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坏朋友 2

1



++++++++



对于高二开学第一天的晚自习就被罚站到走廊外这种事绝对要在王源人生的耻辱薄上划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又不知道班主任会躲在后门偷看。”

“我都跟他说了零食是我放你那里的这种时候你点头就好了干嘛要非要牵扯进来。”

“你们优等生都有‘不说实话就会死’的病吗?”

“这也不算撒谎,‘善意的谎言’懂不懂?算了我知道你不懂。”

“老高就是事儿多,不准在教室吃零食这种馊主意只有他能想得出来。”

“喂你哑巴啦?”


“吵死了。”王源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窗台上还在喋喋不休的男生,看他听到自己这话顿了一下,蜷起一只腿来开始系鞋带,松开,又系起来,又松开,直到两个结剩下的鞋带长度一样长。


系好鞋带,男生从窗台上跳了下来,昏暗的走廊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见他插着口袋朝王源走过去,直到脚尖对上王源的脚尖,停了下来。


王源往后退了一步,脊梁一下子撞在教室外走廊的墙壁上,瓷砖的冰凉隔着衬衫透过自己的肌肤。


“呦,没哑巴啊。”男生微微俯身看了眼王源,嘴角勾起一角,看着眼睛,却是毫无笑意。


“关你屁事。”王源稍微抬了抬下巴,不甘示弱地回望向王俊凯。


“噗,班花还会说脏话啊,开眼界,再多说几句听听?”王俊凯一下子笑出声来,眼睛柔和了许多,好似刚才眼底的锐利只是假象。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脸皮这么厚的人。王源腹议,他才不要和这样的人浪费时间继续纠缠下去。于是王源抿起嘴巴,只是继续盯着王俊凯的眼睛,做着无声的对抗。月光从树影里绕出来,透过窗户洒进走廊,像一层薄纱披在站在自己面前的王俊凯身上。等仔细看了,王源这才发现王俊凯的头发其实是黑色的,白天看到的深栗色,大概只是因为太阳的缘故。


“你和别人挑衅的时候也这么容易走神吗?”王俊凯伸出食指戳了一下王源额头,王源的后脑勺撞到墙壁,发出“咚”的一声轻响。

“你这样搞得我很没有面子哎。”王俊凯收回手。

“撞疼了吗?”又问。


“......”

王源看着王俊凯的脸沉默了许久,最终轻轻吐出“神经”两个字。他抬起手腕来看了下表,推了一下挡在身前的王俊凯,从旁边挤过去的时候找准角度狠狠踩了一脚王俊凯那一尘不染的灰色球鞋,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趁王俊凯还在失神中,王源转过头,慢条斯理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哦我没看到。”


岂止是十分欠揍,简直是一百分的欠揍。


然后下课铃在下一秒如预料中叮铃铃的响了。


伴随着下课铃声的,是响彻一整个文科班走廊的王俊凯的嚎叫,


“王——!源——!你死定了!!!”




等王源踩完了回到座位上才开始后怕。他简直要怕死了。


因为在走廊上大声喊叫的王俊凯很不幸的再次被班主任抓住又加时了一节课的罚站时间,王源坐在座位上,每不经意的往后门看一眼,就会发现一张像黑白无常一样狰狞的脸盯着自己。


作孽作孽。王源心虚的转回头,拍着胸口,悄悄给以前班里的朋友林加蒙发短讯。


装作很不在意的样子问,“王俊凯这个人怎么样哦?”


“你不认识他?年级里很有名啊。”

“哦你不认识他也正常。”

“反正和你完全是不一样的人就是了。”

“本着做朋友的善意,提醒你一句最好还是少和他来往吧。”


王源看着好友四五条消息接连不断的送达,还有继续下去的趋势,连忙打断,“如果得罪他会怎样?”


“谁活得不耐烦了?”

“听说上一届的一个学长被他打到住院过,腿骨断了好像。”

“但也只是江湖传说,他平时一起玩的朋友一看就很不好惹。”

“我女朋友就很喜欢他那种类型唉。”

“还经常在我面前犯花痴。”

“当着我的面!”

“不能忍!”

“还说是很温柔的类型,看过他偷偷喂校园里的流浪猫。”

“不就是长得比我帅那么一点点吗?!”


“......”王源打了一长串省略号。


“不过你问我这个干嘛?”


“没什么,就听到有人谈起单纯好奇而已。”


“稀奇,你很少对别人有好奇心哎。”


“真没什么。”王源叹了口气。

“继续写作业了。以后聊[挥手]”


打到住院......开玩笑吧,要不要这么夸张......王源关掉手机,趴在桌子上,拿着圆珠笔在本子上写着王俊凯的名字,写上,再涂掉,写上,再涂掉,直到笔记本上出现一个又一个巨大的黑色圆球才善罢甘休。


再回头往后门口看去,王俊凯已经不见了。直到第三节晚自习结束,王俊凯也没再出现。




晚自习又是一波人潮高峰,王源像抗战时期加入革命队伍的游击队员,每走两步都要环顾一下四周提防着不知会从哪里跳出来把自己腿打断的王俊凯。可惜直到进了住宅小区,也没遇到对方。王源站在楼道底下的合欢树旁松了口气,心里却有点小失落,只是这失落的情绪太过渺小轻微,羽毛般轻轻拂了一下,在还没有察觉的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王源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已经把昨天的事情忘得差不多了,甚至早餐还多吃了一个煎蛋。


天气预报里说晚上会有暴雨,王源包里装着妈妈给放进去的雨伞,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想着从未准过的天气预报是否是靠气象局工作人员的求签来预测阴晴。


走到班级门口的时候突然被一个女生叫住,王源在脑海里搜索了两秒,认出对方是被老师指派的代理卫生委员。


“班长,这是新的卫生小组安排和值日表。”


“哦,你贴到门口的墙上,让大家注意一下就可以了。”王源低头看了一眼女生手上的纸,“要不然你去讲台上念一遍吧,大家都来得差不多了。”


留着童花头的女生怔了一下,点了点头,又往王源身后看了一眼,说:“还有人没来,早自习结束前我会说的。”


“那你随意。”王源点点头。


走到座位前,王源顿了一下,发现身后的王俊凯还没来,这才突然想起昨晚上的事情,心里咯噔一下,腿又开始隐隐作痛。




王俊凯是在早自习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进来的。


大概是早晨刚洗完头发就往学校赶,额前的刘海发尖还带着湿意,推开教室门后便目无旁人地往自己座位上走,小太阳般吸引了教室里大部分向日葵的眼光。走到王源座位旁边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回到了自己座位。


王源一直憋在嗓子眼里的气这才松了下来。他朝玻璃看过去,借着反光,看到王俊凯低着头甩了甩头发,然后把凳子往前一拖,又开始趴在桌子上睡觉了。


这个人是猪吗?!王源捏着历史书的边角恶狠狠的想。


早自习快要结束的时候童花头卫生委员上了讲台,讲了一下注意事项,开始安排新分配的卫生小组。按照座位分了六组,每组负责一周的班级室内室外卫生。王源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划归到了第六组。


“xxx,xx,xxx,王源,xx,王俊凯,xx。组长是王俊凯。”卫生委员说罢朝王俊凯那边看了一眼。


底下传来一阵哄笑,王俊凯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叫到从桌子上抬起头。好像有些轻微的起床气,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却带着生人勿扰的距离感,周围人看到这样子的王俊凯一下子安静下来。


卫生委员有些尴尬的站在讲台上对王俊凯说:“王俊凯同学,刚刚念的是班里卫生小组的分配情况,你是六组组长。”


“六组?组长?”王俊凯打了个哈欠直起身来,倚到椅子的靠背上双手环到胸前,问,“我们组都有谁?”


“这个我刚才念过,既然你没有记下来那我就再念一遍好了,”女生的脸有些红,“xxx,xx,xxx,王源,xx,xx,还有你。”


“他也是我们组的?”王俊凯下巴朝前面的王源扬了扬,看向讲台上的女生。


“嗯,考虑到班长负责平时班级事务会比较忙,所以是这么安排的。”女生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


“哦?”王俊凯眼底的笑意一下漾开,他清了清嗓子,说,“好。”




“那以后就请多多关照啦,搬花委员。”王源坐得挺直的后背突然打了一哆嗦。竖着耳朵听完全程的他此刻耳背被一阵热气拂过,能想象得到,此刻坐在自己身后的王俊凯如果被卡通化,一定会在头顶长出两只尖尖耳朵并露出两颗长长犬牙,细长的尾巴晃到天上。


想到这里,王源连忙把椅子往前移了移。




对于值日生唯一的好处便是可以大课间的时候不必出操。虽然已经进了九月份,暑气仍旧笼罩在城市上空久久不能散去。王源站在队尾,用手遮住额头阻挡着烈日,脚一下一下拨弄着足球场上蔫蔫的人造草皮。


检查人员对于队尾总是会懈怠几分,站在王源身后的王俊凯更是直接蹲了下来,躲在王源的影子下。


“你能不能别动啊,太阳好晒。”

“还动?你们优等生还有在38度高温下认真做体操的爱好?”

“要不是怕老高又给我妈打电话我才不会来做这傻广播操。”

“听说做值日生可以不出操哎。”

“要不然我去申请一下咱组下个周就值日吧。”

“怎么样?”

“你又哑巴了?”

“喂你跳抢拍了。”


“你......!”王源一下转过身子看向蹲在自己影子里的王俊凯,气不过,又往旁边挪了一步,阳光一下子照在王俊凯身上。


“喂你皮痒啊。”王俊凯扶着膝盖从地上站起来,起到半路,顿了一下,这一停顿,顿了好一会儿王俊凯才直起身子,嘟囔了一句“都怪你。”


王源盯着他不说话,过了半晌才张口,“我要负责打扫大课间的卫生。”


“哈?”王俊凯愣在原地,摸了摸后脑勺,反应了两秒才回过神来,接着捧着肚子笑起来。隔壁班的女生听到声音都往这里看,王源察觉到慌忙的转过身,小声骂了一句“有病”。


广播操终于结束,队伍收起来,王源慢吞吞的从队尾往前走,走了两步发现不对劲,往后一转,一下子撞到身后人身上,额头碰到对方的鼻子,他听到对方发出“唔”的一声闷叫。


又是王俊凯!


“你干嘛跟在我身后!”王源捂着额头问他。


“你干嘛突然转身?”王俊凯捂着鼻子,两人同时发声。


“你跟那么紧干嘛?”王源一脸戒备。


“当然是挡太阳啦。”王俊凯露出一种看白痴的神情,说罢伸手揪住王源的领口把他往自己身边带,胳膊搭到王源的肩膀上,呈一个环抱的姿势,微微低了下头凑到王源耳边,“你昨晚踩了我的鞋子,我就不追究了,但是你得答应以后作业借我抄,而且,作为附加福利,本小组长决定动用私权给你在大课间不出操的权利,”王俊凯挑了挑眉,胸有成竹,“怎么样?”


王俊凯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脖子上,那一小块的皮肤不知是因为炎热的天气还是其他什么,温度越发的高,从发尾留下的汗珠因为对方胳膊的阻挡而改变了方向。潮湿黏腻的空气里有噼里啪啦的细小的微蓝色火花。


“神经。”王源将王俊凯的胳膊从自己肩上甩下来,直接加快了脚步往前走去,头也不回,挤进人群,消失在视线里。




王俊凯用左手摸着刚被王源甩下去的右胳膊,那里的温度依旧灼人,他站在原地,轻声笑了笑,“坏脾气。”


“有什么好事啊笑这么开心。”肩膀突然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王俊凯转过身一看,是平时玩的那群朋友,脸上笑容瞬间敛了起来。


“没什么。”他说。


“今晚上还去游戏厅吗?”男生走进搭上王俊凯的肩。


“看看吧。”王俊凯不动声色把男生的手从自己肩上拍下来,加快脚步往前走了两步。


“怎么,还怕你班那高老头啊?”男生紧跟上去。


“没有,”王俊凯停住,看了看前方已经散开的人群,又看了一眼男生,“有人会很麻烦。”


“谁啊?”男生来了兴致,“新交了女朋友?”


“没有。”王俊凯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空气变成粘稠的固体,声音则化成一把钝刀,

“你最好,不要管太多我的事。”

“我不喜欢。”




tbc.



3





评论 ( 50 )
热度 ( 150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