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坏朋友 1


教学一楼大厅靠北从左数第二块的宣传板周围挤满了黑压压的人头。王源站在二楼的楼梯上,抓着扶手往下看。天气潮热,汗水湿漉漉的从额角滑下,水珠顺着脸庞滑到下颌线,淹没在衬衫的衣领里。


中央空调的制冷系统对于超高负荷的人群挤压毫无作用。王源来到一楼,自己没用多大力气,就被周围的人挤到了展板最前排。他抬头盯着宣传栏上的大字报从上往下挨个找自己的名字,数了十个左右就看到“王源”那两个加粗黑体的大字,他眯着眼顺着平行线往右看,对应着自己名字的班级是高二18班。


天气热惨了。


王源用手背擦着额头的汗往外走,身后女生还在叽叽喳喳的讨论:


“王俊凯,你快看王俊凯在哪个班?”

“在哪里啊,人太多根本就找不到他。”

“笨啊你,从后往前数,倒数二十几名附近肯定就是了。”

“...八、九、十......十九、二十、二十一...找到了!年纪倒数二十二,他这次进步了?”

“哪个班啊?快看哪个班?”

“欸?18唉,他选了文科?”

“假的吧?他干嘛选文科?我以为他肯定报理科才去选的理科哎!搞什么嘛!”

“......”


嗯?王源把手臂隔在胸前往外走,女生的讨论进了耳朵,空荡荡过了遍大脑,得出的结论也只不过是她们在讨论的人好像即将是自己的新同学。


一出人堆,空气立马涌了过来,王源赶紧呼吸了两大口,往二楼爬了两格。突然眼睛有些发黑,便站在楼梯间的窗户前停下了。楼下的树花早已开败,繁茂的绿叶在枝头散开,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穿过,支离破碎的光斑投在草地上。


水泥地上由远及近传来砰砰砰的拍篮球的声音,王源开打了窗缝,探出半个身子往外看,教导主任下了新的通知,学生只允许在篮球场打篮球,他想看看是谁那么嚣张胆敢坏那老秃头的规矩。


紧接着,几个男生的球鞋映入眼帘,连带着他们被挽到小腿半截的灰色运动裤,王源隔着绿叶往下看,视线慢慢拉近,他看到三五个男生前前后后聚在一起,手里拿着刚从学校超市里买的运动饮料,大声吆喝着自己被分到了哪个班。


“我们几个学理科基本都是邻班,五六七,隔很近啊。”

“王俊凯你呢?你选文科脑子糊掉啦?”

“他那个成绩难道不应该选文科吗?”

“嘿,你真敢说。”


“吵死了。”走在最前面的那个高个子停下脚步,手上的篮球在地上用力一弹跳进手中,他转过身看着身后面面相觑的几个人,甩手把篮球扔到其中一个人怀里。


水泥地被太阳烤出热气,几个人像是在对峙,谁也没有说话,为首男生扔球的力度有点大,王源看到接到球的那个男生往后倒退了一小步。太阳更烈了,树叶纹丝不动遮挡着他们的表情,蝉声也是有气无力。过了好一会儿,王源都已经准备要走了,刚迈开脚步,便听到为首的男生开了口,教学楼后静谧的人行道上,王源听到男生有些低沉的声音,“到时候到十八班来找我玩啊。”


王源往后瞥了一眼,一个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着深栗色光芒的后脑勺映入眼底。


学校不是不让染发吗?


算了,不管了。不过王俊凯?名字有些耳熟哎。王源摇摇头,掀起有些长的刘海扇了扇风。




新分的班级在四楼,每天光是要爬楼梯就要耗费好多时间和体力。王源抱着自己的课本慢吞吞往新班级走,来回运了三趟才算完成。幸好提早来占了靠窗的位置,这时候教室其他人还在闹哄哄的结交新同学,王源已经坐在靠窗那排的单人单桌开始往书立里插课本和笔记了。


班主任是个中年男老师,远近闻名的刻板的年级数学组组长,自己创的班规一条又一条,什么禁止在教室打闹跑跳,禁止男女同学谈恋爱,禁止迟到,禁止在教室里吃零食......前三条王源没觉出什么来,可听说有第四条后恨得咬牙切齿,不让吃东西人干事?!


可没等王源把牙咬碎,就被班主任点名了。


“大家先安静一下,我宣布几个事情。知道大家分到新集体还都不熟悉,我就先挑一部分人做代理班干部,一周后大家熟悉了再进行民意选举,大家觉得怎么样?”


底下发出小声的讨论声。


“好,就这么决定了。”


底下人群又出现一阵骚动,大家在讨论着谁会被老师有幸挑中。王源打了个呵欠,抽出一本英语习题来做,刚在第一道选择题那里划了C,就听到自己的名字从班主任口中念出来,“王源,代理班长。”


“到!”凳子被突然的外力往后推发出“吱——”的刺耳的声音,王源条件反射站起来,看了眼正看着自己的班主任,又环顾了一圈从四面八方看向自己的同学,清了清嗓子,“大家好,我是王源,很荣幸当选代新班级理班长,希望接下来的一周里大家合作愉快,未来的两年里希望大家相处愉快。”


王源硬着头皮把上一年竞选班长时的竞选词从脑海里调出来,简练的做了自我介绍。底下一片掌声。


再接下来班主任又安排了其他班委,底下掌声阵阵,王源只觉胸闷,英语题已做完单选,他放下笔,支起手肘托着下巴看向窗外。


“好了,关于班委的安排通知表我会贴在教室前面,大家还有没记住的可以上来认一下,下面我们来强调一下我们的新班规,首先......”


“报告。”


王源听到这声音打了一激灵,转过头看向门口,就见一高高瘦瘦的男生立在门口,穿着松松垮垮的校服衬衫,双肩包带子并在一起挎在一边肩膀上,一只手插在校裤口袋,还有那头深栗色的头发,细碎的刘海搭在额前。


底下人群又开始小声议论起来,嗡嗡的声音膨胀在一起挤压着太阳穴。


“大家安静,首先第一条就是不能迟到。”班主任说罢,朝站在门口的男生看了一眼,“下不为例。”


“谢谢老师。”男生朝老师微微弯了下腰,直起身的时候环顾了教室一周,定了一下,接着从前排走过朝王源的方向走去。


“对了,你叫王俊凯对吧?”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突然朝男生问。


“嗯?”男生停下脚步,转过身面向老师问,“请问老师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班主任压了压嘴角,小声了哼了一声。


班里唯一剩下的空位只有王源身后的那个,教室的最角落,后面的一点点空地堆着卫生用具,又脏又乱,没人喜欢那里。名叫王俊凯的男生却显然不怎么在意,推开椅子一屁股就坐在了座位上,书包挂在桌子侧边的挂钩上,连开都没开,桌子上也是干干净净。


王源回头看瞥了一眼,人已经趴在桌子上睡了。




王源对当班干部这种事在高一的时候还是跃跃欲试的,到了高二确是唯恐避之不及,因为麻烦。但一想想只有一个周的任期,况且再去找老师解释仿佛会更麻烦于是就放弃了。


这不,教务处下通知要每班派一个人去植物园搬花这种事,到最后还是要“最吃苦耐劳无私奉献”的班长亲自来做。


王源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课外活动快要结束了。夕阳仍带着灼人的热度,王源站在一边静静地听管理员“只剩下你们班了班委怎么这么不负责任啊!”的训诫,一边应和着“是啊是啊,像这样的人就应该被撤职”心里想的却是待会儿经过超市的时候要去买瓶冰镇饮料。


但来的却不是时候,课外活动时间无聊的少男少女们都躲在开着冷气的超市里闲聊,王源一个人抱着一盆滴水观音,一边喊着“借过不好意思”一边用脖子夹着一瓶可乐往收银台前长长的队尾走去。可乐瓶壁液化的水珠从王源的喉咙滑进衣领里,王源感觉得到那颗水珠一路向下,从胸口滑向肋骨,冰凉色情?他不由得打了一哆嗦。


王源正愣着神,怀里抱着的滴水观音的叶子突然被一只手向两边拨开,顺着叶子的缝隙看过去,一只眼睛透了过来,深棕色的眸子,轻微上挑的眼尾还带着未消散的弧度。王源往后退了一步,绿叶因为失去外力又恢复原状,轻轻摇摆着。


“他叫什么?”男生直起身子,一手插着裤子口袋,朝王源扬了扬下巴,侧过脸问周围的人。


“嗯?”旁边男生凑过来看了看,“王源啊,年级里挺有名的三好学生,你们班的吧,那花盆上不是写着嘛,高二18班。”


“哦。”王俊凯勾了勾嘴角,转回身子将正好临到自己付钱的饮料刷了卡,嘴唇轻轻张合,将王源两个字放在唇角轻轻碾磨了一圈。


这场没头没尾的对话从始至终王源都没张口,他下巴夹着的饮料冰镇着他的喉咙,直到王俊凯的身影走远,收银员对着他喊了三遍王源才回过神,连忙放下花盆掏出钱包来付了钱。


算是被搭讪?也太失败了吧。王源看着滴水观音的叶子上慢慢往下滑落的水滴,撇了撇嘴。




王源回到教室的时候人已经差不多走空了,他搬着那盆滴水观音往窗台上走,放上去才发现花盆过大,窗台根本放不下,于是放到了地上。


刚准备走,就被坐在第一排的女生拉住了衣角,“班长你放这里我会踢到的。”


“那你多注意一下。”王源站定想了一下说。


“你放后面嘛,后面空位那么大。”


“可后面都是卫生用具没有空地了。”


“没有啊,下午有人把它打扫出来了,卫生用具和垃圾桶都换到了另一边。”


“哎?”王源踮起脚往后看了看,那一小片空地果真已被人打扫干净,“那好吧。”王源认命的又把花盆搬起来往最后排走去。


之后去办公室拿了一份班级花名册,被班主任叫住讲了十多分钟的注意事项,又帮过路老师去楼下打了一壶热水,细细碎碎的小事,做起来没完没了。等回到教室,晚自习已经开始了。


值班老师应该已经来过,此刻的教室静地只剩下笔尖划在纸上沙沙的声音。


王源刚坐回座位,肚子就发出咕噜的一声巨响,可乐泡沫和胃酸中和在一起可不好受。幸好是单人单桌周围人都没有听到,王源弓起腰趴在桌上,试图缓和一下胃痛。


“喂,”王源感觉到身后有人在戳自己后背。

“搬花委员?英语习题借我抄抄。”背后的力气加大了几分,笔杆戳在自己脊梁骨上有点钝痛。


王源转过脸,看到身后的男生正好整以暇的托着腮看着自己,另一只手转着笔,翻出好几个花样。


神经病。王源没有理他,面无表情的又把脸转回去。


“搬花委员饿了吗?我听到你肚子叫了唉。”后面的男生聒噪的像青蛙。

“我这里有巧克力派哦。”


叮。脑子里瞬间亮起一只小灯泡。王源摸了摸肚子,又咕噜了一声。


“巧克力派好甜我不喜欢吃。”继续威逼利诱。

“怎么样?搬花委员。”

“我看到你上午就把英语册写完了哦。”


“成交。”王源在心里切了一声,抽出书立里的练习册扔到后桌,左手伸到桌子底下轻轻拍了拍,示意男生传给自己。


“脾气不小嘛。”男生带着笑意收下练习册,桌洞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王源感觉到一只手握住了自己的手腕。


很大,有点凉,并且干燥,掌心的纹路嘛......这些自己当然不会感觉得到。


王源往外抽了抽,却被抓得更紧,“急什么?”男生笑着说。紧接着,王源就感觉自己手指被挂上一个塑料袋,凭手感试起来还不轻,“这些都送你了。”


抓着手腕的手突然卸了力气,王源把手收回来,低头一看,竟然装了大半袋零食,巧克力派、泡芙、饼干、薯片、酸奶和果冻。


完全是女生喜欢的零食嘛。


“对了你胃痛不要喝可乐了。”身后男生又戳了戳王源。


王源怔了一下,停住正在拧可乐瓶的手,又把它拧回去,扔进了桌洞,点了点头。


“我叫王俊凯。”


“王源。”王源小声回了一句。


“我知道,我们下午还见过面不是吗?”男生低声笑了笑。


“我不是搬花委员。”王源顿了顿,侧过脸小声说。


“我知道啊,班长嘛,不过和搬花委员只差几个字而已啦,都姓‘班’,本家咯。”男生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好笑的事情,捂着嘴憋笑,身体剧烈抖动桌子也跟着震动。


“白痴。”王源小声骂了一句,将椅子往前拖了拖,打算离身后的神经病远一点。




王源还是从班主任的口中得知后桌就是“大名鼎鼎”的王俊凯的。


“在年级里也是非常令老师头痛的对象”、“座位正好在你身后你还要费点心”、“相信你不会被他影响到的”、“ 但像你们这样完全两个世界的人还是稍微保持点距离会比较好”诸如此类的话。


哪里是大名鼎鼎,简直是臭名昭著。


王源躲在高高的书立后面边啃巧克力派边想,眼睛瞥了一眼窗外,玻璃上映出自己的侧脸和身后人的身影,王俊凯,趴在桌子上,又睡着了。





下课的时候门口里围了一堆人,甚至有隔壁班的男生直接从后门进了教室找王俊凯。


王俊凯从桌子上爬起来睡眼惺忪,揉着眼睛跟在男生后面,直到上课铃响了才回来,回来的时候王源看到他又抱着一塑料袋的零食。


王俊凯走到王源座位旁边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拎着袋子的手伸到王源面前,说,“你要吗?”


王源抬头瞥了一眼王俊凯没说话。


“以后作业都给我抄怎么样?”王俊凯弯下腰,凑到王源面前。


两个人面对面,距离不过十公分,时间有些凝固,教室里的嘈杂声被切分成很小的颗粒,混合着空气中的细小尘埃在白炽灯管下飞舞。


“不要。”王源一把把王俊凯手打开,脸别到一边,身体有些僵直。


“哈哈,脸红什么,”王俊凯笑着直起身,拍了拍王源的头,“不过嘛,”他转了转眼睛,


“这也不是你能决定的了的,‘搬花’。”





tbc.



2




评论 ( 102 )
热度 ( 274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