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六层楼(四)


1.

班委会商量了半天,最终还是把毕业旅行的时间定在最炎热的八月夏季。

 

王俊凯在班级群里刷屏抗议,却被告知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高温期的旅馆夜宿最便宜。想了想,因为自己擅自修改志愿而被母亲控制了零用钱的支配权,又只好悻悻作罢。

 

王俊凯私敲了下王源,问他行不行。

 

“什么行不行啊?”王源回复。

 

“那几天肯定特别热,你多带点清凉油藿香正气液什么的,可别中暑。”王俊凯打字很快。

 

“我还要装吃的呢。”

 

“我帮你背啊。”王俊凯满口应承下来。

 

 

 

出游那天王俊凯起了个大早,走到平时相见的路口,王源已经在那边等着了。夏日清晨的阳光足够浓烈,站在树荫底下的王源被撒上一身斑驳,像榕树下新长出来的树苗,融入周围的景色里,相依相傍。一直低着头摆弄手机的对方大概察觉自己的动静,抬起头来朝这边挥了挥手,拂皱一池空气。

 

鸟雀在枝头叽叽喳喳,王俊凯深吸了一口气,笑着跑了过去。


像之前重复过无数次的清晨一样,王源站在那里,自己跑向他,跑向一个永恒的终点。王俊凯想,更何况两人高中都报了本校高中部,那是不是说明以后的日子也会像这样,自己跑向王源,像到达一座终点站。

 

想到这些,他的心头就被一阵暖风抚平。那些以往抱怨过的学校离家太远、食堂饭太难吃、统一校服太难看等等等等的诸多理由,全都抛之脑后,此刻的愉悦感鼓胀充盈,溢满了整个胸口,有什么东西隐隐发芽,呼之欲出。

 

王俊凯跑到王源身边,一起朝学校方向走去,这下,树苗一下变成了两棵,像前方移动。

 

 

 

2.

两人到达校门口的时候班级大部分人也都来得差不多了,熙熙攘攘聚成一个个小堆。

 

见王俊凯王源一起过来,几个男生闹着围上来,想从王俊凯鼓鼓囊囊的背包里搜刮点东西。

 

“肯定又是给王源带的吧!”

“王俊凯你可真不够意思的,怎么跟老妈子似的。”

 

王俊凯弯着眼赠给起哄的男生们一人一脚,毫不客气的拍拍手,“你以为你们是谁啊。”说罢再次把头埋进书包里,从里头掏了一瓶酸奶递给王源,“太沉了,你先帮我喝一瓶。”

 

王源笑着接过,眼尾嘴角皱起的弧度是自己熟悉的模样,再一晃神,就看到那些细微牵动的肌肉组慢慢拉直,抚平,笑着的表情在渐渐不留痕迹的褪去。

 

像特效慢动作,王俊凯看得怔了一下。

 

然后下一秒,就感觉自己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转过头去看,是英语课代表。

 

周围男生又开始起哄。闹糟糟的像柳树上聒噪的蝉,没完没了。

 

似乎有话要对自己说。在女生殷切的目光里,王俊凯挠了挠头,只好跟着女生向旁边人少的地方挪了几步。

 

离开时王俊凯不经意往后瞥了一眼,视线扫过的画面里,王源背过身时微微翘起来的头顶发梢,隐进暗角里的细长睫毛、和偷跑出来的衬衫衣摆,全部都轻轻抖动了一下。

 

 


3.

 

临上大巴前王俊凯去了趟洗手间,问王源要不要一起,王源摇了摇头。

 

“那你记得帮我占位啊,两个!”王俊凯伸出两根手指,做了个“Y”的手势。

 

王源挥挥手示意他赶紧的。

 

等回到大巴上,一车的喧闹在一瞬间归于平静,王俊凯才觉出什么不对劲。所有人带着隐秘而不怀好意的笑意,从眼角里、从捂不紧的指缝里侧漏出来。

 

直到王俊凯走到大巴上唯一的空位前。空位的旁边坐着的英语课代表,正红着脸看向自己。

 

“怎么样,王俊凯,我们可够意思吧。”前座的张小川转过身趴在椅背上,把王俊凯的包递过来,挤眉弄眼的朝课代表那边撅了撅嘴。

 

王俊凯面无表情接过书包,不去看张小川,而是转了几度去看坐在张小川旁边,正倚在玻璃窗上阖着眼睛的王源。

 

“王源。”王俊凯沉着声音喊了一句。

 

王源没动静。

 

“哎?睡着了?”张小川在又转回身在王源面前挥了挥手,“这么快,肯定昨晚激动的睡不着了吧。”

 

“王源。”王俊凯不死心,又叫了一句。

 

对方还是毫无反应。

 

“王俊凯你赶紧坐下啊,司机要发车了。”班长从前面站起来,朝王俊凯喊。

 

周围人又哄的一下笑起来,看看王俊凯,再看看英语课代表。

 

“你有事儿找他?等他醒了我帮你叫他。”张小川自告奋勇。

 

“没。”王俊凯冷冷撂下一个字,板着脸坐到了课代表给自己空出来的靠窗位置。

 

座位与座位之间空隙太小,往里移的时候不小心擦到女生膝盖,王俊凯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对不起刚说完,鼓鼓胀胀的委屈便像发酵了的酸奶,咕嘟咕嘟全都冒出泡来。比背叛更甚,被遗弃的感觉让王俊凯觉得自己像只摇尾乞怜的小狗,呜咽着,无处诉说。但心里的那点点自尊又挟持着自己强装镇定,别过脸,装作不在意。

 

他坐下来。前座王源柔软的头发压在车窗玻璃上被挤出一个蓬松的拱形,塞在耳朵里的白色耳机垂落下来,里面放的大声的音乐滋滋的随着电流延伸出来。王俊凯把脸转向窗外,玻璃上映出王源的小片侧脸,细微可见的绒毛,和白嫩柔软的耳根。他看不见他闭着眼的表情,只能望着他的背影,深思漫游,放空走神。

 

天空飘来一朵云,遮住半个太阳,王俊凯随着慢慢铺过来的阴影,也跟着合上了眼睛。

 

 


4.

中考成绩出来那天王俊凯先查了王源的成绩。自己的准考证不知道扔到哪里去,王源的那一长串数字倒是记得烂熟于心。

 

手心里捏了一把汗,等听完机械女声说谢谢查询才松了口气,是比王源平时都要高许多的分数。

 

王俊凯想了个词,叫厚积薄发,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合适,似乎王源是本就应该考这个成绩的人。他有时候摸不透王源,就像他从来不知道王源还会打篮球,而且还打得那么好。

 

打赌那天,在自己身边闪回的王源威风凛凛,像个漫画里的篮球明星。三分球、灌篮、胯下运球、甚至还会跳投,百发百中,可要说起来,王源最擅长的还是躲闪。王俊凯摸了摸鼻子回忆着,王源倒是一直很擅长这个,他身形轻盈灵活,像条缎带,打你身边缠一圈,措手不及的瞬间,便将你手中的篮球缠走,尾端一扫,划过腰侧,痒痒麻麻的绸子打指尖溜走。手心空余那滑溜溜的触感。

 

隐藏着一部分自己的王源,似乎只把他想让大家看到的那个自己表现出来,耍一些恰到好处的小聪明,不留破绽。

 

在查到王源成绩之后王俊凯才查了自己,比王源少两分,但上离自己家更近的重点也是绰绰有余。

 

晚些时候他打电话给王源,带着点提前预知的沾沾自喜,装的一本正经,问他考了多少分。说是问,但其实心里的答案早已显而易见,他只是想听王源用他清脆的声音念出那几个数字,一个足够把他们两个黏合在一起的数字。

 

“没考好,和重高差了两分。”对面王源心不在焉的回答,听筒里声音嘈杂,能听到客厅电视正在播放的电视剧的片尾曲。

 

 

 

所以,被遗弃的感觉才不是那么陌生是不是,那一点点似曾相识的委屈,只不过在几周前刚发生过。不知在何时,一条由王源划出来的界限在慢慢显现出来,他们漂浮在水面之上,往前划一步,便被逆行的水流推挤得更远。

 

 

 

王俊凯改志愿这件事,虽没惊动八方邻居,学校领导,但也足以让母亲气得关了他两天门禁,并顺便撤了他两顿晚饭加以反省。

 

王俊凯不太在意,他在意的是王源,及一些岌岌可危的友情。也或许,只是一些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莫名情愫,暂且把他归于友情的名头下。

 

他拎着两罐冰啤酒就去找王源,到达六层的时候,易拉罐的水迹已经化了自己一手,被浸得湿漉漉的手心,是罐子流的泪。

 

“滋”的一声,是拉环被撕裂的声音,一小股白气从出口冒出来。

 

仰起头,苦涩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滑下,咽下去,咕咚,坠入胃里。王俊凯张开口哈了口凉气,顿了顿,低头看着手中的易拉罐,两颊因为热气变得有些红。他问,王源儿,我们高中还在一起吗?

 

王俊凯千挑万选,百般计量,选了暧昧的“在一起”三个字,他避之不想自己这其中有多少刻意,只是想迫切的等到那个答案,他有些口干舌燥,于是又重复了一遍,黏腻的指腹轻轻捏了捏易拉罐,试图掩盖着他的诚惶诚恐,小心翼翼。

 

世界变成真空,有人用巨大的针管把空气都抽走。王俊凯看着王源慢慢张开的嘴巴,他也跟着轻合嘴唇,描摹他的语句,然后裂开嘴,笑开。

 


 

5. 

大巴突然拐了一个急弯,睡得朦朦胧胧的王俊凯头部撞向车窗,发出咚的一声。

 

“啊”的一声叫出来,睁开眼,瞳孔里是转过头的王源一张错愕的脸。

 

 “看个屁啊。”王俊凯脱口而出。说完了又觉得是不是口气太重,揉着额角,用余光去瞥王源,却见对方笑盈盈的毫不在意。

 

旁边女生不知何时没了踪影,王俊凯抬头打量了一圈,发现是去最后一排找其他女伴了。于是抓了抓王源的衣领,示意他到自己身边来。

 

“不坐。”王源回答的很干脆。

 

“你给个理由。”王俊凯眯着眼,扬起一边眉毛说。他换了只手,改抓王源的脖子,对方细长的脖颈被自己一手掌握,指腹戳摸到的是细嫩的皮肤,中指再往下探一点,是一颗圆溜溜的黑色的痣。

 

“你们两个......在干嘛?”英语课代表回来了,见两人怪异的姿势,好奇地问。

 

王源抬眼冲女生笑了笑,“闹呢。”说罢便抬手拍掉握在自己脖子上的王俊凯的手,转回身去。动作流畅,一气呵成,不带一丝赘余。

 

王俊凯悻悻把手收回,又莫名烦躁起来,他没去理会女生,把书包从行李架上取下来,开始往外掏东西,薯片、果冻、牛奶软糖、罐装果汁,掏空半个背包,又从侧口袋抽出一个袋子装进去,一股脑扔到了前座的王源怀里。

 

张小川正巧刚才也离开了一会儿,刚回来就见这场面,嬉笑着扑过来,“王俊凯,够朋友,我就说好东西都让你带着呢,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罢便从王源怀里抢走半袋奶糖。

 

王俊凯不在意这半袋奶糖,他紧盯着王源,神情专注,以至于身旁女生面部逐渐变得凝重的神色也毫无察觉。

 

王源打开果汁插上吸管慢慢喝了两口,王源撕开薯片开始嚼,王源一手带上了耳机,王源倚在了车窗上。

 

王俊凯的目光顺着王源的动作移动,身体也不受控制,跟着他倚到了车窗。王俊凯一只手探到前面去,把王源左耳的耳机摘下来,塞进了自己的右耳里。

 

耳机主人身体僵了一下,转瞬,那口吊起来的气又被抽去,重新放松着靠回椅背,他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回头。

 

左声道的电流传入自己的右耳,变得有些失真,断断续续的声音里,是首轻柔和缓的英文歌,

 

“Throw a bunch of lines out to the way you want

 

Till you get it right

 

Sometimes you dont get it right

 

Sometimes you wont get it right

 

But when you do,its outta sight

 

Sometimes you do,get it right”

 

 

 

前方大巴进入隧道,黑暗慢慢笼罩,王俊凯看着王源的背影被黑暗吞噬掉,像没入漆黑的海面。黯淡的前车灯亮着温黄的光,音乐结束,跳到下一首的间隙是一大片短暂而空旷的留白,王俊凯在这片黯淡的光里,抬手揉了揉王源的发顶。

 

 

 

6.

到达景区的时候已近四点钟,大家随地修整了一下便准备往山顶进发。

 

山不算很高,坡也平缓,并专门为游客设置了上山路线,就算是夜爬,也没什么危险。况且夏天天黑的晚,大家商量着在七点钟前爬到山顶,办好宾馆的入住手续后再举行夜间活动。

 

班长叫了几个男生过去,包括王俊凯,吩咐他们分别分散在队伍中,做好安全防护。王俊凯被安排在了队伍最前面。他回头去找王源,却发现他正留在队尾和旁边女生说话。

 

天空渐渐变成粉红色,王俊凯站在高处看队尾的他,肩膀披上粉红色的云霞,心里恍然一惊,不知何时,王源在不知不觉中也变成了独当一面的男孩子,也是该被女孩子暗暗喜欢的。

 

女孩子。可真是永恒话题。她们穿插在男生话题中的球赛、漫画、恶作剧中,锦上添花,像羞涩的朦胧诗,狠、准、稳的直击人痒痒窝。

 

王俊凯也察觉到,自己正在被搅入类似的漩涡,甚至需要配合的对象,自己也明了,就算再迟钝的神经,面对女生步步紧逼的示好,也该有所警觉。但当他意识到这幕后主使就是王源的时候,那种无力的被遗弃感又涌上来了。它们伴随着不远处起伏的山峦、身旁被风拂动的树叶,和逐渐收敛的霞光,昏昏沉沉、覆在自己心头。

 

他看得懂爱情电影,也听得懂广播里的恋人絮语,但他知道,自己想要的“在一起”的对象,却不是王源一步一步给自己安排的英语课代表。

 

“王俊凯?”身旁的英语课代表看他久久未动,扯了扯他的手臂。

 

“对不起。”王俊凯喃喃了一句,似是自言自语,抬起头冲女生笑了笑,往前一步错开了他们的位置,把女生甩在身后。

 

还有同样在身后的王源。

 

 

 

7.

到达山顶的时候和预期时间差不多,七点多一刻。月亮早已出来,挂在半空藏在山腰。

 

交接房间的时候前面突然出了骚乱,班长和前台吵了起来,一帮男生自然要为班长撑腰,也跟着班长乱嚷一气。

 

王俊凯正喝着水呢,就听到前面在吵,不明所以,挤进去问怎么一回事,才知道是房间给定少了一个,标准间没了,只剩下一间大床房。

 

“得了得了得了,别吵了,”王俊凯拧上矿泉水瓶盖,往前台一放,恰到好处的力道。“叫你们经理出来谈一下吧,既然一开始谈好的是23间标准间,交易记录都很清楚,现在是你们这边的问题少定了一间,那原来的那间房钱给退了,并作为赔偿免费把剩下的那间大床房送我们怎么样?”王俊凯蜷起食指在大理石桌面上敲了敲,冲前台挑挑眉。

 

客服部经理闻讯赶来,见对方这一群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吊着眉毛笑了笑,对此毫无异议。

 

解决完这一个,问题又来了,大家就“谁去住那间大床房好呢”这个议题进行了小范围讨论。

 

“我和王源吧。”王俊凯看了眼不远处的王源,冲他喊了一句,“王源,你今晚和我一起睡怎么样?”

 

正在人堆里晃荡的王源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竖着耳朵朝这边看,但紧跟着的话传到耳朵里,让他立马红了脸。

 

张小川跟着瞎起哄,“什么呀,小源源你可不能答应!看王俊凯那如狼似虎的样子,别把你给吃了!”

 

大家又都哄笑起来。

 

王俊凯走向王源,人群里开出一条道,他去抓住王源的手臂,把他扯到身边,散开的人群又自动合上,倒有几分海神波塞冬的待遇。

 

前台的登记本摊开,王俊凯的名字旁边紧紧挨着的,是王源。

 

 

 

8.

晚上的活动无非就是借着夜宿宾馆的场地食材搞BBQ,一大堆人吃吃喝喝后就开始围着篝火做游戏。

 

山顶温度低,尤其夜里起了风,这会儿大家都凑到一起也不觉得热。

 

少定的那间房钱退了回来,王俊凯让班长都垫在了食材上,吃完了才发现啤酒还剩下一箱。本来男生也就一人一瓶的量,凑热闹而已,眼下剩下这么多,又退不了,便都敞开了,一人给发了三四罐易拉罐。

 

张小川嘴馋,拖着啤酒箱来找王俊凯和王源,拱到王俊凯和王源中间,一手搂着一个脖子,高喊“不醉不归、友谊万岁”。

 

王俊凯听到“友谊万岁”这四个字,心里咯噔了一下,隔着张小川肥壮的身体去看王源,正巧王源也看过来。

 

篝火跃动的橘色火苗在王源眼里跳动了一下,然后王源就别过眼去了,仰着头,跟着张小川喊了一句“不醉不归、友谊万岁”。易拉罐在空中相撞,啤酒的泡沫溢出来,像爆发雪崩的山口积雪。

 

张小川一口气灌了半罐,打了个酒嗝,又抱着两人伤春悲秋,感怀人生。

 

“王俊凯,你怎么就报了本部呢?我还想着咱高中还混一起呢。”张小川中考超常发挥,被他妈拎着耳朵填了市重点的志愿书。

“还有王源,你说你考那么高分,怎么也留在本校啊?”

“我看你俩是合起伙儿来骗我是吧。”张小川说着说着,眼泪都要流下来。

 

“我考得不好。”王源默默喝了口啤酒说。

 

“得了吧,我妈把咱全班人的分数都给查出来了,你这次考了班里第三,王俊凯还比你少两分呢。”

 

王俊凯不动声色看向王源,抿着嘴。

 

“你喝多了吧。”王源把啤酒罐放到地上,拍了拍手,又把一直勒着自己脖子的张小川的胳膊搬下来,躲过王俊凯的眼神,低声说,“我考多少分自己还不知道吗?”

 

“算了,我不跟你倔,”张小川摆摆手,整个人都往王俊凯身上挂,“王俊凯你知道吗,英语课代表可是考上市重点了。”

 

“我知道。”王俊凯点点头,仍去看王源,只见他又把易拉罐拿起来,抿了一口酒。

 

“那小姑娘不错,人长得也漂亮。”张小川开始为王俊凯终身大事操心。

 

“我知道。”王俊凯看到王源又喝了一小口酒。

 

“你不知道,人姑娘为了多接触你,私底下请了我们不少客,让我们给多创造点机会,”张小川觉得自己一个人说来说去没意思,于是捅了捅王源,“王源你说是不是,人姑娘真不错对吧,真心实意的,配个王俊凯绰绰有余。”

 

“嗯。”王源轻轻点点头。这次,王俊凯看到他咽下一大口,还未发育完全的喉结上下蠕动了一下,并解开了衬衫领口的第二颗扣子。风鼓动着火苗跳动,合起来的也不知道是冷是热的气都扑进王源的领口。

 

王俊凯盯着那里眨了眨眼。

 

“私底下还打听过我,问我你报哪里?我说你那成绩那不是肯定重点吗?人家就想都没想也报了重点。”

“谁能想到你这孙子留在本部。”张小川替女生打抱不平,对王俊凯的所作所为更是咬牙切齿。

 

“挺好的。”王俊凯笑笑,看到王源拉开了今晚上第二罐易拉罐的拉环。

 

“我说你,我跟你说话呢,你老看王源干嘛。”张小川不满的嚷嚷。

 

王源闻声转过头来,眼睛已蒙上一层水雾,笑着晃了晃脑袋,又抬起头,咕咚咽下一大口啤酒。

 

“我怕他喝醉了。”王俊凯莞尔一笑,看了眼王源,也拿起手边的啤酒灌了一大口。

 

 

 

月亮从半山腰爬到了山顶,透过火苗看过去,月亮变成了红色。那是不是站在月亮上的人,往地球俯瞰,看到的是一颗红色的地球。

 

 

 

9.

王俊凯扶着王源往宾馆走,半路把张小川撵了回去,说自己一个人就行。

 

王源整个人挂在自己身上,湿热的鼻息全都喷在自己颈侧,身体的热量通过紧贴着的衬衫传递过来,烫的人心也扑通扑通跳起来。

 

 

王源喝醉了酒品还不错,不哭不闹,就是犯困,眼睛已经睁不开,一看到平地就想往上面躺。好不容易把他运进宾馆,又捞到床上,澡是洗不了了,只好给他脱了上衣,沾湿了毛巾胡乱擦了擦。

 

细瘦白皙的上身突然暴露在干燥的空气中,大概是因为冷,便扭了扭,这一扭,身体蜷曲出来的线条像一株植物的经脉,更是看得王俊凯目瞪口呆,脸一下子烧起来,猛地冲进卫生间用凉水冲了冲脸,眼见身体都像着了火,便索性在里面匆匆冲了个澡。

 

待从浴室,王源已经自己钻进被窝里了。只是睡得不老实,占了大半张床。

 

王俊凯呆呆的看了一会儿,把王源往旁边移了移,也脱了上衣钻进了被窝。

 

被子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中央空调的制冷声在此刻也被放大,房间只开了半盏壁灯。

 

王俊凯翻了个身,背对着王源,躺了一会儿,又转过去,睁着眼,看王源睡得安详,半张着嘴巴轻轻喘气。

 

他用眼睛仔细描画王源的脸,画着画着,情不自禁加入了手指,指腹轻轻描摹了一下王源的嘴唇。有些干燥,但却柔软。

 

收回手,王俊凯从床上坐起来,挠了挠头,之前喝的酒大概因为洗澡鼓出点后劲儿,此刻晕晕乎乎的。他转了转身子,空调的出风口正对着他的背,风凉飕飕的。

 

 

王俊凯就这么坐着又看了王源一会儿,紧接着,屏住呼吸,慢慢俯身,对着王源的嘴巴,探过头去。

 

对方口中还留有未消散的酒气。和自己的搅和到了一起。

 

 

 

好臭。

 

却又好甜。

 

 

 

王俊凯讪笑一下,嘴巴重新贴上去,伸出舌尖,在王源的唇上,轻轻舔了舔。

 



tbc.


+++++++

噢忘了说,题目来自宋冬野的《六层楼》

今天是第四层!




评论 ( 54 )
热度 ( 74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