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六层楼(五)

泛息补给:


1.

大约凌晨时候屋外传来敲门声,一轻一重的,偶尔小声喊着“起床啦 我们准备出发了”。

王源眯着眼,迷迷糊糊的在床头柜摸到手机,按亮了看,四点三十分整。
他想起全班要一道去山顶看日出的计划,可实在头疼的厉害,干脆装睡算了,便没应声。

房里没开灯,窗帘也拉的严实。不知是空调缘故还是喝多了酒,王源有些发冷的扯了扯被子,才想起身边还睡着另个人。

记忆被酒精隔得断断续续,他有点后悔开了第三罐啤酒,想起那时自己正听王俊凯和张小川聊天,对方笑着说了句“我还蛮期待看日出的”。

男孩手里的罐子摇了摇,不知是否错觉的看过来一眼。



可惜他们错过了,此刻本是快登上山顶的时间,对方想必是为了照顾自己才回酒店,否则该和同学们玩过通宵再去寻个看日出的最佳位置。

王源想到这懊恼的翻了个身,又按了按发痛的太阳穴。



脑袋里胡乱回忆着的画面由男孩们吵吵闹闹的聊天变作不少人围着篝火唱歌,坐在左手边的张小川忽然起身 跑到不远处拉着一堆人要做游戏。

身旁一下空出位子竟有些凉,王源下意识的转头去,正对上空格外的王俊凯一动不动望来的视线。

“喝醉了吧”

王源盯着那一张一合的嘴唇判断话语内容,他意识有些模糊分不清语气,不知这话说的是张小川还是自己。

他想答些什么,扯扯嘴角却没发出声音来。

眼前的人歪歪脑袋耐心示意再说一遍,余光里是从篝火另一端正走近的女生,王源有些急了,可眨眼间像是天旋地转,只得由着女生在彼此间的空位坐下。


一切戛然而止。


用尽最后清醒挤出的声音飘荡进空气里,短短几个字节顺着不远处的火光噼啪作响再消失的干干净净。

没人理会,没有回应。

王源皱着眉头又喊了几遍“王俊凯”,最终泄气的将脑袋抵在抱坐的膝盖上,耳边是喝到兴奋处的张小川正四处拽着人大喊“友谊万岁”。

“友谊万岁”他下意识的重复道。


啊 真是糟糕透了。






2.

所幸并未醉到不省人事。

王源对此后的发展还是有些印象的,记得几个男生帮忙把自己扶起来,再挂到某人肩膀。也清楚听见方才坐一边的女生语气关心的说“我陪你送他吧”,然后被男生推辞讲“没事 我一个人就行”。

张小川咋咋呼呼的嚷着要一道回酒店,搀扶自己的男生连着拒绝好几回,王源垂脑袋听着,忍不住笑了笑。


没几分钟后耳边逐渐清静下来,嘈杂人群被甩在后头,脚下一深一浅的踩,王源想该是在走山路。

再过小会就连张小川的叨唠声也消失了,夜里的山混着潮湿雾气,土地变得柔软,鼻尖全是浓烈的植物味道。

身旁的人轻声喘着气,王源想用上些力自己走,不料腿脚一软差些摔倒,男生慌忙抓住他腰际,好声好气的安慰般讲 “马上就到了”。

“慢点走”

酒劲正一股脑的窜上来,王源不舒服的呜咽两声,把身体重量重新交给对方。

“慢点儿 小心台阶”

尽管正觉难受,却想着若能这样一直走下去也好。
他跌跌撞撞的向旁人靠拢些,掺着难得透露的私心,一路夜风已吹去不少酒意,可还是甘愿让自己醉着,不断扩大喉咙间的苦辣味道。


不知过多久,身体被放入柔软的床,浑身力气随之下坠再在下坠。男生轻手轻脚的在附近走动,有沾了温水的毛巾覆上脸,从额头眉眼到脖颈一点点收拾干净。

意识开始苏醒,王源闭着眼想象此刻场景,他清晰感觉到鞋子被褪下,再是袜子和外裤。

“裤子上都是泥……下次别喝酒了”,仿佛能看见对方说这话时皱起的眉头。



皮肤暴露在空气,凉飕飕的。王源绻了绻身子,装作还醉得厉害,若有似无的喊对方姓名。

“王俊凯”

“恩”

“王俊凯”

“在呢”

男孩过来握了握他的手,又帮忙盖起被子。


“王俊凯啊”

要走了吗。


“王源儿,我在这呢”


“……王俊凯啊”

因对方近在咫尺的声音感觉安心又温暖,王源终于昏昏沉沉的要进入睡眠,想着,你哪儿都不要去。





3.

这天夜里王源做了一个梦,说是梦,更像无数回忆堆拢成集,飞快放映。

他梦见深秋总散不去的雾,老师站在讲台看了眼窗外天气,玩笑说“重庆也能算个雾都”。
他梦见独自回家,忘了这天为何身边少了王俊凯,于是有些闷闷不乐,一路踢着脚下石子。


他梦见不远处走来两个人,男生比女生高大半个头,书包随意挂在右边肩膀。他看不清女生的脸,甚至无心在意她的穿着或头发长短,只知道她的右手随步伐晃着,一下又一下,还差两厘米就能牵住身边的人。

他的目光始终看着迎面而来的男生,这张面孔即使闭上眼也能清晰描绘出来。眉毛的形状,眼角弧度,睫毛从侧脸看会有几公分,笑起来时候嘴角将扬起多少度。

他太熟悉了,因为只要对方出现于视线,就从不浪费一分一秒去记忆。


王源猜,自己也许从未在意女生样貌,叫什么名字几年级,是隔壁班的女同学,还是坐在几排外的英语课代表。


梦里的他仿佛不被看见,来人径直与其擦肩而过。

王源转身跟上去,随两人走过每日他和王俊凯一道回家的路,在熟悉的便利店买了冰棍,等红灯转绿时听男生讲“周末叫上张小川他们 去打一场”。

他们穿过大街小巷,起伏坡道,王源刚想着还不回家吗,转角便出现往日分别的小路口。

视线里,男孩不被察觉的走前小步,正抬起手想轻抚对方被风吹乱的头发,王源觉这场景熟悉又陌生,多少次自己也曾被这样细心相待。


他不愿再看了,闭上眼想要摆脱这梦境。他低垂脸,下意识摸了摸自己额头,刘海安分整齐,快要长到眼帘。

明明四周拂着风,却与自己毫无关联。


他决定离开,一次又一次,亦如心底无数回生出的放弃念头。

闭眼,再睁眼。


然而这一回他并未如打算那般消失,不远处依旧是再熟悉不过的六层楼,望不见的梧桐树后传来陌生少年们的打球声。

而近在眼前的,是男生小心试探着靠近的脸,每一个细节都寸寸放大,甚至能清楚看见对方皮肤在阳光下隐约泛来的红。

他动弹不得,又或者只退缩半秒便偷偷垂了眼,紧张的蜷起掌心。



王源终于能听见风,在男孩的吻抵达瞬间。
他羞愧又满足的在自己筑建的梦里终成主角,替代那些曾暗自羡慕的女孩身影。

男孩亲吻他,离开,再捎着笑意舔了舔他的唇边。

酸涩的。甜腻的。
混着嘴里未散的酒精苦味和陌生的牙膏香气。





4.

王源在早晨九点醒来,身边已空了床铺,待穿好拖鞋,王俊凯刚从浴室出来,两人定定的相视一秒,接着对方笑笑说“洗个澡吧,再半小时就该回去了”。

王源坐上回程巴士的时候头发还未干透,王俊凯先上的车,站停在过道尾端,朝他招了招手。身后的张小川拍拍他背脊,使了个眼色,王源没理会,只乖顺的走去,在王俊凯选好的位置坐下。

他靠窗,王俊凯靠过道,对方坐下时把背包放在脚边,像堵住出去的路。


汽车发动后,王俊凯递来个早餐袋,说是早上趁他还没醒去酒店餐厅买的。

“会不会没胃口?想买粥的,可是不方便带”
对方见他接过袋子没动静,稍显抱歉的说。

王源摇摇头,拣出个奶黄包吃,事实上没多少胃口,还是一点点把东西吃个干净。



四周同学正兴致勃勃的分享日出时拍的照片,张小川趴到前排椅背,一边把手机递来,一边嚷着“你俩没去太可惜了”。

“后悔死了吧?都说了让你把王源送回酒店就回来,居然没动静了。”
张小川抬抬眉毛,不停滑着手机屏幕,除去日出景色,还有几张女生站在山顶的侧影。

“后悔不?”
张小川把手机塞到王俊凯面前,口气里有点幸灾乐祸,又带着点“还不快感谢我”的邀功。

然而王俊凯只摆摆手 念叨句“无所谓”。

“哈??”

他看了眼面孔正映在窗户的王源,笑笑讲:“我说日出和照片,都无所谓”。





5.

假期在这次同学会后只余下小半,重庆的夏季总是难熬,王源每日躲在冷气房里,生怕一踏出家门就被融化。

王俊凯依旧时不时打电话来,不知是否错觉,总觉得这其中有了些许变化。
对方似乎比从前更主动些,不厌其烦的约他出去,一旦拒绝就不带商量的敲响家门,可来后也不硬拽他去哪儿,有时甚至只自顾自的翻翻杂志打游戏,到晚饭时间起身说句再见便走了。

可或许这异样全出于自己的过盛意识。


从那个梦里的吻开始,有什么在一点点膨胀发酵,没完没了。直到某天醒来,王源察觉内裤黏腻,他掀开被子不可置信的确认几遍,终于对着空荡荡的天花板懊恼的骂咧了几句。

因为前天夜里,他又再一次的,满满当当的梦见全是王俊凯的脸。

自此再没法像从前那样,揣着只是朋友的心理暗示去面对,甚至连对视两秒都成了不可能做到的难事。
哪怕早就明白这感情不同一般,哪怕曾颤颤巍巍的在“喜欢”这一栏填上对方姓名,可从未想过会掺入更多实实在在的欲望。

仿佛就要无力控制,再靠近一点便没法藏掩。


王源看着王俊凯一脸轻松自在的走进自己房间,对方站在书架前看了会,语气夸张的吐槽道“怎么全是习题册啊,王源儿你也太乖了”。

“那该有点什么?”
王源想起还晒在阳台的床单,气不打一处来的回嘴道。

王俊凯不懂他为何动气,滞了一秒又调笑口气说:“就漫画书啊,CD啊,电影啊……要不……那什么 ,你说是吧”

王源明白对方指的什么,这个年纪的男孩间讨论些成人话题也是常事,但他就是对王俊凯总说他乖小孩的口吻气恼得要命,想着我要把那事说出口保准你吓得立刻夺门而出再不敢来。

但也只敢想想,最后往往憋着股气,不被听见的嘟囔句“……我才不是你想的那样”。



尽管王源总在睡前提醒自己别再梦到王俊凯那家伙了,可往往适得其反。他看着网页上“如果想梦见什么就在睡前反复回想”的提示,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自己好几遍。

而王俊凯则依旧毫不自知的靠近,王源觉得他最近像天气一样黏黏腻腻的,就连在家看电影时候都要挨近一点,再挨近一点。

肩膀叠着肩膀,王源不自在的挪了挪,对方又顺势靠过来,偶尔他实在熬不住抱怨句“太近了,很热”,王俊凯只嬉皮笑脸的回道:“那空调再开低点呗”。

王源向来拿他没办法,这回也唯有瘪瘪嘴,任凭对方玩闹似的再贴近一些。





6.

整个假期几乎就这样胶着又烦躁的过去,快到八月下旬时王源收到学校通知,说为高一新生办了衔接性的学习班,参加与否全凭自愿。

王源本不想在这糟糕气温里出门,可想想王俊凯最近每天准时报道的频率,还是报了名,也不告诉对方,想着等他来遭过几回闭门羹便不会再来了吧。



这是近三年来,王源头一次没和王俊凯说定就自顾上学。一样的路,如今到眼里全是别种模样。

王源这才发觉曾走过上千遍路线,其中有太多对他而言都像是全新风景。比如街边老旧的大厦,转角生意兴隆的餐馆,比如一直想去的小店竟就在来回途中 他却从不知情,一切都似初次遇见。


王源搭上清晨的公车,盯着挂在眼前的站牌一遍遍默念,原来它们的名字该这样写。

而在印象里,它们曾是“去王俊凯爷爷家的车站”,“王俊凯常去那家火锅店的车站”,“因为太贵买不下手 所以只能在放学途中绕去看上几眼,王俊凯总心心念念的那家球鞋店所在的车站”。

所有的事物都尽可能印上王俊凯三个字为前缀,王源发觉后觉得自己矫情透了,又无可奈何的只能承认。


他在“王俊凯总是轻拍他肩膀 小声提醒到达”的车站下了车,身边是三三两两的学生,王源拿出前几日刚买的手机看,有几条对方的未接来电,以及一封短讯,写着“我去补习班了 放学后找你”。

王源锁上屏幕,想了想又按下关机键。他提了提双肩包带顺入人流,又在即将抵达校门前望见十几米开外的熟悉背影。





7.

王源曾暗下过决心,这将是对自己而言全新的早晨。
甩掉那些反复失败的放弃念头,甩掉想遗漏却不断后知后觉的依赖,也甩掉在欲望膨胀难掩之前以为尚可轻手放下的恋慕。

可也正是这样本该拿出些决绝的早晨,他眼中画面却与喜欢上男孩的那天莫名相叠。


这是他藏在身体里从不说亦不敢回忆的光景,经历几百个日夜,再次重演。


画面里,王源站在王俊凯身后不远处未被察觉的位置,对方正与某个同学说话,再几步远便是拉开黑色铁栏的校门。

成片的梧桐树把楼房映成浓绿色,男孩经过路边正肆意盛放的花,风是热的,温着层层叠叠的植物气味。


没有磅礴背景,没有感人情节,王源甚至听不清那头的声音,唯有当男孩转头出现侧脸时任凭时间被停格,毫无道理。

男孩眨了眨眼,时针才愿摆动。

下一瞬对方忽然笑开来,王源很快便读懂那嘴唇轻碰正幻出自己姓名,男孩歪了歪脑袋,是向旁人提及他时特有的小动作。


仅此而已,却比其他任何都要美妙。



王源下意识的停下脚步想拾回跌漏心拍,可来不及,空气早被某个念头占满,不留空隙,无路可逃。


风和树啊,云和你,都到我耳边晃响悦声铃铛,不断重复那不可思议的话。



是喜欢啊。

是我 喜欢着你。




【待续】

评论 ( 6 )
热度 ( 68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