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大热(中)


(上)


++++++++


Danny凭空扔了一个茧,旁人措手不及想去接,却扑棱着只抓了把空气。只看它被层层丝线缠绕包裹着落在地上滚了两圈。裹在里面的即将成形的蛾子沙沙的撕咬着茧皮。王俊凯用手指拨弄了两下,蚕茧滚落到角落里。但总有什么呼之欲出的预感,沙沙撕咬着王俊凯的神经。

 

王俊凯看正在和王源聊天的Danny,对方说了一句“只缘身在此山中”。Danny察觉到王俊凯的目光,转过头来。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里,竟满是遗憾和惋惜。

 

王俊凯想得头痛。冰凉的淡黄色液体顺着喉咙留到胃里,他想,不如等那只蛾子自己飞出来吧。再等一等。

 

 

 

从酒吧出来已经十点多了。王源没喝酒,灌了几杯牛奶,架着把自己那份儿也喝掉的晕乎乎的王俊凯往车上搬。汽车拐了几个弯上了大路之后,视野也逐渐开阔起来,王俊凯把窗开了个小缝,春末还夹带着点儿冷醒的风扑到脸上,清醒了不少。

 

“后面好像有人跟。”王源握着方向盘,看了眼后视镜。

 

“0532那辆?”王俊凯揉了揉眼睛,也跟着朝后视镜看了一眼。

 

“嗯,”王源晃了晃脑袋,“从酒吧出来就跟着了。”

 

“记者吗?”王俊凯问。

 

“应该吧,”王源打着方向盘在分岔路口开向另一条路,后面的车也跟着开了过来,咬得不松不紧,“你最近有什么事吗?被他们盯上?”

 

“我能有什么事儿,最近一直忙呢,就今天得出一天空来,”王俊凯想了半天,“不会追的是你吧?你……你上次相亲有感觉被人拍吗?”他支支吾吾问出来。

 

“不清楚。”王源想了想。

 

“你们后来还联系过吗?”王俊凯悄悄瞥了眼王源。

 

“没,我妈给我通过信,说那姑娘觉得我不错。”王源笑了笑。

 

“还不错……还要怎样啊,你,一大明星,长得又帅,又有钱,性格开朗,脾气又好,年纪也不大,”王俊凯顿了顿,“虽然跟我比还是差了点儿……但你这样的想要找对象,还不是一挥手就哗啦啦一堆人上赶着跟吗?这姑娘怎么这样啊……”王俊凯没来由的义愤填膺。

 

“呦,今晚上嘴怎么这么甜舍得夸我,”王源趁等红灯,蜷起食指刮了一下王俊凯下巴,“人姑娘挺好的。”

 

“她是怎么一个人?”王俊凯抓住王源的手。

 

“松开,”王源手指往后抽了一下没抽出来,轻轻叹了口气,“绿灯。”

 

王俊凯看了眼前方,悻悻松开手心。王源的手指像条黄鳝一样出溜一下滑走了。王俊凯看着空荡荡的手心。

 

“大学里教音乐的,我妈远房亲戚的朋友的女儿。”

“小时候可能见过一面,没印象了。”王源目视着前方,车辆进入车流,缓缓前进。

 

“哦,青梅竹马呢。”

 

“算不上,”王源裂开嘴傻乐,“我说王俊凯,除非是我错觉以为你对人家女孩儿感兴趣,怎么,还听出一股老陈醋的味儿啊。”

 

王俊凯不说话了。

 

前面有交警开始疏通道路,没一会儿,一直龟速行驶的车辆终于开始通畅起来。

 

王源把王俊凯那边的车窗关上,“喝了酒吹冷风容易头疼。”

 

王俊凯头靠在窗上,目无焦点看向窗外,还是不说话。

 

“后面车还在跟吗?”王源没在意,瞥了一眼后视镜。

 

“……还在。”王俊凯终于开口。

 

“前面那条路转你家是不是比较近?”王源看一眼王俊凯。

 

“今晚去你家。”王俊凯闷闷地说。

 

“我客房你上次走后就没整理。”

 

“没关系。”

 

“床单都没换。”

 

“现换就可以。”

 

“没有干净的了。”

 

“去便利店先买一床凑合着。”

 

“便利店不卖床单。”

 

“那我睡你床。”

 

“王俊凯。”王源揉了揉太阳穴。

 

“我喝多了,自己一个人会吐,半夜爬不到马桶旁,跪在厕所门口,呕吐物呛到嗓子里,没人及时发现,当场就over了,以后就剩下你自己一个人,签售会自己签那么多名,演唱会自己唱那么多场,多孤独。”王俊凯说这些话的时候两腮鼓起来,鼻翼轻轻翕动,眼睛瞪得浑圆,漫不经心又小心翼翼。像吹着肥皂泡,一个个晶亮浑圆不切实际的梦飞到空中,相互推挤着,又相继破碎。

 

这次换成王源沉默。

 

 

 

王俊凯和王源把车在便利店对面的路边停好,去店里买解酒药。

 

也是巧,这晚上的值班员工还是黄毛。见到两个人哇哇直叫,说自己不容易,有生之年终于逮着一次真人版两人同框。

 

“我们是耗子吗?你用逮的?”王俊凯开玩笑。

 

“不是不是,我就是太激动。”黄毛又要去掏桌子底下的签名本,“这次……”

 

“这次不签,”王源笑着做了个制止的手势,“下次给你补上。”

 

“下次就没两个人的机会了……”黄毛无不伤感的说。

 

“就签个名也耽误不了几分钟……”王俊凯刚要去抓笔,王源朝门外指了指,王俊凯瞬间皱着眉直起身来。

“下次两个人给你补上。”王俊凯扔下一句,拉着王源去了门外。

 

那辆拍照尾号为0532的车已经停下来,位于自己的车位不远的后方。

 

“明目张胆的啊。”王源蹙着眉。

“喂,你干嘛?”王俊凯突然向那辆车走了过去,王源在后面喊他,见他不回头,也连忙跟了上去。

 

“哥们儿。”王俊凯弯下腰敲了敲车窗。

 

“你干嘛啊。”王源拽了拽王俊凯的薄西装,也朝车内看去。

 

过了一会儿,车窗降下来,一个长着满脸痘的男生从里面探出头来,呲出一口白牙,不好意思的摸着后头,“凯哥……”

 

“这跟一路了,怎么,要上去坐坐喝杯茶吗?”王俊凯往后退了一步,双手环在胸前,朝男生冷笑。

 

“这不是源哥的家吗?凯哥这么晚了还来做客啊?”男生没从车里下来的打算。

 

“都这样了还想着套话呢?”王俊凯实在给气笑了,“刚毕业?”

 

“这不是主编布置任务嘛……”

 

“北娱的?”一直站在不远处的王源盯着那辆车看了一会儿,“他们那主编特爱开切诺基。”

 

“源哥好眼力。”男生比了个大拇指。

 

“别下瞎扯掰了,”王俊凯不耐烦的踢了块脚下的石子儿,低头想了一会儿,一把扯过王源,勾着王源的肩朝对面比了个剪刀手。

“就拍这个,”王俊凯朝对方努努嘴,“标题你看着写。”

 

“啊?”对面男生直接愣了。

 

“你有病吧王俊凯。”王源手背到后面拧了一下王俊凯的腰。

 

“好了吧?”王俊凯朝男生喊了一句,又附到王源耳边,悄声说,“拧死我了你。”

 

“拍下来了吗拍下来了吗???”车里面男生大声朝车后座上的人喊。

 

再回头,才发现王俊凯和王源已经钻上前面自己的车,一溜烟没了影。

 

 

 

王源又在洗苹果。

 

苹果之所以是苹果,是因为它既不是香蕉、梨子、西瓜、草莓,也不是芒果、葡萄、橘子和柠檬。

 

水流是小幅度的清凉,浇在苹果的表皮上,映出王源的身影。洗手池上方安装的是从天花板垂吊下来的灯,王俊凯开了窗户,风钻进来,吹着那根金属绳轻轻摇晃。王源映在苹果上的影子便也来回摇摆。

 

王俊凯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正在洗苹果的王源。

 

灯光倾泻在他身上,像个温润的幻影。怎么会有洗两个苹果也那么认真的人。王俊凯在心里想。

 

他这么想着,便起身悄悄来到王源身后。看他的T恤松松垮垮套在身上,稍稍低下的头露出一长段细白的脖子,脖子底端的左方有一颗痣。真的瘦了好多。王俊凯看着那颗痣,摸了摸自己脖子的右后方。同样的一粒小小的凸起。

 

苹果终于洗好了。

 

王俊凯放下摸在自己脖子后方那颗痣上的手。

 

王源一转身,便撞到王俊凯身上。

 

身后的洗手台和面前的王俊凯形成两堵平行的墙,把王源困在里面。

 

王俊凯一手插在裤子口袋,一手跨过王源的肩膀,撑在他身后方的墙壁上,瓷砖凉凉的温度传递到指尖。

 

王源抬眼看了王俊凯一眼,又把眼垂下去,睫毛轻轻阖动,像片黑色的羽毛,扑闪着。

 

王俊凯喏动了下嘴唇。非常细微的呼吸搅动着空气。

 

“剧本里的新姿势啊?”王源重新把眼睛抬起来,眼皮一下子翻上去,露出两颗黑玛瑙一样的眸子,像棋盘上的两颗棋子,规规整整,波澜不惊。

 

要是个死角就好了。王俊凯在心里想。

 

再来一堵墙,形成一个三角形,把王源困在里面。那样他就跑不掉了。

 

“嗯。”王俊凯轻轻叹气。

 

“吃苹果吧。”王源把苹果塞到王俊凯手里,推开他的手臂,又像一条鱼一样溜走了。

 

还是让他给逃掉了。

 

“长大了,就该有大人的样子。”王源咬了一口苹果,又是咔嚓咔嚓的声音,他背对着王俊凯说。

 

“大人?”王俊凯有些疑惑,两条眉毛蹙起来,在中间挤出一条沟壑。

“大人是什么样子”王俊凯看着手中的苹果,又看着王源。

 

“比如……不要逗弄狗仔,你不知道他们会根据不切实际的想象编排你什么;比如不要总是蹭别人房间住,你又不是没房子;再比如……”

“再比如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王源随便扯了两句,仿佛只为了这最后的总结。

 

他像铺垫了许久,用大半年的时间打造地基,用千百万的劳力建造一座金碧辉煌的高楼,再最后即将完工之时,他大手一挥,指挥着工人把下面的建筑全部拆除,只留最顶部的楼阁。他漫不经心的声音像蒲公英一样飘散在空中,聚不起来,却又飘得哪里都是。

 

王俊凯看着王源,看他变成一个长条状的深灰色轮廓。他听着他口中大人的样子,心里像被补了一块脏掉的补丁。王俊凯想把它扯下来,拿到水底下去冲,可针脚缝的太密,扯一下就麻一下。

 

“我去睡觉了。”王源吭哧吭哧啃完苹果,挥了挥手,撂下一句话朝卧室走去。

 

王俊凯看一眼手中的苹果,又看一眼王源的背影。

 

咔嚓,青色的表皮被剥去一大口。

 

 

 

夜里起了一点风,吹得窗户咕咚咕咚像有人在敲门。浅棕色的格纹床单上还有柔顺剂的清香。王俊凯使劲儿嗅了一大口,从被子里探出头,睁着眼看黑漆漆的天花板。

 

不知道是不是醒酒药有了抗瞌睡效果,直到在把刚下载的第三个游戏也玩通关,王俊凯还是精神抖擞。

 

白天去探望林觉,趁王源去洗手间的时候,林觉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又回响在耳边。

 

 

林觉让自己抓紧时间。王俊凯笑着问,又没什么急事儿,抓紧什么时间啊。

 

“当然是你们年轻人的事了。”林觉闭着眼微笑。

“我以前说从你们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现在反倒希望你们不要像我了。”林觉缓缓睁开眼,敛了笑。

“最近我在想,是不是因为我年轻时候辜负太多人,于是现在惩罚我。生活很公平的,给你什么,便相应的要从你这里拿走什么。哈哈。”

“以为可以肆意挥霍的,到最后只会把感情消耗光。”

“唉,我说这些你能听懂吗?要不然叫王源过来,我说给他听。”林觉伸了伸手,似乎想从床上起来。

 

王俊凯忙凑过去扶他,没想到刚低下头,就被林觉拍了下头。

 

“嗯?”王俊凯不明所以。

 

“所以说啊,你小子。”林觉又重新躺回床上,轻轻叹了口气,没继续往下说。

 

王俊凯沉默着点点头。

 

感情是易耗品,但无从付出,未曾尝试过,得不到回应,又谈何消耗。



 

王俊凯收起思绪,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客厅喝点水。

 

一口气喝了三大口。

 

再回过神来时,王俊凯已经站在王源卧室门口,一手握在房门的把手上了。金属把手被夜色浸得透凉,贴着手心冷却着皮肤里翻滚的血液。

 

王俊凯握着把手,在心里打了一个赌,他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他想王源会不会站在门的里面也像自己一样,满是踌躇又满怀期待。像小学生被突然告知下午要上台领奖一样,惊喜和雀跃填充着好奇心,他不知道这个奖是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但他准备好了。

 

被这莫名臆想出来的自信冲昏头脑的王俊凯还赌自己和王源现在的距离不过十厘米,隔着一层厚度约为五厘米的门,还有一些稀薄的空气和两层棉质的睡衣。他甚至开始沾沾自喜起来,他想,赢这个赌,他志在必得。

 

开不开门已经不重要了。

 

他咧开嘴角做好微笑的准备。他演练了一个顺手的拥抱姿势,是平时常和王源做的动作,要怎么把他揽进怀里,用什么角度,使几分力气,他都谙熟心中。

 

在他沉浸在这不具名的喜悦中时,手一用力,把手被按了下去,门“吱”的一声开了。

 

什么也没有。

 

如果下面有道楼梯,王俊凯荒唐的想,自己就会一阶一阶顺着往下走了。有道楼梯就好了。

 

可什么也没有。安静的卧室里,王源和自己的距离是两米。

 

床头上方的暖黄色壁灯照亮卧室的一小方,王源蜷缩在被窝里,露出小半个侧脸。

 

没有人在后面等自己。王俊凯搓了搓眼角。那里温暖而干燥。

 

王俊凯走到王源床边,看着睡着的王源,呼吸平缓,眉头微微蹙着,也许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

 

墙壁上挂着的钟表指针咔哒咔哒的走着,王俊凯伸出食指把王源的眉头抚平。指头顺着眉头,沿着鼻梁慢慢下滑,浅浅的沟壑是人中,再往下,就是嘴唇了。

 

指腹在柔软的嘴唇上流连了两秒,再滑过微翘的下巴,收了回来。像只收回翅膀的鸟,却无处落脚。

 

哇,输了欸。王俊凯想起刚刚和自己打的那个赌。自嘲的笑了笑,垂着眼赌气般的又去摸了两把王源的脸,想去讨回些什么。

 

这下,他们的距离再次为零了。

 

 

 

北娱晚报的新闻隔了一周才发布,不痛不痒的作为“娱乐圈里那些令人羡慕的友情”专题内容之一放了出来。


两个人并肩站在夜色里,背后是便利店明黄色的广告灯。晃动的镜头把面庞模糊掉。王俊凯隔着电脑屏幕摸了摸王源的头顶,试图把他额头被风吹起来的头发全都抚平。

 

友情啊,可真是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王俊凯盯着那门户网站新闻头条的标题,扯着嘴角,做了个微笑的表情。

 

他低下头噼里啪啦给王源发消息,“得半天休息时间,晚上去Danny那里吗?”

 

王俊凯翘着二郎腿等了一会儿,消息没收到,电话却打了过来。

 

“没空,在这排话剧呢。”王源那边的声音有些嘈杂,衬得他声音更小了。

 

“这就排上了?”王俊凯放下腿,问。

 

“下个月就正式演了,没多少时间,”王源声音断断续续,“我这边信号不太好。”

 

“你几点结束啊,我晚上去接你。”王俊凯朝听筒那边大声说。

 

“晚上九点,你别来了,”王源声音断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王俊凯听到那边声音传过来,“这边路不好走。”

 

“万华剧院对吧,那我九点去找你。”王俊凯说罢,立马挂断电话。

 

挂完了,看了眼还不到一分钟的通话记录显示,心里又刮起了风,吹得他心绪缭乱,不知道这么做是为什么,明明赌输了啊。王俊凯苦笑。

 

 

 

万华没有地下停车场。王俊凯八点半就到了剧院门口。在车里坐了五分钟,看一群群女孩儿脖子上挂着相机慢慢从四面八方聚集到剧院门口。

 

大概是粉丝。

 

王俊凯从后座翻出一顶王源落在车上的棒球帽,趁着夜色从万华为演员专开的隐秘侧门跑了进去。

 

舞台上已经有工作人员在收拾道具,王俊凯转身去了化妆间。

 

果不其然,王源正在坐在划转台前比划着什么。

 

“唉,你怎么来了。”王源从镜子里看到王俊凯的身影,向镜子里的他招了招手。

 

“怎么就你一个人?”王俊凯向王源走过去,一抬腿坐到化妆台上,居高临下看着王源。

 

“嗯?服装师和化妆师刚刚还在这儿的,”王源从桌子上抽了一张卸妆棉,往上倒了些卸妆水,“这怎么用?直接往眼上抹吗?”

 

“你不会还瞎鼓捣?”王俊凯乐了。

 

“我睁着眼的时候只能看到化妆师做到这一步好伐……”王源低头看着卸妆棉,想了想,作势要往眼上贴。

 

“停停停,”王俊凯看他要有把眼睛擦成熊猫眼的趋势,连忙制止,“给我,我帮你。”半空截住王源,从他手中抽出那一小片卸妆棉。

“闭上眼。”王俊凯说。

 

“你这什么时候偷偷学的啊?”王源乖乖听话,微微仰起头。

 

王俊凯又往卸妆棉上倒了些卸妆水,一手拿着卸妆棉,另一只手轻轻托着王源的侧脸,轻轻压在王源眼皮上。

 

“出道以来化了十多年妆白痴也该会了吧。”王俊凯压在王源眼皮上的指腹用了点里。

“怎么排练也上妆?”王俊凯问。

 

“哼哼,”王源哼唧两声,“导演说今天试妆。”

 

“哦。”

 

贴在王俊凯手心的王源的侧脸光滑细腻,头顶的灯光亮得刺眼,落在王源仰起来的脸上,像照着一小块微凉的瓷器,微微泛光,熨帖在手心。王俊凯往前凑了一下,一股清冽的植物气息晕在空气里。王俊凯还想再往前,一垂眼看到王源微张的嘴唇,呼吸一下子就急促了起来。

 

“还没好吗?”王源闭着眼问,一派天真。

 

“别动。”王俊凯慌张了一下,托着王源侧脸的左手一用力,把王源往前带了一下。

 

“王俊凯?”王源因为重心不稳抓住王俊凯的手臂。

 

王俊凯俯下身。

 

“凯哥?”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女声。

 

像摇晃了半天的碳酸饮料,正准备打开时,却被人叫走,放到一边,再想起来时,瓶盖内的气体早已恢复平静,只是很小的“噗”的一声,像个无关痛痒的屁。

 

“我给他卸妆玩呢。”王俊凯倏地直起身,把卸妆棉从王源眼皮上撤走,朝女生挥了挥。一系列动作不超多0.2秒。

 

白色的卸妆棉模糊了一大片黑色的痕迹,挥着手的王俊凯,有气无力的像在投降。

 

“你们关系还真好……”来人是服装师,抱着一摞衣服走进来,有些尴尬的说,“我从后面看还以为你们……哈哈哈,吓了一跳……”

 

“从小玩过来的,没什么禁忌。”王源松开握着王俊凯小臂的手,回过头冲女生笑了下。

 

“是啊。”王俊凯抿着嘴附和了一句。

 

王源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嘴角的笑还没散去,挂在上面像个假象。

 

王俊凯把脸别了过去。

 

 

 

神通广大的粉丝不知道怎么摸到了剧院侧门,一群女生全都围堵在那条窄巷子里。

 

“正门也全都是粉丝。”工作人员朝王源喊道。

 

“怎么会这么多人?”王俊凯把带来的帽子扣到头上,“要我帮你引开吗?”他冲他眨了眨眼,“这么样也挺像的吧。”

 

“你车停在前门?”王源问,“剧院派了两个工作人员过来。”

 

“直接冲吗?”王俊凯一下子兴奋起来,“想起小时候了。”

 

“嗯,”王源眼里也发着光,“好久没这样了。”

 

两个工作人员的作用与狂热的粉丝比起来简直是蚍蜉撼大树,粉丝见守到的不止王源一个,甚至还有王俊凯,场面一下子更混乱了。短短十几米的路,还没走到半路,王俊凯已经和王源被人群隔开了。

 

王俊凯被堵在后面,隔着人群看王源高高瘦瘦的一个身影立在人群里,因为路灯而映成暖黄色的后脑勺。挤在身边的粉丝还在大喊,工作人员也被挤得不行,努力撑着胳膊试图把粉丝隔开。王俊凯试图加快脚步跟上王源,却发现根本是徒劳。

 

明明连一米的距离都不到,王俊凯却觉得就这么抓不到王源了。

 

王俊凯微乎其微叹了口气。

 

正这么想着,前面突然有人尖叫了一声“你干嘛啊?谁让你摸他了?!”

 

一群女生推搡起来,工作人员不得不分神去维持秩序。

 

“王源!”王俊凯叫了王源一声。

 

王源已经走到车门,拿着王俊凯给自己钥匙正准备开车门,闻声朝后看了一眼,艰难挥了挥手。

 

那一瞬间,周围的一切景色都变成黑白,唯有人群中朝自己挥手的王源还是那抹清淡的彩色,像水兑多了的水粉,在夜色里轻描淡抹。

 

后来王俊凯再回忆起当时王源的那个眼神,他说,那像个告别的姿态。他这么说着,使劲儿抱了抱怀里的王源。王源睡得朦朦胧胧被弄醒,转过身朝他脸上拍了一下,说,是啊,当初确实是这么想的。把王俊凯吓得又勒住王源往怀里紧了紧,而后又有点得意洋洋,“但还是把你抓住了,不是吗。”王俊凯闭着眼说。

 

混乱就这么持续了好几分钟,等王俊凯上了车,已经快九点半了。

 

“走了二十分钟啊。”王俊凯解开衬衫的一个领口,虚脱的靠在车座靠背上。

 

“嗯。”王源专心致志握着方向盘,“不知道怎么回事被知道行程了。”

 

“她们刚刚摸你吗?”王俊凯打量着王源侧脸。

 

“不下心推了一下,撞到我身上了。”王源专心致志注视着前方。

 

“摸的哪里?”王俊凯穷追不舍。

 

“怎么?”王源轻笑了一下,“要给我报仇啊。”

 

“这里吗?”王俊凯一下从靠背上起来,伸手朝王源的腰侧探过去。

 

“喂!开车呢!”王源被突然而来的袭击吓得跳了一下。

 

王俊凯闷闷不乐又靠了回去。

 

剩下的路两人一直沉默着,直到王源把车开到自己小区楼下。

 

“你又生什么气啊?”王源坐在驾驶座上往后一靠,侧过脸问他。

“又不是故意的,人太多,把那女生过来了,就碰了下。”

“再说,都是大老爷们儿,被摸一下也不会怎样,就当蹭了块儿灰,拍拍就掉了。”黑暗里,王源无所谓的伸了个懒腰。

 

这让王俊凯没来由的恼火。

 

他说:“哦,”接着就抬手摸了一下王源的脸,“这样也没关系吗?”

 

“嗯?”王源眯着眼看他,抬手摸了摸王俊凯额头,问道,“是不是发烧了?脑子不太好了。”

 

王俊凯抬眼看王源放在自己额头的手,样子有些滑稽,王源咯咯笑起来,“你这样子变斗……”眼字还没说完,就只见王俊凯抓着王源的手扯进自己手心,眼底染上几分危险的味道,忽的凑了过去,蜻蜓点水亲了一下王源的右脸,“这样呢?”等王源反应过来,王俊凯已经撤回身子了,好整以暇的,挑衅似的挑挑眉。

 

“我……”

 

没等王源说完,王俊凯再次覆过来,王源条件反射闭上眼睛。

 

柔软的嘴唇相互触碰,带着点春天空气里干燥的火星,噼嘭作响。王俊凯眼中是悦动的萤火,他一手撑在王源身后车座的靠背上,一手托着王源的后脑,细细亲吻着他的嘴唇。

 

王俊凯怀疑自己以前是不是也吻过王源。为什么,明明是记忆里的第一次亲吻,但感觉却那么熟悉与清晰,难道因为觊觎已久,已经在脑海里排练过无数次,才会产生这种幻觉?王俊凯微微往后退开,轻轻喘着气,手掌从脑后移到下颌,卡住王源两腮,像撬开一枚贝壳一样,使王源的嘴巴张开一个小缝,准备再次吻上去的时候,王源突然推了王俊凯一把。

 

一把把王俊凯从缱绻的梦里推醒。

 

“这样就有关系了。”王源用拇指蹭了蹭唇角,黑暗里亮晶晶的是两人的口水,他冷着脸,看着王俊凯说。

 

 

tbc.


 ++++++++

存稿用完惹


评论 ( 49 )
热度 ( 107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