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我们在云中相遇



平行世界设定。


++++++++


12.30 地球是方的

 

“地球其实是方的。”王源坐在单车车座上,身体微微左倾,一脚支地,双手握了握车把,盯着马路对面的红灯说。

 

“哈?”林加蒙的注意力还在红绿灯右后方购物大厦上新安装的LED屏幕上,此刻正插播了一则娱乐快讯。

 

“科学家最新提出来的假设,还并没有做出论证而已。”王源声音有些闷,漫不经心的的打量着从面前穿行的车流,橘黄色的汽车尾灯拖了长长的尾巴从面前划过。

 

“噢……”林加蒙的注意力还在发着巨大亮光的LED屏幕上,里面镜头正对准的男明星正在准备宣布什么。

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唉???那原来为什么会证明是圆的?”林加蒙猛地转过头去看王源。

 

“其实都是一个骗局。”王源仍然注视着前方,他眨了眨眼,红灯还只剩几秒存余。

 

“骗局?”林加蒙一头雾水,脚蹬了一下地,借着车轮滑到王源身侧。

 

“对,都是骗局。”王源拽了一下肩膀上的书包带,红灯跳跃到绿灯,踩上车轮,第一个从人群里冲了出去。

 

“神经啊!”林加蒙连忙骑上自行车跟上去,顺带着把LED上显示的快讯迅速浏览完。

“——怎么凭空冒出一个十多岁的儿子啊?”

“哎!王源,你等等我!”

 

王源充耳不闻身后林加蒙的喊叫,气定神闲沿着回家的必经路线在九点钟的市中心马路骑着自行车往前赶。

 

“骑这么快投胎啊。”林加蒙大喘着气终于在下一个路口赶上来,呼哧呼哧的二氧化碳从嘴巴里冒出来团成一朵朵白气。

 

“你缺乏锻炼,”王源瞥了身侧气喘吁吁的林加蒙一眼,“大下周有体侧。”

 

“跑一千米我OK的啦,”林加蒙摆了摆手,“是因为肚子里被灌进太多凉气了,顶风你还骑这么快。”

 

“因为地球是方的。”王源把头转过来,看着前方的路,放慢了速度,同样的白气从围在脖子上一直缠到嘴巴的围巾缝隙里钻出来。

 

“怎么可能嘛,”林加蒙嗤的笑出声来,“你这消息还没有我刚看到的娱乐新闻可信度大。”

“新闻上刚刚讲,那男明星突然宣布他其实有一个十多岁的儿子。”

 

“不是没可能。”

 

“唉?也是……私生子什么的。”

 

“天太冷了,明天坐轻轨回家吧。”

 

“轻轨?”

 

“吱——”车胎在马路上猛地刹住,与地面剧烈摩擦发出的尖锐刺耳的声音刺进鼓膜。王源在路边停下来。

 

“怎么了?”冲出一个车位的林加蒙也停下来往回看王源。

 

“今天几号?”王源问。

 

“你白痴?”

“12月30号啊,明天学校放假,欢庆元旦休两天啊,你读书读傻了哦。”

 

“99年?”

 

“当然99年啦!”

“不过明天就是新世纪了!广场有跨年活动,一起去吧。”

 

“噢我忘记了,”王源拍了下脑袋,轻轻叹了口气,白气又从缝隙里钻出来,款款萦绕在他面庞附近,“没什么。”他握住车把,踩上脚蹬继续前行。

 

“要一起去跨年吗?还没回答我呢。”林加蒙歪歪扭扭骑着车子凑过来问。

 

“不去。”王源紧紧握着车把。

 

“为什么啊?据说会放烟花哦。千年一遇哦。”


王源不作声。


“好吧,其实是我女朋友的朋友想和你交个朋友看看,拜托我来牵一下线。”林加蒙垂头丧气。

 

“不去。”王源把下巴往围巾里缩了缩,使劲儿蹬了两下超过林加蒙,背着手朝他挥了挥,“那就后天学校见了。”

 

“为什么啊?!”剩下林加蒙在原地冲着王源的背影大喊。

“就算不想见朋友还有烟花啊!千年一遇的!”

 



从中央大路拐进分支小路,王源弓起身子,逆着冷风在夜空下穿行,水泥路两旁的商店卷帘铁门已经被放下来,银白色的铁门上被油漆喷上“办证xxxxxx”和“开锁xxxxxx”的字样。漆黑的街道只有零落几盏昏黄路灯交相照应,然后在道路尽头,一切归于黑暗。

 

唯一发着光亮的几间洗头房还亮着粉色和橘黄的灯光,穿着暴露的长发女人被印在广告灯牌上向王源做出邀请的手势,王源鼻尖冻得通红,在转弯的时候朝广告牌挥了挥手。两旁石墙的影子逼仄着向路中央倒过来,街角的馄饨铺子也正准备打烊。

 

“老板还有茶叶蛋吗?”王源停下车子,支着腿朝正在收拾三轮车的中年男人喊。

 

“小源刚放学?正好还剩两个。”老板用塑料袋麻利把两个茶蛋捞起来,给他装好递过去。

 

“一个就够了。”王源看着自己已递到半路的五毛钱,面露难色。

 

“今天生意好,那个送你的。”老板把钱接过来,笑着说,露出一口白牙。

 

“谢谢叔。”王源把还带着余热的茶蛋塞进手套里,已经快冻麻木的手掌终于恢复了一点直觉,微微蜷了蜷。

 

“明天新年了,学校放假了吧。”

“今晚早点收摊,我们也打算休息一天。”

 

“嗯。”王源点了点头。

“叔,那我先走了。”

 

“哎。”

 

从小路拐出去,道路又开阔起来,光秃秃的树木和裸露的钢筋建筑横亘在视野里,飞快的横斜着从眼前略去。浮光掠影不成风景,片段式的图像在脑海中的保质期不超过一日。

 

 

新年。

 

新千年。

 

二零零零年。

 

“为什么啊?!”

“就算不想见朋友还有烟花啊!千年一遇的!”

“明天新年了,学校放假了吧。”

 

只言片语擦过耳际。

 

因为已经经历过了。

 

千年一遇的烟花,百年轮回的世纪,和几十年难遇的细雪,都曾经在1999年,和存在在那一时空里的人一起经历过。




地球变成了方的。


一路向北,我们是否就没有办法再次相遇。




6.26 夏蝉不再鸣

 

会议室头顶的三叶吊扇旋转出一个淡绿色的圆,切割着头顶上如面团般发酵膨胀的空气。

 

“你爸并不想让你走这条路的。”经纪人把企划案推到王俊凯面前。

 

“没关系,”王俊凯低头浏览着面前的企划案,“这样能保证我红吗?”

 

“啊?”经纪人愣了一下,“我以为你进圈只是兴趣爱好,玩玩而已……毕竟你父亲已经是业界标杆,借由他的知名度,你……”

 

“并不困难对吗?我只是想知道成功率而已。”王俊凯顿了顿。

“还有现在的电视普及率怎么样?网络呢?”他低头拿着笔在企划上做了几个标注,问道。

 

“目前来看传播娱乐讯息的主要渠道还是靠报纸杂志和电台广播,想上电视的话,你准备演电视剧吗?那个红的最彻底。网络啊,市区的网吧倒是开了不少了。”

 

“怎样才能让全国人都看到我?”王俊凯终于抬起头,盯着经纪人的眼睛。

 

“你野心倒不小……”经纪人小声嘟囔。

“我以为你会选择唱歌的,现在市场商演机会比较多,如果想要搞知名度的话,演大热电视剧是最快的了,但你没有表演经验,要……”

 

“我可以的。”

“我已经练习了好几年了。”王俊凯想了想,又补充道。

 

也已经浪费了好几年。

 

“那就拜托小任姐尽快帮我挑选剧本了。”王俊凯展开嘴角,目光诚挚。

 

“呃……我尽量……”经纪人在王俊凯不容拒绝的笑容的期待下,鬼使神差点了点头。

 

“对了,还有之前拜托你的事情…...”王俊凯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椅子上站起来,略显局促的搓着自己衬衫的衣摆,和刚才那幅运筹帷幄的样子截然不同。

 

“你是说让我查的那个人啊?”经纪人一拍脑袋。

“让在户籍科工作的朋友查了查,回复说全国大概有八千多同名的,而且你又不知道他其他信息……”

“大海捞针。”做出结论。

 

“……”王俊凯面前勾了勾嘴角以示回应,怅然坐回椅子上,朝窗外看去。

 

“是失踪的朋友?”经纪人看他这幅模样,反倒好奇了起来,试探着问。

 

“嗯……差不多吧。”王俊凯摆摆手,“谢谢任姐了。”

 

经纪人还想再问什么,看他这已经是拒绝的态度,只好作罢。

 

如果说失踪的人是自己,对方会怎么想。

 

王俊凯看着所在的二楼窗台,从一楼爬上来的爬山虎绿油油的在热气里静默着,偶尔乘着热风滚起一阵绿浪,碧波荡漾。大概是循着食物的气息,一长条缓慢移动的蚂蚁队伍正朝着这边窗台的方向行进,秩序井然,纪律严明。

 

除了风扇的响声和偶尔的风撞击到玻璃窗上,连厚厚的企划案也懒得翻动纸页制造多余的声响。世界安静的不正常。

 

“这边的夏天没有蝉吗?”王俊凯喃喃自语。

 

“那是什么?”刚好折回来准备取落在会议室外套的经纪人听到王俊凯的自言自语,奇怪的问道。

 

“一种昆虫。”王俊凯正色道。

 

“就读做‘chán’吗?从来没有听说过……”经纪人把外套搭在手臂上,另一只手比划了一下,“想象不出来,和蚂蚁一样吗?”

 

“差不多吧。”王俊凯把视线转回到离目标面包屑还有三十厘米远的蚁群上,点了点头。

 

“那大概是新物种。”

 

“嗯。”

 

“呃……那我先走了。”经纪人自讨无趣,只好挥挥手告别。

 

“那个……”王俊凯张了张口。

 

“什么?”经纪人站定,回头看着他。

 

“你知道时空褶皱吗?”王俊凯有点害羞,面庞奇异的红了一小片,他有些小心翼翼的问。

 

“哈?”由于声音太小,经纪人并没有听清。

 

“没什么。”王俊凯松了口气,脸颊的绯红还未褪去,只是神色微正,眉头微微觑起,摆了摆手。

 

经纪人的身影从合上的门缝里逐渐消失,从瞳孔里褪去。

 

王俊凯转身趴回窗台上,把窗外平台外延的那小块面包屑移到另一边,领头的几只蚂蚁瞬间乱了阵脚,小团黑影在原地打转,触角相互触碰,没一会儿,大概是商量出对策,队伍重整,循着气味指引,目标明确的向新的方向前进。

 

时空褶皱。王俊凯看着蛇形成一道圆弧的蚁队,默念了一句。

 

一脚踩进软绵失真的时空褶皱里,但其实并不知道把它简单定义成时空褶皱正确与否。

 

 

 

没有蝉鸣的夏天。

 

是不是就意味着随便一个物种就可以被替代。那随便一个人是不是也一样,会被随便的替代和遗忘。

 

 

 

9.13 高中式循环

 

“时空褶皱,顾名思义,时间和空间发生了错位和移动,像原本平缓的平原地区因为地壳运动而产生断裂和挤压,形成裂谷或丘陵,时空也是同样的作用原理……”

“鉴于当今科技发展,科学家们对宇宙探索的掌握,越来越多的未解现象也可以根据这一研究进行证明,褶皱的存在是否证明裂缝的存在,若人类或者其他物种掉进这些褶皱形成的裂缝里……”

“总之,关于这一领域的研究我们还在继续……”

 

“你有在听吗?”同桌戳了戳一直低着头在便捷白板上涂涂画画的王源。

 

“有。”王源推了推耳机,把课程视图关掉。刚刚还在眼前喋喋不休的研究专家立马变成一道白光消失在视线里。

 

“我最近在图书库里查资料的时候,有发现几百年前流行的文学题材,你猜是什么?”同桌也把课程视图关掉,电子眼睛摘下来套在指头上转起圈。

 

“穿越小说么。”王源在白板上调出区域地图,指头点了点,做了几个标记存进日程记录里。

 

“唉?你怎么知道?”同桌男生讶异的问,“我记得你论文命题跟这个毫无关联啊?”

 

“猜的。”王源开始收拾书包。

 

“你要走了?今天又要去哪里?隔壁星?”同桌上下打量着王源的装备。

 

“嗯。”王源站起来摁了一下桌子右上角的按钮,凳子随即自动折叠进桌洞里。

 

“是在找谁吗?”同桌问。

 

“嗯。”

 

“不会是像刚刚课程里说的那样,掉进时空褶皱里了吧,哈哈。”同桌开玩笑道。

 

“我不知道。”王源看了男生一眼,摇了摇头。

 

“那就难办了啊……”

 

“其实还好。”王源紧了紧书包带,朝男生挥挥手。

“明天见了。”

 

“呃……好的,byebye……”

 

公元2147年,这是自己掉进去的第六个空间,也是唯一一个未曾触及过的未来世界。即便有了前五次的掉落经历,摸索出一套尽快融入新环境的技巧,但王源还是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适应横贯在空中的银色的穿梭管道,密集的交错纵横,把人工天幕遮挡得只剩下几片蓝色玻璃,那片蓝色晶体应该也并不是玻璃,王源在心里想。

 

而唯一不变的只有身为高中生的身份,一次又一次重复着度过十六岁的生日,往蛋糕上插足十六跟蜡烛。因为换了太多同桌的名字而再懒得再去记忆,只认得刚刚那个矮矮胖胖热爱上世纪网络文学的男生是自己的新同桌。两个字的代号就足够了,因为并不知道这段同桌关系会维持多久。

 

 

 

去临星的穿梭管道门前排了长长的队伍,王源熄了脚底的助推器,小声询问排在前面的阿姨大概还需要多久。

 

“因为上午有人被检测出携带了爆炸物质,工作组加大了安检力度,所以才会这么慢,”女人不耐烦的扇了扇风,“演唱会都要开始了。”

 

“演唱会?”王源小声重复了一遍。

 

说到自己喜欢的偶像,已近中年的阿姨立马来了兴致,兴冲冲弹开自己手表附带的影像仪,举起手臂,从文件夹里调出一个视频文件凑到王源这边来,“哎呀,网络怎么不太好?”阿姨挥了挥手臂,缓冲符号开始慢慢从0加载,“哎,好了,看你男孩子蛮年轻,怎么连着也不知道,最近最红的王……”

 

阿姨的话还没有说完,“轰!”的一声爆炸的声音在耳边炸开,金色的火球从不远处的人群中腾到空中,紧接着,第二声爆炸声再次响起。

 

“小心!”王源一跃,跳起来把还愣在原地的阿姨扑倒在地上。

 

发着蓝光的小型影像仪里的视频已缓冲到百分之百,屏幕里观众的尖叫冲进耳膜。倒在地上的阿姨从刚才的爆炸中恢复了一点意识,动了动胳膊,带动着手表投影也开始晃动,画面开始颠倒。

 

王源也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看了一眼投影,正准备起身,

 

“大家好,我是……”

 

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里。

 

王源猛地一回头,膝盖磕到地上发出“咚”的响声,他却毫不在意,身体扭曲着,试图去凑近一点看清屏幕上的画面。

 

“请问,这个人是谁?!”答案呼之欲出,王源抓着阿姨的胳膊急切的问。

 

不远处刺耳的警报响起,天花板喷出白色的灭火粉末,工作人员和警卫从四面八方赶来,人群慌乱的四散,粗细不同的小腿和各式各样的鞋子在眼前跳动。

 

“啊?”被晃动胳膊的阿姨头立马又晕了起来,待从惊吓中恢复过来,正准备给王源指认的时候,地面又开始晃动了。

 

完了。王源心倏地一下紧成一团,和上几次坠落的情形如此相似,地面的裂缝清晰在身下裂开,目光所及的世界摇摇欲坠。

 

“他叫什么?”王源的一只腿已陷落到地面裂开的缝隙里,他胳膊扒着地面,又重复了一遍。

 

“是王……”

 

 

 

声音已渐行渐远,身体又轻飘飘的归于黑暗。

 

王源安详的闭上眼睛,双手交握在胸口,似有一片羽毛轻轻托着他,缓慢而轻柔的降落,像回归到母体的子宫里,温热的羊水从八方涌来,慢慢凝固成透明的琥珀。

 

若世间尽是错过,那又该如何再次相见。

 

在即将开始的第七个高中生活里,在即将再次重复的十六岁生日里,我们能否重逢。

 

 

 

12.31  新世纪烟火

 

是从最近几个月才开始的,王俊凯时不时的会产生一种“可能会在这个时空一直过下去”的错觉。

 

距离上一次跌进时空褶皱里,已过去了六年的时间。神奇的,万物迁移变换,关于穿梭在时空的旅行却唯独把年龄给凝固住,由成年人变成中学生也只是一瞬。

 

从一睁开眼看到学校主席台上正在主持升旗仪式的初中教导主任,到现在这般坐在高三教室的第五排奋笔疾书的做着笔记,黑板右上角用白色粉笔书写的高考倒计时还剩下188天。一眨眼,已在这个时空呆了六年。

 

玉兰谢去白花,碧绿的叶子层层叠叠在枝头伸展。校园广场的池塘也开始放上新的鱼苗,红色黑色的鲤鱼躲在莲叶下羞赧的不肯和大家见面。春光明媚,杨絮和柳絮织成一张大网,粉笔的白色粉尘弥漫在空中,再缓缓落到深蓝色的校服袖子上,指头一抹,留下一道长长的白色痕迹。

 

似乎来过1999年。

 

却和上次的1999完全不一样。

 

是十二月份设置在春天的1999。

 

“晚上要去参加跨年吗?”前座的男生趁课间休息时间回过头来问王俊凯。

 

“看情况吧。”王俊凯把笔记本合上,又从桌洞里掏出另一个巴掌大小的小本子,伏着身子往上抄英语单词。

 

“千年一遇哦。”男生继续说道。

 

“我知道。”王俊凯头也不抬。

 

“据说凌晨的时候对着烟花许愿也会特别灵哦。”男生有种不把王俊凯拖到跨年现场誓不罢休的执念。

 

“我们那里讲流星。”王俊凯像想到了什么,抬头看了男生一眼。

 

“流星?只是飞在天空的石头啦?怎么会显灵。”男生满不在乎的摆摆手。

“我跟你讲,上次就是看烟花的时候遇到的我女朋友……”

 

“所以你当时许愿是在求桃花吗?”王俊凯笑着问了一句。

 

“没有啦,当时的愿望是中五百万,因为许愿要闭上眼睛,然后就撞到了同是闭着眼睛的她啦。”

 

“那和烟花有什么关系。”

 

“你想啊,要不是有烟花,我又怎么会开始一场相遇呢,所以嘛……”

 

“好吧。”王俊凯怕了前座没完没了的话题,连忙同意。

 

“那晚上十点在中心路口那里见喽。”

 

“知道了。”王俊凯轻轻叹了口气。

 

如果真的要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十二月度过剩下的日子,那就赌一把吧。

 

赌我们在世纪末的最后一天相遇。

 

 

 

十点钟的街道仍然人头攒动,王俊凯把校服的拉链一直拉到最顶,活动着脚腕在中心路口等前桌。

 

两刻钟过去,却还迟迟不见前桌的身影,只好去公用电话亭打电话去他家。

 

“喂喂,王俊凯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婷婷来我家了,我不能和你一起了。”

“你又没有大哥大,我不知道怎么联系你。”

“觉得无聊的话就回家好了……哎?婷婷,你等下我在这里讲电话……”

“烟花啊?都是我瞎编的,婷婷是我写情书才追到的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

“我知道了。”

 

即便是十二月的春天,晚上气温还是有些低。王俊凯挂掉电话,双手捧在嘴边哈了口热气,搓了搓,塞进上衣口袋里。没有像前桌说的那位转身往家的方向走,而是顶着夜风慢慢朝中心广场走去。

 

昏黄的路灯把大团大团的杨絮罩成透明的网,王俊凯沿路打了一个又一个的喷嚏。中心商厦也为庆祝新千年彻夜亮灯,水泥地裂开一道又一道的口子,前方摆了红色斑纹的路障,据说要全部重铺成沥青。从身旁经过的摇滚青年们穿着正流行的皮衣紧身裤,头上套着彩色发带把长发拢回脑后。

 

距离广场入口还有几十米已能听到里面的喧闹,白色的大理石柱体也被缠绕上彩灯,有工作人员举着喇叭示意大家离烟花远一点以免误伤。

 

昏暗里每个人的脸都看不太清。

 

王俊凯被得一趔趄,一不小心踩到身后人的脚背,连忙低着头说对不起。


“同学,”待躁动稍微平息,王俊凯随便拉了身旁一个背着光、单看上去身形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年一下,“请问现在几点了?”

 

“现在是……”对方转过头来,却一下子止住话。

 

身边噪音太大,王俊凯听不真切,见对方突然停下来,以为对方也没有听清,只好再重复一遍,“同学?请问还有多久开始?”

 

王俊凯正准备问第三遍的时候,一直垂在腿边的手突然被握住了,时隔已久的熟悉的触感再次从冰凉的指间传递到神经中枢。

 

烟花开始了。巨大的炸裂的声音响彻天际,漆黑的天空被相交映成金色、红色和绿色。

 

“王俊凯。”平静的,带着一丝慵懒的,清凉的,像小时候喝的蓝瓶的葡萄糖酸锌口服液的,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擦着耳尖传到耳蜗里。


成千上万只蝴蝶哗啦啦的从耳朵里飞出去,翅膀上的鳞粉从空中扑撒下来,像是细雪。

 

温热的液体瞬间蓄满王俊凯眼眶。他不敢置信,张大了嘴巴想要说什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好在手上用力,把想说的话语通过手掌传递出去。

 

“没想到你现在在八中哦,我们这次只隔了两条街哦。”

 

对方再次开口,周围的声音全已沦为陪衬。

 

“嗯。”

 

“我来到这里已经有三年了。”

 

“嗯。”王俊凯似乎只能发出这个音节。

 

“算上这次,我大概做了有二十一年高中生。”

 

“嗯。”

 

“都没有老的。”

“看你现在也是高中生,考你一道英语题哦。”

 

“嗯。”

 

“英文字母表第九个字母是什么?”

 

“I.”王俊凯艰难张了张嘴。

 

“用刚才那个字母的中文读音拼一个相关单词。”

 

“......L-O-V-E,love.”

 

“我。”

 

“你?”

 

“对,我。”

 

“Y-O-U,you......”

 

“我也是。”王源侧过身来,伸手往王俊凯脸上揩了一把,湿漉漉的水珠扫进手心。

“再哭就不喜欢你了哦。”

 

“谢谢你。”王俊凯把王源紧紧勒进怀里,下巴抵在他肩膀,闷声说。

“谢谢你找到我,王源。”

 

话音刚落,最大的一颗烟花腾空而起,白色的烟雾在地面附近散开,大地又开始晃动。

 

“不会吧!”王源大叫。

 

“这次没有关系。”王俊凯紧紧揽着王源的肩膀,看脚底下又出现熟悉的裂缝,附在他耳边说。

 

“希望如此。”

 

 

 

周遭世界又变成暗黑色的温床,轻飘飘的水滴聚成的云朵把两人托在半空,缓慢的,摇曳着向下坠落。


巨大的烟花在身边绽放,然后颓然败落,黑色幕布下空留硝烟的点点踪迹。

 

他们手拉着手,穿过对流层,途径更高空的平流层,在没有风、云、雨、雪的稀薄的空气里,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等待着下一场相遇。

 

 

 

0.0 Waiting Game

 

在我们那个时空。

 

你们那个时空?

 

嗯。无论在那个时空。

 

嗯。

 

总归会相遇。




end.




+++++++++

科学解释都是我编的 毫无考据

总之,就是杜撰出来的平行时空的故事......是不是很高科技?

哈哈哈!

(题目是随便取的 但我后来想了想 云相遇啊 就类似百度云啊360云盘啊微盘啊  网络神交一下的意思




评论 ( 75 )
热度 ( 86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