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坏朋友 3

1 ※ 2



++++++++



南高的午休时间到了高二被直接缩短了一小时,年级主任找了班主任们开了个会后直接就定成了集体在教室午睡。哪还管什么学生的自由民主、苦叫连天。


于是室外气温就是在这样的在午休结束后又达到了一个新的小幅度的飙升。


起床铃刚响没多久,教室里的人都还没怎么有动静。王源趴在桌子上,透过玻璃窗往外看,天边的云开始慢慢向内聚敛,太阳的光从云层里透出来只露出一个白边。王源把手掌贴在玻璃上,隔着玻璃去感受室外的灼热。教室里的冷气开得很足,手放下来时,那里已经起了一层手掌轮廓的雾气。


王源放了一会儿空,回过神来,起身到卫生间洗了把脸,顺便接了满满一花洒的水。


放在教室最角落里的那盆滴水观音,到头来还是要自己来负责。细密的水流从莲蓬头里洒出来,散落在植物宽大的叶子上,最后汇集到最中间的茎脉,一路流进土壤。


细长的手指握住墨绿色花洒的手柄,手背因为用力凸出精瘦的筋骨,浅青色的血管在白皙的皮肤底下清晰可见。滴水观音宽大的叶面因为水流的外力轻微摇摆,王源低头看过去,突然想起昨天在超市里,从叶片缝隙里露出来的王俊凯的眼睛。


“班长,班长!”王源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转过头一看是一女生。

“水流出来了。”女生指了指王源面前的花盆。


“嗯?”王源顺着女生目光转回头,“啊。”王源连忙把花洒立起来。


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走了神,手里握着的花洒还在继续往花盆里注水,漫出来的水从花盆边沿往外溢,细小的泥土颗粒混着水迹流到了地板上。


等把花洒放到窗台上,王源才突然意识到好像少了点什么。他旁边的王俊凯的位置,空空荡荡,凳子收在桌子底下,桌子上的课本沿着边线整整齐齐摞成两小堆,角落里贴着一个海贼王的贴纸,路飞大咧着嘴露出的牙齿被王俊凯用黑色中性笔涂成了宋丹丹在小品里缺颗门牙的样子。


王源噗的轻声笑出来,反应过来立马捂住了嘴,清了清嗓子问旁边女生,“他中午没回来吗?”


女生探过头来看了眼王源身后的座位,说:“王俊凯啊,午睡的时候被班主任叫去办公室了,回来的时候就收拾书包走了。”


“哦。”王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问女生,“你中午都不睡觉吗?”


“啊?”女生脸霎时间变得通红,支支吾吾的说,“睡得浅而已啦,听到声音就看了看。”


“这样啊。”王源耸耸肩,回到座位上从书立里抽出花名册,思索了一下,在王俊凯那栏画了一个小小的叉。




雨是到了傍晚才下下来的。


起初只有一小点,王源吃完饭正走在从餐厅回教室的路上,走着走着就感觉到眼皮上被滴了一滴水滴。揉了揉眼睛,再往前走两步,雨点已经一滴一滴已肉眼可见的程度从空中坠了下来。空气里带着土腥气,路上的学生一下子乱了脚步,在路上狂奔。王源便也跟着跑起来。


进了教室,王源的头发肩膀已经被雨水淋上湿漉漉的一层。


校服衬衫的质量不怎么样吸水效果却是不错,王源抽了一沓纸巾盖在身上试图把水吸干,刚盖上,就打了一个喷嚏,身体这么一抖,纸巾全都从衣服上抖了下来。


好像有点感冒。


隔壁女生听到动静,好心的说自己这里有感冒冲剂要不要喝一袋,被王源挥着手拒绝了。


太苦了,无论是什么冲剂,都是应该被从地球上消灭的存在,更何况自己现在还没准备糖。想到这里,他竟然有些怀念昨晚王俊凯给自己那一带零食里的水果奶糖。还没来得及吃一颗,就被班主任抓包全部没收了。实在是可惜。


他回头瞥了一眼王俊凯的桌子,还是孤零零的立在后头。



高二文理分科后的课业相对于综合起来的高一来说要稍微轻松一点,但术业专攻后一部分人的特长明显被发挥出来,稍微一松懈就会被赶超,所以“不努力就去死”的信条放到什么时候都显得正确无比。王源的大脑当然没话说,用老师的原话来讲就是“聪明灵活转得快”,但天分这种东西,你看得越重,最后攥到手里的越少。这些道理王源比别人明白通透得多。


右手握笔的中指第一个关节那里磨出一个小茧,长时间盯着试卷上的印刷字体眼睛变得酸痛,还有感冒,王源揉了揉额头,这些微不足道小事拿出来抱怨自己都会觉得可笑。


窗外的雨点还在急速的坠落,打到玻璃上溅开发出霹砰的声响,头顶灯管的冷光下聚集了一小群黑色的飞虫,时不时有一两只落到作业本上,王源提起笔尖一下戳中,然后隔着纸片,用拇指将它们轻轻碾死。




晚自习结束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只有积在地上一滩一滩的水洼和潮湿却明显蓬松起来的空气证明这场雨真的来过。从教学楼出来,王源轻轻叹了口气把伞塞回了书包侧的口袋里,天气预报千载难逢准确了一次却毫无作用,显得准备好的伞很多余。


王源绕小路往校门口走,经过行政楼,门口两旁的芭蕉因为被雨水的冲刷,借着路灯,泛着油亮的光。三四个男生聚在那里,黑暗中有猩红的红点燃在半空。


“王俊凯呢?怎么还不来?”正准备离开的王源脚下一顿,听到熟悉的名字,一下子竖起了耳朵,放缓了脚步。

“手机打不通。”其中一个人举着亮起的手机屏幕给其他人看,“‘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呔,这小子关机了吧。”

“今下午就没看到他。”

“放我们鸽子啊。”

“那还去游戏厅吗?”一个人诺诺的问。

“掏钱的不来去什么游戏厅啊。”一巴掌打在问问题的男生头上,踢了一脚地上的积水,“靠,被他耍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

“太嚣张了他。”

“平时也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嘛。”

“早晚要教训他一顿。”

“对!给他点颜色瞧瞧。”

“也许他只是有事呢.....或者是恰好手机没电......”

“我说你这小子一直帮他说话算什么?你到底哪边的啊?”

“......”


后来的对话王源没再继续听,他已经走出很远了。




王俊凯么......好像要有麻烦了。

但和自己,好像也没什么关系。王源在心里想。




小区门口的那家24小时便利店到了这个点还是有许多顾客,店主是个中年大叔,站在收银台前,一边看着电视屏幕上的球赛直播一边和王源聊天。


“大晚上吃冰淇淋也不怕拉肚子。”


“趁着还是夏天嘛。”王源拿了一张整钱递过去,趁对方找零的功夫直接撕开包装吃了起来。


“你们年轻人哟,我们羡慕不来。”大叔一边点钱一边说。


“对了,大黄在外面吗?”王源舔一口甜筒问。


大黄是店主养的一只金毛。


“在外面跟别人玩呢,你进来的时候没看到吗?”店主把零钱递给王源,“跟你差不多年纪的男生,长得还蛮帅的。你出去找找看吧。”


“怎么?你感兴趣?”王源冲店长眨眨眼。


“乱开什么国际玩笑!”店长连忙摆手,“被你阿姨听到要遭平底锅围攻的!”


“开玩笑啦。”王源作了个揖,把零钱装进口袋里,挥了挥手,叼着甜筒去找狗了。




“王俊凯?”离着五米远的距离,王源一眼认出那个正蹲在台阶上,一边往大黄嘴里喂火腿肠一边抚摸它脖子的男生。


“嗯?你怎么在这?”王俊凯眯着眼,抬着头看走过来的王源。


“我家就在附近。”隔两步远的时候王源停下脚步,拍了拍手,喊了一句,“大黄!”


大金毛听到熟悉的声音咧着舌头朝王源扑过来,脖子上的铃铛叮铃铃的响,王源弯下腰把手伸过去,金毛便亲切的把脸贴过来,轻轻的蹭。


“嘉园?”王俊凯站起来,揉了揉额头,伸出大拇指指了指便利店旁边的居民区,“是这里吗?”


“嗯。”王源迟疑地点了点头。


“哦,”王俊凯一下笑开,长腿迈开,踩着被雨打落在地上的落叶,两步走到王源面前,带着一股冰凉的湿气,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很荣幸的,成为了我的区友。”


“区友?”王源直起身松开捏着金毛耳朵的手,一脸疑问。


“理解能力怎么这么差,意思就是我家搬到这里了啊,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一个小区的朋友了,不就是区友吗?懂了?班花。”

“喂,你冰淇淋滴到手指上了好恶。”




对话是怎么结束的王源也记不太清了。只记得王俊凯从包里掏出湿巾给自己擦了手指,又揽着自己的肩膀带着自己去认了他家的楼号,和自己家只隔了一个花园距离的c座12栋。


甚至还一起站在花园的木栈道上,看了一小会儿正巧整点准时喷水的池塘里的小型喷泉。


月亮从云层里露出来,月色朦胧,洒在水面的倒影被喷泉激起的水花打散。淡黄色和粉红色的睡莲聚在池塘的角落,尖尖的莲瓣轻轻打开簇拥在一起。晚风徐徐,空气里还有雨水混合树木的味道。还有站在身边的王俊凯,斜跨着书包,手插裤子口袋,开了一颗衬衫扣子的王俊凯,散发着一种说不上是什么名字的味道,却和这夜色合衬得很。


关于这些,却是清晰地印在脑子里的。


王源洗完澡躺在床上,用指甲把胳膊上被蚊子叮的包一个个划出十字,想着这两天以来发生的事。好像发生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总有种微妙的感觉,让王源觉得,一直以来在铁轨上平稳运行的列车,有点要偏离轨道的苗头了。


而这种隐隐的不安和莫名其妙感,很快就被席卷而来的睡意盖了过去。




天将明的时候王源做了梦,梦到便利店老板家的金毛在前面跑,自己举着火腿肠跟在后面追,雾好重,好不容易追上了,大黄一下子转过身来把脸搁进王源的手心,来回的轻蹭。却没有毛绒绒的触感,王源低头一看,大黄抬起脸看向自己。


王源一下子惊醒了。


那是王俊凯,可怜兮兮的蹲在花坛的大理石围栏上,脸蛋磨蹭着自己的手心,委屈的眼睛里带着水汽,奶白色的雾气从四周慢慢聚拢。




糟透了。


王源甩着脑袋试图把脑海中梦里最后一面那王俊凯的脸甩掉,却觉得头越发的痛。到了卫生间洗了脸,发现脸还是潮红,直到喝水时感觉到喉咙有些发炎,这才察觉到身体的不对劲。


昨晚回家忘记吃感冒药,一晚上过去,症状明显加重了。


“要请假吗?”母亲把药片和热水递给王源,一脸担忧的问他。


“小感冒而已,吃了药应该很快就好起来了,不用担心啦。”王源捏着嗓子安慰着母亲。


“状况不好的话就请假回家。”

“耽误一两节课没问题的。”


“知道了。”王源挥挥手。




额头有一点烫,在家的时候量了体温37.7度,算是低烧。昨晚地上的积水已经被蒸发的差不多,王源脑袋迷糊,抄了小路,加快脚步,泥水沾到鞋上也毫不在意。


好不容易在早自习开始之前赶到了教室。


王源站在门口,弯腰扶着门框剧烈的喘气,努力平复着心跳。刚准备起身,一抬起头,眼底一下黑过去,眼看着额头就要撞向门框,却没有感觉到预期中的疼痛。


一只手垫在了门框和自己的额头中间。


紧接着感觉自己的衣领被人揪住往后拉,后背轻轻撞在一具身体上。一种熟悉的味道,笼罩在自己周围。


王源已经缓过神,往后一看,果真是王俊凯。


一下子想起梦里的情景,在反应过来前已经脱口而出,“大黄!”


“谁是大黄?”王俊凯松开手,改直接环住王源胳膊,凑上脸去,皱着眉问。


“咳咳,没谁。”王俊凯的五官在面前放大,王源吓了一跳,拍着胸口往后退了一步。


“你身体不舒服?”王俊凯又问。


“有点感冒。”王源拍了下王俊凯的手,身体被王俊凯胳膊压住,走两步都困难,“放下来。”


“感冒啊,我去陪你看医生吧。”王俊凯听话的把胳膊放下来,一脸担忧的看着王源。


“算了吧。”王源拽了拽肩上的书包往座位上走,坐回座位上才突然想起什么,一把拉住正要往座位上走的王俊凯的小臂,“你是刚刚想逃课才这么说的吧?说陪我去看医生。”


“嗯?”王俊凯一怔,低下头看拉着自己手臂的王源的手,嘴角一弯,下一秒一下子笑出来,“是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不愧是班花。”说罢揉了揉王源的头。


七点一刻的太阳已经移到窗外正对着的那棵梧桐旁边,阳光毫无阻碍的从窗户里透过来,光柱打到正对着的王俊凯的身上,泛着一层金色光芒,王源抬着头,看到了王俊凯露出来的两颗虎牙,闪闪发着光。


竟然才发现对方还有长虎牙......头脑又是一昏,无力地趴到桌子上。


“喂。”身后传来王俊凯的声音。


王源从书立里抽出语文课本,嗯了一声。四肢无力,懒得动弹。


“冷的话就披上这个。”身后的声音又响起,王源还没来得及起身,一件牛仔衬衫就扔到了自己头上。

“这么容易生病当什么班长,果真班花才符合你的人设。”

“衣服是刚洗过的放心吧,也不知道这种夏天我妈非要我带衬衫是什么意思。”

“没有怪味啦,干嘛那种眼神看它,我妈洗衣服都会用清香剂的。”


牛仔衬衫的质地并不柔软,但王源还是把脸埋在衬衫上好一会儿才起身穿好。虽然男生衣服的码号根据身高来划分都差不多,但穿上后还是能明显的感觉到袖子长了两公分,肩膀倒是没差多少。那种王俊凯的味道,再一次把王源包裹住了。想到这里,本来就泛着粉红的王源的脸,似乎又红了几分。


“谢谢......”


“现在出去?”


“嗯?”王源转回头去看,却发现王俊凯正在打电话。


“对啊,没空。”

“到底有什么事是在电话里说不清楚的?”

“算了算了,你说地点。”

“距离教学楼好远啊,不想去。”

“好了知道了,啰嗦。”已经是完全不耐烦的语气。


“你要去哪里?”王源突然想起什么,抓着王俊凯的桌角看向他。


“有点事情,”王俊凯拨了拨刘海往外走,走出两步,又转回头,冲王源笑了笑,“很快回来,班花不要记我名哦拜托拜托。”


“不要去。”王源伸出手想去抓王俊凯的衣角,身子探出一大半,却还是被王俊凯一转身逃掉,掌心抓了个空。


“不要去。”王源又呢喃了一遍。


然后他看着已经走到教室门口的王俊凯转过身朝自己笑着挥了挥手。




“小心”两个字含在唇角,最终还是没有当面说出来。




tbc.



4


++++++++

新年快乐!



评论 ( 34 )
热度 ( 146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