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六层楼(二)


还是和泛息的联文

++++++


1.

长青路之所以叫长青路,是因为与其他花园路、红旗路、东新路不同的是,他的两旁,种植的全是长青植物。

 

当其他路口白色的蔷薇花从大理石砖砌成的矮墙垂下来时,长青路上只有刚长出嫩叶的绿油油的冬青,和被蜘蛛织成的一张张细密大网覆盖的松树。而到了夏季,相比于周边街道的沸反盈天、热气腾腾,长青路在深绿色的掩映下,越发显得冷冽和静默,格格不入。

 

王俊凯偶尔一个人回家时会选择走这条捷径,思维神游,总会产生自己是一名误入深林的闯入者的错觉。

 

 

 

临近放学时,王俊凯突然收到从前桌传来的王源的纸条,上面用带笔龙飞凤舞的写着晚上自己要去相反方向的阿姨家帮母亲取东西,不能一起回家了。

 

王俊凯把纸条团成一团攥在手心朝王源那边看了一眼,王源也正好看过来,摇了摇手中的中性笔,朝自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王俊凯抿着嘴,有些莫名生气。

 

“干嘛现在才说。”放学铃一响,王俊凯无暇收拾书包,立马上前堵在王源桌前。

 

“唉?忘了嘛,你知道我记性不太好。”王源无辜的敲了敲脑袋。

“都怪最近学习太多。”

 

西斜的水红色残阳铺满半边天空,从窗外溢进来,王俊凯的影子落了一些在王源抬起来的脸上,一小片暗色的阴影里,独把他那两颗眼睛映得水亮。

 

“远吗?”王俊凯盯着那双眼睛,半只脚陷入其中。

 

“走路要半个小时。”王源别开眼,垂下头收拾桌上的练习册。

 

“那我陪你吧。”王俊凯自告奋勇。

 

“不用。”王源怔了一下,停下手上的动作,只一秒,又继续忙乱起来,有些慌张的不得章法,一沓没来得及夹好的卷子掉到地上,散落一地。

“那个,”王源的叹气声几乎微不可闻,但还是被王俊凯捕捉到耳朵里,“大概会留在那边吃晚饭……”

 

“这样啊。”半晌,王俊凯应了一声,挠了挠后脑翘起来的短发,蹲下来帮忙收拾散落在地上的雪白纸片。

 

座椅摩擦地面的慌乱声在耳边响起,带着浅淡柠檬香气的体温靠过来,细长的手指擦过自己的手背,指尖的凉意若有似无,“我来就好了。”王源把卷子接过来。

 

“王源?”王俊凯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喊他名字。

 

“嗯?”王源一怔,抬头看一眼王俊凯,目光扫到握住自己手腕的王俊凯的手,眼中满是疑惑。

 

“没什么。”王俊凯摇了摇头。

 

“那个……”

“手。”

 

“……”王俊凯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紧紧攥住了王源的手腕,对方腕骨轻轻凸起的一小块烙在自己手心,带着丝丝凉意。

 

松开手,被温热的空气取而代之,绵实而充盈的从指缝中淌过。

 

 

 

2.

K89路公交车通常要停六站才会到达要下的路口。

 

王俊凯和王源背着书包在站牌下排队等公交,日头依旧热烈,王源实在热得厉害,把书包交给王俊凯,自己跑去小卖店买了两支雪糕。

 

回来的时候娃娃头上头棕色的奶油已化了大半,瘫软在白色的脸蛋上。

 

“像不像蒙克的《呐喊》?”王源剥了包装纸,递过一支给王俊凯。

 

“不像。”王俊凯咬了一口,牙齿还没用上力气,就被软绵的奶油裹上厚厚一层,舌尖口腔被甜味萦绕,凉气顺势冲进喉咙。

 

“是你缺乏想象力。”王源翻了个白眼,

“哎?车来了。”身前人头开始慢慢骚动,王源站在王俊凯身侧,踮起脚朝远处看滚滚车尾烟气,碧绿色的89路踏着霞光而来。

 

“公交车上根本没法吃,你帮我扔了吧。”王俊凯把雪糕塞进王源手中。

 “太甜了。” 奶油从娃娃头的下巴上滑下来,黏到自己握着木棍的手指上。

 

“欸?很浪费唉!”王源接过雪糕,往后退了一步给后面涌上来的人群让开路。

 

“要不然你两支一起吃吧!”王俊凯已随着人流踏上公交车,艰难的转过头朝王源喊了一句。

 

“欸???”

 

奶油的黏腻把拇指和食指黏着在一起,王俊凯摊开手掌举在半空,一路朝公交尾端走去,透明车窗映过马路上行人的一张张脸,王源混在人群中,乌黑的头发被夕阳裹了一层橘黄的边。

 

细小的尘埃在橘黄色的空气中打转,然后落到王源肩膀上。王俊凯隔着一层玻璃轻轻点了点王源的头,看到王源低下头舔了一大口手中的雪糕。

 

是自己的那支。

 

自己的齿痕早已被融化的奶油覆盖掉,继而被王源重新刻上新的一道,王俊凯看着王源转身朝向反方向后退的背影,随着汽车的发动启程,在余晖里渐渐变小,再变小。

 

鬼使神差的,王俊凯也低下头舔了一口指尖残存的雪白奶油。

 

太阳穴的神经跳了两跳,牵动着眉头皱了起来。

 

好脏。

 

却又好甜。

 

 

 

玻璃窗被前座的乘客推开,玻璃一下变成了重叠的两面,再隔着玻璃向外看,这时候的风景突然变成倒映在上面的自己的脸。

 

窗外的风从前面扑进来,掀起细碎的刘海,面颊被暖风拂过,变成了奇异的粉红色。

 

 

 

3.

“王俊凯?”

 

王俊凯听到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条件反射往回转身,定睛一看,从记忆中搜索出对方是班里的英语课代表,那个总是容易脸红的女生。

 

“怎么你一个人啊?”对方蹦蹦跳跳着跑过来,微卷的发尾搭在肩头轻轻摇晃。

 

“王源今晚有事。”王俊凯摸了摸鼻子回答。

 

“怪不得……”

“平时都不见你走这条路。”女生加快脚步紧跟王俊凯,挂在书包上的铃铛挂坠叮铃作响,洗发水的香气无可避免的蔓延在周遭的空气里,合着香甜的橘红色火烧云。

 

“王源他……”王俊凯声音拉得很慢,停顿了很长时间像在回忆什么,“平时和他一起走明珠路会比较方便。”像陈述一件最平常的事实,说起来却依旧漫不经心。

 

柠檬味儿的王源,是不一样的。

 

“你们关系很好哦。”路旁有洒水车经过,生日快乐歌在空旷的街道回荡,女生连忙往王俊凯那边靠了靠。

 

“嗯。”王俊凯点点头,拉了拉书包的肩带,手背不小心蹭到女生的小臂,黏腻湿热的肌肤触感让他立马逃开一步,向前半个身位,和女生错开。

 

洒水车把被太阳晒得半天已干裂成浅灰色的沥青马路浸成深黑,绿化里的松树得幸赚得一些水珠,挂在底端的枝桠上摇摇欲坠。

 

 

 

“她喜欢你吧。”

“好啊,我赌你肯定成功。”前些日子坐在双杠上的王源所说的话像那些水珠一样缓缓滚落坠入自己耳际,把耳郭浸湿,覆成一层水膜,将外界的声音隔绝掉。

 

要张开嘴巴,歪着头把耳朵朝向地面,用手掌轻轻拍打另一只朝向天空的耳朵,才能把那层水膜拍掉。空、空、空的一下,又一下。

 

 

 

“王俊凯?”

“你有在听吗?”女生不知何时已走到王俊凯身前,隔着几米的距离喊他的名字。

 

“啊?”王俊凯猛地一抬头。

“嗯!”挥了挥手。

 

“我家就在前面!”

“你要来……”

 

“那再见了。”王俊凯用力回了下手臂,没等女生回应,一转身,两步跨过路旁石阶,站在了斑马线的红灯面前。

 

夕阳已坠入两座大厦相连处的最末尾,王俊凯的影子被横斜着拉得老长一道,和斑马线平行着延伸出去,似一把剑。

 

 

 

接受对应成功,反对对应失败。

 

数学公式一样工整的两边对等式。

 

然后呢,

王源。

 

接下来该如何。

 

 

 

4.

“听说你昨晚放学后和英语课代表约会了?”

 

课间休息时间和王源一起站在走廊上放风,肩膀冷不丁的被人从后拍了一下,来人带着恶作剧的戏谑,幸灾乐祸的看着王俊凯。

 

“哈?”王俊凯条件反射去看王源。

 

对方却毫无反应,趴在窗台上,探出半个身子往下看梧桐的树顶。

 

“不想活了啊?”王俊凯一把把他抓回来,没来由的恶气冲冲。

 

王源一挑眉,脚跟一转,身子跟着转了半圈正对对面男生,没说话,微笑着示意男生继续说下去。

 

“张小川他们都看到啦,说在长青路那边看你和课代表压马路,洒水车来了,人女生还跳到你身上啦?”

“王俊凯你好福利哦。”

 

兜兜转转、添油加醋,不知传了几手的八卦循环到当事人耳中,让王俊凯哭笑不得。

 

“你昨天去长青路那边了?”王源偏过头问了一句。

 

“从那边走回家会更近些。”

 

“哦。”

 

“哎,你俩打什么哑语,”男生看的着急,忙不迭插嘴,“王俊凯快说说,和女生约会压马路感觉怎么样?!”

 

“只是凑巧遇到而已,”王俊凯耸了耸肩,

“她家在那边。”

 

“哇,你连人家家庭住址都搞清楚了哦。”男生像抓到什么八卦关键细节,像只青蛙呱呱乱叫。

 

“真的是凑巧而已,”王俊凯被男生的聒噪吵得头疼,按住男生肩膀示意他停下,“你这样说对人家女生很不礼貌。”

 

“搞什么啦,没意思。”男生丧气的盯着王俊凯看,似乎想从他眼底寻找蛛丝马迹。

 

但也只是徒劳而已。

 

王俊凯轻轻叹了口气,微微垂眼,顺着眼角的余光向王源的方向看过去。

 

从睫毛的缝隙里窥探,对方简洁明了的侧面线条切割着空气,微扬的嘴角牵动周边细小的肌肉组块,构成一个奇妙的微笑的表情。

 

好像在说,“不错嘛。”

 

 

 

“不错嘛。”

 

???

 

像一个定滑轮,两头分别拴着那抹微笑和王俊凯的心,对方上扬的同时,自己这边,徐徐下落。

 

 

 

5.

“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去告白?”

 

当王源第六次提起这件事时,王俊凯终于没忍住发了脾气,勺子一摔,在光滑的金属桌面上擦出一个转。

 

“乱发什么脾气嘛,”王源若无其事的把手边的勺子递过去,“我用过了,嫌弃的话就自己再去前台取餐具。”

 

“你很希望我去对她告白?”王俊凯把王源的勺子还回去,一脸嫌弃,“都是口水。”

 

“就是要恶心死你。”王源坏笑着把勺子接过来,挖了一大勺布丁填入口中,勺子取出来时故意用舌尖舔了舔勺子的凹槽。晶亮的口水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王俊凯皱眉龇牙,嗤之以鼻。

 

“是因为之前说好了啊,打赌嘛……赌……你去告白,会…….会成功……”王源嘴巴里嚼着布丁,话语含含糊糊。

 

“然后呢?”王俊凯盯着王源问。

 

“然后?”

“随便你咯,就交往嘛…….”

 

似是错觉,王俊凯觉得王源故意避开不看自己说下去。

 

“这不公平。”王俊凯挑眉。

 

“欸?那你还想怎样嘛。”

“事成之后,你还要多感谢我促成好事。”

 

“我当初答应也只是随口而已,又不知道真要实行,不如…….”

 

“嗯?”王源抬头。

 

“让我想想……”

 

约莫着过了有一刻钟。

 

“喂,大哥……我说你……”王源抱怨。

 

“我们篮球一对一,我赢了,这赌约就作废怎么样。”王俊凯绞尽脑汁,终于想了一个似乎自己怎么都会赢的计策。

 

挑衅的,挑着眉冲王源笑,右边的虎牙肆意亮出来。

 

“哈?”王源似是被呛了一下,猛地咳嗽起来。

 

王俊凯连忙上前给他拍背。

 

待一切镇定下来,王源不可置信的问了一句,“你确定?”

 

“你不会怕了吧?劝你现在投降还来得及。”王俊凯胸有成竹。

 

“唔……”

“那好啊。”轻轻松松答应下来。

 

这次换成王俊凯猛地绽放瞳孔,他盯着王源嘴角浮现的那抹奇异的、若有似无的微笑,一种十分不妙的情绪慢慢攀附心头,像墨水的印渍在白衬衫上蔓延。十分、十分的不妙。

 

“就这个周末怎么样?去我家附近新建的那个公园的篮球场。”

 

王俊凯还未来得及细细思索这莫名的情绪,王源已经订好日期地点。

 

战帖已下好,王俊凯虽然还有不明,但也只好硬着头皮,亲自上阵。

 

 

 

还是不妙啊。

 

希望只是错觉。王俊凯在心里暗想。

 

 

 

6.

王俊凯醒的很早,在卧室里踌躇了一个小时,对着镜子练习了两遍要用什么样的姿势向王源炫耀胜利。

 

而早先的那些忐忑不安,早就被“可从没见过那小子打篮球,体育课也只会窝在教室里写卷子而已,怎么可能赢我嘛”、“王源还没见过我打篮球的英姿呢,那么今天就勉为其难的给他露一手吧”这样莫名的自我安慰和与生俱来的自信心给掩盖掉。

 

所以当王俊凯出现在王源家门口,看着对方含着牙刷、满嘴泡沫、睡眼惺忪的朝自己打招呼时,方才松了口气。

 

“打篮球要穿篮球鞋,有气垫缓冲才不会伤到脚腕。”王俊凯看着王源挑了一双普通的跑鞋,皱着眉说道。

 

“我妈给我收拾到杂物室了,懒得找了。”

 

“那我赢了你你可不能耍赖。”

 

“嗯。”王源点点头,稍微长长了一点的发尾轻轻扫过王俊凯的鼻尖,酸甜的柠檬味又在周围空气中蔓延开来。 

 

“那……”王俊凯上前一步跟上王源,紧紧吸了一大口柠檬味的空气,“那就说好了。”

 

“知道啦。”换来对方一句懒洋洋的回应。

 

“……”

 

“你知道吗?我也是最近刚发现,从我家六楼的平台出去,是另一个平台,最近刚拆建,划归到隔壁小区做了篮球场。”

“全部是新的哦。”

 

“这样啊。”王俊凯心不在焉,突然又想到什么,一把抓住王源手肘,拽得他一趔趄,扶住楼梯扶手往回看。

 

“想害死我啊?”王源抓狂。

 

“你以前打过篮球吗?”王俊凯站在想对王源矮一阶的楼梯上,抬头问他。

 

“等下你不就知道了。”王源抬手拍了拍王俊凯头顶,像在安慰一只小狗。

 

手臂因为王源抬起来的手被拂落,晃荡了两下垂在身侧。王俊凯抬头望着他,在有些昏暗的楼道里,又只见得到王源那双水亮的眼睛。

 

“登上第六层,”王源笑着说,

“对于第六层来说,我们又进入了第一层。”

 

“一直走下去的话。”王俊凯若有所思,跟着喃喃了一句。

 

 

 

密不透光的胸腔里又被吹进一阵风。

 

 


7.

阳光炙热,肆无忌惮烘烤着浅灰色的水泥地和新粉刷上的白色界限。

 

“二十分钟内,谁进球多就算赢。”王俊凯拍着篮球,对王源说。 

 

王源掐着腰站在篮板下,一手做出“OK”的收拾。

 

随便从场外拉了个发球员,篮球一腾空,两双脚同时离地,王俊凯占着身高的优势,率先抢下第一球。

 

自然有些得意的朝王源眨眨眼。

 

只是刚嘚瑟了没两秒钟,手上的篮球就被王源抢去,一个闪身,他已朝着篮板进发,篮球砰砰拍打在地上,待王俊凯反应过来要去抢球,那个橘红色的小点已经撞着篮筐投进第一分。

 

哐当的一声,也像撞进王俊凯心上。

 

那抹黑色的背影如一只荒原上刚习得捕猎技巧的幼豹,身形灵活而爆发力强劲,英姿飒爽,浑身带风。

 

“怎么样?”对方清亮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王俊凯慢慢直起身,迎着阳光,微微觑起眼,朝王源望去。对方被身后的太阳勾勒了一个金边,从额角留下来的汗珠顺着脸颊慢慢下滑。

 

“砰。”微不可闻,溅到地上,转瞬被大地烘烤蒸发消失掉。

 

 

 

不妙,实在是太不妙了。

 

王俊凯在心里想。

 



tbc.





评论 ( 26 )
热度 ( 77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