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六层楼(一)

一个月前和泛息一起搞的715贺文 ᕕ( ᐛ )ᕗ

泛息补给:

(和ubadbad的联文 六更完结)



1.

朋友。

最近王源脑袋里总时不时冒出这个词,听歌时候,看书时候。老师在讲台刷刷写板书,粉笔尖围着本课的新单词画个圈,让全班一道跟读,接着耳边轰的传来整齐音节,剩他微微作势的碰了碰嘴唇,敷衍的发出声空响。

“后面的几个!”

显然英语老师已对教室另头的细碎忍无可忍,稍作力的拍了拍黑板喊道:“来 这个问题王俊凯答一下”。

方才夹在朗读声里的隐约聊话忽然停下,换上几个男孩幸灾乐祸的轻声笑闹,王源听见座椅被推后时与地板划出的刺耳音频,不紧不慢的延伸过来。

“恩…”

王源抬手抵着腮帮,在课本胡乱画着,想那么简单的题对方一定能答上,不在意的按了按自动铅笔。

“这题……我不会”

自动笔随话落断了芯,王源皱皱眉头,没一秒钟便又收好表情。他瞥了眼黑板上密密麻麻的词句,尽量忽视面前因训话正面红耳赤的中年女人,然后在课本某行找到friend这个词,往空隙处一笔一划的写下“王俊凯”三个字。





2.

“妈 我走啦”

每天早晨六点二十,住在103的王源都会准时推开家门。
校服衣领翻得整齐,鞋带也系足两回,手里拎几个扎紧的保鲜袋,一边接过母亲递来的雨伞。

“傍晚会下雨 放学了早点回来”
王源乖顺的点点头 与父母道别后转身踏上向顶楼去的阶梯。



山城的房子很怪,即便是土生土长的王源,偶尔也会那么觉得。

比如他家所在的这座老房子,只六层,没有电梯,明明一层出口连着外头马路,可某天心血来潮的爬上顶楼,忽然发现原本作天台用的空地不知何时已拆了围墙,被纳入隔壁新建高楼底下,成了公园。

不过王源对此的接纳只花了几秒钟,相较这个城市层峦错综的规设早该见怪不怪。他正叹无趣准备离开,瞥眼发觉不远处出现位眼熟来人。

像是升初中后的新同学,印象里还未说过话。

并不打算就此寒暄,却在转身前被对方叫住。眼见男孩迈着步子跑来,穿过正午炽烈阳光,白色T恤上的卡通图案胡乱晃着。
王源不得不站在躲不开艳阳的空地里等候,憋着嘴,无措的摸了摸被晒烫的额头,又揉揉眼。

直到对方在几米外的小片树荫停下,轻喘着气,咧起虎牙问:“王源儿 你怎么在这?”



就那么莫名其妙又顺理成章的成了好朋友。
大概是因为家住的近,王源这样想着。



像每个普通的上学日那样,他依旧提前五分钟抵达约好的树下。

王源打开盛早餐的保鲜袋,想让它们凉一些。已近初夏,前几个月母亲准备的热牛奶从今天起换成了稍带冰镇的橙汁。

用力摇两回瓶子,把沉在底下的果肉混匀了,咕噜咕噜的喝两大口。
王源盯着王俊凯家楼底下的大门,嘴里甜与酸涩囫囵一味。



门总算开了,视线里的男孩扶着门把踉跄的提了提鞋后跟,又低头扣好最后颗纽扣,手忙脚乱,一副没睡醒模样。

“……我起晚了”他小跑到跟前,一脸抱歉的说。

“没事 来得及”王源看了眼对方被枕头压乱翘着的头发,一边把早餐递去。抬手示意道:“这边 头发乱了”。

王俊凯顺着方向按了按 问:“好了没?”

“不是这 再右边点”
“现在呢?”
“不是……”

那束头发依旧不合群的窜着,王源干脆靠过去,稍踮起脚伸手帮忙把它拢好。

压了两下还是老样子,再加点力道。

掌心紧贴发梢时候,从左耳边传来早餐袋被打开发出的窸窣动静,混着刚出炉包子的热气,接着听对方忽然凑到他颈边嗅嗅鼻子 问:“你换沐浴露啦?”

“哈?”

王源猛地退回来,下意识捂了捂脖子,看男孩正低头挑出个肉包,便松口气回道:“恩……我妈昨天刚买的”。

“柠檬味”
“恩?”

王俊凯塞着满嘴肉馅,嘟囔讲:“你啊 是柠檬味的”。





3.

“昨天那题 你干嘛说不会?”
午休快结束时候王源帮忙把早上小考的英语试卷发了,他看眼王俊凯的卷子,95分,比自己还高一些。

“给她个教训人的理由嘛”,王俊凯刚睡醒,打着哈欠答。

“莫名其妙……”
王源小声嘟囔句,抱着叠试卷又往别处走,想着王俊凯那自己总预料不到的心思。



此时离午休结束还有几分钟,教室里大部分人还趴着休息,除去零星几个认真做题的女生,只剩王俊凯已起身坐好,靠着椅背 脚底踩着课桌下的篮球,眼睛随王源的走动来回转。

王源早发觉他的视线,故作不见,直到手里拿起王俊凯同桌的卷子,轻手轻脚的走过去。



“王源儿 待会体育课打球吧”,王俊凯见他总算靠近,倾过身挡在递来的试卷和同座中间。
“不打”,王源抬了抬手 想把卷子放到课桌上。
“怎么又不打啊,那你体育课干嘛? 不会又在教室写作业吧”。

王源瞥了眼男孩皱起的眉头,不想多解释,只没什么表情的回了句:“要中考了 怕考不好”。

以为对方会就此作罢,谁知反倒起了性子。

“不是吧王源儿,你成绩够可以了,上个好学校肯定没问题……”
“大不了升我们这儿的高中部 更容易。”
“别那么拼啦,要懂得劳逸结合,好吧?”

王源听对方压着音量碎念个不停,视线下意识的停在对方分数好看的试卷,一边计算这回小考自己的各科总分。

如果没记错,王俊凯要比他前好几名。
八名还是十名?总之放到只有四十人的班里,不是小差距。

他没法直说因为最近分数不太稳定想多花些力气,更没法说前几天去办公室交作业时,听到班主任正和另个老师谈论王俊凯的情况。

“平时吊儿郎当了点,成绩是真的不错”
“排名很稳 也不偏科,这学生聪明 要是再多点心思读书 前途无量”
“直升高中部可惜了点,有时间找他家长谈谈 争取考个更好的学校”


王源站在一旁整理待会该发的模拟卷,心思全在那谈话里,四十套卷子数了一遍又一遍,不是多一份就是少两份。


“王源,想好报哪个高中了吗?”
要不是班主任的问话,他正准备重数第三回,忽然像是泄了气般放下那厚厚叠纸,礼貌笑答:“应该直升吧”。

班主任点点头,顺势帮忙分析了他的成绩,说直升本校挺合适,要是理科再加强些会更稳当。

王源安静听着,脑袋里全是以前和王俊凯聊起升学时的情形。



那大概是初二末的暑假,或是三年级开学那会,两人照常一道放学回家,书包里揣着白天发的报考志愿调查。

“这有什么好调查的啊 我们学校已经算重点了 直升分数线还低些 当然考本校呗”
王俊凯不以为然的拆了包薯片,直接给王源递去。

“最烦这种要给家长签字的东西了……我妈肯定又得念我读书的事”
“我们学校就是远了点,早上还得挤那么久的公交……别的都挺好”
“不过也习惯了 反正两个人一起”
“你妈煮的东西那么好吃,要是哪天吃不到你带的早饭 我肯定伤心欲绝无心上学”

还是那自顾喋喋不休的样子,眼看公车快要进站,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 转头说道:“王源儿 你也考本校吧”。



薯片碎在嘴里,来不及回答便被对方催促着上了车。正值下班高峰,车厢挤满了人,王源紧捏住零食袋口把手举得老高,生怕被压碎。

书包被堵得像悬在半空,感觉上倒是如释重负。

喇叭正一遍遍重复“车厢拥挤 请向后移动”的广播,王源长得不算高,此时视线里只剩前面人的脑袋,已找不见王俊凯的身影。

还有不断试图上车的乘客,王源随黑压压的人流被迫朝前挪了挪,空调冷气吹向他的发梢,混着夏天最后的焦躁和即将到来的属于秋季的潮湿感。

身后的男人因过分拥挤不耐烦的咂了咂嘴,王源举着薯片袋的胳膊有些酸了,才发觉自己的动作实在滑稽。
像是摆了个看来毫无防御力的姿势,却即将面对洪荒潮水。


背包的另一端又被野蛮的扯了两下,他终于一副放弃心态的卸光力气,脑袋里下意识重复起上车前最后听到的话。

王源儿 你也考本校吧。

那时的语气是问句还是陈述句,他企图追求其中的细微差别,又随之想起前些天母亲递来的几册高中简介。
“老师说你文科特别好 但偏科比较严重,选个擅长文科的重高最合适。”


仿佛全在一夜之间发生,心里抱怨着明明还有一学年才需考虑,为何都急匆匆的拽到跟前。

人生的第一场大考,大人们反复提醒将多少决定未来的高中,学过的公式还写不满整张纸就已被断定不太在行的学科,以及误以为一切都还遥远,实则扳扳手指不超过三百日就将抵达的岔路口。

分道扬镳或是依旧同路,王源弯着胳膊 看那颜色突兀的薯片袋子一点点垂败下来,而在再次鼓足力气之前 司机毫无预兆的猛踩下油门,令他来不及思考是保住还未吃完的零食,还是干脆紧紧抓着不放一道摔个稀烂。


身后的男人终于没好气的骂咧出声,不远处的年轻女人则因失去重心尖叫起来。而混杂在慌乱之中,是不知从何处寻来的男孩的手掌。

被它用尽力气的不予反驳的抓住,任由它逆人潮靠近,沁着细密的汗,将交触皮肤烧的隐隐发烫。

他顾不得掉在地上被踩的咔嚓作响的袋子,只听男孩令人安心的声音说着:“王源儿 到这里来”。





4.

王俊凯喜欢在最显眼的那片场地打球,王源习惯躲在最难被发现的位置看他打球。

王俊凯算不上球技最好的那个,可那副样貌气势却是最吸引人的,球场边围着几个无心恋赛的女生,目光紧随。
而王源照旧没去上体育课,这是三年级生的特权,他与那些专心学业的学生们选择留在教室,耳边尽是笔尖划过纸张的声响。

这周他的座位刚换到窗边,窗前是枝叶茂盛的梧桐树,只有他从绿荫间看向外头,底下的人却望不进来。
他终于又能装作看累试题的模样揉揉眼睛,像在依着大片绿色养目,然后趁着阳光斑驳把对方奔跑跳跃的模样一帧帧印入记忆里。

男孩进了个好球 兴奋的与队友击掌庆祝;男孩丢了分数低垂脑袋,旁人过来拍拍他背脊鼓励;男孩立马笑开了眼,晃着手臂喊再来一球。

王源被他瞬间斗志盎然的模样逗笑,可不好出声;又在比分再次拉大后差些身在其中的想要喊句加油,却唯有紧了紧手中握着的原子笔 ,球场那头的女生们毫不掩饰的雀跃。

他看见那个传闻中喜欢王俊凯许久的女同学被朋友推攘着上前 递去瓶水,对方笑着接过喝了两口,像是说了句谢谢,接着两人被故意安排到场边坐下。

从王源的视线望去,大概没有比这更能代表青春 校园 或是情窦初开这类美好字眼的画面,他们并排坐着,女生害羞又鼓足勇气的靠近些肩膀,又在男生忽然转来说话时不好意思的偷红了脸。
还有像是特意为完美这场景拂来的风,它恰到好处的轻顺起女生长发,就连某个眨眼瞬间都成了延绵漫长的暧昧。
它亦张牙舞爪的吹至窗前,梧桐树叶彼此撞击着哗哗作响,直到所有枝叶间隙被潦草掩盖,再也望不清远处光景。


王源终于收回视线,看了眼刚做完的模拟卷审对后的分数,进步了些,可还远不够稳当。他拿起练习册和笔移到邻座,暗自鼓劲的翻到下一页空白题。





5.

这天是周五,放学时间要早一些。下课铃后王俊凯和同学结伴又去球场打了小会。
再晚些时候教学楼里除了值日生已空荡荡,王源做完最后道习题收拾完东西,帮忙背了王俊凯的书包,去外头找他。


王源坐在球场边的双杠上,书包搁在脚下,这会场内只留四五个男生,还有体育课时给王俊凯递水的女同学。
女生是同班的英语课代表,王源此前从未仔细打量过她,这才发觉是样貌标致的文静类型,路过身边时会散来好闻花香,心想着与王俊凯摆到同个画面里也算搭调。

没了那梧桐叶的屏障,一切看来更真实又虚渺,他望向两人道别的场景像在观看某场电影的剧终。



王俊凯与女生说再见后向王源走来,靠近时恶作剧的甩了甩汗湿头发,被王源嫌弃的白了两眼。
他得逞般笑笑,也跳坐到双杠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王源抱怨最近出的试卷越来越难,王俊凯则吐槽碰到了糟糕队友,比赛输的难看。

“她喜欢你吧”

乱七八糟的话题里,王源口吻淡淡的说道,忘记自己因抑不住的烦闷丢了该有的问句语气。

似长又短的沉默里,他努力感受此刻的风,原来那时眼中画面是这样触觉,温和的柔软的,甚至能够感同身受的体会女生坐在对方身边,不动声色的怦烈心拍。

在某个瞬间,他差些以为自己能与她不无区别。



“那我们打个赌呗”

然而他们怎可能相同。


“我去告白 赌她会不会接受”

王源望着脚下梧桐树的影子,它们正随日落西下愈发浓重直到彼此连接成片,重新化作不透光的墙。

他转过身,再次确认自己从未有随风长发,未有缠绵目光,更没有贴近肩膀时的暧昧背影,风已吹散方才女生带来的香气,徒留他单调酸涩的柠檬淡味。


“好啊 我赌你肯定成功”,能做的的唯有望向对方,笑着鼓励说。







【待续】

评论 ( 11 )
热度 ( 106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