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六层楼(六)【完结】



1.

“咕噜,咕噜。”气泡从嘴角溢出来。

 

冰凉的自来水灌进眼睛里,眼眶边角也冒细小的出气泡。肉眼可见的透明气泡,附带一道清浅的水色弧度。若有似无的水压推挤着脸部,如果水底有摄像机,照出来肯定是变形的吧。

 

夏天皮肤上的黏腻感被凉水一浸消失的不见踪影,总是想去靠近那个人的念头也被暂时按压下去。

 

肺部的氧气也已经很少了。

 

鼻孔喷出两枚小气泡,飞快沉入池底。噗。憋不住了。

 

“哗啦——”

 

王俊凯双手撑着洗手台,忽的一下把头从水池里扬起来,湿漉漉的水珠顺着额角下颌撒的到处都是。刘海被水浸过,变成一缕一缕,无精打采耷拉在额前。

 

只是再次回到空气里,想去靠近他、贴着他、甚至拥抱他、肌肤和肌肤相触的想法便如春生狂发的野草,在所能触及的所有角落里肆意蔓延。

 

王俊凯抿着嘴,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

 

然后抬手,伸出两指,举到唇边,扯出一个微笑。

 

擦脸,吹头发,吃早餐,换衣服,背上书包,装好手机,站在门口一边换鞋子,一边向母亲说拜拜。晨光肆无忌惮从楼道窗户里洒进来,王俊凯便踏着那片金黄走出楼道。

 

出小区门口,下意识的往右拐,刚走出两三步,裤脚被便利店养的肥猫扯住,这才想起来,今早是不应该选这条路的。

 

这条,右拐往前走一个路口,等三十秒红灯,再直走两个路口,到达开放式居民楼前的平台,抬头往上看是高高的六层,平视往左转,街角站着一棵伞状树冠的榕树,总共两首歌的距离,到达王源家的路。

 

王俊凯扯了扯书包肩带,朝那条路的尽头看了一眼,低头抬抬腿,“走开,走开。”朝脚下轻喊道。

 

肥猫喵呜叫了一声,托着肥胖的身躯一跃跳进绿化丛,消失在满目绿色里。

 

转过身往回走,站牌只十米远,零零落落站了几个等公交的行人,道路两旁梧桐的枝干伸展着在空中交合,互搭臂膀,支离破碎的阳光洒下碎片,王俊凯掏出手机,给王源打了个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请......”

 

挂断,再重拨。

 

“对不起,您......”

 

随着身前的人流挤上公交,插上耳机再回拨回去,“对......”

 

再次挂掉。调出短信界面,最顶端的历史日期显示是在上周五,点开对话框,单手握着手机在键盘上打字,“我去补习班了,放学后找你。”直到“已送达”的字眼出现的屏幕上,王俊凯握着手机挤进着车厢内的空隙走到车尾,黄色的抓手在半空摇摇晃晃,抬手抓住一个,手背上浮现出清晰的青色血管,在麦色的皮肤下绵延。左侧的书包肩带从肩膀上滑下,挂在臂弯。

 

路旁的商店从眼前闪过,夏末最后的一点点清风已暗自带上一丝爽利的秋意。蝉也早已不见踪影,整座城市仿佛只剩下来往车流的鸣笛。

 

“王源,今中午吃什么好?”王俊凯摘下一边耳机朝旁边人说,一转头却对上闻声看过来的大叔的陌生面孔。

 

没有王源。王俊凯环视四周,没有平日里黏黏糯糯和自己商量早饭吃了什么午饭要吃什么晚饭要怎么吃的王源。空气变得稀薄,车窗外树叶落进眼睛里,王源没在身边。

 

他尴尬笑笑,扇了扇脸庞灼热的空气,从车尾逃窜到车门,扯着脖子朝司机喊,

 

“师傅,请在前面站牌停!”提前一站落荒而逃。

 

 


2.

升学辅导班分设了两个大班,两个阶梯教室排得满满当当。

 

王俊凯拿着通知单去找王源,在黑压压的人头里分辨那个苹果形状的后脑勺,人潮拥挤,你的我的他的,所有人的二氧化碳混杂在一起,目标锁定,不费多大力气自己就被推挤着来到王源身边。王俊凯指尖触上那人肩膀,“喂!”

 

“嗯?”王源转过头,倒是一副早已料到的表情,挑起一边眉毛,“阶梯教室2在哪里?”

 

“你是阶梯2?”

 

“嗯,是不是在隔壁教学楼?高中部这边我不太熟......”

 

“你跟我来吧。”

 

“你也阶梯2?”

 

“我阶梯1,你跟我走。”

 

说罢,便不由分说拉起王源的手腕,逆着人潮往回走。一小截腕骨抵在手心,王俊凯情不自禁,用大拇指摩挲了两下。手中的手腕像被烫到,立马打了个激灵想要往后挣脱,却没成功,王俊凯便又用力握了一把,好似回应,嘴角紧紧抿着,握着身后的人义无反顾往前走去。

 

若从天花板俯瞰,人潮似浑浊又粘稠的水泥漩涡,两粒黑色的棋子于其中飘浮,挣扎着逃向漩涡的边缘。

 

 

 

3.

王俊凯曾怀疑过那仅仅是个梦。

 

梦里有跳耀火苗,火红月亮,斑驳树影,和少年微醺时迷茫却明亮的眼睛,背景声音嘈杂的是张小川用嘶哑的嗓子吼出来的“友谊万岁”。梦里还有昏黄灯光,冷气轰鸣,雪白床单,和嘴唇相触时湿润又柔软的触感,过滤掉的声音徒然变调成男孩婉转的低吟,是一遍又一遍呢喃在耳旁的“王俊凯”。

 

那触感美妙又真实,轻轻柔柔,耐不住让人再俯下身去用舌尖舔舐,昏沉睡意,模糊脸庞,朦胧酒气。

 

梦到这里戛然而止。

 

直到第二天睁开眼再看到王源的脸,那些令人脸红发烫的情节又迅速从四面八方堆挤到脑海里,急急如律令,一幕幕的定格连环画翻飞着接连成片段电影。

 

仿佛又在提醒着自己,那分明不是梦。

 

“天已经亮了。”王源说。

 

“嗯。”

 

“错过了日出。”

 

“嗯,没关系。”

 

“浴室里的水还热吗?”

 

“还好,客房服务说最好要尽快,山顶水压不稳定。”

 

“那我先去洗澡,身上好臭。”王源从被窝里钻出来,赤着脚踩在地板上,裸着上身从王俊凯身边经过。

 

一片光从未拉紧的窗帘间泄出来,打在王源背后光滑白皙的背脊,王俊凯端详了两眼,赶紧别过脸,把搭在沙发上的浴巾抽出来扔到王源头上,“披上这个,冷。”

 

却错过男孩儿发梢也藏不住的两片红透耳尖。

 

沉默空气里是心照不宣的暧昧气息,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刺目阳光和凉爽山风趁机钻进封闭的空间,大展手脚,搅弄几番。

 

更粘稠,或是更稀薄,大概只有当事人自己心知肚明。

 

 

 

“王源。”从包围圈里挣脱成功的王俊凯把王源扯到自己身边,对方晃了几下,扶着王俊凯胳膊站定,抬起头看看向声源。

 

“怎么?”远处梧桐浓密的叶子掩映着灰色的教学楼,偶尔几束高层玻璃窗反射的光打在王源的眼皮上。

 

“你在躲着我吗?”握着对方手腕的手心已开始打滑,几次从腕骨滑到指尖,都又爬上去,紧紧攥住。

“你没有告诉我你也报了补习。”王俊凯声音沉沉落落。

“班级聚会结束后,”王俊凯上前一步靠的王源更近,胸膛快要贴到一起,“或者是更前面,你一直在躲着我。”变成了肯定句。

 

“我不知道......”王源用没被困住的另一只手揉了揉眼角,困顿地抬头望王俊凯一眼,又侧过脸去看身旁稀落人群,“上课要迟到了。”

 

“王源......”

 

“先去上课吧,”王源再次打断王俊凯,从王俊凯手心里挣脱出来,往前迈了两步,见王俊凯还站在原地看向自己,于是折返回来,拽着王俊凯的衣角往教室走去,“你不要多想。”他低声说。

 

 

 

怎样定义自作多情。

 

是一头热的分享最新电影、连载漫画,死缠烂打的每天雷打不动追到对方家里将其纳入眼皮底下,一举一动都不想错过,还是在对方书柜最边侧的练习册里发现未曾上交的揉痕明显的调查问卷填写单,“喜欢的事物”那一栏,横平竖直却又笔迹清浅的写了三个字。

 

不回应,不诉说,像从来没有发生过,潦草的心事被当事人随意涂抹。

 

这就是自作多情。

 

 

 

天边云彩重新堆叠在一起,碧蓝背景下缓慢变换位移。偶尔有风从树间穿过,拂起男孩轻薄衬衫和细软头发。

 

夏天啊,就快要过去了。

 

王俊凯跟上王源,看着他的背影想。

 

 

 

4.

补习班的铃声不知道打了多少遍,王源终究是没回答那个问题。

 

他只是跳跃着,像个柠绿色的弹力球,附和着身上的柠檬味儿,弹,弹,弹,从够不着的远边又弹了回来,擦过王俊凯的手心。

 

所有事情似乎都有失效期,摇晃着摇晃着,就像开了瓶的碳酸饮料,搁置一段时间便失去了刺激,变得和白开水没什么两样。

 

补习班的日程散散漫漫,白昼仍然漫长,地球悄悄转身,只是在以肉眼看不到的程度龟速缩减。

 

王俊凯抓着公交扶手站在王源身后,鼻翼笼着王源后脑勺的头发,对方浅淡的洗发水的香气扑进鼻腔,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你换洗发水了?”王俊凯揉揉鼻子问。

 

“嗯,我爸单位发了一大瓶,用新的试试。”王源胳膊里夹着薯片筒,嘴角还有碎片残屑。

“茶树味道,很难闻吗?”王源转过身面向王俊凯,低头揪着刘海努了努鼻子。

 

“......”

“还不错。”王俊凯垂眼盯着王源因为低头而从衣领里延伸出的细长脖颈,几粒凸起的颈椎骨绵延出青涩的弧线。 

 

握在半空拉环的手使劲儿攥了攥,甚至因为太用力而有些颤抖,克制着不去把这具身体揽进怀里。

 

但身体语言忠于第一直觉,另一只一直垂在裤缝的手已举在半空来不及收回,只好顺水推舟覆上王源头顶,轻轻拍了拍,嘴上恶生恶气的嫌弃着“怎么还不赶紧长高是不是因为零食吃太多的缘故啊。”心里却像打开一瓶冰镇雪碧,滋滋冒着甜丝丝的凉气,理所应当的把便宜占个够。

 

王源却只是看王俊凯一眼,小声嘟囔,“你抓紧我啊,我没手抓吊环,好怕等下汽车急刹车。”

 

铺天盖地的梧桐树叶仍在窗外绵延,夕阳将它的枝干垂到地上变成暗色的河流,车辆便化作逆行的船。漫无边际的江水是天空倒映的影子,雾气迷蒙,王俊凯只看得清眼前王源的脸。

 

短暂的永恒,在89路公交车宣布在前方即将到达的六层停站播报声中结束。

 

 

 

我蛮喜欢你的。王俊凯在心里说。

 

我们还是不要做朋友了。心里的鼓点在持续加快。

 

你是喜欢我的对吧。所以在我说出口后你一定会点头答应对不对。

 



喜欢简单,说出口却好难。

 

 

 

“那明天见。”王源站在分别的路口朝王俊凯挥手,背后是拔地而起的六层,右手边是画进夕阳里的榕树。

 

“拜拜,”

“我喜欢你。”终是一鼓作气,在告别的末尾脱口而出。

 

密不透风的气压又从四面八方笼罩过来,风都藏到角落里,缓慢流动的空气像是固体,乳胶一般的质地。王俊凯看着王源和这透明的固体融为一体,反应过来,一溜烟逃窜出五米以外的距离。

 

“那明天见!”他大声喊,用力挥了挥手,甚至有些歇斯底里,想要把那些没用完的勇气都趁机挥霍掉。

 

而王源只是站在原地,看不出什么表情,六层的影子沉沉压下来,一个措手不及,压在他肩膀上,晃了他一趔趄。

 

 

 

5.

所谓的“明天见”因为在道别时忘记“昨天是周五”的这个前提下而变成了疑问句。

 

王俊凯握着手机在房间里打转,后悔的情绪似翻涨的海水把最初的欣喜与自信覆盖掉。手机后盖被自己手心捂得滚烫,但屏幕仍旧静悄悄,偶尔一声提醒音震过来,王俊凯吓得把手机扔到半空,再踉跄着跑过去接住,捂着胸口点开一看,是月末话费即将到期的业务提醒。

 

没有任何期待中的动静。好的坏的,都没有。

 

但王俊凯最擅长的又偏偏是危急时刻迎刃而上,漫漫长夜给他熬出一双黑眼圈,但太阳一出来,他就又恢复元气,眼里心里,又都变成了王源。

 

他起了个大早,趁着还冒着凉气的早晨清风,跑到了王源家。摁响门铃的时候对方还睡眼惺忪,摸不着北。

 

“你怎么来了?”王源往后一退,给他闪开路。

 

“你不是说明天见吗?”

 

“哈?”反倒把王源给问住。

 

“你考虑的怎么样?”王俊凯把王源拉进卧室,锁上门低声问他,手掌握着王源手臂,一时靠的太近,姿势暧昧起来。

 

“我......”

 

所以快点说你也喜欢我啊。

 

等来的却是一句,“你还记得我们打的那个赌吗?”

 

王源突然抬头,定定看着自己。

 

 

 

“我去告白,赌她会不会接受。”

“好啊,我赌你肯定成功。”

 

 

 

久远的记忆从时光缝隙里拖拽出来,王俊凯看着逆光里有些失真的王源,嘴巴张了张,又缓缓合上。

 

 

 

所以你要说的只有这些吗?

 

既不是我喜欢你,也不是对不起我们不能在一起。而是无关痛痒的把一些局外人牵扯进来,继续逃避下去。

 

 

 

“那不如就明天下午吧,我听张小川说,她在附近上另外的补习班,五点钟下课。”王源看着书柜说。

 

“好。”

 

 

 

6. 

六层的地形是山城最常见的叠状山峦,一层出口连接着马路,爬到六层的顶楼,推开原本作为天台的铁门,却又是一个平台,接连着隔壁新建高楼的脚底,变成公园。

 

夏末傍晚空气里洋溢的无精打采让人昏昏欲睡。王俊凯从家里冰箱拎出两罐啤酒来到六层脚底,一抬头看到的那个窗口,被浅蓝色格子窗帘半掩着的便是王源的卧室。米色的书柜从窗户里露出来,不知道侧边的练习册里是否还夹着已过期的调查问卷。

 

大人们还没下班,或者正在下班的途中,四点三刻的楼道静悄悄,啤酒罐被液化出的水珠浸湿王俊凯的手心。

 

一层,两层,三层......六层楼看起来那么高,待爬到顶楼,也只是103级阶梯而已。

 

那个最炎热的夏日已悄然过去,推开铁门,外面篮球场地上挥洒过的汗水也早已蒸发干净,只是男孩被汗水浸得透亮的脸庞仍然闪闪发光,想到这里,那颗橘红色的篮球就在心头扑通扑通拍打起来。

 

赌约仍旧没有完成,王俊凯已喝完第一瓶啤酒,打了一个酸臭的酒嗝,酝酿着要怎么告诉王源。

 

告诉他自己从未喜欢过那女生,也从未打算履行赌约去和那女生见面,或是告诉他,在更早的班级聚会的篝火旁,就已经拒绝了女生的告白,只是那时候还尚未想到拒绝的理由里,隐隐有个你。

 

天空中的鱼鳞云被染成橘红,配上底色的深青,如张破絮烧起来。王俊凯盯着看了一会儿,捏了捏手中空掉的易拉罐,准备打开第二瓶,在见王源之前。

 

附近教堂的钟声响了五下,楼道底下突然传来一阵慌忙的脚步声,王俊凯扶着栏杆,在回环曲折的楼梯缝隙里往下看,“笃笃笃”的脚步,和“呼哧呼哧”粗喘着的气,熟悉的频率仿佛踏着自己心脏而来。

 

登上第六层。

对于第六层来说,我们又进入了第一层。

 

 

 

王俊凯定定看着踏上最后一级阶梯的王源,看着他被汗水浸得透亮的脸庞,在心里默念了一句,

 

“如果一直走下去的话。”

 

 

 

他看着他,他也看着他。

 

云霞变成彩锦,铺天盖地,跌落进深不可测的眼底。

 

 

 

7.

故事的起因,只因为发生在某个放学后傍晚的一个随口附和的约定,他从单杠上跳下,如一道短小轻盈的抛物线,踩着稀落的影子,却没察觉另一位沉甸甸的心。兜兜转转,百转千回,多米诺骨牌一般,接连引发连锁反应。

 

但所幸只是一场夏末的气候季风,在这个季节末尾,在下一场风暴来临前,所有的一切终于画上一个浑圆、带着水色弧度的透明句号。

 

不过是最开始的“我喜欢你”,和“我也喜欢你”。

 

 


End.

 

 

++++++

好像又很仓促!

但就这样吧!




评论 ( 77 )
热度 ( 82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