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六层楼(三)

泛息补给:


1.

二十分钟有多长。

足够写完小篇英语作文,足够把填满的答案再检查两边,足够反复思考该如何解开这道不在行的难题,是花更多时间破解 还是干脆甩手放弃。

中考最后的二十分钟王源提前交了卷,他站在讲台边收拾书包,离开前望了眼依旧埋头疾书的满场考生,而几步远的教室门外是早已满溢的炙热又浓烈的夏季。

走廊空无一人,他靠在围栏看校门外正焦急等候的家长,依旧找不到半点毕业的实感。



一些东西即将结束。

这样胡乱想着的时候,不远处传来轻唤他的声音。王俊凯刚从上一层下来,除了捏在手里的笔和准考证什么也没带,正压着音量朝他招手。 


还是那副轻松自如的模样。
王源感受着肩膀上沉重背包自嘲的笑笑,回答似的抬了抬手,走过去。


“考的怎么样?”
“还行吧”



终究还是没再提升学的事。

填志愿前班主任找你谈话了吗?
这种成绩留在本校有点可惜吧,还是说一早就定了别的志愿。
虽然努力了,但我还是决定考高中部更稳妥些。

所以等夏天过去后我们还会在一起吗?

一道上学,给你带早餐,也在放学后等你,站在窗外看你把第二天的课表写上黑板角落,听你出来后抱怨怎么又没体育课。
再同班的想法似乎奢侈了点,只有教室在同一层就满足了。不过等到分科时候还是会离远吧,毕竟你在行的数理化我实在没够天赋。


那么究竟是在哪个瞬间泄了气,把这些本该唠唠叨叨着说出口的事全都吞进了沉默里。



或许是在那六层楼之上的篮球场,新漆的场地线有些反光,你穿着最贵的篮球鞋不经意透露一决胜负的信心。

运球的节奏,过人的路数,假动作前会不自觉的眨下左眼,进攻时候尽管煞有气势,得分能力却时好时坏。
你的每个动作我都默背过无数遍,如今又把千百次的记忆全都写进二十分钟的答卷里。


“去告白算啦,难道你不敢?”

从头至尾比分都清晰标示着输赢,无力逆转。王源不断在心里计算领先的分数,时不时说些好让对方先投降的话。

要赢,却不想赢。


“你不用担心,她肯定喜欢你,我同桌也那么说”
“上课时候我好几次见她回头看你”
“知道最近你怎么总和她一起值日么,是她特意换的”
“你不是也说她长得不错 人挺好嘛,班里喜欢她的不少”
“你就告白得了,成功了我请你吃大餐”

王源不知道自己从何时变得像王俊凯,也会独自念叨个不停,而对方反应由起初的不可置信一点点化得面无表情,直到最后猛地冲撞过来,硬是将球塞入框内得取第一回分数。

身体被狠狠撞击在地,顾不得隐隐刺痛的手肘是否破了皮,也忘了把“你犯规了”说出口,因为对方正站在逆光里望不清神色,笼罩来的影子将他紧紧困住 动弹不得。

篮球落地声与比赛完结的铃响几乎同时袭来,伴随男孩不带语气的留下句 “走了,明天见”。



所以在所谓结束之后,真的会遇到崭新开始吗。



中考的最后铃声在二十分钟后准时打响,王源忽然停下脚步转身望向两个台阶之上的王俊凯。
而更高处是逐渐从教室散出的学生,他们迅速汇聚,嘈杂又拥挤的倾泻过来,仿佛下一秒就能将眼前男孩吞没干净。

“王俊凯 你高中要去哪儿?”

他不确定对方是否能听见这般音量,只目不转睛的等候着生怕漏掉任何字眼,然而人潮来的太急,他像块逆流石子,踏不稳脚跟。

慌乱中他似乎读清了对方回答,短促的不带声响的口形。
王源不被察觉的牵了牵嘴角,又点点头,转身扎进黑压压的人流中重新前进。





2.

原本忙于学习的日子从这天傍晚起突然变得过分空闲。

直到第二周回校参加了毕业典礼,在班主任的那句“恭喜毕业”后,王源随气氛把满抽屉试卷丢出窗外,整个三年级的教学楼落下无数写满公式笔记的纸片,还有算作庆祝的欢呼声。

被拉着拍了不少照片,也接过女生们的同学录,签下名字写各式祝福的话。

英语课代表递来本粉色的,翻开那页是王俊凯的笔迹,最下行写着“祝 越来越美丽”,并在“常联系”三个字后面画了几个巨大的感叹号。
王源下意识看了眼正站在黑板前与人合照的王俊凯,对方心情大好的咧嘴笑着,偶尔眼神望来又立刻转走。

似乎没有对上视线,王源抿抿嘴,才发觉身旁的女生心思全不在这同学录上,目光只顾那头。他不知滋味的笑笑,在右边的空白页写下自己的名字。

“祝 心想事成 一切顺利”





3.

余下能做的除了等候考试分数再没别的,王源觉得这次发挥的还不错,父母满心祈祷他能考上重高,本人则未多虑,觉得顺其自然就好。

尤其是在得知王俊凯填了本校高中部后,原本试想过的“如果能一道念高中”的愿望忽然又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他说不清这种矛盾的心思,大约是越来越多细碎事让他明白两人分道扬镳不过迟早。

王源猜他们能够毫无意外的做一辈子朋友,哪怕在城市两端上学,或是再大些去别的城市念书工作,这些都无法成为友谊断裂的岔口。
于他而言真正的分别该是某天对方喜欢上哪个姑娘,会像所有男生那样向兄弟对此诉苦打趣,漫不经心的说一句“我好像喜欢她”。

王源对此介意过,在最初时候。

不知何时起变得太在意,王俊凯的同桌换成了女生,王俊凯与朋友闲聊正讨论隔壁班班花,王俊凯打球时总有几个姑娘在场边看 起哄着把谁推上去一些。

他在走廊等对方打扫完卫生,总是“恰巧”一道值日的英语课代表离王俊凯站得太近,抬手擦黑板时不小心碰到男生的手 害羞的笑了笑。
在没搞清楚为何心情烦闷前,王源曾冲动的走进教室,脚步踏的直响,一反常态大喊“王俊凯 你好了没?”。

他开始变得毫无耐心。想追根究底那个站在门外不太好意思的拜托“麻烦帮我叫下王俊凯”的女生是谁,而同是学生会的学姐在走廊另头和王俊凯说话 到底什么内容能足足聊够二十分钟。

他尽力克制着不问出口,怕语气像极无理质问,也实在找不到底气说服自己这都是身为朋友被许可的管辖范围。



直到某个冬季早晨。


有段日子王俊凯报名校内球赛,每天上课前都得参与训练,时间太早两人便各自上学。

王源依旧帮他捎份早饭。那年冬天实在冷 热食拎在手里没几分钟就失了好味,于是总在家里解决完早餐,再将王俊凯那份包上好几层袋子拿去。
试过放在书包里,或用围巾手套裹着,似乎都不挨冷,最后干脆解了羽绒外套拉链塞进怀里,一路捂得严实。

王源想这只是作为好友的用心,却未料在见到对方抽屉里另一份早餐时会意外失落。

再没有以为的烦闷懊恼,只苦笑着吸了吸红透鼻尖。他仔细看了小会,透明崭新的便当盒子,一看就是女生才会用的花色扎带,餐具被缠在一旁格子棉布中,上头摆张纸条,字迹娟秀的写着“练习辛苦了”。

方才还在担心是否过分的“用心”此刻显得不值一提,王源坐回窗边位子 把这第二份早餐一口口咽下去。远处球场的集训正要解散,王俊凯抬头朝教室动作夸张的挥挥手,而他只赶忙藏起食物袋子 有些难受的摸了摸再也塞不下更多的肚皮。

“王源儿 我早饭呢??”
而几分钟后,王源看着只穿件短袖的王俊凯满身是汗的跑来问,唯有装作一脸抱歉的笑答:“啊 不好意思 我给忘了”。





4.

如果要求用“喜欢”这个词造句,王源应该会脑袋一片空白,最后一字不写宣布放弃。

好像没什么特别爱好,如果硬要说出个答案,大概喜欢的学科是语文,喜欢的颜色是绿色和黑色,喜欢的歌和电影只能记得片段 总想不起名字。

“真好奇你会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回校拿中考成绩那天,张小川说起听见王俊凯被英语课代表约出去的事,转身来这样问王源。

“就那样呗”
王源看着成绩单随口答道,上面的分数比他估算的低一些,离父母期望的学校差了两分。

“那样是怎样啊?”

没有考上反倒松了口气。

“就跟你们差不多咯,长头发 眼睛好看 瘦一点的 白皮肤……”
王源说话时眼里全是不远处女生拿着成绩走去问王俊凯会去哪上高中的模样,对方表情似乎有些失望,王俊凯则安慰的笑笑。


“话说王俊凯改志愿的事被他妈发现了,前几天挨了顿揍,我就说呢 他这成绩读我们这儿太可惜了”
张小川见王源对前个问题答的敷衍,干脆换了话题讲。

“你猜他怎么讲的 居然说因为喜欢这学校……鬼才信他,整天抱怨早上挤公车麻烦 那重高明明就在他家附近……就他每天来都睡不醒那德行 巴不得学校近点才对”
张小川越说越起劲,干脆把王源拉近点,神神秘秘的讨论起来。

“我看八成是喜欢的人在这儿,不然怎么想都不合理嘛”
“有空去打听打听英语课代表考哪儿了,听说他俩已经约了暑假出去玩儿,都不告诉我们”

“真不够兄弟”
男生说到这故作生气的咂了咂嘴,又拦过王源肩膀 指指对面两人讲:“不过话说回来 看起来还挺配啊,对吧王源?”

而王源认真的看了小会,点头说:“恩 我也那么觉得”。





5.

这一年的盛夏开始的默无声响,除去刚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几天母亲稍显遗憾的说了几回,剩下时间都格外清闲,没有作业没有补习班,冰箱里总留着切好的西瓜,王源吃了些又找出根冰棍来。

王俊凯偶尔会打来电话,王源不太情愿的跑去没开冷气的客厅,含含糊糊的喂一声。

“王源儿 去看电影呗”
“没什么想看的片子”
“那打球吧 我最近练了个新招”
“太热了……”
“那……请你吃冰淇淋!”
“……正吃着呢”

“喂王源儿”
“恩?”

电话那头安静下来 光留隐约喘气声,王源才想着最近是否拒绝的太明显。

“那去你家”
“哈?”
“六层 就现在”





6.

待王源不太相信的爬上六层楼,王俊凯正坐在角落树荫里准备开罐冰啤酒。

热浪在推开顶层铁门的瞬间冲袭来,王源这才盘算已在家窝了快整月,气温早比想象的要炽烈许多。他眯着眼穿过艳阳,没几步鼻尖已渗出细密的汗。

“怎么喝这个?”王源皱皱眉头问。
“前两天家里吃饭头一回喝,看还有两罐剩的就带来了。”

王俊凯说罢帮忙开了罐子递过去,王源犹豫着喝了小口,吐吐舌头抱怨句“苦的”。王俊凯抿了抿嘴笑他,没再说话。


啤酒的温度很快被空气同化,两人谁也不吭声,王源怕对方问为何大半个月都不出门也不打电话来,无措的一直盯着易拉罐看。
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答类似问题,是否还像以往那样随便糊弄过去。


这样的事要到何时才能结束。


幸好对方只字未提,只聊起最近常和张小川他们打球,说下次你也来吧。

“他们都以为你不会打,到时我俩一组,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王俊凯说这话时挑挑眉毛,透着股莫名其妙的骄傲。

王源笑笑,咽下口变温的啤酒,似乎更苦了。

“这么热天 你要是不想出门 我们可以在家待着”,王俊凯忽然转头说道。
“我最近买了游戏机,你要是一秒都不想走,就搬去你家玩儿”
“真不喜欢放假,太无聊了”
“我都快小半年没吃阿姨做的早饭了,阿姨现在工作还忙吗?”

王源听他念念叨叨仿佛一切都未变,又想起当时为了不再帮忙带早餐乱编的借口,多少有点抱歉。

“不那么忙了”

他捏了捏空荡罐子,酒精似乎对自己没太多影响,倒是一边的王俊凯不知是因阳光猛烈还是别的 脸有些烧红。

“不行 还是想去看电影”,对方自言自语似的嘟囔。


王源暗叹口气,笑笑讲:“那叫上张小川他们?人多热闹”。
“不想热闹”,王俊凯转过身来 ,目不转睛的说道:“两个人够了”。


王源也看着他,没两秒便确定这家伙有点醉了,说的都是胡话,干脆耸耸肩讲:“那叫她去吧”。

这个她指谁两人都心知肚明,王俊凯不回话,眼神变得复杂。而王源不再看他 收了目光继续捏起啤酒罐,卡啦卡啦的突兀作响。
大概沉默久了有些不自在,又笑着补上句:“又不是没约过”。


“毕业那会儿我听张小川说了,她去约你了吧”
“不错啊王俊凯 女生比你主动”
“张小川他们都觉得你俩配”
“听说你们去看首映了?那片子怎么样?我到现在都没看呢”
“这天太热了……只想待家里”
“对了 她高中去哪念?她成绩也不错 你俩应该一起上个重点什么的”


王源自顾自说着,手背骨节因太过用力有些发白。
“说起来,你什么时候去告白啊,得愿赌服输”

直到易拉罐再发不出声音,他忽然泄气般的丢到地上,轻轻踩上几脚。



除了蝉鸣什么也不剩下,连一刻风都没有。有那么些时候 王源都笃定觉得,结束只是结束,并不一定像书里说的都伴随崭新开始。

到此为止吧。到此为止吧?



他捡起被踏成片的罐子握在手里,准备回去,才要起身就听对方声音传来。

“王源儿,我们高中还在一起吗?”
一字一顿的,清清楚楚的。


王源因为在一起三个字显然顿了顿动作,他没敢去看王俊凯的表情,怕自己会错其中意思。

所谓的在一起,是指上同所学校,是像初中时候每天相约出门,还是碰到对方有事要留下 便会待在教室等他回来,再结伴离开。
就连休息日也在一起,和彼此的父母再熟络不过,玩的晚了就留在对方家中吃饭,被当做自家儿子说“干脆今天就住这儿”。

或者。只是或者。

这三个字里会不会只容得下两个人,没有别的朋友 没有别的姑娘,说着我们是兄弟啊,却多少透着旁人无法替代的特别。


“王源儿,我们还会在一起吗?”
男孩有些焦躁的重复道。

而王源只点点头,选择了最安全的回答:“会吧,分数不够,得留在本校。”


这样就好了。


这样就好了啊。





7.

快近八月中旬时,三年(2)班举行了第一次同学会,虽然其中大部分都直升了高中部。

这天早上两人依旧约在老地方见,王俊凯套了件白色T恤,尽管只几天不见,王源却能清楚感觉到对方正肆意拔长的骨骼。

“你暑假长高了多少?”
“五六公分?”
“切”

明明是自己提的问,结果被惹的没好气,王俊凯看这模样有趣 一把揽过王源肩膀用力的挠了挠他脑袋。

“别弄我头啊!影响我长高”
“不会不会 我这是在分给你力量”

两人一路吵吵闹闹抵达校门口,这次聚会安排为两天一夜,今天出发去城外的某个国家公园爬山玩水,第二天一早说定要到山顶等日出。



自暑期和张小川他们打过一回球就再没见了,刚一碰面对方就咋咋呼呼的跑来,一脸不甘心的叫着“王源 再比一场,上次我没一点心理准备,发挥失常!”

“谁能想到你那么能打啊!那不算数!”
“还有王俊凯你,居然合着一起坑我!”

王源笑他一惊一乍的样子,连连点头说“行”,王俊凯则在一边抬抬眉毛说“没问题啊,我们王源儿 你来几次都是输”。



一群人笑闹时候,有女生从远处径直走来,张小川给大家使个眼色,一个个都立刻收了声。

王俊凯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直到被人从背后拍了拍肩膀。对方还未来得及开口,男生们便叽叽喳喳的起哄起来。

“说话呢 都走远点儿”王俊凯转头来打发说。

众人知趣的后退几步,王源看了眼女生模样,穿着和王俊凯一身搭调的白色裙子,头发长了些,面孔似乎也多了几分温婉味道。

仿佛所有人都在不慌不忙的长大,唯有自己还是副纤瘦架子,没一点变化。



大伙就王俊凯的反应玩笑几句便换了话题,剩王源时不时瞥眼过去,看两人动静。

还是会在意,哪怕心里想了千百遍 算了吧 这种没结果的事本就毫无意义,若真被戳穿也只会成为他人困扰。 
被拒绝不算什么,只怕从此被另眼看待,连朋友都没得做。


可自己还能藏住多久。



王源偷看时不小心与王俊凯对上眼,对方抬抬手示意马上就好,没一小会就回到人堆里。

“你俩交往了吧?都一暑假了”张小川不嫌热闹的问。
“没有的事,别乱讲啊”王俊凯白眼道。

“不是吧 人家女生都主动约你好几回了,别跟我说你没去啊”
这次王俊凯没回答,只看了眼王源,不作声的瘪瘪嘴。


“她今天一看就打扮过了,明一早还看日出,不要太浪漫哦”
“你们待会都识趣点,给人家点空间好吧”
“我赌五块她这次肯定告白”

“再加五块 赌告白成功!”
张小川朝王俊凯挤挤眼,几个男生纷纷附和,忽然有人转头问:“王源 你觉得呢”。


王源看了眼虽然走远却依旧望来的女生,对方发觉后礼貌的向他点了点头。
接着他面向王俊凯 半似玩笑的讲:“我觉得告白这种事还是男的来做比较好吧”



走吧走吧,在我藏不住之前,就这样走吧。





8.

记忆里,假期刚开始那会王源曾被王俊凯硬拽着去看过回电影。

王源按习惯提早些到影院门口,等待时候被附近做市场调查的女生搭话,帮忙填了份表格。

“我就在旁边发传单 填完了麻烦给我好吗 谢谢”
王源看了眼女生穿的短袖,上面印着某个交友APP的广告,他实在不明白为何要找自己这种一看就未成年的小孩。

可看对方劳累模样,还是帮忙填了。题目简单直白,基本是“平时会使用交友软件吗”“业余娱乐主要参加哪些活动”“是否介意通过app认识异性”。

王源不时皱皱眉头,因为着实不懂该如何回答,这些问题对他而言还太早,无从考虑。
他寥寥草草写着,大部分答案都是胡乱选的,心里竟还有些抱歉。直到调查表格末尾,再没有ABC选项,只在需填答案的地方画了条横线。


“10.您现在是否有喜欢的人?”


王源站在街边,抬头看了眼不断从面前经过的路人,他战战兢兢的像要做件不能被发现的坏事,甚至有些不安又无措,犹豫几秒后,终于小心翼翼的动了笔。

不是“是”或“否”,而是清楚的,一笔一划的,某个姓名。

然而,他并未够勇气将问卷交回去,发觉原来连对陌生人都无法坦荡提及。
这份答案最终被慌慌忙忙的折了好几次叠成小块,下一秒王源便望见正小跑来的王俊凯,对方一见他便笑开了虎牙。



是七月末,气温最烈的那几天。
整条街正被浓郁的绿色覆盖,王源站在影院门口,背后是阵阵冷气,吹的冰凉。

他递过一早买好的电影票,笑笑说“这部你肯定……”

喜欢。

不知从某天起失去了在这个人面前说出喜欢二字的能力,哪怕它仅仅出现在毫不搭界的句子里。

他的拳头里还捏着那张问卷,潮湿的握在手心,他不知道未干的油墨已经粘上皮肤,隐隐约约印下对方姓名。

“这部你肯定想看”,王源把它塞进口袋里,轻呼口气,重新说道。






【待续】

评论 ( 4 )
热度 ( 74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