觉老师身体尽快恢复健康,希望此次告别只是暂时的离开,我们还能在未来的荧幕上看到老师活跃的身影。林觉是我国当代影坛著名男演员,其的代表作有……”

 

“生病了吗?”黄毛顺着王源的目光也去看新闻,得出了结论。

 

是十几岁时和自己与王俊凯合作过的很尊敬的前辈。王源看着摄像机和长枪短炮后的他眼底有脂粉掩盖不掉的疲惫和虚弱。

 

“不太清楚,先告辞了。”王源转过身,脸上没什么表情朝黄毛挥了挥手,朝门口走去。

 

自动门发出“谢谢光临”的欢送声。

 

王源突然在心里冒出一句“谢谢你曾在这世界停留过,欢迎光临,谢谢光临,再见。”

 

日光又烈了许多,柳条无精打采的垂着头,柳絮被风团成一块一块无规则的棉絮,肆无忌惮在空中飘着。王源又抬起头看了眼太阳,帽檐堪堪把他们折掉一些,只打在脸的下半部分,痒痒的。

 

人类总是很脆弱。王源在心里想。

 

还没走出多远,口袋里的手机便震动起来,王源想都没想接起来,他深吸了一口气,第一句话便是:“要一起去探望林哥吗?”

 

 

 

高级私立医院的探病请求也要做提前预约。王源坐在医院大厅的休息区等王俊凯把之前申请的探望表提交。花篮里百合花的花瓣因为长时间脱离水分和太阳的烘烤也开始发蔫,王源抱着它去洗手间撒了点水上去。

 

从洗手间里一出来就看到王俊凯身前跟着一位工作人员走了过来。

 

“搞定了?”王源问王俊凯。

 

“嗯,五楼。”王俊凯做了一个向上的手势。

 

从电梯里出来,工作人员带着两人往病房走。顺着走廊上的窗户朝外望去,视野良好,不远处的人工林郁郁葱葱,高大的树冠像蓬勃展开的降落伞从地上拔根而起,院内建了人工湖,整座白色的住院楼倒映在水面,随着水波轻轻变形,晃动。

 

“就是这间了。”医护人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胸前的呼叫器指示灯亮了两下。

 

“是小凯小源吗?”紧接着从病房里出来出来一个人,两人定睛一看,是林哥的经纪人。

 

“不好意思,打扰了,”王俊凯抱歉的笑笑,指了指病房内“现在方便见人吗?”

 

“今天精神还不错。”经纪人无奈的笑了笑。

 

“还是打扰了,”王源把花递给经纪人,“弄点水儿浇上吧,有点儿蔫。”

 

“唉,”经纪人一怔,冲王源笑了笑,“进来吧,林哥听说你俩要来,高兴得不得了,说好久没见了。”经纪人把两人引进屋内。

“那我先去把花换上水,你们聊,有什么事就叫我,或者摁床头的呼叫器。”

 

王俊凯王源点点头,进了病房。

 

 

 

朝南的房间采光良好,午后的阳光一大片一大片的纳进来,让坐在那张床上的人整个被白光笼罩着。

 

林觉倚在折起来的病床上笑着看向朝自己走过来的两个人。

 

“听到小张说你们两个要来,特意推了其他几个朋友的探访呢,这欠着的人情你俩得替我还。”林觉开着玩笑。

 

“行啊,到时候连着林哥一起请。”王俊凯拉过一张椅子示意王源坐,又拉开另一张,笑着回答。

 

“小源你作证,这顿饭可就这么说好了。”

 

“林哥剪短头发变样子了。”王源朝林觉比划了一下,他看到他原本稍长的短发被剃到紧贴着头皮的程度,像张青色的网,把对方的头部罩住,“更帅了。”

 

“小源就是嘴甜,”林觉摸了摸头发,“以前古装戏也没剪过这么短,没想到生次病就全都体验了一遍。”

 

日光大好。

 

大家一起笑起来。

 

 

 

王源在洗手间洗手。镜子里倒映出的那个自己有点陌生,大概是减肥有些了成效,本来就不太丰盈的脸颊在阴影下微微凹进一些,稍稍低下头,敞开的领口里面空荡荡的。

 

 

 

把钟表指针拨回到三小时前。

 

等红绿灯的时候王俊凯坐在驾驶座平静的告诉王源,林觉得的是脑癌。他有些焦躁的用手指敲着方向盘,说出来的话却轻飘飘的,他说:“晚期。”

 

王源张开嘴巴,像只被从水里捞出来扔到砧板上的鱼,只能靠腮部呼吸。发不出任何声音。

 

“据说是选择保守治疗,放弃化疗和手术。现在在医院也只是静养而已。”

 

红灯还剩下十二秒。

 

“就当是最后一面吧。”在还剩下十秒的时候,王俊凯捏了捏王源抓在膝盖上的手。

“就和平时那样就可以,不要太在意。”王俊凯故作轻松的安慰着王源,另一只抓在方向盘上的手的指节已经因为用力而泛白。

 

人类总是很脆弱。

 

王源回想着人生中第一次和王俊凯进剧组时,身为前辈的林觉对两人的照顾,晚上自愿加班的演技辅导课,把唱着歌的两个人介绍给更多的前辈,带进半个影视圈。

 

他笑着告诉王俊凯王源从他们身上看到自己年轻时的影子。

 

他说,我可真羡慕你们两兄弟啊。

 

他还说,你们两个可要一起走下去。

 

王源告诉他自己和王俊凯不是两兄弟。

 

他说,那岂不是更好?

 

绿灯的时候王源恢复呼吸。他轻轻点了点头。

 

 

 

“好了吗?时间到了,该走了。”王俊凯从门外探进半个身子问还站在洗手台前的王源。

 

“嗯。”王源甩了甩额前刘海蹭上的水滴,朝王俊凯走去。

 

“晚上还有工作吗?”王俊凯走在前面,边走边回头问他。

 

“刚刚打电话推了……”王源慢吞吞地说。

 

“那等会儿去Danny那里吧,去喝酒。”王俊凯往回返了两步走到王源身旁,抬起胳膊揽着他的肩使劲儿紧了紧,“别太难受了。”

“林哥刚刚还让我来看看你怎么了,让我带你出去玩玩呢。”

 

“嗯。”王源垂着眼看着蔓延到走廊尽头的米色瓷砖地板说。

 

不同于以往无处不充斥着消毒水味儿的中心医院,这里的笼罩的气息散发着恬淡的清香,大概是空气清新剂的味道,安逸而又平缓的氛围。但,只要是医疗场所,换一个环境,身处其中的人难道又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区别吗?

 

像海岸边支起的白色帐篷,除去海水的咸腥,海浪拍打着沙滩,浪花卷起的白色泡沫盛开再迅速颓败,海水像沉默的黑色怪兽,一波又一波相互推涌着,慢慢淹没帐篷,覆过头顶。

 

月亮升起来。潮汐缓缓把礁石吞没。

 

白色的帐篷彻底沉没在海中。

 

时间早就给出答案了。

 

王源看了一眼走在自己身侧的王俊凯,脑子里闪现出看到林觉的最后一眼。被经纪人告知林觉太累了已经休息了,王源远远看着的那一眼。看他轻阖着眼,覆盖在头顶的青色的那张网像挂了只蜘蛛,缓慢下移,逡巡着自己的领地,直到把他的脸也笼罩在青色的阴影下。死亡是那么直观。

 

自己的手被王俊凯握着,手心浸出一层细密的汗。

 

我多羡慕你们是兄弟。

要一起走下去。

林觉说。

 

 

 

从郊区开到Danny的酒吧的时候两侧街道已经华灯初上。彩色的霓虹灯牌一闪一闪,恍神间,让人觉得和下午去的疗养院所处的仿佛是不一维的空间。

 

Danny早就接到电话,派人把王俊凯王源两人从侧门带进去,直接通上二楼。

 

两人一推门,一大伙儿平时玩的朋友都已经喝过一巡了,看到两人,一双双眼睛“噌”的一下全都亮了起来,不一会儿,叮铃咣啷一杯杯的酒水就已经递到眼前了。

 

“来晚了来晚了,先自罚三杯哈!”

 

“王俊凯不准你替王源喝听到了没!”

 

喧嚣热闹猝不及防的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把刚刚还堆积在心头的那些失落感都挤到角落,王源深吸了一口气,扯出一个笑来,亮着整齐的牙齿把酒水接过来,“唉还真对不住,我最近肠胃不好,医生明令禁止喝酒,今天还得麻烦王俊凯了,”说罢,把刚接到手中没两秒的酒杯推到王俊凯怀里,“自觉点儿。”

 

“行行行,今晚上我替王源,说好了啊!”王俊凯笑眯眯接过酒杯,揽着王源肩往角落里走,边走边低下头小声问,“怎么肠胃又不好了?是最近节食节的?胃痛吗?我让Danny弄点儿吃的过来。”

 

“没多大事儿,”王源摸摸耳朵,那里刚被王俊凯的气息拂过,还带着热气,他扯一个笑,说,“吃点儿水果就成。”

 

“你俩整天腻歪不够,这时候说什么悄悄话呢,让大伙儿也听听?”一声拔高的男高音从人群中传出来,刚刚一直没露面的Danny拿着一飞镖挤开人群凑过来,贱兮兮的笑着看向两人。

 

“偏不告诉你。”王俊凯把王源往身后一藏,“你,去给他弄点吃的,再不吃点儿东西我看就饿死了。”

 

Danny有二分之一英国血统,是王俊凯王源以前同期的公司练习生,但要晚出道两年。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跑到娱乐圈玩了几年,美名其曰体验不一样的人生。发了两首单曲,演了几部偶像剧的男三号,刚混出点儿名气就厌烦这声色犬马了,装模作样发了条退出娱乐圈的微博后就开了这间酒吧,几千个颜粉在网上哭了三天三夜,为再也在荧幕上见不到Danny那双湛蓝色的眼睛而痛哭流涕。但他为人大方豪爽不矫情,倒是和王俊凯王源玩得不错。Danny在娱乐圈没混出什么名堂,但在赚钱这方面倒是集成了他爸他妈的天赋。王俊凯王源跟着蹭了不少免费酒水。

 

“别,你听他胡说呢,”王源拍了一把王俊凯,笑着冲Danny回:“我正减肥呢。”

 

“呦,就你还减肥,你家王俊凯舍得啊,”Danny撇着嘴白了一眼眼前这两个人,“我这扔镖呢,你俩先陪我来玩会儿,正好我也饿了,让下边人做点儿,待会儿王源你要想吃我也不拦你。”

“赶紧的,过来啊,我不信我今天还扔不过王俊凯。”Danny招呼着两个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王俊凯又看了王源一眼。

 

“真的没事儿。”王源小声说,推着王俊凯一起向游戏区走过去。

 

游戏区那边儿人不多,零零落落两三个,见老板带着王俊凯王源过来瞬间都围了过来,Danny招呼着人让开地方,从盒子里拿出一只飞镖递给王俊凯,双手并到嘴前搓了搓哈了口气,“三局两胜?”

 

“一局定胜负怎么样?”王俊凯挑挑眉。

 

“WOW!”旁边人发出尖叫。

 

“王源你赌谁?”Danny抬起胳膊轴捅了捅坐在一边高脚凳上的王源。

 

王源抬起头看了一眼Danny,又看了一眼带着期许的目光望着自己的王俊凯,天花板上那个一直旋转的彩灯照在王俊凯肩膀,给他裹上一层幻影。王源眯了眯眼,软绵绵的说:“赌赢了有什么奖励啊?”

 

“酒水全免!”Danny兴致来了,嚎了一声。

 

“这哪算什么奖励,收朋友钱你道德吗?”王俊凯也参与进来。

 

“那……”Danny大脑飞快运转,灰蓝色的眼珠转了两圈,突然像想到了什么,打了个响指,不怀好意的嘿嘿笑了起来,“我输了就告诉你一个关于王俊凯的秘密。”

 

王俊凯和王源对视了一眼。

 

“成交。”王源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喂,我还没同意呢。”王俊凯浅笑着,低下头用拇指抿了抿飞镖锋利的金属针头,说,“我哪儿有什么王源不知道的秘密。”

 

“那我赌王俊凯赢。”王源冲Danny举了举手中的牛奶。

 

“嘿,我就不信了,今天非得让你听不得这个秘密,让你俩抓心挠肺的抱着我大腿哭着求我,哭着叫我‘Danny哥,Danny哥,就行行好告诉我嘛……’”Danny滑稽的样子把周围的人都逗得哈哈笑起来。

 

“行了吧,婆婆妈妈的,”王俊凯捶了一下Danny肩,“你先来。”

 

“我跟你说,自从上次输给你后我就立下毒誓下次再遇到你一定要掰回一局,我在家里苦练三星期终于达到箭无虚发,每环必十的水平,不信你看……”

 

“噔!”飞镖扎向靶盘发出的颤抖的声音。

 

看热闹的几个人发出一阵喝彩。

 

“十环!”Danny握着拳跳起来。

“怎么样?”他转身看向王俊凯,又朝王源抛了个媚眼,“听不到秘密的感觉是不是特别难受?”

 

“噔!”

“啪!”

紧接着的两声。

飞镖正中靶心的蹬蹬的紧绷感和金属掉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的清脆的声音。

 

“哇!”这次周围人直接呱呱呱鼓起掌来,不远处的人群看这边有动静也有人助兴的吹了声嘹亮的口哨。

 

“什么啊?”Danny转过头去看身后的动静,王俊凯已经两手空空,眼睛亮晶晶的像两颗黑曜石在暗处闪着光,他笑着把手举在空中朝他挥了挥。Danny皱着眉头去看靶心,有着黑白格纹尾端的飞镖正稳稳戳在靶心正中,视线再往下,另一只红白格纹的飞镖在地板上打了两个转,尖端指向自己。

 

王俊凯几步走到王源身边,一把揽过他的肩朝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发出响亮又清晰的“啵”的一声。

 

像被突然扔进湖面的石子。王源心“咚”的紧跟着跳了一下。

 

涟漪一圈圈晕开来。

 

王源条件反射抬起头迅速环视了周围一圈,所幸大家都没注意到这里。这才暗松一口气。

 

然后挑眉笑着朝王俊凯肚子捅了一拳。

 

“fxxk!”石化在原地的Danny骂了一句,朝王俊凯比了个中指,“光天化日之下啊大哥,你们俩个现在都这样了?”

 

“好朋友嘛。”王俊凯捂着肚子半弓着身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朝Danny说。

 

Danny倒吸一口冷气。

 

“愿赌服输啦。”王源抹了把脸,拨开王俊凯,从座位上跳下来,把Danny勾到自己身边,悄声问他,“来,说吧,什么秘密?”

 

“那个……”Danny还有些愣神,皱着眉想了好一会儿,突然瞪大眼睛水汪汪的看向王俊凯,“我和王源也是好朋友,能亲他一口吗?”

 

“滚一边吧你!”王俊凯笑着踢了Danny一脚,却紧张兮兮的把王源拉向自己身边,手掌用了些力气,牢牢铐住王源手腕。

 

王源瞥了他一眼。

 

“切,”Danny翻了个白眼,“看把你紧张的,我才不稀罕呢。”

“对了,忘记问你们,”Danny拍了拍屁股,一抬脚坐上旁边空出来的高脚凳,喝了口威士忌,缓了好一会儿,才说:“你俩现在单身吗?”

 

王俊凯和王源又对视了一眼。

 

“他刚分手,”王源指了指王俊凯。

 

“哦……”Danny松了口气,抚了抚胸口,“那……”

 

“他前几天刚相完亲。”王俊凯看了眼王源,声音冷下来,对Danny说。

 

Danny一口气憋在嗓子眼里。

 

噎了半天,缓缓吐出一句,“你俩不大喘气能死啊……”

“你怎么还去相亲了呢?”Danny痛心疾首的去看王源。

“不过这样听起来也挺不错?”

“算了,这秘密你们谁也别问了,就烂在我肚子里得了。”Danny自嘲般的挥了挥手。

 

王俊凯和王源见状,对视了今晚上的第三眼。

 

 

 

tbc.



++++++++

坑之所以是坑,是因为并不能保证最后结尾什么时候放(再次拍一下大家的胸脯!




评论 ( 122 )
热度 ( 132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