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badbad
Powered by LOFTER

坏朋友 8

1 ※ 2 ※ 3 ※ 4 ※ 5 ※ 6 ※ 7



++++++++



王源记得当年自己中考的那个夏天,最后一门考的是英语。


天气异常湿热,空气里蓄满了水珠,仿佛用自动笔的笔尖一戳,就能“噗”的一下戳破一个水泡。


中午收拾文具袋的时候不小心被美工刀划了一下,血很快晕了出来,拇指上留下浅浅一道伤口。王源用嘴巴吮着拇指,想着下午的英语考试是自己最拿手的一门应该没什么问题。


班级大巴在下午一点准时启程,王源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车内年岁已久的空调发出哐啷的声响,旁边人在小声讨论着英语最后的作文题会是什么样的题材。


那年的英语题据说是是上下五年来最简单的一份儿。发卷铃声一响,王源拿到卷子粗略浏览了一下心里立马有了数,提笔往下写的时候嘴角都是弯着的,以致于写完卷子检查完一遍离考试结束还剩下二十分钟。


窗外有只鸟飞了过来,很少见的灰蓝色羽毛,明黄色的喙轻轻啄着玻璃,监考老师挥着扇子跑到窗口去把它赶走。王源一手托着下巴往窗外看,他看到那只鸟展开翅膀,尾巴的边沿是一圈白色的羽毛,然后忽的一闪,飞进了茂密绿叶的尽头,然后消失不见。


恋恋不舍的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不经意往答题卡上一瞥,才发现自己竟然少涂了一个选项!


王源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还剩下十分钟,他的心倏地一下被吊了起来,背后冷汗直流。


来不及检查到底是哪道题出了差错,于是直接翻出橡皮,手忙脚乱把答题卡上的选项全都擦掉从头开始涂。心脏像卡壳的子弹笃笃笃的乱跳,手里握着的涂卡笔也在颤抖。在这段时间里王源的大脑是空白的,卷子上的ABCD印到眼里直接由视神经传递到手指上,在那张被橡皮揉的皱巴巴的答题卡上涂下一个个小黑方块。


在收卷铃响的下一秒,王源涂完了最后一道。涂卡笔从已经握得没有知觉的手中掉到地上滚了一圈,王源弯下腰去捡,再抬起头来时,面前的卷子和答题卡已经被监考老师抽走。王源喘着粗气往后一靠倚到椅背上,他张开手掌举到眼前,中指握笔的关节泛着红,手心浸了汗水黏了一手乌黑的铅字,贴着掌纹,是一道道黑黑的污垢,拇指的划痕开始隐隐作痛。


一直从教学楼里出来,王源都是木木的。他从卫生间里出来,刚洗完手,水滴顺着指尖往下滴在水泥地上。额前的刘海湿漉漉的,不知是被汗水打湿还是刚刚洗脸时不小心沾上水滴,他低着头轻轻摇了摇,在登上大巴前,看了南高校园的最后一眼,郁郁葱葱的树木掩映着红色的教学楼,那只灰蓝色的鸟扑棱着翅膀从眼前飞过,窜进另一棵树里。


英语老师恰巧也跟在随行大巴上,挤过人群来到王源身边,笑着问他感觉怎么样。


“还好。”王源愣了一下,回答说。


“刚才问了几个同学都说这次的题简单,有好几道还是之前我给你们估的题,换了个名词而已,”老师拍了拍王源的肩膀,“你肯定没问题的,过完这个暑假,你就要来南高这里上了吧......”


王源早已记不清老师最后还说了些什么,他只记得当时自己紧紧抓着前座的椅背,心里空落落吹了阵大风,一个大红叉横在眼前,告诉自己已经和南高say goodbye了。


直到可以电话查询成绩,王源都是恍惚的,以致于直接把此重任交给了在一旁早就跃跃欲试母亲。王源蹲在客厅角落里的椅子上,舔着冰棍儿,一手攥着遥控器,盯着卡通频道正在重播第三遍的广告。


那天有点阴天,花架上绿萝的影子将母亲遮在阴影里,她皱着眉头,歪着头将电话夹在脖子上,一手握着笔边往纸上记着什么。


王源轻轻叹了口气,看着母亲扣上电话,捏着那片白纸往自己这边走来,直到走到自己面前,一片阴影将自己覆盖。


紧接着,王源听到母亲握着自己的肩膀发出一声尖叫,“王源!!!732!!!我们去南高!!!”


在趁被母亲晃晕之前,王源挣扎着问出最后一句,“我英语多少分?”


“不愧是你最拿手的!!!148!!!”


那片巴掌大的纸片从母亲的手里掉出来,晃晃悠悠落到地板上,王源垂着头看着那行数字,手上冰棍儿的奶油化了大半儿粘住手指。




顺着久远的记忆往回攀爬,那时的感觉,就像面对此刻的王俊凯。




王源拍了拍王俊凯的手背示意他把自己扶起来,王俊凯乖乖把他的枕头竖起来立在床头,双手掐住王源的腋下,将他从床上拖起来靠在枕头上。


“水。”王源指了指嗓子。


王俊凯连忙把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递到王源嘴巴下,不由分说一手托着王源的头一手拿着杯子往王源嘴里送。


“好了好了,”王源抹了抹嘴角流出来的水迹,揉了揉眉头,问王俊凯,“你来了多久了?”


“一个小时。”


“怎么没去上课?”


“......”

“我有请假。”王俊凯揉揉鼻子。

“喂,我刚才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不要装失忆。”


“嗯?”

“哪些话?”王源瞪着迷茫的眼睛看向王俊凯。


“你......!”王俊凯脸憋得通红。

“你明明有听到!”

“还在装!”


“那你再说一遍好了。”王源眨眨眼。


“我说......”

“我说......我改天再来看你等你病好了我们学校见!”王俊凯说罢就要抬屁股走人。


“喂!”王源一把拉住王俊凯的衣摆,手背上的针头扭了一下刺得他生疼,发出“啊”的一声。


“就不会小心一点吗!”王俊凯转过身一看就是皱着眉头握着手背的王源。


“你过来。”王源强忍着疼痛朝王俊凯招了招手。


“干嘛?”王俊凯站在王源床前,把脸瞥向一边故意不去看床上的人。


“你凑近一点,我有话对你说。”


“我耳朵好得很,站着就可以听清楚,不像有些人,哼哼。”


“我怕我说不清。”王源轻轻笑着对王俊凯说。


“好啦,就是麻烦。”王俊凯走近一步,弯下腰把耳朵凑到王源嘴巴上,“这下满意了吧。”


下一秒,王俊凯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被一只手臂轻轻环上,往下一压,两片温热在自己脸颊轻轻贴了一下转瞬即逝,湿热的气息趁机钻进自己的耳朵里。


“我答应你。”

“我答应你,和你一起恶心张小飞。”


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传进王俊凯已红的滴血的耳朵里,王俊凯一怔,撑在王源被子上的双臂一下子卸了力气,整个脸都陷进了王源的怀里。


因为缺少水分而带着干裂死皮的嘴唇擦过自己脸庞的粗粝的触觉虽然不过一秒,但还是清晰印在脑海里,王俊凯轻轻往王源怀里拱了拱,低声说:“王源,你......你再说一遍,我没有听清楚。”


“我答应你。”王源用没扎针的那只手摸了摸王俊凯的头发,抵在手心,柔软细长,此刻的王俊凯像只大型犬,异常温顺,王源弯着嘴角,说:“我说我答应你,和你一起恶心张小飞。”


“我还要听。”王俊凯从王源怀里抬起头,浓密的睫毛掀上去,从下往上看着王源的眼睛。


“我说,”王源眨眨眼。

“我的针鼓了,已经开始回血了!”

“耳聋吗你!”

“听不到就算了!”


“我去给你叫医生!”王俊凯一下从王源身上蹦起来,眼睛笑开,嘴巴咧着往外跑,跑到门口又突然想到什么,折回身来往王源身边走。待走到王源面前立定,弯下腰,双手捧着王源的脑袋,低下头在他额头上用力亲了一下,发出“啵”的一声。


这下脸红的人立马换成了定在床上的王源,王俊凯潇洒的往门口走,扭开门锁,关门的时候冲王源眨了眨眼睛。




就像中考的时候不经意间被美工刀划破的手指变成一种预兆,峰回路转考上南高。自己遇上王俊凯,或许也是一种预兆,现在的王源还想象不出这次的结果会是什么样,但总应该是好的。




王源这次的感冒情况有点严重,母亲给班主任请了小长假,一直在家里呆了一周才见好转。


期间王俊凯负责起王源的补习工作,请了晚自习的假把白天记的笔记带回去给王源抄。


王源嫌每天给王俊凯开门太麻烦,直接把自己的门卡给了王俊凯。


“不怕被你妈骂吗?”王俊凯翘着二郎腿,枕着手臂躺在王源床上,问正在书桌上研究笔记的王源。


“不会,”王源摆摆手,“我跟她说过,她说你既然都在一个小区,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对了,数学题第三题你抄错数字了,我给你改过来了,你等会儿做一下试试。”王源头也不抬地说。


“哇,你妈真是......”

“还有,你课都没听怎么知道是错的。”王俊凯一打滚从床上坐起来。


“我有看课本预习,”王源抚了抚鼻梁上的平光镜,“这一章并不难。”


“但很无聊。”王俊凯又躺回床上。


“那你说什么不无聊?”王源停下手中的笔,看向王俊凯。

“总该有些事情是不无聊的。”


“我不知道。”王俊凯摇摇头。

“在遇到你之前,一切都很无聊。”


“干嘛讲这样的话。”王源脸腾地变红,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王俊凯。


“哈哈。”

王俊凯从床上坐起来,看着不远处的王源,“你脸又红了。”

“不过,我说的是实话。”他的声音有些落寞,看着角落里的暗处若有所思。

“像我过生日那个晚上,你问我有什么愿望,你说人总该是应该有愿望的,就像现在一样。”

“没有,和不知道,这都是我的答案。”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卧室里只开了书桌上的一盏米黄色台灯。王源背对着书桌,坐在椅子里,双手抱着膝盖朝黑暗中的王俊凯望去,只一个黑色的剪影横亘在眼前。光从自己的后背露出一点点洒在地板上,窗外的月亮爬到只剩下零散叶子的枝头,黯淡的像个光秃秃的影子。


“既然这样,”王源张开口。

“就改变些什么,为了不无聊。”

“不单是为了你,或者是我,”

“而是我们。”


“所以还是要学数学?”


“是啊。”


“还是很无聊呐———”


“是和我一起哎。”


“无——聊——”


“找打啊你王俊凯!”


“我错了我错了好好好我学我学还不行嘛!”


......




再回到学校,好像又过了好久。


王源回到座位上,周围的同学都围过来致以亲切慰问。前桌的两个女生凑过来跟他讲最近班里的八卦,末了突然留下一句“听说最近王俊凯把理科班的那个张小飞揍了一顿”便转回了头,王源还想问额究竟,上课铃就响了,只好作罢。


同桌的学委戳戳王源的手臂,把笔记递过来问他要不要用,王源摇了摇头说谢谢,“王俊凯有帮我整理。”


“王俊凯?”学委讶异的问。


“嗯。”王源点点头,想了想说,“因为正好住在一个小区,就拜托他帮忙了。”


“这样啊,”学委挠了挠后脑勺,“不过平时真看不出来王俊凯同学是这么乐于助人的人啊。”


“是啊,哈哈哈。”王源想到王俊凯平日里那幅谁也不放在眼里欠揍的样子,转过头往教室角落里看了一眼,正好对上王俊凯看过来的眼睛。这次两个人谁也没躲,而是相视一笑,窗外的阳光照进眼睛里白花花的一片想流眼泪。


真是傻瓜。王源在心里想。




再一转眼,已经到了十一月初,寒冷已经初现端倪,学校在秋冬时节对校服的要求不是特别严格,王源已经换上薄呢子大衣,而王俊凯还是只穿一件衬衫加棒球外套,美名其曰“身为主角只要有一颗火热的心就够了”。


王源生日也随着十一月的冷空气逐渐临近,但却没有王俊凯那么幸运临上周末,而是卡在了周三。


早晨一起上学的时候王俊凯一直丧着脸,被王源逼供了一路最终以“不然以后就再也不给亲”为威胁才套出话来,原来是给从未开过生日趴的自己订好了饭店和KTV才想起来生日当天根本就不是周末。


“嘛,也不是很遗憾啦,以后机会还多的是。”王源安慰道。


“十五岁却只有一次唉。”王俊凯迈上最后一级台阶,转过身把手搭在王源的头上,轻轻揉了揉,“不只是我,希望有很多人替你开心。”


“......”王源的眼睛有些酸涩,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掉眼泪,抬手戳了王俊凯肋骨一拳,只好嘴里嚷着“送我爱丽家蛋糕就好了啊”掩盖过去。




晚饭是在教职工餐厅的小包厢吃的。王源叫了周围的几个朋友,体委学委还有座位前面的两个女生。王俊凯给他们开门的时候对方吓了一跳,以为走错了房间,直到身后传来王源的声音,才确认下来。


“因为在家休息那段时间都是他帮忙记笔记所以也请了过来。”

“大家不要拘束嘛他人还不错啦呵呵。”

“王俊凯你也说两句嘛。”王源擦着冷汗努力活跃着气氛。


“王源给大家添了不少麻烦吧。”

“真是辛苦大家了。”王俊凯把可乐给大家添好,举起一杯对着大家一饮而尽。


“......”留下一桌目瞪口呆石化在原地的人。


王源扶着额头在身后长叹一口气。




终于熬到晚自习结束,王源仍坐在座位上整理笔记。同桌问他还不走吗,王源说再等一会儿。


“那你注意锁门,或者提醒一下王俊凯锁。”

“只剩下你们两个了,我先走了。”学委狐疑的看着坐在座位上奋笔疾书的两个人。


“嗯,明天见。”王源扣上笔帽挥挥手。


“我们也走吗?”王俊凯朝王源喊了一句。


“今晚给你布置的题目都做完了吗?”王源看了眼教室前面的表。


“喂,今天是你生日唉!”

“这种大喜日子!”

“我——当然做完了,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啦!”王俊凯把笔记塞进书包朝王源走过来,“回家啦。”


“我先给你检查一下。”


“走啦走啦,回家再给你。”王俊凯揽着王源的肩膀把他带到门外,关灯,落锁。


此刻教室外的走廊也没有多少人了,下楼梯的时候两个人静悄悄的放轻脚步,不那么灵敏的声控灯懒洋洋的暗在角落。只有从楼梯间窗户外洒进来的月光照亮一小方楼道。


是王俊凯先伸出的手。


两个人肩并着肩走,垂在身体两侧的手背有心无心撞在一起,冰冰凉的,王源刚想伸进口袋,就被人握住,对方的手,并没有比自己多几分的温度。王源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那天,王俊凯握住自己的手腕,给自己的手指挂上一袋子零食,那时的手好像也是这个温度,大,且干燥,掌心的脉络,自己依然感受不到,但贴合在自己掌心,仿佛刚刚好。




走出教学楼的门口,穿过罕有人经过的行政楼捷径,走出校门,走在回家的路上,经过常去的那家便利店,一直走到不得不分别的小区花园路口,两个人的手都是紧紧握在一起的。


王俊凯拉着王源的手来到喷泉边,并嘱咐他在原地闭上眼。


“我希望睁开眼睛的时候出现在面前的是爱丽家的蛋糕。”王源闭着眼睛笑着说。


“再等一下。”旁边的王俊凯低头看了下表。

“10、”

“9、”

“8、”

“7、”

“6、”

“5、”

“4、”

“3、”

“2、”

“1。”


整点一到,花园中心的喷泉开始准时喷水,巨大的水柱从水底窜出来在头顶的空中合拢,亮晶晶的聚在空中,然后下一秒摔到水面上碎成水晶,溅起一朵朵水花。


王源感觉有一双手轻轻托住了自己的下巴,高大的黑影将自己笼罩,随之而来的,是覆在自己嘴巴上的王俊凯湿热的唇印。


“张嘴。”

“不要睁眼。”


王源喘着粗气听从耳边的声音。


“生日快乐。”

“我喜欢你,王源。”




tbc.


9


++++++++

bgm:Lost Stars-Keira Knightley

        Flightless Bird,American Mouth-Iron&Wine

不出意外的话还有一章就完结啦!!!开心!



评论 ( 96 )
热度 ( 1507 )
TOP